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六章 十六年前的怪梦

时间:2018-07-10作者:天工匠人

    。

    “你以前到过府河?”我仍是没能弄清状况,只觉得季雅云今天有点奇怪。

    季雅云摇了摇头,可随即表情变得有些纠结,“我没到过这里,可我和小红到过这个房间。”

    “在梦里?”我猛然想起,那次在电视台大楼,凌红就曾说过她和季雅云曾经做过同一个梦。

    “对。”季雅云点点头,脸突然没来由的红了。

    好一会儿,才咬了咬嘴唇,像是下定决心似的说:“也就是在那次的梦里,我答应那个怪人,做那个小屁孩儿的媳妇儿。”

    她背对着房门,低着头,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病房门打开,桑岚和孙禄前后脚走了进来。

    “小姨,你……你在说什么啊?”

    “啊!”季雅云吓得一哆嗦,回过头,就见桑岚一脸错愕,孙屠子更是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见季雅云脸红的都快滴出血了,我就想先把话题岔开,没想到她忽然看着我说:“有些事我想了很久了,终归还是要说清楚的。”

    我点点头,对‘童养媳’这件事,我一直觉得很荒诞,但‘小雅’出现在阴阳驿站,绝不会是偶然。

    现在季雅云主动提起这件事,显然是犹豫了很久,最终鼓起勇气决心面对了。

    我让孙禄关上门,让季雅云详细说说当年在她和凌红身上发生了什么。

    季雅云没再犹豫,当下就把那场‘梦’说了出来。

    原来在十六年前的某一天,她和凌红,还有另外几个同学结伴旅行。

    旅行途中,她和凌红突然同时得了一场大病。

    被送进医院后,两人被安排住进了同一间病房。

    “我想上厕所。”

    就在住院的第二天夜里,季雅云正睡的昏昏沉沉的,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见凌红坐在自己的床边。

    “小红,什么事啊?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季雅云忙坐起身问。

    “我想上厕所。”

    “我想上厕所。”

    “我想上厕所。”

    季雅云也没多想,当即就下了床。

    经过两人的病房门口时,季雅云握着凌红的手紧了紧,意思是赶紧跑回房把门锁上。

    出了门,两人正沿着走廊往厕所的方向走,忽然,凌红一把将季雅云拉到了身后。

    季雅云被吓了一跳,小声问:“怎么了?”

    凌红盯着走廊的尽头看了一会儿,表情渐渐变得有些奇怪,口中却说没什么。

    等到上完厕所,凌红却突然拉住季雅云小声说,等会儿出去以后,千万别往她刚才看的方向看。

    凌红朝他的背影看了一眼,上前拉起季雅云:“小雅,我们走。”

    季雅云本来就胆小,这下更是被吓得直哆嗦。

    尽管如此,出了厕所以后,她还是忍不住好奇,偷偷朝着走廊的尽头看了一眼,却只见到空空荡荡的走廊,没看到有什么东西。

    “死丫头,你又吓唬我。”季雅云小声说了一句。

    可不等她回过头,就又被凌红猛地拉到了身后。

    “你有完没完了……”季雅云是真怕了,但当她转过头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差点没当场吓晕过去。

    就在两人面前不远的地方,居然站着一个穿黑袍子的男人!

    季雅云想喊,却被凌红捂住了嘴。

    “你是谁?为什么要拦住我们?”凌红向黑袍男人问道。

    季雅云整个人都傻了,她害怕突然出现的男人,更想不通,小红明明和自己一样胆小,上厕所都要人陪,怎么忽然胆子变大了?

    这时黑袍男人突然间开口了,他让两人别怕,说自己不会伤害她们。相反,找上两人,目的是为了救她们。

    他告诉季雅云和凌红,不久以后,两人会遭遇一场大劫。如果肯答应他一件事,他就可以救两人的命。

    凌红的第一反应是问:如果我们不答应呢?

    黑袍男人似乎犹豫了一下,说就算两人不答应,他也会教两人如何避过劫难。

    接着却又沉声说:“两位姑娘虽然命格略有不同,却都是天生的阴身,命中注定多灾多难。我既然和你们相见,便会帮你们度过这次的劫难。可想要逆天改命,寿终正寝,那就一定要答应帮我做一件事。否则的话……”

    黑袍男人没有继续说下去。

    季雅云反应过来后,以为是遇上了精神病,可当男人说了这番话,她就感觉凌红的身子不住的颤抖起来。

    让她没想到的是,凌红居然用颤抖的声音问男人:“你要我们帮你做什么?”

