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三章 藏阴秘术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听高战说才知道,这趟他来不光是为了看我,另外还负责把废品站吓疯了的那个‘头套男’转送到精神病院进行强制治疗。

    在那里,他见到了曾挖了王希真家祖坟的盗墓贼臧志强。

    我和孙屠子,一直都在精神病院的病房里,和一个疯子窃窃私语……

    是臧志强想要见我。

    我和孙屠子,一直都在精神病院的病房里,和一个疯子窃窃私语……

    臧志强只对他说了两句话:

    她对我的情意,更多的是建立在这段时间因为无助恐慌而对我的依赖上。并不是真正男女间的情感。

    我要见上次那个外八行的同道;你告诉他,不是自己的东西,最好别想据为己有。

    只能说无论是正常人还是疯子,好人就是好人,坏种就是坏种。

    恰巧桑岚进来,放下水壶抬头瞪着我说:“别告诉我你现在要出院。”

    只能说无论是正常人还是疯子,好人就是好人,坏种就是坏种。

    “你也知道我在医院待不住的……”我说的是实话,在病床上躺了这么些天,我早烦了。

    “呵,待不住就不待?你拿自己的命当儿戏啊?”桑岚冷笑。

    我刚想再说什么,她忽然攥着双拳,涨红着脸冲我吼:

    臧志强又是两声苦笑,说:“利用藏魂棺藏魂,并不是没有弊端的。超过一定的时间,魂魄不能复原,我就会完全丧失意识,变成彻头彻尾的疯子。到时候法诀都不记得了,甚至不知道藏魂棺是什么东西……那和死有什么区别?”

    “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你想死没人拦着!”

    “不用,先放在你那里吧。”

    吼完,竟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高战一阵尴尬,说他真不该替臧志强传话,那就是个疯子。

    又闲扯了一阵,他就说局里还有事,带着肖阳先走了。

    孙禄侧身在床沿上搭着我的肩膀,看着天,含糊的说:

    外八行从来都不属于正统,盗门云集了各种匪盗不说,千门、索命、兰花更是天下骗子、刺客、娼``妓的代表。我从不认为所谓的外八行有真情义,更不相信‘盗亦有道’的鬼话。

    “桑大美女摆明是对你有意思,惹美女生气,你的心难道不会痛吗?”

    臧志强只对他说了两句话:

    “滚犊子!赶紧办出院去!”

    只能说无论是正常人还是疯子,好人就是好人,坏种就是坏种。

    我又不是傻子,又怎么会看不出桑岚的心意。

    可我清楚的知道,我和她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她对我的情意,更多的是建立在这段时间因为无助恐慌而对我的依赖上。并不是真正男女间的情感。

    孙禄侧身在床沿上搭着我的肩膀,看着天,含糊的说:

    只能说,等这一切都过去,她重回校园,不久的将来,应该会遇上真正适合她的人……

    车开进精神病院,孙屠子说要陪我一起上去。

    我有些好奇:“你敢上去?”

    孙禄咧咧嘴,说换了以前他肯定不敢,疯子学姐的事给他造成的阴影实在太大了。不过在经过‘头套男’的事以后,阴影已经消除了。同样是精神病,学姐不会刻意伤害我们,而‘头套男’疯了,就会无故袭击无辜的人。

    只能说无论是正常人还是疯子,好人就是好人,坏种就是坏种。

    二楼的一间单独病房里,臧志强还和上次没发疯前一样,盘腿坐在床上,微微低着头,斜着眼睛看着我和孙禄进屋。

    等医生出去,我从包里拿出藏魂棺放在他面前,“还给你。”

    “不用,先放在你那里吧。”

    臧志强直勾勾的看了我一阵,忽然摇了摇头,“我要见你,不是想拿回藏魂棺。我对那位警官那么说,是怕你不肯来。”

    “这本来就是你的,先把它收起来吧。”

    “不用,先放在你那里吧。”

    我皱眉:“这是你师门传承的东西,怎么能随便让别人保管?”

    臧志强苦笑:“你应该也猜到我现在是什么状况了,如果藏魂棺留在我身边,我的命就保不住了。”

    “什么叫命保不住?”

    我在被张喜推进藏魂棺的时候,曾在里面见过另一个‘臧志强’。过后认出藏魂棺的来历,我就隐约想到,臧志强并不是真疯,他不过是把一部分魂魄藏在了藏魂棺里,以此来避免降头的发作。可我还是不明白,他现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臧志强又是两声苦笑,说:“利用藏魂棺藏魂,并不是没有弊端的。超过一定的时间,魂魄不能复原,我就会完全丧失意识,变成彻头彻尾的疯子。到时候法诀都不记得了,甚至不知道藏魂棺是什么东西……那和死有什么区别?”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继续说道:“我看得出来,你进过藏魂棺,而且利用藏魂棺磨灭了外露的阳气,把自己变得和鬼一样。你既然认得藏魂棺,又能够使用……这样说来,你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九阴煞体,阳世恶鬼。呵呵,看来我藏阴一脉注定不会断送在我手里,我找你,还真是找对人了。”

    “哈哈,忘了告诉你了,我们哥俩都是法医。死尸就和‘大宝’一样,天天见!”孙禄大笑。

    “你……”

    他摆手阻止我开口:“先听我说,我时间不多了,我在藏魂棺里待的时间太久,就快失去意识了。到时候醒不过来,会变成真正的疯子。但现在我中了降头,一旦魂魄聚齐,降头就会发作,我就会没命。想要保住命,我只能求你帮忙。”

