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八章 小草头仙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出于恐惧,我本能的想把这绿眼睛的小怪物拨开,哪知道他只是朝我身上一扑,跟着就不见了。

    跟着席卷而来的红色火焰,也在这一刻消失了踪影。

    小雷哭着摇头:“师父不让找,他说他不配再受人间香火,下辈子只能入畜生道。我不敢不听他的话,可他是我师父,我怕他在下面饿着……呜呜呜……”

    然而与此同时,我衬衣口袋里的闪光灯却再次亮了起来。

    “人呢?”我慌乱的在后背上摸索。

    好半天,才听到孙禄粗喘着说:“那小孩儿……好像……好像钻到你身子里去了。”

    我浑身一紧,扭脸看向他。

    “我去……”

    看清孙屠子的状况,我不禁连着倒抽了好几口冷气。

    “这是啥眼神?”孙禄反倒被我给弄愣了。

    我勉强咽了口唾沫,转眼朝张喜递了个眼色。

    张喜眉毛耸了耸,走过来问我:“你看见什么了?”

    “你看不见?”我愕然问。

    张喜摇了摇头,“你一直觉得少了点什么,那应该是少了一部分先天的灵识。刚才那个被拘禁在灯笼里的小孩儿,就是你缺失的灵识。现在你灵识完整,鬼身圆满,你能看到的,我可未必能看到。”

    又是灵识……我忍不住想起了驿站中的小雅……

    但是很快我就又转向孙禄:“屠子,你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你不觉得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吗?”

    我一阵无语,抬眼看向他身后,就见他左右两肩各露出好几颗面无表情的女人头……

    我最后抬头朝着房顶的九个人头骨石像看了一眼,和孙禄一起走了出去……

    我想了想,还是把我看到的单独跟张喜说了。

    张喜听完,低声说:“我现在完全感觉不到这里还有鬼气,就算屠子身上有什么,应该也不会伤害他。”

    他抬手指了指神台上的‘塑像’,欲言又止,最后表情凝重的说:

    “先上去吧,关于这里的一切,顾羊倌应该会给你答案。”

    说完,就在我眼前消失了踪影。

    “你们去下面看过了?”

    紧接着就听外面传来拔门栓的声音,关闭的铁门“吱呀”一声开了。

    我最后抬头朝着房顶的九个人头骨石像看了一眼,和孙禄一起走了出去……

    孙禄刚把我拉出井口,院子的门就从外面被推开了。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打着把破伞,提着个大塑料袋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

    双方一照面,都是一愣。

    “马勒戈壁的,姓顾的老狗日的居然把‘小祸祸’当探路狗那么养着?”

    少年朝井口看了一眼,揉了揉蒜头鼻,问:

    “马勒戈壁的,姓顾的老狗日的居然把‘小祸祸’当探路狗那么养着?”

    “你们去下面看过了?”

    我点头,冷声问:“你师父呢?我现在马上要见他。”

    小雷揉了揉红肿的眼睛,没说话,径直走到正屋前,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灯一亮,我和孙禄都怔住了。

    上次来过的正屋,竟是被布置成了灵堂,当门桌上的相框里,赫然就是顾羊倌的照片。

    “师父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小雷揉着眼睛哭道。

    “什么时候的事?”我问。

    “马勒戈壁的,姓顾的老狗日的居然把‘小祸祸’当探路狗那么养着?”

    “从医院回来,当天晚上师父就走了。”

    小雷一边说,一边从塑料袋里掏出几个一次性饭盒,打开了摆在遗像前。

    我不禁皱眉,“人都死了,为什么没有香烛供奉?还拿盒饭摆供?你没找问事的?”

    小雷哭着摇头:“师父不让找,他说他不配再受人间香火,下辈子只能入畜生道。我不敢不听他的话,可他是我师父,我怕他在下面饿着……呜呜呜……”

    我和孙禄对视一眼,指了指桌上的相框,问:

    “你干什么?”

    “你师父以前眼睛不瞎的,为什么要用瞎眼的照片做遗照?还是侧脸?”

    “师父知道你一定会来,他说他没脸见你。”

    小雷把盒饭摆好,揉了揉蒜头鼻,回过头泪眼婆娑的看了我一会儿,忽然跪了下来,不等我反应过来,就‘砰砰砰……’连着磕响头。

    “你干什么?”

    “你干什么?”

    我和孙禄急着过去把他扶了起来。

    小雷被扶起,却忍不住大哭了一阵,才抽噎着说:

    我拦开孙禄,又问了小雷几个问题。

    “师父走之前跟我说,他不该因为贪念,把你一部分先天灵识炼成了能寻觅天灵地宝的草头神……徐大哥,你原谅他吧……别人不知道,我知道,师父这些年,没有一晚睡的安生过……”

    “草头神?二郎神的手下?他把祸祸当什么了啊?”孙禄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

    我拦开孙禄,又问了小雷几个问题。

    小雷一一回答,然后从一旁拿出个信封交给我,说是顾羊倌让他转交给我的。

    刘瞎子家照例是院门大敞,走进去,隔着窗户就见他正在书桌前傻乐。

    我接过信封随手塞进包里,看了看桌上的照片,转身就往外走。

    “徐大哥……你能不能原谅我师父?”小雷在身后问。

    我停下脚步,犹豫了好一阵才说:“我现在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无论上一辈人做了什么,都不该由后辈来求情和承担。你记一下我的手机号码,有什么困难,打给我。”

    离开顾羊倌家,当晚我和孙禄就近找了家旅店胡乱歇了一夜。

    孙禄洗完澡从厕所出来,侧着膀子问我:

    “祸祸,你看我背上这是什么啊?”

    我正愣神,闻言看去,登时呆住了……

    我摇头:“不看了,人都死了,难道我还把他挫骨扬灰?”

