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七章 降头

时间:2018-07-10作者:天工匠人

    。

    季雅云说,她当初就想守着那个孩子到天亮,可是那个夜晚却出奇的漫长。

    她终于撑不住,趴在病床边睡了过去。但当她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病床上。

    当时负责照顾季雅云的同学说,凌红一早就醒了,而她却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

    后来季雅云专门去找那个孩子,却发现那家医院的一楼根本没有病房。而且回想起来,那间病房的设施十分的简陋,和自己所在的医院完全不一样。

    “你当时住在哪个医院?”桑岚问。

    孙禄挠了挠头,刚想开口,老大夫却抢先说道:“我叫唐丰收,先前帮董亚茹看过病。”

    季雅云看了我一眼,说:“四川酆都县的一家医院。”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就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我。

    接着又很肯定的说:“这间就是那晚那个小孩儿的病房。那件事那么古怪,我肯定不会记错。”

    “靠,酆都,鬼城?”孙禄斜眼看向我。

    桑岚没理他,又向我问道:“当时你在哪儿?”

    我不由得一怔,好一会儿才说,我七岁那年跟姥爷来府河,期间生了一场大病,当时是不是住在这家医院实在记不得了。

    见桑岚和孙禄都看着我,我只能是摊了摊手。

    我知道两人心里的疑问,一个在四川,一个在东北,季雅云怎么可能跑到我病房里来?

    可事实是,在经历过火车上的诡事后,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明白,世界上有太多事无法解释了。或者说,有很多事是超出了我们的认知的。

    季雅云本人也很疑惑,忽然问我:

    孙禄挠了挠头,刚想开口,老大夫却抢先说道:“我叫唐丰收,先前帮董亚茹看过病。”

    “毛小雨是谁啊?”

    我被她问的又是一愣。

    季雅云说:“我当时守在病床边,那小孩儿一直在叫毛小雨的名字,还让她快走。如果你真的认识毛小雨,那就真的是……”

    “毛小雨就是徐洁。”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七岁那年在东北的经历说了出来。

    听我说完,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更加古怪。

    我和季雅云再看对方,都觉得有些尴尬。

    要照她说的,敢情她还真是我的‘大媳妇儿’。

    孙禄眼珠子转了转,问季雅云:“那个黑袍子说你和凌红有劫难,后来发生过什么吗?”

    我镇定了一下心神,拿起了床尾的诊疗记录本。

    季雅云像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明显打了个寒颤,“当时我只当那是做梦,可是后来看新闻才知道,就在我醒来的那天早上,山里发生了泥石流,一辆旅游大巴出事了。如果按照先前的行程,我和小红,还有其他同学,本来应该是在那辆大巴上的。”

    所有人又是一阵沉默。

    片刻,我甩了甩发胀的脑袋,“出院!”

    不管怎么说,‘童养媳’的事总算是有了眉目。

    虽然还有诸多的疑问,但那些个诡秘,最终都归结在了黑袍男人的身上。

    按照季雅云的述说,凌红当时肯定知道,她和季雅云经历的绝不是梦境。她甚至知道,一旦答应黑袍人的条件那将意味着什么。

    但是凌红已经不在了,关于十六年前两人的那场怪梦,季雅云再给不出别的答案了。

    见我要下床,季雅云连忙过来扶住我。

    就是这个看似很自然的举动,让病房里的气氛再次变得尴尬起来。

    我看向季雅云,却见她看着我的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神采。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七岁那年在东北的经历说了出来。

    我心一动,低声问她:“除了这个梦,你还想起了什么?”

    季雅云像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明显打了个寒颤,“当时我只当那是做梦,可是后来看新闻才知道,就在我醒来的那天早上,山里发生了泥石流,一辆旅游大巴出事了。如果按照先前的行程,我和小红,还有其他同学,本来应该是在那辆大巴上的。”

    季雅云抿了抿嘴唇,没有回答我,而是把头转向了窗外……

    瞎子因为要陪着段佳音照顾段乘风,暂时留在了府河。

    我出院的第二天,和孙屠子、桑岚、季雅云踏上了回程的列车。

    兴许是在医院躺疲沓了,火车发出没多久,我就在卧铺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就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我。

    我猛一激灵,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坐在老式火车的硬座里。

    车厢空荡荡的,没有其他旅客,只有我面前的座位上坐着一个男人。

    这人约莫四五十岁的年纪,穿着一身七二式的警服,居然是绿皮火车上的那个乘警……大龙!

    见我醒来,他冲我笑了笑,只说了一句话:

    “找到娟子后,来府河找我。”

    这句话说完,他便在我面前缓缓消失了踪影……

    季雅云本人也很疑惑,忽然问我:

    “徐祸!徐祸!”

