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六章 诡异佛堂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我杀了你这小子!”

    ‘孙屠子’猛然抬高声音,凄厉的叫道。同时两只手死死的卡住我的脖子,死命的收紧。

    孙禄像是没听见我们两个的话,就杵在供桌前,提着灯笼,低着头对着上面的口往灯笼里看。

    他的力气比平常大了好几倍,我怎么挣扎都挣不开,被掐的直翻白眼,舌头也不由自主的顶出了齿缝。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身后蓦地传来一声女人凄厉的惨叫,掐着我脖子的手居然松开了。

    无奈,我只好硬梗着脖子,把竹刀拿了出来。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孙屠子显然是被邪祟附体了,再这么下去,我非被他活活掐死不可。好在竹刀并不怎么锋利,最多给他扎个口子。

    灯笼摘下来的一瞬间,里面的亮光一阵恍惚。

    心里想着,竹刀已经反手戳了过去。

    可就在这时,一股强烈的寒意猛地撞击在我的背上。

    我瞬间有种几乎要被冻僵了的感觉,浑身猛一哆嗦,竹刀竟脱手掉在了地上。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身后蓦地传来一声女人凄厉的惨叫,掐着我脖子的手居然松开了。

    我连忙捡起竹刀,回过身,就见孙禄靠在一边的墙上,捂住肚皮,拧着眉毛狐疑的瞪着我:

    下一秒钟,就见本来站的四平八稳的孙屠子像是被人拽了脚脖子,一个狗啃屎从摆放供桌的神台上摔了下来……

    “你干嘛戳我?”

    看清他的表情,我不由得一怔。

    张喜干笑两声:“哥们儿,我绝对不是故弄玄虚,只是作为兄弟,有些话我不能提前对你说。相信我,那是为了你好。不过你的运气真不错,刚想睡觉,就有人递来个枕头,呵呵。”

    他脸上居然带着七分的戾气,就好像我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就会立马跟我拼命一样。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身后蓦地传来一声女人凄厉的惨叫,掐着我脖子的手居然松开了。

    不过他的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附在他身上的邪祟似乎因为某种原因离开了他的身体。

    我顾不上想刚才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急着说:

    “你刚才被鬼附身了,可能是因为在上面的时候,你被鬼搭肩拍灭了一盏阳火,这井底下又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现在帮你画道符,把阳火引燃。”

    下一秒钟,就见本来站的四平八稳的孙屠子像是被人拽了脚脖子,一个狗啃屎从摆放供桌的神台上摔了下来……

    “你别过来!”孙禄厉声道。

    “怎么了……”

    孙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慢慢放下了捂肚子的手。

    看清他肚子的状况,我一下就惊呆了。

    他黝黑肥壮的肚皮上,竟赫然多了一个血窟窿!

    触目惊心的伤口像是被利器刺入造成的,而且相当的深,还在汩汩的往外冒血。

    “怎么会这样?赶紧……上去……我送你去医院……”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身后蓦地传来一声女人凄厉的惨叫,掐着我脖子的手居然松开了。

    我是真慌了,急着想要上前。

    想不到孙禄却又瞪着眼大声说:“别过来!”

    下一秒钟,就见本来站的四平八稳的孙屠子像是被人拽了脚脖子,一个狗啃屎从摆放供桌的神台上摔了下来……

    “你……”

    下一秒钟,就见本来站的四平八稳的孙屠子像是被人拽了脚脖子,一个狗啃屎从摆放供桌的神台上摔了下来……

    “你先把刀放下。”

    下一秒钟,就见本来站的四平八稳的孙屠子像是被人拽了脚脖子,一个狗啃屎从摆放供桌的神台上摔了下来……

    “刀?”

    “你觉得疼吗?”张喜笑嘻嘻的问。

    我一愣,顺着他警戒的目光低头一看,只觉得脑子都快炸开了。

    我手里的竹刀上面竟染满了鲜血,甚至连带我左手上也都是血!

    “不是我!”我吓得连忙把竹刀扔了。

    孙禄神情缓和了些,又捂住伤口,倒吸了口气缓缓的说:

    “我当然相信不是你扎的,你刚才……可能被鬼附身了。”

    “我被附身了?”

    孙禄点点头,“刚才一进来,你就回过身对着我笑。我问你笑什么,你二话不说就给了我一刀!然后你才说:我想你死,想让你也尝尝留在这里的滋味!”

    他忽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抬高声音道:“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吓人?你说这话的时候居然是用女人的声音!”

    女人的声音……

    我彻底懵了,但没有迟疑,快步上前说:“先离开,赶紧去医院。”

    话音未落,就听“砰”的一声,紧跟着一连串金属摩擦撞击的声音。

    无奈,我只好硬梗着脖子,把竹刀拿了出来。

    我们进来的那扇铁门竟然关上了,而且听动静,似乎还有人从外面把门插上了!

