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章 蛟鳞河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我使劲吸了吸鼻子,咽了口口水:“真香。哎?叔,你咋还认识我啊?”

    认出卖白糖糕的大叔,童年往事便和放电影一样,一帧一帧的在我脑海中浮现出来。

    在这之前,我对这个叫府河县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印象,现在才知道,七岁那年跟着姥爷来东北探亲,来的就是这里。

    “哎呀妈,这都多少年了,没想到还能再看见你啊。”卖糖糕的大叔挠了挠已经花白了的头发,笑呵呵的感慨道。

    我使劲吸了吸鼻子,咽了口口水:“真香。哎?叔,你咋还认识我啊?”

    我是真好奇,这都十多年了,要不是他说‘两毛钱一个,给你五毛四个’,我都认不出他来。

    大叔笑道:“换了别人我还真认不出来,你这小娃子我可忘不了。那时候你才多大?让人推了一把,拿了火钩子就跟大人干仗!哎呀妈,那气性大的啊。”

    酒的确是陈酒,却把我心底的疑惑彻底勾了起来。

    大叔忽然一瞪眼,“你把我火钩子弄哪儿去了?这都多少年了,该还给我了吧?”说完一阵哈哈大笑。

    我也是一阵笑,想起当年的情景,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味道。

    我让大叔给我来二十个糖糕,看着他把现炸的的糖糕捞出锅,我忍不住问:“叔,你以前不是在火车站摆摊儿嘛,咋搬这儿来了呢?”

    “娃啊,你这是多少年没来了。你说的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了,你说的那是老火车站,早就停用了,火车不都改到市里的新站去了嘛。都没人儿了,我卖给谁去?”

    接过大叔包好的糖糕,我要给钱,大叔却说什么都不肯收,说隔了这么多年还能再见面,那得是多大的缘分啊,不喝顿酒,几个糖糕还能要钱?

    东北人豪爽,我也就没多矫情。又和大叔聊了一阵,才回到车上。

    汽车穿过县城,又跟着导航开了将近二十来分钟,才到达段乘风给的地址,一个叫蛟鳞河的小村落。

    看着有些荒芜的村落,我有些疑惑的看向瞎子。

    瞎子把最后一个糖糕塞进嘴里,拨楞着脑袋说:“你看我也没用,我和老段还没到翁婿俩无话不谈的份上。”

    段乘风只是让我来蛟鳞河村,却没给具体地址,我正想找人问问有没有见过这么个人,村子里头忽然跑出一条瘦骨嶙峋的黄狗。

    孙禄忍不住咋舌道:“乖乖,这狗岁数可不小了,胡子都白了。”

    瞎子说:“可不嘛,要按照人的岁数,你喊它爷爷都算欺辈分了。”

    两人正说着,老黄狗居然跑到了我面前,朝着我叫了两声,回过身摇了摇有些秃了毛的尾巴,颠颠儿的往村里跑去。到了村口停下来,又回过头朝着这边叫了两声。

    “它好像在让我们跟着它走。”桑岚小声说道。

    我一愣,带着疑惑走到院门口,就见院中的一棵枣树下,一个人正坐在轮椅里笑盈盈的朝我招手。

    我点点头,招呼几人跟上去。

    “这个老段,净弄些神神叨叨的事儿,这是算到我们会来,专门派了条老狗来接我们啊。”瞎子边走边嘀咕。

    一行人跟着老黄狗来到村尾,老黄狗小跑进了一个小院儿,紧跟着院里就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是徐祸来了吧?赶紧进来吧。”

    在某个年代,牛鬼蛇神是连说都不能说的,所以那会儿娟子家过的很不好,不光全家人都低人一等,甚至连顿饱饭都吃不上。

    我一愣,带着疑惑走到院门口,就见院中的一棵枣树下,一个人正坐在轮椅里笑盈盈的朝我招手。

    “段……段大哥?!”我差点没认出这人。

    记得和段乘风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还是一副丰神俊朗的中年模样,怎么才半年多的时间,竟然头发都白了,歪坐在轮椅里,就跟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

    不等我反应过来,瞎子已经小跑了过去:“哎呦哎,老丈人,你可把人愁死了,怎么连招呼也不打一个,就跑到这儿来了。”

    段乘风微微皱眉,“你怎么也来了?没告诉佳音我约徐祸来这儿吧?”

