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四章 绿皮火车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顺着季雅云的目光看去,我头皮一下子就绷紧了。

    就在我低头看火车票的时候,站台上竟然多了十几个男女老少。

    这些人全都穿着不符合这个时代的衣服,提着大包小包,手里拿着和我手中相同的火车票……

    只不过一眨眼的工夫,不可能一下多出这么多乘车的旅客。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些人就算不是鬼魅,也是什么邪物幻化的。

    可让我想不通的是,瞎子明明说过,我被顾羊倌炼成小草头仙的灵识已经回归了本体,鬼眼和对邪祟的洞察力都会有所提升,但为什么我却感觉不出这些‘人’有什么异样呢?

    我想问段乘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回过头,却见他正把一顶老旧的帽子戴在头上。

    这么热的天,他戴帽子干什么?

    听到鸣笛声,我忍不住一哆嗦。

    而且这帽子……我怎么看着这么别扭呢?支楞八叉的,像是混合了不知道多少头油泥垢,都硬挺了……

    “嗡……嗡……”

    我拿出手机,是瞎子发来的短信:就快到了府河了。

    我深吸了口气,把手机收了起来。

    瞎子昨晚和我们分开后,就查了所有会路过这个火车站的火车车次,然后带着孙屠子和桑岚连夜赶到了另一个城市,今天上午登上了最符合段乘风所说时间段的火车。

    他上车后已经把车次发给我了,可是兄弟,事情似乎和咱想的完全不一样,你老丈人现在已经完全把我带到沟里去了,我不知道他要我上去的那列火车,是不是就是你们现在搭乘的那列,甚至不知道那火车是不是人乘的……

    听到鸣笛声,我忍不住一哆嗦。

    抬起头,就见一列火车从远方开来。

    到了这会儿,我已经懒得再向段乘风问什么了。

    火车总不会是虚幻的,我现在只想看这趟准点到来的火车会不会在这废弃的火车站停下来。

    拿过她的手机,点开屏幕,我嘴角就耷拉了下来,有密码。

    很快,火车就放慢了速度,居然真的停在了我们面前。

    看到车身上的列车车次牌,我暗暗松了口气。

    这虽然是一列现在已经不常见的绿皮车,但是车身标识和瞎子发给我的车次却是一样的。

    车身的绿漆经过岁月的洗涤,已经没那么光鲜了,可也正是这样,才让我揪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些。

    看到车身上的列车车次牌,我暗暗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要是开来一列新的像是刚出厂似的绿皮火车,我真不敢保证有胆子上去。

    车门打开,身边那些神秘旅客开始陆续上车。

    大龙推着段乘风的轮椅,却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你们是那节车厢。”

    我垂眼看向段乘风,却见他双手抱拳,朝我作了个揖:“兄弟,拜托你了。”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拉着季雅云朝大龙指的车厢走去。

    “那个大龙有问题。”季雅云边走边低声说。

    瞎子叼着烟,眯着眼睛说:“我是真没看出来,我未来老丈人还有这能耐呢,居然能让火车停下来。”

    我翻了个白眼,只要不瞎,都看出他有问题了。

    “我感觉她和老板你有点像。”季雅云突然说道。

    我一怔:“和我像?”

    季雅云蹙了蹙眉,“就是感觉,我也说不上来是哪里像。”

    “别管感觉了,都到这份上了,不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回去我也睡不着。对了,不是跟你说过,别再叫我老板了嘛,现在又不在驿站。再说了……”

    “同志,你们可以上车了,请对号入座。”

    我回过头朝她眨了眨眼,“我不知道你那个时代的‘老板’分不分场合,现在除了办公室以外,女人叫男人老板可是……”

    按照火车票找到了车厢,没上车我就先愣了。

    “放开他!”季雅云竟“啪”的一声打开了她的手。

    车厢门口居然有个检票的乘警,关键是他下身穿着蓝色的警服裤子,上身却是穿着白色的短袖警服,再看他头上的警帽,竟也是七二式的!