    我镇定了一下心神,拿起了床尾的诊疗记录本。

    我猛地清醒过来,睁开眼,就见桑岚和季雅云,连同孙屠子都站在我铺位前。

    唐丰收简短的说了两个字,走到病床边,就去掀床脚的被子。

    “怎么了?”我心里还想着刚才的‘梦境’。

    “我妈出事了!”桑岚抹着眼泪焦急的说。

    见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季雅云急着说:“岚岚爸爸打电话来,说茹姐病了!”

    茹姐……

    一行四人没有坐到终点,而是在中途转车去了苏州。

    那个女人……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股似曾相识的气味钻进了我的鼻孔。

    我脑子里深藏的某根神经猛一抽搐。

    一行四人没有坐到终点,而是在中途转车去了苏州。

    来到某家医院的病房外,我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

    桑岚和季雅云却已经先一步推开病房门冲了进去。

    我在病房门口连着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推开了房门。

    走到病床前,看着床上睡着的女人,一时间有种难以形容的茫然感。

    我镇定了一下心神,拿起了床尾的诊疗记录本。

    “皮肤病?”孙禄看了看上面的内容,转眼看向我:“血液感染?”

    这时病房的门开了,孙禄和一个穿着白大褂,年纪大约在五六十岁,胸前挂着老花眼镜的大夫走了进来。

    我放下本子,低声说:“你去找主治医生问一下状况。”

    孙禄点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后来季雅云专门去找那个孩子,却发现那家医院的一楼根本没有病房。而且回想起来,那间病房的设施十分的简陋,和自己所在的医院完全不一样。

    门刚一关上,病床上的女人突然动了一下,“文宇……文宇……我的脸好痒啊……”

    她并没有睁开眼睛,但表情却十分的痛苦。一边呻吟的说着,一边从被子下抽出手去抓脸。

    一旁桑岚的父亲连忙握住了她的手,无措的看了看桑岚和季雅云,最后目光转向了我。

    我快步走过去,示意他别放手,弯下腰朝着女人半边被纱布包裹的脸上轻轻吹着气。

    大约过了十分钟,女人才又松弛下来,蹙着眉头陷入了昏睡。

    我稍稍松了口气,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汗。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股似曾相识的气味钻进了我的鼻孔。

    我心不由得一哆嗦,拨开女人前额的发丝,仔细看了看她的脸。再次弯下腰,耸着鼻翼试着想找到气味的来源。

    “你在干嘛?”桑岚的父亲拉了我一把,低声问。

    我摆了摆手,让他先别问。

    吸着鼻子从女人的颈间嗅上脸颊,鼻端凑到她头发间的时候,瞳孔不由的猛地收缩起来!

    这时病房的门开了,孙禄和一个穿着白大褂,年纪大约在五六十岁,胸前挂着老花眼镜的大夫走了进来。

    一见到这老大夫,桑岚的父亲竟皱起了眉头,“怎么又是你?”

    老大夫也皱了皱眉,不带好气的说:

    “你这人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我说了她这不是普通的病,不是医院能治好的!”

    唐丰收似乎很着急,一把掀开被角,托起女人的左脚,扒下了她脚上的袜子。

    “你干什么?”桑岚的父亲上前阻拦,被我拦了一把。

    我朝着女人的脚心看了一眼,心顿时就沉了下去。

    我现在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随口说:“记录本上写的主治医师是奚越。”

    见桑岚的父亲脸红脖子粗,竟似乎要动手,我忙拦了他一把,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孙禄。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就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我。

    孙禄挠了挠头,刚想开口,老大夫却抢先说道:“我叫唐丰收,先前帮董亚茹看过病。”

    “同门!”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还是要告诉你,你爱人不是得了病,她是被人下了降头。如果你想保住她的命,现在立刻替她办理出院!”

    听桑岚叫我,抬眼看看她已经哭红的眼睛,我默默的朝她点了点头。

    我脑筋儿一跳,转眼看向他:“老先生是……”

    孙禄挠了挠头,刚想开口,老大夫却抢先说道:“我叫唐丰收,先前帮董亚茹看过病。”

    唐丰收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拿起胸前的老花镜戴上,又看了我一阵,摘下眼镜,沉声问:“你也是外八行的人?”

    “徐祸……”

    我说:“先让唐大夫帮她看看。”

    唐丰收戴上老花镜,盯着女人的脚心看了一阵,放下女人的脚,转身看向桑岚的父亲:

    唐丰收简短的说了两个字,走到病床边,就去掀床脚的被子。。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