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九章 大屋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桑岚犯起倔来就像只小母牛,我知道再怎么说也没用,只好由得她。

    好在现在已经差不多弄清了状况,我自信有能力应付要面对的状况。何况窦大宝也在,多个人跟着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路上我把情况详细跟窦大宝说了一遍。

    窦大宝听完,问我瑶瑶为什么会梦到月月的经历?

    我说这可能和五宝伞里的魇婆有关系。

    狄金莲说过,魇婆和白长生才刚恢复鬼识不久,还不能够控制自己的法力。

    两人死时受的痛苦极深,失控起来,五宝伞也不能完全压制住他们。

    “朱安斌!”桑岚猛地用双手抓住我一条胳膊,惊恐道:“怎么会是他?”

    再就是瑶瑶曾被月月的鬼魂附身,脑子里难免留下月月的意识,所以才会梦到她的经历,甚至在梦里‘变成月月’。

    不过下一分钟,我的抱怨就烟消云散了。

    一直没说话的桑岚看了瑶瑶一眼,忽然问我:

    “她说逃出401后有人叫她,叫她的是谁?”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了两个字:“拘魂。”

    “萧雨会拘魂?”窦大宝吃惊的问。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最初以为萧雨夺舍萧静只是意外,可自从看到萧静几次裹杂在日本鬼兵中后,我越来越感觉她被夺舍不像是意外,而像是一场阴谋。

    而萧雨作为阴谋的一部分,未必就如表面上那么无害。

    ……

    “铁将军把门!”窦大宝看了看面前锁着的大门,回过头说道。

    我见四下没人,打了个手势,快速的绕到了后边的院墙。

    见我们要爬墙,桑岚小声说:“你这样是擅闯民居。”

    “朱安斌!”桑岚猛地用双手抓住我一条胳膊,惊恐道:“怎么会是他?”

    “少废话,赶紧回车上去!”我看见她就头疼,死活不肯和瑶瑶待在车上,非要跟着来,来了又这么多事。

    老段居然给她打电话?

    翻墙偷进别人家,说的再冠冕堂皇也是我们一己之想。

    报答?

    我看是报应吧,净跟着添乱!

    外边突然传来一下闷响。

    不过下一分钟,我的抱怨就烟消云散了。

    桑大小姐绝不是什么运动健将,虽然练过舞蹈,身体协调度却并不高。被我拉上来的时候脚滑了两次,鼻子差点没碰扁,简直比树袋熊还笨。

    不过她还是拽着我的手,咬着牙使劲往上爬。

    她这么拼是为了‘报答’我,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跳进院里,把桑岚接了下来。

    窦大宝跟着跳下来,嘟囔说:得亏是新屋子,要是老院儿,墙头上要么栽仙人掌,要么砌着防贼的玻璃碴子,还真不容易进来。

    桑岚似乎看出了我和窦大宝的疑问,蹙了蹙眉,低声说:“我来过这儿。”

    接着又说:这房子应该盖了没多久,这么大,房主要么是爆发户,要么是拆迁户。

    我让他小声点,现在才傍黑,虽然屋子靠近郊区,附近没几户人家,可动静大了难免不被人发现。到时候仨人可就不是擅闯民居,而是入室盗窃了。

    见我们要爬墙,桑岚小声说:“你这样是擅闯民居。”

    窦大宝摸到一扇后门前,很‘专业’的用衣襟下摆包住门把才轻轻一拧,门居然开了。

    三人蹑手蹑脚的进了屋,刚走了几步,桑岚忽然一把拉住我,小声说:“这房子不对劲……”

    “你什么意思?”一直没露面的男人明显怒到了极点。

    话音未落,外面突然传来汽车声。

    分辨出声音是从正门外传来的,我急忙四下看了看,见不远处就是楼梯,拉起桑岚就跑了过去。

    跑上二楼,正想往三楼跑,桑岚忽然拽住我,紧跑两步打开了靠近楼梯口的一扇门,拉着我跑了进去。

    见我们要爬墙,桑岚小声说:“你这样是擅闯民居。”

    “杂物房?”跟着进来的窦大宝朝里扫了一眼,反手关上门,背靠在门上斜眼看着桑岚,疑惑的问:“你来过这儿?”

    后进来的这两个人,看架势明显是职业保镖。

    我也有些怀疑的看向桑岚。

    翻墙偷进别人家,说的再冠冕堂皇也是我们一己之想。

    听动静应该是房子主人回来了,我们只能躲起来。

    对于这栋三层的大屋,我们都不熟悉,往楼上跑也只是针对房主回来后短时间不会上楼。

    桑岚的反应实在过于诡异了,她竟直接把我们带到了最不容易被发现的杂物房。

    感觉就好像……她对这屋子很熟悉一样。

    桑岚似乎看出了我和窦大宝的疑问,蹙了蹙眉,低声说:“我来过这儿。”

    不等我俩搭话,她眼睛一翻看向我:“我昨晚刚来过,在梦里来的。”

    “梦里?”