    我本来还想说我没那个义务,可听他说‘时间不多’,就忍着没有开口,准备听他说完再说。

    臧志强甩了甩头,像是竭力想要想起什么,过了一会儿才说:

    我刚想再说什么,她忽然攥着双拳,涨红着脸冲我吼:

    “师父说过,能够运用藏魂棺的,除了门里的藏阴人,就只有阳世恶鬼。我还以为那只是传说,没想到真的有这种‘活鬼’。我失去意识后,不能作法念诀,封存在藏魂棺里的魂魄就不能聚齐,会永远变成疯子。

    只有你能帮我,藏魂棺你替我保存,等到有一天确保我降头不会发作,就帮我把魂魄回归本体。那样我就可以再世为人,藏阴一脉也就不会断绝了。”

    我终于忍不住说:“你应该知道所谓的外八行同道并没有什么情义可言,我想不出有帮你的理由。”

    我说的是事实。

    外八行从来都不属于正统,盗门云集了各种匪盗不说,千门、索命、兰花更是天下骗子、刺客、娼``妓的代表。我从不认为所谓的外八行有真情义,更不相信‘盗亦有道’的鬼话。

    臧志强突然诡异的一笑,“嘿嘿,兄弟,我虽然不会看相,可我也看得出,你似乎比我还要倒霉。我知道你看不上我这种人,认为我就是个盗墓的蟊贼。可你要知道,有时候帮别人,就是帮自己。今天你帮了我,将来你未必就没有求我帮忙的时候。”

    “这家伙绝对已经神经了,完全是自说自话嘛。”孙禄斜睨着我说。

    “你前段时间背过尸,我闻得出来,那不是普通的尸体,那是个活尸,还是个葬在水底下、铁棺材里的女尸!

    我刚想开口,臧志强忽然上下瞟了我一眼,笑道:

    “我要是没看走眼,你应该前不久才碰过尸体。”

    “哈哈,忘了告诉你了,我们哥俩都是法医。死尸就和‘大宝’一样,天天见!”孙禄大笑。

    “他碰过的尸体是活的!”臧志强嘿嘿笑着,从床上迈了下来,走到我面前探着头在我身上闻了闻,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

    “你碰到的是活尸,而且不只一个。”

    他忽然凑到我耳边,声音冷森的说:“我还知道你不光碰上了活尸,而且还杀尸!从你一进门我就闻到你身上那股子死人气了,那人不止死了一次,而是两次,是被你杀死的!”

    臧志强只对他说了两句话:

    孙禄拉了我一把,挡到我身前瞪眼道:“靠那么近干什么?退回去!敢犯病老子活活摔死你!”

    我迟疑了一下,把孙禄拉开,沉声问臧志强:“你想我怎么帮你?”

    臧志强露齿一笑,“很简单,其实这对你来说不但是举手之劳,而且是有很大好处的。”

    他反手指了指我放在床上的藏魂棺,“除了上面的摄魂、释魂法诀,我再教你一些藏魂、藏阴和隐匿活人阳气的法子。这些法门不光可以配合藏魂棺来使用,作为一个阴阳先生,你应该有更多的机会用到。我的要求已经说过了,等到合适的机会,帮我把魂魄聚齐。”

    “藏阴秘法,那可真是宝贝……”我点了点头,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你怎么就肯定,我学了你们藏阴一脉的法门后,就一定会帮你?”

    “快跑!”孙禄一声大喊,把我拽了出去。

    回过头,就见他梗着脖子斜眼看着天花板,嘴角时不时的抽搐两下。

    “他昨天出……呃……出院了,他一直在等你,他让我转告你……呃……他让你去他家找他……呃……他有话要对你说……呃……”

    臧志强有些邪魅的嘿嘿一笑,再次凑到我面前低声说:

    “等会儿!”臧志强突然叫道。

    只能说无论是正常人还是疯子,好人就是好人,坏种就是坏种。

    嘿嘿,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一句话,术业有专攻。阴阳事,你在行;可说到尸体,嘿嘿嘿,我不信你没有问题想问我。”

    “不用。”臧志强摆摆手,“我时间不多了,法门我只能说一次,有他帮忙,你会记得更清楚。而且你这个朋友身上杀气很重,如果你要和尸体打交道,他应该能帮到你。”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在旁人看来无比的诡异。

    “顾羊倌?!”

    “你是不是认识……认识一个羊倌?他……他也在这里的。”

    我和孙屠子,一直都在精神病院的病房里,和一个疯子窃窃私语……

    突然,他的目光变得发直起来。

    “还有什么事?”想到上次的情形,我是真有点瘆的慌。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千万记住,可能的话尽早来救我。这里的护工可都不是什么善茬。”臧志强直起身子抻了个懒腰,看着我说道。

    就在门合拢的一刹那,一张狰狞的脸孔贴到了探视窗上,呲着白森森的牙齿不断的冲我咬合……

    我和臧志强对视了一眼,回过头对孙禄说:“屠子,你先出去一下。”

    “不好,他要犯病!”我吓了一跳,拉着孙禄跳下床,拔脚就往门口跑。

    “你前段时间背过尸,我闻得出来,那不是普通的尸体,那是个活尸,还是个葬在水底下、铁棺材里的女尸!

    臧志强的嘴角猛一抽搐,整张脸也跟着扭曲起来。

    1222245122, 1222245122;6695233;;1;磨铁文学。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