    孙屠子抬脚便踹,但踹了没两下,人就体力不支向地上歪去。

    我连忙扶住他,可就在我单手扶住孙禄的同时,背后突然有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

    灯笼摘下来的一瞬间,里面的亮光一阵恍惚。

    我浑身一激灵,僵在原地,缓缓转动眼珠斜向后看去。

    “喜子!”

    身后这人一身红色篮球队服,瘦高个,细长眼,不是张喜是谁?

    孙禄这会儿也看到了张喜,干笑两声说:“喜子,你这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接我走的?要是来帮忙的就别墨迹,赶紧把门打开!”

    “你觉得疼吗?”张喜笑嘻嘻的问。

    张喜看了我一眼,走到孙禄面前蹲下身,看了看他的肚皮,面无表情的说道:“伤得很重,救不活了。”

    我心中一凛,再看向张喜,心里不禁多了几分警惕。

    法诀一出口,我就感觉眼前闪过一道若有若无的绿光。

    孙屠子确实伤的很严重,但无论他是怎么受的伤,伤成什么样,真正的张喜都不会是这种反应。

    我突然想起了孙禄松开我前,冲击我后背的那股子阴寒,手下意识的伸进了包里。

    “别装死了,还不赶紧起来!”

    下一秒钟,就见本来站的四平八稳的孙屠子像是被人拽了脚脖子,一个狗啃屎从摆放供桌的神台上摔了下来……

    张喜突然站起身,朝着孙禄屁股上就是一脚。

    “卧槽,你丫找打架呢?”孙禄猛地蹦了起来,瞪着眼就想扑过去。

    “屠子……”

    我本来还满心警觉,可看孙屠子一蹦三尺高,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

    他明明伤成那样了,怎么一下子就生龙活虎了呢?

    “别过来,敢过来削你丫的!”张喜闪到我身后嘿嘿笑道。

    “靠,我看你们俩是越活越倒退了。想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看里面是什么不就行了?”

    孙禄像是也反应了过来,低头看了看还在流血的肚子,抬起头看着我和张喜一脸的狐疑,“什么情况?”

    “你觉得疼吗?”张喜笑嘻嘻的问。

    张喜干笑两声:“哥们儿,我绝对不是故弄玄虚,只是作为兄弟,有些话我不能提前对你说。相信我,那是为了你好。不过你的运气真不错,刚想睡觉,就有人递来个枕头,呵呵。”

    孙禄愣了愣,拨楞了一下脑袋,用手指戳了戳伤口,喃喃的说:“好像不怎么疼……”

    “不疼就是没事儿啊!你还装死个什么劲啊?”张喜哈哈大笑。

    我回头看了看眼睛眯成线的张喜,恍惚间隐约有些明白过来。抬手摸摸脖子,感觉一阵刺痛,一咬牙,重重抹了一把,快速的将血拍在双肩,大声道:

    孙禄根本没受伤,我没捅到他,刚才的一切不过是幻觉!

    “甲子护我身,甲戌保我形。甲申固我命,甲午守我魂。甲辰镇我灵,甲寅育我真。六甲固元,鬼眼通天!”

    法诀一出口,我就感觉眼前闪过一道若有若无的绿光。

    孙禄根本没受伤,我没捅到他,刚才的一切不过是幻觉!

    再看孙禄,正捧着肚皮,愣愣的看着我发呆。黑乎乎的胖肚子圆的像怀胎足月似的,哪儿来的半点伤口!

    再看被我丢在地上的竹刀,同样没有半点血迹。

    “是鬼遮眼!”

    我和张喜对望一眼,都愣了。

    我彻底反应过来,心里却惊骇到了极点。

    孙禄根本没受伤,我没捅到他,刚才的一切不过是幻觉!

    灯笼摘下来的一瞬间,里面的亮光一阵恍惚。

    可要说孙屠子被鬼迷了还情有可原,我现在已经是阳世恶鬼了,怎么还会被鬼迷惑?

    孙禄像是没听见我们两个的话,就杵在供桌前,提着灯笼,低着头对着上面的口往灯笼里看。

    这诡异的井下佛堂内到底隐藏着什么东西?

    我来不及多想,拿出毛笔朱砂,走过去在孙禄的左肩快速的画了道符。

    孙禄在肚皮上拍了两下:“哎呀我去,没事儿了!”