    后进来的这两个人,看架势明显是职业保镖。

    我和窦大宝都有些懵圈。

    “砰!”

    外边突然传来一下闷响。

    三人同时一惊,本能的蹲在了地上。

    “嘶!祸祸,这儿!”窦大宝朝我使个眼色,挪开身子,朝身后门下方用来透气的小百叶窗努了努嘴。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桑岚,忙不迭凑了过去。

    我们现在躲藏的的确是间小杂物室,为了通风,杂物室的门和多数住家卫生间的门一样,在下方有一扇百叶斜向下的小窗口。

    通过这个窗口,正好能透过二楼的栏杆,看到一楼大门和一小部分大厅的情形。

    我往外看的时候,一个男人已经从大门走进来,消失在盲点范围。

    紧跟着,又有两个身高马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保镖?”窦大宝疑惑的看向我。

    最初以为萧雨夺舍萧静只是意外,可自从看到萧静几次裹杂在日本鬼兵中后,我越来越感觉她被夺舍不像是意外,而像是一场阴谋。

    “先看看。”我让他先别多说,心里的疑惑却不断上涌。

    后进来的这两个人,看架势明显是职业保镖。

    外边突然传来一下闷响。

    平古不过是个小县城,就算是王希真那样恋家的大富豪,也没这么大的排场……

    这屋子到底是谁家的?

    我来平古时间不算短了,没听说过当地有什么超级别的土豪啊?

    “诶诶……”

    我正有点走神,窦大宝忽然拍了拍我的胳膊,示意我接着看。

    只往外看了一眼,我差点惊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最初以为萧雨夺舍萧静只是意外,可自从看到萧静几次裹杂在日本鬼兵中后,我越来越感觉她被夺舍不像是意外,而像是一场阴谋。

    跟着两个保镖后边又走进来一个男人。

    “我稍你马勒戈壁!”一个男人的咆哮声响起,“我为什么不能去玩儿?!”

    这人约莫三十多四十不到,个头算是比较高的。

    比起两个保镖,他的脸色更加阴鹜。

    “朱安斌!”桑岚猛地用双手抓住我一条胳膊,惊恐道:“怎么会是他?”

    我和窦大宝对望一眼,一起回头看向她,一时间就之间彼此的脸色除了问号就全是惊恐。

    最后进来的这人,的确就是朱安斌。

    可如今我们三个都知道,真正的朱安斌早被降头师陷害夺舍,此时的朱安斌,真正的身份是五行邪煞之一的荫木傀!

    他怎么会在这儿?

    朱安斌走进来后,回头往门外看了一眼,转过身,抱着肩膀靠在门框上,懒洋洋的说:“二少爷,稍安勿躁啊。”

    男人边说,边松开手,竟“啪啪”给了朱安斌反正两个耳光。

    我正听的满头雾水,忽然就觉得挨着我的桑岚身子哆嗦的厉害。

    除了电视剧里,现代人哪还有称呼‘少爷’的?

    桑岚猛地抱紧了我的胳膊,脱口惊呼:“是他……”

    声音顿了一顿,下一秒钟,就见一道身影冲到了朱安斌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嘿嘿,你什么时候他妈的变这么拽了?谁给你的胆子?”

    我脑筋儿猛一蹦。

    短暂的沉默过后,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安斌,我才想起来,你什么时候和我老头子走那么近啊?还有……”

    隔着百叶窗,就见朱安斌舔了舔嘴皮子,说道:“你不该带女人回来,还是本地场子里的,更不该留她们过夜。”

    “怎么了?”我回过头小声问。

    “朱安斌!”桑岚猛地用双手抓住我一条胳膊,惊恐道:“怎么会是他?”

    “你什么意思?”一直没露面的男人明显怒到了极点。

    朱安斌微微摇头,“不行。”

    朱安斌仍是那副淡然的表情,眼神却骤然一敛,“既然留下来,那就不该少了一个!”

    “前天晚上你玩的太过了,难道不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吗?”朱安斌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艹……那老头子真是把我当傻逼来养了?”男人猛然抬高了调门:“我要去玩儿!我他妈要找女人!”

    却见桑岚脸色煞白,紧咬着嘴唇抱着我的胳膊只是打冷颤,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然后抖了抖肩膀,悻然的转过了身。

    “我稍你马勒戈壁!”一个男人的咆哮声响起,“我为什么不能去玩儿?!”

    然后抖了抖肩膀,悻然的转过了身。

    二少爷?

    可我怎么就觉得,这个称呼有那么一点熟悉呢?

    “这是老爷子的命令。”朱安斌面不改色道。

    “我怎么就过了?”另一个男人悻然的问。。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