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四章 老井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看着几个‘全副武装’的护工冲进病房,孙屠子回过头来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我还是高估自己了,太特么吓人了。”

    我也是心砰砰直跳,直到下了楼,腿肚子还有点哆嗦。

    上了车,孙禄问我去哪儿了。

    我看看时间,还是决定去找一趟顾羊倌。

    我看看时间,还是决定去找一趟顾羊倌。

    上次来,顾羊倌就让我再来找他,说是有话要对我说,过后我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时间一长竟给忘了。

    他现在出院了,还让臧志强带话给我,看来是真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告诉我啊。

    还没看清井底下的情形,眉心已经拧成了疙瘩。

    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老何‘回来’了,顾羊倌也主动找我了……

    这些以前神神秘秘的老家伙,都开金口了。

    可我怎么就觉得,我非但没有从迷局中解脱出来的迹象,反而是越陷越深了呢……

    凭着记忆来到临县顾羊倌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孙禄上前敲门,刚拍了两下,院门就打开了一道缝。

    孙禄看了我一眼,探头进去:“有人吗?”

    喊了几声,没听见回应,孙禄回过头,“好像没人,屋里都没开灯。”

    我想了想,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怎么了?”

    院子和上次来变化不大,只是一侧的盆景有些长疯了,应该是长时间没有修剪过。

    “怎么了?”

    这会儿天已经黑了,所有屋子都没亮灯,而且每个屋都关着门。

    孙禄说:“本家该不会是吃完饭出去遛弯了吧,要不然也不能没锁大门。”

    我点点头,“来都来了,那就等会儿。”

    刚说完,就听天上炸起个闷雷,紧跟着噼里啪啦下起雨来。

    两人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一边的房檐下避雨。

    这时井口完全露出来,我和孙屠子都还没打着电筒,可井下深处,却透着一团色彩缤纷的光华。

    这场雨像是憋了一天似的,一下下来就跟瓢泼一样,顷刻间院子里来不及流淌的积水就汇聚成了小河一般。

    好在夏天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约莫过了十来分钟,就变得淅淅沥沥起来。

    又等了一会儿,孙屠子有点毛躁起来,说看天色,等会儿还得下大雨,要是去遛弯,也该趁这会儿回来了,这是指不定干嘛去了啊。

    “怎么了?”

    我看了看表,迟疑了一下说咱回去吧。

    我对顾羊倌谈不上有恶感,但也绝无好感。如果不是他当初不负责任的一番话,我也不会变成没爹没娘的野孩子。

    我试着朝下喊了一声,没人回应。

    他或许真有话要对我说,可我不认为那和我有多大关系,也就犯不着在这里耗费时间。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回家……”

    两人刚要往外走,孙禄忽然“咦”了一声,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

    “怎么了?”

    孙禄回过头左右看了看,问我:

    “你听没听见人声?”

    “没有啊。”

    我刚才心里想着直接去老何那里问问徐洁的情况,并没有留意到有什么声响。

    孙禄说那可能是他听错了。

    这时天上忽然又打了个雷,眼看又要下雨,两人急着就往外跑。

    可这次没跑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被我手掌扫偏的手机撞在井壁上,发出“啪”的一声,还是掉了下去。

    “救命……放我出去……”

    我猛一顿,扭脸看向孙禄。

    他也停下了脚步,也是一脸疑惑,显然同样听到了叫救命的声音。

    “有人叫救命!”孙禄说。

    “是,我也听见了,好像是个小孩儿。”

    我听出那的确是个孩子的呼救声,不过声音有些发闷,像是被什么阻隔,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似的。

    “屋里不会有小孩儿吧?”孙禄嘴里说着,已经开始透过窗户挨个房间查看起来。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回家……”

    再次听到那声音,我不由得浑身猛一激灵,下意识的看向院子的一角。

    孙禄也走了回来,和我看着同样的方位,用不确定的口气说:

    “声音好像是从那口井里传出来的,井底下该不会有小孩儿吧?”

    我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忙不迭迈步朝那边走了过去。

    上次来顾羊倌家,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院里的盆景和角落的井。

    那是一口很是古朴的老井,六角形的石井台上长满了绿油油的苔藓,似乎在记载着时光的流逝。

    然而,我对这口井记忆深刻,并不是因为它古老,而是因为井口上面压着一块磨盘大的青石。

    来到井边,看清楚状况,我和孙禄面面相觑,都有点发懵。

    大青石要比井口大出一圈,压在上面,把井堵的严丝合缝。

    又等了一会儿,孙屠子有点毛躁起来,说看天色,等会儿还得下大雨,要是去遛弯,也该趁这会儿回来了,这是指不定干嘛去了啊。

    看痕迹,这井应该被封堵了有些年头了,也没有新近开启过的痕迹,井下面怎么会有小孩儿的声音呢?

    再说了,就算真有人在井里,井口被大青石堵着,声音也传不出来啊。

    就在我和孙屠子对着发愣的时候,那个小孩儿的声音竟又传来: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这回孙屠子被吓得明显一哆嗦,不可置信的看向我:“真是从下面传来的!靠,这是人还是孙猴啊?”

    我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儿,才“咕嘟”咽了口唾沫,“想知道是什么,把石头搬开不就行了。”

    不是我好奇心重,而是此情此景太过匪夷所思。

    听声音,井里分明就有人,可如果说堵着井口的大石常年没有挪开过,人又是怎么进去的呢?

