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五章 八角灯笼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小孩儿抬起头的一瞬间,就听孙禄猛然倒抽了一口冷气,我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因为光线昏暗,我根本看不清小孩儿的模样,但却看到他的一双眼睛竟然是绿色的。虽然是在井底,但散发出的光芒竟似有种直透人心的感觉!

    毫无预兆的,水中的光亮消失了。

    小孩儿的身影也跟着隐入了黑暗,绿色的眼睛随之消失,却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不光是因为眼睛的奇异,似乎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因素在里面……

    孙禄看我神情不对,拧着眉毛问:“怎么了?”

    “祸祸。”

    好半天,孙禄才勉强喊了我一声。

    “你也看见了?”我使劲闭了闭眼睛。

    “有小孩儿吗?是人是鬼?”孙禄在上面低声问。

    “看见了,井里有个小孩儿……”

    又是一阵沉默过后,我恍惚的问:“你手机怎么就掉了啊?”

    孙禄看着我,眉毛渐渐拧了起来,“我还问你呢,没事干嘛拍我肩膀?”

    “我什么时候拍你肩膀了?”

    “卧槽,你这可就没劲了,这个节骨眼上你开什么玩笑?”

    孙禄一边说,一边侧过身把肩膀给我看,“你要不拍我,我能手抖吗?”

    我刚要回嘴,可看到他的肩膀,身子不由得一哆嗦。

    “是井底下的小鬼拍的?”

    在他t恤左肩的位置,竟赫然有一个手掌印!

    可是供桌上面却并没有摆设佛像,而是在供桌上方,悬挂着一盏形态怪异的大灯笼!

    “你自己都说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开玩笑不分时候啊?我还以为……”

    孙禄扯着衣服朝我抱怨,“你看看,你看看,我这背心儿可是新买的,维密的!给你拍这么一爪子,要不得了!”

    我知道维密是女性n衣品牌,也知道孙屠子故意这么说是想缓解一下气氛,可我还是忍不住心砰砰直蹦。

    孙禄看我神情不对,拧着眉毛问:“怎么了?”

    “你看清楚,那……那是右手印。”

    我把吊在胸前打了石膏的右手抽出来,在他眼前晃了晃。

    孙禄怔了怔,反应过来,猛地一蹦三尺高,急着把t恤扒了下来远远的扔了出去。

    “屠子,你看这灯笼,不像是纸糊的……这灯笼罩……像不像……像不像是蛇皮?”

    好一阵,他才缓过来些,斜眼看着我低声问:

    “是井底下的小鬼拍的?”

    我摇头,“那可是大人的手印。”

    “鬼搭肩……”

    孙禄悻然的点着头,“不用说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了。”

    他忽然又皱起眉,疑惑的看着我问:“那小孩儿的眼睛怎么是绿的?”

    我苦笑:“你问我,我问谁?”

    孙禄挠了挠头:“你有没有觉得……那双眼睛好像有点熟悉?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我脑子里的某根神经猛地一跳。

    听孙屠子说我也反应过来了,那双眼睛带来的震撼之所以大,并不只是因为眼睛是诡异的绿色。

    回想起来,在和绿眼睛对视的那一刻,我似乎的确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那种感觉很奇怪,貌似不是普通的熟识……

    “你那爪子耽误事吗?”孙禄问我。

    “耽误个屁,不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今天晚上我就甭想睡觉了。”

    “有小孩儿吗?是人是鬼?”孙禄在上面低声问。

    三年多同窗加死党,我和孙屠子有着很深的默契。一问一怼,两人便分头在院子里找寻起来。

    不大会儿,孙禄在西屋的房檐下找到一捆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尼龙绳。我顺手拿起墙边一把铁锹,重又回到井边。

    孙禄边把绳子绑在铁锹中间,边鬼头鬼脑的说:

    “井都干了,那小孩儿不能够是鬼吧?我看刚才那团光挺漂亮的,别是什么宝贝成精现形了吧?”

    “是,天上下的不是雨,是馅儿饼,还都下你嘴里了。”

    我白了他一眼,把绳子的另一头在腰上缠了两圈,打了个结,“我先下去,看看什么情况。”

    “我先把你放下去,然后我也下去。你现在可是‘独臂刀’,一个爪子能干什么啊?”

    我点点头,打亮闪光灯,把手机镜头朝外塞进衬衣兜里,跳上井台,又拿出一把竹刀咬在嘴上,回头比了个ok的手势。

    孙禄把铁锹横着架在井台上,跳下井台,把绳子背在肩上,扭脸朝我点点头。

    井的确很深,孙屠子一点点放绳子,足足用了五分钟,我才勉强看到井底,绳子放完了,脚底距离井下的积水却还有一米多高。

    我拉开绳扣,顺着绳子下到底。

    井里的积水的确不深,只没到小腿的一半。

    我并没有看到小孩儿的身影,可借着口袋里透出的灯光看清下面的情形,整个人都愣住了。

    “有小孩儿吗?是人是鬼?”孙禄在上面低声问。

    我拿下嘴里的竹刀,用力咬了咬牙,沉声道:

    小孩儿的身影也跟着隐入了黑暗,绿色的眼睛随之消失,却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不光是因为眼睛的奇异,似乎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因素在里面……

    “你得下来。”

    可是供桌上面却并没有摆设佛像,而是在供桌上方,悬挂着一盏形态怪异的大灯笼!