    “同志,请出示你的车票。”乘警向我和季雅云敬了个礼。

    我回过神来,把车票递了过去。

    看到车身上的列车车次牌,我暗暗松了口气。

    “咔嚓”一下,票上多了个缺口。

    拿过她的手机,点开屏幕,我嘴角就耷拉了下来,有密码。

    “同志,你们可以上车了,请对号入座。”

    我长吁了口气,点点头,拉着季雅云上了车,朝着里面走了几步,终于还是忍不住转过身:

    “同志,我想问一下……”

    看到身后的情形,我又一次呆住了。

    刚才给我们检票的乘警,竟已经不见了。

    再回过身,我下意识的拉住了季雅云的手,亦步亦趋的往车厢里走。

    看到靠近门口的几个乘客,提着的心才渐渐放下来些。

    或许因为是绿皮车,车上的乘客并不多,这些人倒是和我们一样,穿着同时代的衣服,多数都在低头看手机。

    找到座位,我掏出手机,打给瞎子,问他在哪儿。

    挂了电话,就见季雅云正愣愣的看着我。

    “怎么了?”我问。

    季雅云从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犹豫了一下才说:

    “老……徐祸,我刚才就想问你了,这手机怎么用啊?怎么就一个按键啊?”

    “哈,我就说你已经和时代脱节了,糖糕没吃过,手机也不会用。”我忍不住笑道。

    见季雅云脸色微微涨红,我忙说:“我教你怎么用。”

    拿过她的手机,点开屏幕,我嘴角就耷拉了下来,有密码。

    好在我很快就想到了解决办法,把手机拿到她面前,“把大拇指伸出来,在按键上按一下……不对,不是用指甲,用指头肚按……对了,这叫指纹解锁……”

    不得不说,季雅云是那种秀外慧中的女人,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学会怎么用手机了。

    真不是她笨,而是手机上那些五花八门的应用我看着都绕腾。

    看看时间,我起身说:“别在这儿干坐着了,去找瞎子他们碰个头。”

    两人来到软卧车厢,推开门就和桑岚迎面撞了个正着。

    桑岚看了我一眼,一把拉住季雅云的手,“小姨,你从昨天晚上开始怎么就不接我电话了?连微信也不回?”

    本来还懒洋洋的靠在铺位里的瞎子和孙禄同时坐了起来。

    “又是你。”季雅云微微蹙眉,挣开了她的手。

    桑岚一愣,盯着季雅云看了一会儿,猛地回过头拉住我:“你对我小姨做什么了?”

    “怎么了?”我问。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我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她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又‘变身’了。”

    本来还懒洋洋的靠在铺位里的瞎子和孙禄同时坐了起来。

    瞎子两眼放光的问:“变身小雅?驿站里的忠诚女仆?”

    孙禄同样是一脸好奇。

    见到瞎子他们都在车上,我一直半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我先把昨天晚上的事说了一遍,没等说完,就又被桑岚揪住了领子:“你对我小姨做什么了?”

    “放开他!”季雅云竟“啪”的一声打开了她的手。

    带上她,桑岚肯定也得跟来,这不是裹乱嘛。

    瞎子看看两人,给我和孙禄一人发了根烟,自己也点了一根,吐着烟圈说:“绿皮车的好处就是抽烟没人管。”

    这一下很是用力,不光是桑岚被打蒙了,我和瞎子、屠子也都愣了。

    我抬眼看着他:“你见过现在吃饭还用粮票买单的吗?”

    瞎子叼着烟,眯着眼睛说:“我是真没看出来,我未来老丈人还有这能耐呢,居然能让火车停下来。”

    可那明显是徒劳的,现在的季雅云,思维似乎已经固定在了‘小雅’的身上。

    “广播里说是有点小状况,临时停靠,具体没说是怎么回事。”孙禄道。

    我已经跟她说过,桑岚和她是什么关系,并且很努力的解释她们为什么会有这种关系,可现在的季雅云,或者说是小雅,对这个外甥女显然还是不认头……

    见桑岚两眼泪汪汪的,我连忙把她扶到卧铺上坐下,“我都说了……你小姨‘小时候’脾气不怎么好。”

    比起之前那些诡异的事,我更特么好奇,老段干嘛非要让我把季雅云带上。

    我再三向桑岚保证,昨天晚上我真是什么都没干,只是花了小半夜的时间努力告诉季雅云一些事,和想要弄清一些问题。

    回过头见季雅云还在冲桑岚瞪眼,我一个头两个大。

    看着两个女人并肩坐在床上研究起手机,我哭笑不得。

    桑岚委屈了好半天,还是试着想要接近季雅云。

    我挠了挠头,对季雅云说:“你那手机上好像有个拍照软件,能把人变得又年轻又美得冒泡,还能把人变成小孩儿呢,你让桑岚教你怎么用吧。”

    大龙推着段乘风的轮椅,却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你们是那节车厢。”

    我点着烟抽了一口,整理了一下思绪问了一个我最想知道的问题:“火车为什么会停在府河县?”

    1222245122, 1222245122;6695233;;1;磨铁文学。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