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章 别吱声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高战指了指那个小门,但没有接着说下去。

    “没事,按照你先前想的来吧。”我只能这么说。

    我明白他的意思,从现场看来,死者生前曾和女人有过关系。那条女式n裤很可能是属于那个和他发生关系的女人,甚至于n裤的主人就是凶手。

    但介于死者的身份,以及收购站另外一人,也就是袭击肖阳的‘头套男’的精神状况,也不排除n裤是他从小区的居民家里偷的。毕竟这类的变`态虽不常见,但也是不缺的。

    要按照马丽的传授,除了验尸,别的事就不该多管,可不知道怎么的,我总觉得这案子有点不对劲,至于是哪儿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我和高战在车里抽了会儿烟,高战说别在这儿干耗了,等明天对小区居民排查完再说。

    我点点头,高战刚要下车,忽然,透过后视镜,我就看到一个身影朝着这边走来。

    我拉了高战一把,回头看看他开的不是警牌车,就让他先别下车。

    高战警觉的往后看了一眼,和我对了个眼色,没吭声。

    因为天黑,又下着雨,看不清来人的样子,甚至分不清是男是女,只能看出他穿着件深色的连帽衫,戴着帽子,身形十分的瘦小。

    ‘连帽衫’在马路边停下脚步,左右看了看,两手抄兜走到了高战的车旁,隔着玻璃往里窥视。

    过了一会儿,又颠颠儿的朝着我的车走了过来。

    我和高战同时把身子缩了下去。

    可头刚探出车门,冷不丁看到高战身后的情形,我后背就是猛然一悚。

    路边的绿化树阻隔了路灯的光亮,即便这人把脸贴在车窗上往里看,我缩在下边也只能看到他散发着幽光的眼睛,看不清他的样子。

    这人往里看了一会儿,拉了两下车门,转过身消失在了窗外。

    一是我隐约觉得这案子哪儿不对劲,再就是感觉下这么大的雨,一个人既不打伞也没穿雨衣,而且还不紧不慢的走过来,怎么看怎么有些形迹可疑。

    我连忙坐起身子,刚要转头往外看,猛然间,窗外冒出了一张人脸!

    我猛一激灵,身子跟着一哆嗦。

    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后领子,把我往后扯,同时耳边传来高战的“嘘”声。

    我忍着没发出声音,身子后仰,隔着窗户看着那张脸。

    身后那人又‘嘘’了几声,忽然抬起一只手,指着一个方向低声说:“别吱声,你看那儿……”

    这就是刚才的‘连帽衫’,他居然又转回来了。

    他把鼻子顶在窗玻璃上,眼睛瞪得圆滚滚的往里看。

    这回我大致分辨出了他扭曲的模样,可仍然分不出他是男是女。

    ‘连帽衫’鼻子顶着玻璃,瞪着眼,来回偏着头朝里看了足足有一分钟,这才缩回脑袋转过了身。

    在房上还能借助路灯透过树枝叶折射的亮光看清楚一些事物,可到了下面,就只能对周遭三五米内的情形看出个大概的轮廓。

    车窗贴了深色的隔热膜,高战又及时把我拽到了盲点,他应该是没看到车里有人。

    尽管如此,我额角还是有冷汗流了下来。

    这人的眼睛怎么这么奇怪,他盯着往车里看了那么久,好像由始至终眼珠子都没有转动过!

    感觉高战轻轻拍我的胳膊,回过头,就见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把食指挡在唇边,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我接着看下去。

    我不禁有些狐疑。

    我刚才不让他下车,完全是出于直觉,或者干脆说是敏感。

    一是我隐约觉得这案子哪儿不对劲,再就是感觉下这么大的雨,一个人既不打伞也没穿雨衣,而且还不紧不慢的走过来,怎么看怎么有些形迹可疑。

    可是看高战的反应,他竟似乎是看出了‘连帽衫’的来路,摆出了一副摩拳擦掌,等待收网的架势。

    ‘连帽衫’在车外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晃晃悠悠的走到小区的小门边,从兜里掏出一只手,拿起门上的挂锁看了看,放开了手。

    挂锁碰在铁栏杆门上,发出“铛”一声响。

    ‘连帽衫’把手又抄进裤兜,脸却忽然偏向了一旁不远处废品收购站的位置。

    他在原地大概又停留了有一分钟,然后径直朝着废品站走了过去。

    “这小子,真是没救了。”高战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快速的平定了一下思绪,拱了拱腮帮子,朝高战打了个手势,亦步亦趋的朝着棚子走了过去。