    孙禄顺着绳子滑下来,脚一落地,身子就是一僵。

    “怎么了?”我问。

    孙禄眼珠转了转,弯下腰,把手伸进积水里一阵摸索。

    小孩儿的身影也跟着隐入了黑暗,绿色的眼睛随之消失,却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不光是因为眼睛的奇异,似乎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因素在里面……

    直起身子把泡了水的手机朝我晃了晃:“过年的时候刚买的,完犊子了……哎?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深吸了口气,缓缓的转过身,往旁边跨了半步。

    借着灯光,就见一侧的井壁上露出一扇三尺多高、锈迹斑斑的铁门!

    “我去……”孙禄顿时瞪圆了眼睛。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下来了?”我指了指门上几乎锈死的门栓。

    孙禄上前捏住拇指粗的铁门插子晃了晃,根本就晃不动。

    扭过脸朝我摆摆手,示意我退后,紧跟着抬起脚狠狠踹在铁门上。

    “你那爪子耽误事吗?”孙禄问我。

    连着踹了五六脚,铁门都变形了,再用力拽着门插摇晃了几下,终于拔开了。

    小孩儿的身影也跟着隐入了黑暗,绿色的眼睛随之消失,却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不光是因为眼睛的奇异,似乎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因素在里面……

    孙屠子照着门上又是一脚。

    “吱嗷”一下刺耳的声响,铁门终于开了。

    尘封的气息扑面而来,我连忙拉着他贴到一边。

    足足过了十分钟,两人谁都没说话。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下来了?”我指了指门上几乎锈死的门栓。

    我凑到门口,抬手往鼻子扇了扇风……

    “轰隆”一声炸雷,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落了下来。

    “进去!”

    我猫腰钻进了门里,借着口袋里的光亮,大致看清铁门后的情形,顿时呆若木鸡。

    “吱嗷”一下刺耳的声响,铁门终于开了。

    这间暗室并不大,最多也就十几个平方。

    有供桌、有烛台香炉……甚至地上还有一个因为潮湿长了绿毛的蒲团……

    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暗藏在井下的门户背后,竟然是一处类似佛堂的存在!

    可是供桌上面却并没有摆设佛像,而是在供桌上方,悬挂着一盏形态怪异的大灯笼!

    “屠子,你看这灯笼,不像是纸糊的……这灯笼罩……像不像……像不像是蛇皮?”

    我把手机拿了出来,朝着灯笼照去。

    灯笼高约两尺,呈八角状,看上去就像是一间纸糊的八角屋。

    可灯笼罩子却不似普通的纸,不白不红,而是灰中透着青色,上面有着鱼鳞似的花纹。看上去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感觉。

    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我下意识的小声问:

    “屠子,你看这灯笼,不像是纸糊的……这灯笼罩……像不像……像不像是蛇皮?”

    让我感到极度恐慌的是,我竟看不出孙禄有什么异样。

    掐住我脖子的不是旁人,居然就是孙屠子!

    “屠子……你干什么……”我艰难的问道,“你……你发什么神经……”

    孙禄本来是个五大三粗屠夫一样的家伙,可现如今从他嘴里发出的,却是一个带着十分怨毒的女人声音……

    “吱嗷”一下刺耳的声响,铁门终于开了。

    他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脸色变得无比狰狞,掐着我脖子的手更是使足了力气,指甲都戗进我皮肉里了。

    “屠子!”

    孙禄森然笑道,“我伺候你那么久,现在,是你回报我的时候了吧?”

    “屠子,你看这灯笼,不像是纸糊的……这灯笼罩……像不像……像不像是蛇皮?”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反手就将竹刀翻了出来。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佛堂’内竟骤然涌出了让人透体生寒的阴煞之气。

    可是供桌上面却并没有摆设佛像,而是在供桌上方,悬挂着一盏形态怪异的大灯笼!

    我急着从嗓子眼里喊着,想提醒孙禄有危险。

    听他开口,我头皮都快炸开了。

    “屠子,快走!”

    “嘿嘿嘿嘿……小哥,你来了。”

    我头皮发紧,大喊了一声就要往外跑。

    与此同时,我的前胸和右肩同时传来预警般的森寒……

    灯笼亮了,但发出的光却是一种诡谲到极致,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幽绿色。

    话音刚落,猛然间,那八角灯笼竟忽闪一下亮了起来。

    可当我斜眼看清后方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傻了。

    可没等回过身,就感觉背后一凉,紧跟着一双手从后方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