    “跟我来。”

    黑袍男人说了一句,便飘忽的向前走去。

    经过两人的病房门口时,季雅云握着凌红的手紧了紧,意思是赶紧跑回房把门锁上。

    可凌红就像着了魔一样,执意要跟着男人走。

    季雅云虽然怕的要死,也只能硬咬着牙陪着她。

    就这样,两人一路跟着黑袍男人来到一楼,跟着他走进了一间病房。

    男人径直走到病床前,默默的看着床上的人。

    这时季雅云和凌红也都看到,病床上躺着的竟然是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小孩儿。

    “和他结亲?这小屁孩儿才多大啊?”

    季雅云终于忍不住问:“这小孩儿是谁啊?”

    黑袍男人没有回答,床上的小孩儿却突然大叫起来:“别打她……老子和你拼了……毛小雨,你快跑……”

    季雅云和凌红都被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却见小孩儿双眼紧闭,满头大汗。两人这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做恶梦,说梦话呢。

    “你想让我们帮你做什么?”凌红问。

    “给他做媳妇儿。”黑袍男人一字一顿的说。

    等到上完厕所,凌红却突然拉住季雅云小声说,等会儿出去以后,千万别往她刚才看的方向看。

    两人一下就都愣住了。

    不等两人开口,黑袍男人就接着说道:“两位姑娘都是阴身,如果嫁给寻常男子,不光会克死丈夫,自身也会遭遇横祸。”

    季雅云忍不住说:“那你就不怕我们克死这小屁孩儿啊?”

    黑袍男人呵呵一笑:“我这……这孩子是天生的祸胎,他不克旁人就算不错了,又怎么会被人所克?你们若是和他结了亲,不光不会克死他,反倒是他能保你们半世平安。”

    “和他结亲?这小屁孩儿才多大啊?”

    季雅云又看了小孩儿一眼,见他满脸汗水,忍不住上前帮他擦拭,“呀!这孩子怎么了?身体怎么这么冰啊?赶紧叫大夫吧!”

    黑袍男人像是没听到她的话,反而问:“你愿意给他做媳妇儿吗?”

    “如果不愿意呢?”凌红又问了一句。

    黑袍男人摇了摇头,“没有,所以你如果答应,就要照顾他三生三世。”

    ……

    季雅云脸又是一红,咬着嘴唇没说话。

    季雅云习惯性的看向凌红,凌红咬着嘴唇看了床上的小孩儿一阵,问黑袍男人:“我们要怎么做才能避过不久后的劫难。”

    季雅云脸又是一红,咬着嘴唇没说话。

    季雅云看了我一眼,“我看那小屁孩儿没人照顾,觉得他可怜,就留了下来。”

    凌红朝他的背影看了一眼,上前拉起季雅云:“小雅,我们走。”

    黑袍男人沉声说:“留在医院,三天后再离开。”

    “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如果愿意,就留下照看这孩子三天三夜,不愿意的话,你们现在可以回去了。”

    见季雅云沉默,孙禄忍不住问:“你们俩当时就那么走了?”

    季雅云眼中透出一丝迷离,缓缓摇了摇头,“我当时也是想,等第二天早上,问问那孩子是怎么回事。可是从我留下那一刻起,天一直没有亮……”

    “没人照看这孩子吗?”季雅云问。

    “你还真照顾了那小孩儿三天三夜?”桑岚问,“那小孩儿应该有大人的,不然是谁把他送到医院的?你照顾他那么长时间,就没问过医生,他是谁?”

    见季雅云脸红的都快滴出血了,我就想先把话题岔开,没想到她忽然看着我说:“有些事我想了很久了,终归还是要说清楚的。”

    “这么说你当时是答应黑袍子,同意给小屁孩儿当媳妇儿了?那个小屁孩儿就是祸祸?”孙屠子下巴颏都快掉下来了。

    季雅云脸又是一红,咬着嘴唇没说话。

    黑袍男人由始至终都是背对着两人,但季雅云却觉得当凌红这么问的时候,男人似乎很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