    我点点头,转眼看向张喜。

    我一愣,顺着他警戒的目光低头一看,只觉得脑子都快炸开了。

    张喜撇撇嘴,“不用看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见你快被屠子掐死了,还犹犹豫豫的不肯对他动手,所以才出来帮你一把。”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忽然压低了声音对我说:

    “这里除了咱仨,还有别的东西,我也看不到它们,但可以肯定,‘好朋友’不止一个。”

    孙禄这会儿又恢复了生龙活虎,晃着膀子来到跟前,大咧咧的说:

    “管它是一个还是一百个,咱们祸禄喜三把刀聚齐,那就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我可没他那么乐观,想到刚才的状况只觉得疑惑重重,还有些许的后怕。

    开玩笑,孙屠子虽然不是真的受伤,可作为医科生,我们都知道意识同样会造成死亡。

    无奈,我只好硬梗着脖子,把竹刀拿了出来。

    受伤是假,可孙屠子的脸刚才已经没半点血色了,嘴皮子都开始发灰了……

    “哎,祸祸,你有没有觉得你身上好像少了点什么啊?”张喜突然说道。

    “少了点什么……”

    张喜挠了挠头:“我也说不大清楚,就是感觉。你还记不记得洗浴中心那一次?”

    我斜眼看着他不说话。

    不提还好,一说起来我就上火。

    那次老子明明刚蒸完桑拿正爽呢,怎么就跟着他‘进了储物柜’,然后被推进藏魂棺了呢?

    张喜干笑两声:“哥们儿,我绝对不是故弄玄虚,只是作为兄弟,有些话我不能提前对你说。相信我,那是为了你好。不过你的运气真不错,刚想睡觉,就有人递来个枕头,呵呵。”

    他话锋忽然一转,说:“在洗浴中心那次,藏魂棺磨灭了你表面的阳气,照理说你已经是真正的阳世恶鬼了。可我发现很多时候,该看到的、该感觉到的,你都看不到、没感觉。”

    听他一说,我也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他说的没错,事实是,虽然没他说的那么清楚,可每次遇到诡事,我都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说是力不从心吧也不像,就像是……总归是少了那么一股子应该有的先知先觉……

    “两位大哥,咱现在是不是得先弄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这大灯笼是干嘛使得啊?”孙禄拍着肚皮说。

    我把目光转向供桌上方悬挂的八角灯笼,看了看灯笼发出的绿光,下意识的转眼看向张喜。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身后蓦地传来一声女人凄厉的惨叫,掐着我脖子的手居然松开了。

    张喜摇头:“这不是阴灯。”

    同一时间,张喜已经消失了踪影。

    孙禄一边说,一边大步走到供桌旁,把八角灯笼摘了下来。

    下一秒钟,就见本来站的四平八稳的孙屠子像是被人拽了脚脖子,一个狗啃屎从摆放供桌的神台上摔了下来……

    我和张喜同时出言阻止,但为时已晚。

    “绿火不是阴灯?”

    说话间,我眼角的余光蓦地瞥见供桌上方陡然一黯,不禁大惊失色:“快走开!”

    孙禄像是没听见我们两个的话,就杵在供桌前,提着灯笼,低着头对着上面的口往灯笼里看。

    绿色的光亮照在他脸上,感觉就像是没有生命的蜡像一样。

    “屠子!”

    张喜低声说一句,人已经贴到了我身后,朝孙禄使劲招手:“快过来!”

    “祸祸!”我刚又喊了一声,孙禄猛然抬起头,“那小孩儿在灯笼里!”

    与此同时,斗室‘佛堂’内平地起了一股阴风,我一直揣在衬衫口袋里的手机闪光灯一下灭了。

    法诀一出口,我就感觉眼前闪过一道若有若无的绿光。

    我和张喜对望一眼,都愣了。

    “屠子……”

    “背靠背!”

    孙禄使劲咽了口唾沫,不自觉压低了声音:

    “靠,我看你们俩是越活越倒退了。想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看里面是什么不就行了?”

    “他的眼睛是绿色的……我觉得……我见过这孩子,他……他就是……”

    “屠子,快把灯笼放下!”我也急道。

    张喜干笑两声:“哥们儿,我绝对不是故弄玄虚,只是作为兄弟,有些话我不能提前对你说。相信我,那是为了你好。不过你的运气真不错,刚想睡觉,就有人递来个枕头,呵呵。”

    “不是。”张喜笃定的说,可接着又有几分不确定的说:“这灯笼的光确实带着几分阴气,但好像还有别的气势,是我没见过,说不上来的。”

    “别乱来!”

    “小孩儿?”

    下一秒钟,就见本来站的四平八稳的孙屠子像是被人拽了脚脖子,一个狗啃屎从摆放供桌的神台上摔了下来……

    灯笼摘下来的一瞬间,里面的亮光一阵恍惚。

    我和张喜对望一眼,都愣了。。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