    我和孙禄都是说干就干的脾气,当下就双双背过身,半蹲下身子,用后背顶着大青石一起咬牙使劲。

    我一边用力,一边心里犯嘀咕。

    这石头起码有千八百斤,绝不是轻易能挪动的,何况据我所知,顾羊倌家只有他和徒弟小雷相依为命。

    他也停下了脚步,也是一脸疑惑,显然同样听到了叫救命的声音。

    我和孙屠子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勉强能移动大青石,单凭那一老一少是决计没办法将石头挪开或者封堵的。

    “一二三,用劲……一二三……”

    两人憋得脸红脖子粗,青石终于被顶的偏移,露出巴掌大的井口缝隙。

    趁孙禄大喘气的工夫,我拿出手机,打亮电筒往里照。

    还没看清井底下的情形,眉心已经拧成了疙瘩。

    看痕迹,这井应该被封堵了有些年头了,也没有新近开启过的痕迹,井下面怎么会有小孩儿的声音呢?

    缝隙中透出的尘封气息实在太浓重了,如果近期曾开启过,是绝对不会有这么浓烈的味道的。

    关键是,就井下这种空气质量,正常人待不了十分钟,就得被活活闷死呛死。

    光束顺着缝隙照进去,却仍然看不清深处的情形。

    这些以前神神秘秘的老家伙,都开金口了。

    “谁在里面?”

    我试着朝下喊了一声,没人回应。

    我抬起头看向孙禄,彼此的眼中都露出惊疑不定的神情。

    我听得清清楚楚,我一嗓子喊出去,声音竟像是有实质一般,径直沉了下去,连一丁点的回音都没有。

    孙禄勉强咽了口唾沫,压着嗓子说了一句:

    “这井没有底!”

    “鬼扯,你还真以为有无底洞啊?”

    我收起手机,揉了揉鼻子,一咬牙说:“管他三七二十一,反正不差力气,干脆把石头彻底弄开,看看下面到底什么情况。”

    孙禄的好奇心也早就压不住了,当下两个人再次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硬是把大青石从井台上推了下去。

    上次来顾羊倌家,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院里的盆景和角落的井。

    我是伤病初愈,这一番折腾,满头满脸都是虚汗,站在原地粗喘着气,身子直打晃。

    孙禄比我强点儿,大口喘着气,掏出手机探头往井里看去。

    他本来是想打亮闪光灯的,可手指戳在屏幕上,低着头对着井口,人却像是猛然僵住似的不动了。

    “怎么回事?”我感觉不对劲,连忙凑到井台边。

    低头往下一看,顿时也呆住了。

    这石头起码有千八百斤,绝不是轻易能挪动的,何况据我所知,顾羊倌家只有他和徒弟小雷相依为命。

    “祸祸,你看见没?”孙禄的声音像是用锉刀锉过一样,生涩的不行,“那团光是什么东西?”

    看痕迹,这井应该被封堵了有些年头了,也没有新近开启过的痕迹,井下面怎么会有小孩儿的声音呢?

    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却是一个字也挤不出来。

    这时井口完全露出来,我和孙屠子都还没打着电筒,可井下深处,却透着一团色彩缤纷的光华。

    那光团有许多种颜色,看上去很是炫目迷离,有点像是被揉成一团的彩虹,又像是七彩灯光汇聚成的光影。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那光团看上去离我们并不遥远,可明明光华四射,我却怎么都看不清除光团以外井下的情形。

    乖乖,这井怎么这么深啊?

    就在我看的后背发紧的时候,忽然,坠落的亮光竟照出一个小小的身影。

    以至于孙屠子的手机虽然掉进了水里,闪光灯却仍然透过水面勉强照出了井底的情形。

    那小孩儿貌似光着屁股,就那么低着头站在那里,脑袋不时的偏动一下,似乎对于水下的光亮十分的好奇。

    又等了一会儿,孙屠子有点毛躁起来,说看天色,等会儿还得下大雨,要是去遛弯,也该趁这会儿回来了,这是指不定干嘛去了啊。

    我并没有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因为就在他开口的一瞬间,井里的小孩儿突然抬起了头……

    “咦,我艹……”

    我试着朝下喊了一声,没人回应。

    这时,耳畔传来孙屠子磕磕巴巴的声音。

    不等我看清那身影的大概模样,就听“噗”的一声,手机似乎掉进了水里。

    或许是地下水脉早已经改道,古井已经临近干涸,下面虽然有水,但却明显很浅。

    随着手机的坠落,闪光灯逐段照亮了井下的情形。

    孙禄边说边划动手机屏幕,打亮了电筒。

    孙禄刚想说什么,突然间,他的手一哆嗦,手机脱手掉了下去。

    这时井口完全露出来,我和孙屠子都还没打着电筒,可井下深处,却透着一团色彩缤纷的光华。

    白色的光束照进井里,光团却骤然消失了。

    然而井壁似乎能够吸收光线,亮白的光束仅仅只能照到距离井口两米多的位置,再往下就是一团雾蒙蒙的,怎么都看不到底。

    我急忙伸手去抄,但左手还是不如右手灵便,只是掌沿碰到了手机,却没能抓住。

    我没有可惜手机,只是瞪大眼睛往井里看。

    被我手掌扫偏的手机撞在井壁上,发出“啪”的一声,还是掉了下去。

    借着模糊曲折的光亮,我就看到,刚才的那个身影,居然是一个小孩儿!

    “真是邪了门儿了!”。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