    第二天上午,两人开车回了市里,直接到了猪鼻巷。

    刘瞎子家照例是院门大敞,走进去,隔着窗户就见他正在书桌前傻乐。

    见他没发现有人进来,我就想过去吓他一跳。

    没想到他脸也不扭的说:“徐祸祸,知道你来了,别杵着了,进来吧!”

    我还是忍不住大步走了过去,到了窗边,正见他关掉一个对话窗口。

    进了屋,见瞎子从里屋出来,我眯着眼睛看他:

    我拦开孙禄,又问了小雷几个问题。

    “跟段四毛luo聊呢?她光着屁股都能算到你这头谁来了?”

    “滚犊子!”瞎子斜了我一眼,却难掩猥琐的笑意,“你瘸的为毛是手,不是嘴呢?”

    我跟他也不用废话,打屁了几句,直接说出了昨晚的经历。

    瞎子听完,脸色阴沉的跟快要下雨一样。

    好半天才对孙禄说:“你把衣服脱了,我看看你后背。”

    孙屠子当即脱掉背心,转过身,赫然就见他肥厚的后背上,隐约露出九个青黑的骷髅头印记。

    “草他妈的!”

    我最后抬头朝着房顶的九个人头骨石像看了一眼,和孙禄一起走了出去……

    瞎子骂了一句,声音冷的像冰,“是九煞阴阵!”

    我打开一罐饮料喝了一口,让他说清楚。

    瞎子点了根烟,狠狠吸了一口,问我:

    “你应该知道什么是草头神吧?”

    孙禄:“草头神不就是杨戬在灌江口聚集的一千两百个野仙手下?”

    瞎子摇头,又狠抽了口烟,“你说的那是神话故事,在憋宝一行里,也有一种叫做草头神的存在。”

    我给孙禄解释说:在牵羊憋宝一行中,除了观天、相地、踩龙、盘口四绝外,还有一种特殊的法门,叫做憋地仙。就是把有灵性的活物、甚至是‘死物’,用特殊的方法炼制成能够探察宝物灵气的工具。这种被炼制的寻宝‘器物’,在外八行里被叫做草头神,或者小草头仙。

    不等我说完,孙屠子就猛拍桌子:

    “马勒戈壁的,姓顾的老狗日的居然把‘小祸祸’当探路狗那么养着?”

    张喜听完,低声说:“我现在完全感觉不到这里还有鬼气,就算屠子身上有什么,应该也不会伤害他。”

    我一阵沉默。

    昨天晚上被孙屠子从井里拉出来,我第一眼就看到井台的另一侧站着一个瘦小的老头。

    我摇头:“不看了,人都死了,难道我还把他挫骨扬灰?”

    瞎子一言不发的拿出照片,逐张看了看,眼中渐渐浮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怪异神情……

    瞎子瘪着嘴摇摇头,“我说的是真的,我要是没猜错,你昨天晚上从那口井里出来的时候,应该还看到了一个你很不想见到的人。”

    “这是啥眼神?”孙禄反倒被我给弄愣了。

    “嘿嘿,徐祸祸啊徐祸祸,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走运了。”

    回想起来,孙禄的手机掉进井里前,肩膀上那一下是谁拍的、还有我们进去佛堂后,门是谁插上的就呼之欲出……

    是顾羊倌。

    我脑海中重又回荡起孙屠子被附身时说的话。

    当然,干什么都要下本钱的。你们说的那九个人头骨石像,其实是一个阵法,叫做九煞阴阵。是搜寻九个被刽子手砍掉头的女人头颅摆成的阵局。九颗骷髅就是九个不同朝代的冤死阴魂,她们在阵局里一是镇住‘小草头仙’,二就是安抚伺候小祸祸。”

    瞎子拿起打火机把信纸点着,丢出窗外,回过头看了我一阵,忽然邪邪一笑:

    我沉默了片刻,点点头。

    瞎子把烟掐灭,又续了一根,缓缓的说:

    ‘我伺候你那么久了,现在,是时候你回报我们了……’

    我也点了根烟,抽了一口,从包里拿出小雷给我的信封丢在桌上。

    “你又开始了?”我最烦的就是这家伙故弄玄虚。

    我摇头:“不看了,人都死了,难道我还把他挫骨扬灰?”

    我想了想,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瞎子,“这是凌家后人凌红替季雅云拍的一组照片,每张照片里都有一只鬼,我连着两次,都顺着鬼所在的位置,找到了不同寻常的通道。”

    兴许是虱子多了不痒,又或许是出于法医自身对死者的尊重,我没有就顾羊倌的事再多说。

    “师父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小雷揉着眼睛哭道。

    瞎子说,顾羊倌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一己之私,但倒行逆施,最后还是遭了报应,被‘山猫叫魂’喊走了眼力,最后变成了不能见光的半盲。

    瞎子和孙禄一样咬牙切齿,“我特么早看出顾羊倌不地道,没想到他竟然缺德到这个份上。他应该是在当初分化出了祸祸的一部分灵识,然后用九煞阴局拘禁圈养了起来,当成草头神替他寻觅天灵地宝。”

    张喜听完,低声说:“我现在完全感觉不到这里还有鬼气,就算屠子身上有什么,应该也不会伤害他。”

    “在你四岁那年,顾羊倌帮你看命,不光看出了你的噩运,还从你身上看到了好处。他利用憋宝禁术,把你的先天灵识炼成了‘小草头仙’,替他憋宝相灵,那也就是你们昨晚在灯笼里见到的小祸祸。

    “这是啥眼神?”孙禄反倒被我给弄愣了。

    我拦开孙禄,又问了小雷几个问题。

    瞎子直接拆开,快速的看了一遍,转眼问我:“你看过了?”。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