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二章 清兵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我正准备接着听下去,不经意间,眼角的余光瞥见孙屠子的身边似乎多了个人影。

    “这是什么意思?”孙禄小声问我。

    我怔了怔,回过神来,就见徐荣华的那个牛皮本子上写满了潦草的字迹,中间似乎还穿插着一些图形符号。

    “我也想有人告诉我答案……”

    我喃喃说了一句,看着座位上的男人,大脑完全陷入了混沌。

    手里的纸条,分明是从男人面前的本子上撕下来的,纸条是徐荣华写的,却是从季雅云身上掉下来的。

    更让我极度迷茫的是,娟子出事的这一年,正好是我出生的这一年。

    我以为那只是巧合,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巧合那么简单。

    徐家有后……这纸条到底是要给谁的……

    “本子上写的是什么?”季雅云忽然小声说了一句。

    我怔了怔,回过神来,就见徐荣华的那个牛皮本子上写满了潦草的字迹,中间似乎还穿插着一些图形符号。

    我朝她点点头,这才小心的松开她,和孙禄对视一眼,三人一起朝下一节车厢走去。

    我下意识的上前了一步,想要看清具体的内容,可脚步刚一落实,男人的身影就渐渐淡化,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我朝她点点头,这才小心的松开她,和孙禄对视一眼,三人一起朝下一节车厢走去。

    “纸条呢?”孙禄问。

    我这才发现,原本拿在手里的纸条竟也没了。

    “祸祸……”

    “徐祸,你没事吧?”

    孙禄和季雅云同时看向我。

    我摇了摇头,“没事,继续。”

    我正准备接着听下去,不经意间,眼角的余光瞥见孙屠子的身边似乎多了个人影。

    想起牛大方说的‘兵’,我再次叮嘱两人小心。

    但是这次三人只往前走了几步,季雅云就猛地停住了脚步,以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警惕目光看着前方的过道。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我也不由得浑身一激灵。

    “别冲动!”我急忙从后边抱住了她的腰。

    一眼看去,下一节车厢也是空荡荡的,可仔细看,两节车厢相连的所在,隐隐约约给人一种恍惚不清的感觉。就像是有一堵气蕴组成的无形幕墙将两节车厢分隔开似的。

    “那后边好像有东西。”孙禄小声说。

    “小心点。”我又从包里拿出一把竹刀扣在手上。

    话音未落,季雅云突然咬了咬嘴唇,快步朝前走去。

    我手里扣着竹刀,没法第一时间拉住她,只好急忙跟上。

    穿过车厢连接处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寒意,周遭的温度似乎在瞬间下降了许多。

    然而就在迈入这节车厢的第一时间,我就看到先前的那个怪人正带着三个白脸小鬼快步走进了另一端的车厢,并且瞬间消失了身影。

    “把孩子还给我!”

    季雅云猛然发出一声尖利的叫声,像疯了一样向前冲去。

    “别冲动!”我急忙从后边抱住了她的腰。

    季雅云被我抱住后,情绪似乎有所缓和,但整个身子仍在剧烈的颤抖,脸上的表情更是诡异到了难以言明的程度。

    她仍是原来的样子,但我却依稀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另一个女人的影子。

    所有兵丁就像是死人一样毫无生气,我刚才又一门心思放在季雅云身上,竟没能第一时间发现他们。

    是娟子!

    季雅云不可能会萨满巫咒,更加不可能认识牛大方。

    “别冲动!”我急忙从后边抱住了她的腰。

    我不禁又想起她和娟子接触的一瞬间,娟子消失的情形。

    娟子没有消失,而是附在了季雅云身上!

    想到这一点,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娟子这都出事二十多年了,怎么还会附身到季雅云的身上?

    “嘘嘘……祸祸,你们俩没发现,这里还有别人吗?”孙屠子小声说道。

    听他声音古怪,我先是愣了愣,等到目光一斜,看清两边的情形,顿时就惊呆了。

    这节车厢并不是空的,非但不是空的,而且还十分的拥挤。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我也不由得浑身一激灵。

    每一张平常能容下三人的座位上,都坐着四个人。

    这些人并非普通的乘客,而是只有在电影里才能见到的那种戴着斗笠式官兵帽,腰里挎着腰刀的清兵!

    所有兵丁就像是死人一样毫无生气,我刚才又一门心思放在季雅云身上,竟没能第一时间发现他们。

    这些清兵四人一组,全都低着头,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

    所有兵丁就像是死人一样毫无生气,我刚才又一门心思放在季雅云身上,竟没能第一时间发现他们。

    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虽然这些官兵神情麻木,但此刻所有人的眼睛却都斜向这边。

    他们居然能看得见我们!

    孙屠子舔了舔嘴唇,看了看其中一个清兵腰间的佩刀,又看看我给他的竹刀,表情有些纠结:

    “家伙不是一个等级……对砍能砍得过人家吗?”