    快到中午的时候,一个穿着素朴,长相很喜庆的村妇来到了院子里。

    “您老有话,我哪儿敢啊。我这不是担心你老人家,才巴巴的跟来的嘛。”

    我走到段乘风面前,看了看他的腿,忍不住声音发颤:“大哥,你的腿……这都是因为帮我卜卦弄的?”

    段乘风摆了摆手,“不是,你别听这小子和佳音瞎说。”

    我还想再说什么,他却又摆了摆手,说我们舟车劳顿,先洗洗风尘,歇一歇再说。

    我一愣,带着疑惑走到院门口,就见院中的一棵枣树下,一个人正坐在轮椅里笑盈盈的朝我招手。

    说完,竟闭上眼睛不再理我们,自顾自的养起神来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一个穿着素朴,长相很喜庆的村妇来到了院子里。

    段乘风说知道我们今天会来,他自己腿脚不便,就让隔壁邻居帮着弄了些饭菜招呼我们。

    我们几个帮着村妇把饭菜端来,段乘风竟又指使瞎子去厨房抱出了一个没开封的酒坛子。

    段乘风让瞎子把泥封打开,把酒倒上,笑呵呵的说:“这可是我自酿的高粱酒,已经封存了二十多年了,一直都没舍得喝。今天开了封,咱们就着正宗的山鸡炖蘑菇,不醉不归。”

    酒坛一打开,酒香顿时溢了出来。喝上一口,辛辣中透着一股悠远绵长的醇香。

    酒的确是陈酒,却把我心底的疑惑彻底勾了起来。

    听他解释我们才明白过来,原来早在多年前上山下乡的时候,他就插队在蛟鳞河村,是在这里和段佳音的母亲结的婚。

    瞎子同样也忍不住了,问道:“老丈人,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好像还跟这里的人很熟似的?”

    段乘风嘿嘿一笑,“我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了,能不熟吗?这里才是我的家。”

    我和瞎子都愣了,瞎子挠了挠头:“您老家是东北的?怎么没听佳音说过啊?”

    困苦的日子持续了将近十年,直到某一天,村子里出了一件怪事,两人的生活才有了彻底的转变。

    段乘风又笑了笑,不过笑意中却透着几分苦涩,又喝了一大口酒才有些喃喃的说道:“这里是我家,也是佳音她母亲的娘家,连佳音都没来过这儿,又怎么会告诉你?”

    听他解释我们才明白过来,原来早在多年前上山下乡的时候,他就插队在蛟鳞河村,是在这里和段佳音的母亲结的婚。

    又吃喝了一会儿,我开始说正题。

    “大哥,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儿啊?”

    段乘风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和我碰了碰杯,一口把杯子里的酒喝干了,才说道:

    “兄弟,到了这个份上,有些事我也就不瞒你了。其实我现在腿脚不灵便,的确是因为卜算了不应该算的事。但这和你真没关系,我之前帮你,还厚着老脸和你兄弟相交,完全是出于私心。是想着将来有一天,你能帮我找到一个人。”

    我和瞎子对视了一眼,瞎子说:“老丈人,你想找谁直说就行了,祸祸又不是外人。”

    段乘风盯着手里的酒杯缓缓的说:“找佳音的母亲。”

    我和瞎子又都一愣。

    好一会儿,瞎子才问:“佳音她妈不是早就去世了嘛,怎么还……难道她老人家还活着?”

