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九章 阴阳祸事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看着一个大活人在眼前消失,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回过头,就见桑岚瞪圆眼睛看着褚警长刚才所在的位置。

    “徐祸。”

    “嘘!”我朝她吹了口气。

    “干嘛?”桑岚回过神来看向我。

    “你好像有点不对劲。”

    “我哪儿不对劲了?”

    松弛之余,我不禁笑道:“废话,你哪次打给我,我不来啊?”

    我从胳肢窝里拿下电筒,比划着说:“刚才那么吓人,你至少应该尖叫两声配合一下气氛嘛。”

    “干嘛?”桑岚回过神来看向我。

    见桑岚拧起眉毛,我赶忙把食指挡在嘴边示意她别大声。

    出了14号车厢,季雅云的脸上已经全无血色,朝我看了又看,却强忍着没有问什么。

    我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忍不住打了个嗝。

    “又怎么了?你就不能别在这种时候瞎胡闹吗?”

    “呵~呵~”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心说你不怕是因为有我在,可我怕啊!

    我特么不跟自己逗闷子,我就得疯!

    “你没发现这里亮了很多吗?”

    桑岚一愣,抬头看了看已经打亮的顶灯。

    “还有,火车停了。”我看着窗外说道。

    桑岚往外看了看,回过头悚然道:“这一站傍晚的时候不是已经停过了吗?”

    我看看表,喃喃道:“是啊,停过了,我的表也停了……看天色,这是又重来了一回啊……”

    不用转头,我就已经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了。

    这时,广播声传来:“各位旅客,列车即将开动,请各位旅客回到自己的位置……”

    我缓过神来,想到一件事,急忙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快速的打开门锁,拉开门,做贼一样的跑了出去。

    “你别一惊一乍的行不行?我快受不了了。”桑岚跟着跑出来,捂着心口道。

    “大姐,不是我一惊一乍,你有点常识好不好?火车一开动,就会有乘务来开厕所门了,到时候看到我们孤男寡女待在里面,那我成什么了……”

    话还没说完,桑岚忽然拉了拉我的衣角,神情惊悚的看着我身后的方向。

    不用转头,我就已经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了。

    我在她的身后,同样看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场景。

    车厢里的人并不多,大约只坐了一半左右的人。可是这些人身上的衣服,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

    “去找你小姨!”

    我反应过来,看了一下车厢标识牌,把手电随手往包里一塞,拉着桑岚就往前走。

    桑岚回过神来,左右看了看,恍惚的说:

    “他们好像看得见我们,如果是和那次在墓地一样,他们应该看不见我们才对……”

    一个乘务员把手里的检票钳朝我晃了晃,“同志,请出示一下车票。”

    “那就是不一样!”

    我沉声说了一句,见列车缓缓开动,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下一秒钟,不等我反应过来,他居然径直穿过桑岚,往下一节车厢走去。

    事实是我和她一样,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

    但是,从车上乘客的穿着,我已经隐约想到了一种可能。

    前不久我在梦里,刚刚见过相似的情景。

    我们还在那列绿皮车上,但却是二十几年前娟子出事的那一次!

    火车从这一站开动后,娟子就要面临一场扑朔迷离却让人心底生寒的阴阳祸乱……

    眼看就快到14号车厢,旁边突然闪出一人拦住了我俩的去路。

    我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忍不住打了个嗝。

    一个乘务员把手里的检票钳朝我晃了晃,“同志,请出示一下车票。”

    看着一脸认真的乘务,我不禁有些口干舌燥,勉强咽了口唾沫,把那张老车票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乘务接过票看了看,“诶?你前头上的车啊?”

    “昂,是啊。”我点点头,下意识的扭脸看向桑岚。

    乘务朝我身边看了看,有些奇怪的看向我,把票递了过来。

    下一秒钟,不等我反应过来,他居然径直穿过桑岚,往下一节车厢走去。

    “如果三言两语能说清楚,你觉得我会不解释?”瞎子说完,便又拉着我朝前走去。

    桑岚瞪大了眼睛:“为什么会这样?他能看见你,看不见我,还……”

    “先别说了,快走!”

    “段乘风,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刚拉着桑岚跑出几步,一旁厕所的门突然打开了一条缝,里面蓦地伸出一只手,搭住了我的肩膀!

    我猛一激灵,转过头,却见门缝后面露出瞎子的半边脸,朝我眨了眨眼。

    其余人不光能看到我,还能看到季雅云。

    门一开,瞎子和孙禄先后走了出来。

    我看了一眼门上的厕所标识牌:“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刚才不是有检票的嘛,我和瞎子又没票,只好躲进厕所咯。”孙禄揉了揉鼻子说道。

    “这里的人也能看到你们?”我越发觉得不可思议。

    瞎子摇了摇头,干笑了两声:“别听屠子瞎说,这里的人看不到我们俩,可我们必须要等你来。”

    他抿了抿嘴,深吸了口气,沉声对我说:

    “我知道你吃不准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也来不及给你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回去再说,现在我只能说一句,我、屠子、桑岚,必须和你寸步不离,否则的话我们很可能就回不去了!”

    瞎子的话让我更加疑惑,但我深知他的为人,这个时候他绝对不会说废话。

    我点点头,手一挥,示意他们跟着我走。

    刚走进14号车厢,就见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正拉着一个男人从座位上起来,快步朝着另一头走去。

    “是娟子和老段!”