    我怔了怔,回过神来,就见徐荣华的那个牛皮本子上写满了潦草的字迹,中间似乎还穿插着一些图形符号。

    感觉到怀中的季雅云又开始奋力挣扎,再看那些清兵的目光,我猛然反应过来。

    “他们看的不是咱俩,是季雅云!”我勉强咽了口唾沫,“我们当时不在车上……他们看的是娟子!”

    孙禄这会儿也大概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了一眼季雅云,问我:“现在该怎么办?”

    感觉到怀中的季雅云又开始奋力挣扎,再看那些清兵的目光,我猛然反应过来。

    我大脑同样混乱,但却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快速的想了想,附在季雅云耳边沉声说了一句话。

    季雅云身子猛一颤,目光转向我,脸上渐渐涌上一抹红晕。

    我朝她点点头,这才小心的松开她,和孙禄对视一眼,三人一起朝下一节车厢走去。

    刚走到门口,忽然就听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这个声音似乎很不耐烦的说道:“老三,你怎么还在搞这种缺德把戏?这妇人都快怀胎足月了,你还抢她的孩子,难道不怕遭雷劈吗?”

    我不禁又想起她和娟子接触的一瞬间,娟子消失的情形。

    “二哥,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另一个夜枭般的男人声音冷冷说道:“你也知道我学的是哪一门,要是不吸食血气,我能回来见你和大哥吗?”

    话音刚落,又有一个男人阴沉道:“老三,你要是再敢跟你二哥这么说话,就别怪我不顾兄弟情分。”

    老三似乎很惧怕这人,闻言竟连声向二哥道歉起来。

    我和孙禄面面相觑,都已经大致弄清了说话三人的关系。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我也不由得浑身一激灵。

    这应该是三兄弟,最先说话的老人是二哥,冷腔冷调的是老三。

    听起来,老三应该就是那个‘死而复生’,抢走了娟子孩子的怪人。

    可让人捉摸不透的是,那个听上去应该是老大的男人,声音竟十分的年轻。

    这时,那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冷哼了一声。

    下一秒钟,就听老大说:“老三,今天这顿血食,你怕是吃不上了。”

    “老大,你不会也和二哥一样吧?”老三似乎有些急了,“我当年可是为了帮你找这些死鬼,才会死在蛟鳞河里的,这都多少年了,你还不让我好好吃一顿?”

    老大呵呵一笑:“知道你受苦了,既然都回来了,还怕以后没得吃吗?大局为重嘛,少吃一顿,换来一个懂术法的阴魂镇局,哪个更合算?”

    “大哥,你什么意思?”

    “呵呵,傻兄弟,你手上的这个孩子可不一般,虽然还不足月,先天灵气就已经如此充盈了,她的父母应该都不是普通人。如今我这阴阵中的气势已经起了变化,应该是她的父母找来了。”

    我正准备接着听下去,不经意间,眼角的余光瞥见孙屠子的身边似乎多了个人影。

    “外面的那位,应该是萨满吧?如果还想要你的孩子,那就进来吧。”

    四五十岁的年纪,穿着七二式的夏装警服,这人竟然是大龙!

    大龙朝我手中的竹刀看了一眼,露出几分古怪的神情,但紧接着就朝我摇了摇头,朝前边的车厢指了指,示意我先别多说。

    季雅云本来已经算是很平静了,听了这话,身子竟又是一震,没有丝毫犹豫的向前走去。

    突然,车厢里再次传来老大的声音:

    我猛一激灵,转过头的同时把竹刀翻了出来,“屠子闪开!”

    同样是一堵无形的气蕴隔断,穿过去后,气温再次下降了许多。

    看清多出那人的样貌,我不禁愣住了。

    我怔了怔,回过神来,就见徐荣华的那个牛皮本子上写满了潦草的字迹,中间似乎还穿插着一些图形符号。

    难道是因为季雅云……娟子超度了牛大方?

    我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寒颤,可当我看清眼前的情景,整个人如遭雷噬般僵住了……

    我朝她点点头,这才小心的松开她,和孙禄对视一眼,三人一起朝下一节车厢走去。

    阴阵又是什么?

    气势起了变化?

    我正准备接着听下去,不经意间,眼角的余光瞥见孙屠子的身边似乎多了个人影。

    孙禄反应极快,一猫腰紧跟着一个老鼠蹿就跑到了我身边,回过头看清身后,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老大语气平淡,甚至还透着几分亲和,可听在耳朵里,我却心里直冒寒气。

    我也顾不上跟大龙算账了,急忙跟了上去。

    老三似乎很惧怕这人,闻言竟连声向二哥道歉起来。

    到了这个份上,我哪肯听他的,一咬牙就想上前动粗。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厉声问。。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