    段乘风长叹了一声,“佳音的母亲确实早就过世了,可人死了,魂却丢了。我想让徐祸帮忙找的,是她的魂魄。”

    我使劲吸了吸鼻子,咽了口口水:“真香。哎?叔,你咋还认识我啊?”

    我点了根烟,直接问:“你想让我去哪里找?”

    段乘风说他帮我是因为有所求,这点我并没有多意外,从他对我转变态度的时候,我就隐约想到了些。不过我绝没想到他最终的目的,是让我帮他找一个死了的人。

    段乘风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沉默了许久才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话:“佳音的母亲不是普通人,她是萨满。”

    他突然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喃喃的说:“我也不知道娟子现在在哪里……可我知道,如果再找不到她,我可能永远也见不到她了……”

    桑岚忍不住问:“老爷子,您的铁算盘不是灵的很嘛,怎么会算不到她在哪儿?”

    段乘风惨然一笑:“你难道没听过能医不自医?卜算一门正是如此,是算不出自己和亲人的命运的。”

    我在桌子底下拉了拉桑岚的衣角,示意她别再多问。

    在某个年代,牛鬼蛇神是连说都不能说的,所以那会儿娟子家过的很不好,不光全家人都低人一等,甚至连顿饱饭都吃不上。

    段乘风又是一阵沉默,像是在回忆往事,眼睛也渐渐红了起来。

    然后,他就像很多喝了酒的老年人一样,开始述说起了往事……

    我一愣,带着疑惑走到院门口,就见院中的一棵枣树下,一个人正坐在轮椅里笑盈盈的朝我招手。

    正如段乘风所说,段佳音的母亲娟子,是村里的萨满,也就是东北常说的跳大神的。

    在某个年代,牛鬼蛇神是连说都不能说的,所以那会儿娟子家过的很不好,不光全家人都低人一等,甚至连顿饱饭都吃不上。

    困苦的日子持续了将近十年,直到某一天,村子里出了一件怪事,两人的生活才有了彻底的转变。

    段乘风知道娟子是萨满,能看到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赶忙问她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娟子又哆嗦了好半天才说,她看到河面上有一队古代的兵丁,其中还有人抬着一顶轿子,正在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呢。

    那时候所谓的‘成分’几乎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两人的出身都不好,尽管都夹着尾巴做人,段乘风也加倍努力的挣工分,可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还是穷的揭不开锅。

    段乘风是祖传的铁算盘,成分自然也不算好,到了蛟鳞河,就被安排到了全村最穷的人家,也就是娟子家里。

    这样的天气别说进山下套打猎什么的了,想出门都得费一番工夫。

    两人拿了柴刀麻绳,深一脚浅一脚的趟着雪出了门,走到河边上的时候,正要过河,娟子忽然一把拉住了段乘风,转过身就拽着他往回走。

    直到回到村口,娟子才哆嗦着说:“不好了,村里要死人了。”

    也就是在那会儿,段乘风插队到了蛟鳞河。

    我点了根烟,直接问:“你想让我去哪里找?”

    年轻男女一个屋檐下相处久了,日久生情是必然的。所以他和娟子顺理成章的结成了夫妻,并且在蛟鳞河落了户。

    段乘风问是怎么回事,娟子就是不肯说话。

    这天段乘风和娟子在炕上猫到快中午的时候才起来,两人合计着说,没想到今年会这么冷,家里准备的柴禾怕是撑不到转暖。趁着今天雪还小些,得再去山围子背点柴回来。

    两人正说着,老黄狗居然跑到了我面前,朝着我叫了两声,回过身摇了摇有些秃了毛的尾巴,颠颠儿的往村里跑去。到了村口停下来,又回过头朝着这边叫了两声。

    那年冬天的雪特别大,晚上睡一觉,天亮连门都冻上了。

    看着有些荒芜的村落,我有些疑惑的看向瞎子。

    段乘风问是怎么回事,娟子就是不肯说话。

    看着有些荒芜的村落,我有些疑惑的看向瞎子。。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