    我认出女人的背影,急着想追上去,不料一旁又有人一把拽住了我的衣角。

    “徐祸!岚岚!”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一颗心总算放下了一半。

    “你们真的在车上!”季雅云从一个空座上直起身子,看表情都快哭出来了。

    松弛之余,我不禁笑道:“废话,你哪次打给我,我不来啊?”

    我看着他,忍不住抬手捂住了脑门,脑子疼的恨不能连着踹烂周遭的桌椅才能得到缓释。

    但是下一秒钟,刚放下的心又被一股钻入鼻腔的怪味给提了起来。

    “是尸体的味道……附近有死人!”孙禄瞪大眼睛低声道。

    “你也闻到了?”

    孙禄点头。

    我看着他,忍不住抬手捂住了脑门,脑子疼的恨不能连着踹烂周遭的桌椅才能得到缓释。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情况!

    孙禄的嘴角突然抽搐了一下,不自觉的露出一副有些阴森狰狞的表情:“祸祸,我怎么忽然有种想找人干仗……想杀人的冲动啊?”

    出了14号车厢,季雅云的脸上已经全无血色,朝我看了又看,却强忍着没有问什么。

    我一只手捂着心口,缓步走到一个空位前,看了看靠窗的标识牌,目光转向侧前方座位上的怪人。

    桑岚随着我的目光看去,没来由的一哆嗦,半边身子都贴到了我身上。

    与此同时,孙禄拧着眉毛说:“那个戴帽子的就是老段说的怪人吧?还有那三个白脸小鬼。”

    “我也看见了,那三个小孩儿,就蹲在他的椅子靠背上……”桑岚颤声道。

    我手本能的就想往包里摸,却被瞎子一把攥住。

    瞎子边拉着我向前走边低声说:“你碰不到他的,如果现在乱来,后果不堪设想。”

    我没有多问,想要弯腰看清怪人的样貌,但他低着头,帽檐压得极低,无论如何,我都看不到他的全貌。

    “段乘风,你到底在干什么?”

    出了14号车厢,季雅云的脸上已经全无血色,朝我看了又看,却强忍着没有问什么。

    我只能是暗暗叹了口气。

    就算想破脑子,我也想不出究竟是什么致使她在小雅和季雅云之间相互转变。

    但设身处地的想,如果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多半也是难以接受的……

    经过一节车厢的时候,我在一个座位前停下了脚步,愣愣的看着那个穿着卡其布夹克,背影瘦削,正背对着走廊看着窗外的男人。

    瞎子左右看了看,小声问我:“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能看到小鬼的年轻人?”

    我点点头,刚要说什么,男人忽然把头转了过来。

    一个乘务员把手里的检票钳朝我晃了晃,“同志,请出示一下车票。”

    “啊!”季雅云和桑岚同时低呼一声。

    再次看到这人的样子,我强压在心底的那种诡异感觉重又直冲顶门。

    我绝对见过这个人,可我实在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在哪里见过他……

    男人左右看了看,竟像是没看到我似的,从身边的包里拿出一个牛皮封面的本子和一支钢笔,把本子摊在桌上,旁若无人的在上面写画起来。

    “为什么他好像看不到我?”季雅云小声问。

    我一怔,却听瞎子沉声说:“因为他是当事人之一,别人能看到你和祸祸,当事人是看不到的。”

    季雅云也能被这里的人看到?

    “老段挺能吃的啊!”见男人风卷残云的把饭菜一扫而空,孙禄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我终于忍不住对瞎子说:“先简单说一下状况,我特么都快疯了!”

    疲惫的感觉灌注全身,我回想了一下,让几人在斜对面的卡座坐了下来。

    季雅云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抿了抿薄薄的嘴唇,像是做出了某个重大决定般的说道:

    她和我一样,也被乘务检过票……

    服务员似乎也看不到我们,只是瞄了一眼女人的大肚子就转身走了。

    “如果三言两语能说清楚,你觉得我会不解释?”瞎子说完,便又拉着我朝前走去。

    “啊?”我回头看向季雅云。

    必须得承认,时代的变迁会造成人与人的隔阂,但近距离直观的看着另一个时代的人,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貌似在如今的这列火车上,但凡是当事人,或者和当事人有过接触的人都看不到我。

    我习惯性的看了看表,却只看到停顿的指针。

    桑岚回过神来,左右看了看,恍惚的说:

    带着满心的疑惑来到餐车,正好见服务员把两盘菜端到一对男女的桌上。

    “段乘风,你到底在干什么?”

    然而看着男人身旁,已经倚靠着窗边睡去的女人,我的心却倏然提了起来。

    刚才听了瞎子的话,我已经大致明白了状况。

    那或许是因为……我和她都有这列火车的车票。

    “靠,铁老大一直都这么黑啊?那时候一盘儿菜的价钱在饭馆儿都能要仨菜了,那苜蓿肉你们见着肉片儿了吗?”孙屠子探着脖子朝那桌上的菜看了看。

    桑岚回过神来,左右看了看,恍惚的说:

    关于这点,已经从季雅云口中得到了认定。

    其余人不光能看到我,还能看到季雅云。

    其余人不光能看到我,还能看到季雅云。

    不等她说完,我已经猛然站了起来,侧目看向起身离开了座位的男人,咬牙道:

    瞎子左右看了看,小声问我:“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能看到小鬼的年轻人?”

    其余人不光能看到我,还能看到季雅云。

    “我见过前面车厢的那个男人,他是……”

    “徐祸。”

    我习惯性的看了看表,却只看到停顿的指针。。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