    我刚想问出心中的疑问,却见‘连帽衫’走到废品站外,竟停都没停,直接一把扯开警界条,大模大样的走了进去。

    我快速的平定了一下思绪,拱了拱腮帮子,朝高战打了个手势,亦步亦趋的朝着棚子走了过去。

    高战轻手轻脚的打开副驾驶的门,低声让我跟他一起从右边下车。

    见他茫然的转过头看着我,还那么‘明目张胆’,我不禁愣了愣。

    我没犹豫,又朝废品站那边看了一眼,迈腿过去,就想跟着下车。

    这人往里看了一会儿,拉了两下车门,转过身消失在了窗外。

    可头刚探出车门,冷不丁看到高战身后的情形,我后背就是猛然一悚。

    一是我隐约觉得这案子哪儿不对劲,再就是感觉下这么大的雨,一个人既不打伞也没穿雨衣,而且还不紧不慢的走过来,怎么看怎么有些形迹可疑。

    高战站在雨中,仍是那副似笑非笑悠哉惬意的表情。

    这就是刚才的‘连帽衫’,他居然又转回来了。

    然而我却看到他身后,紧贴着他的左肩膀后边露出一颗长头发的女人脑袋!

    “小心!”

    我短促的喊了一声,脚下一个不稳,一头向车外栽去。

    高战忙不迭扶住我,猛回头,低声问:“怎么了?”

    不等站稳脚,我就从车里拽过包,可定下神再看,他身后就只有浓密的绿化带,根本没有人影。

    “怎么回事?”高战小声问。

    我眯起眼朝绿化带深处看了一阵,摇了摇头。

    高战拍了一下我的胳膊,“走!”

    ‘连帽衫’已经不见了影子。

    高战指了指旁边,示意我跟他从废品站那两间棚屋的后边绕过去。

    这就是刚才的‘连帽衫’,他居然又转回来了。

    这会儿我几乎能够肯定,这个胖子刑警队长已经有了行动计划,于是想也不想就跟在他后边。

    棚屋和小区的院墙中间也就是条宽不到一米的缝隙,里面堆积着各种废品拆卸的杂物。

    虽然两人都尽量放轻脚步,可上爬下落,脚踩在诸如洗衣机、饮水机壳子上面,难免会发出不小的动静。

    好在大雨打在绿化丛和棚顶的石棉瓦上,发出的动静更是不小,完全可以掩盖我们的动作。

    杂物越往里堆积的越高,以至于两人接近棚子的时候,都快要上房顶了。

    高战再壮也是个胖子,不禁有些气喘吁吁,稍停脚步,弯着腰无声的大喘了几口气,回过头有点难为情的小声说:“得锻炼了……”

    我迅速的把食指挡在唇边,却没发出声音,眯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身后。

    高战可不傻,见状赶忙蹲下身,回过头顺着我的目光看去……

    可左手还没拉开拉锁,猛然间,黑暗中伸出一双手,猛地攥住我的右手腕,不等我反应过来,就把我生生拽进了棚子里!

    见他茫然的转过头看着我,还那么‘明目张胆’,我不禁愣了愣。

    我小心翼翼的爬到他身边,指着斜下方棚子外边的一处,“你看没看见那里有什么?”

    高战往下看了两眼,扭回脸,看着我的眼神满是疑惑,“什么情况?”

    我盯着他看了一阵,抿了抿嘴唇,摇摇头,转眼朝下方看去。

    后边一间的棚户房和堆放废品的棚子中间有着将近三米宽的空地。

    就在这片空地上,紧挨着棚子一边的位置,是一个废水泥板堆砌的台子。

    台子一边是简易的水槽,这应该是洗漱、洗衣的地方。

    此刻,台子上正半蹲着一个身影,像是扒着棚子,在透过上方的缝隙往里看。

    不过很显然,高战看不到这个‘人’……

    “怎么回事?”高战问我。

    我快速的平定了一下思绪,拱了拱腮帮子,朝高战打了个手势,亦步亦趋的朝着棚子走了过去。

    “没事,按照你先前想的来吧。”我只能这么说。

    高战犹豫了一下,点点头,一步迈上棚户屋顶,紧跟着纵身一跳,两手扒住了对面小区的院墙边沿,身子一沉,无声的落在了棚户房和棚子之间狭小的空地上。

    “这胖子……还真灵活……”

    我小声嘀咕了一句,见水泥台上的身影没反应,干脆一手扒着棚户房的房顶边沿,直接跳了下去。

    可头刚探出车门,冷不丁看到高战身后的情形,我后背就是猛然一悚。

    手一松,人落到地上,并没发出太大的动静。

    然而就在我刚要挪动脚步的时候,棚子里突然传出一声尖叫:“别啊……走开……好冷啊……”

    我转过头,他却神情疑惑的摇了摇头,然后放开了我,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回过头,高战已经拿出了手机,用一只手捂着,另一只手划开屏幕,指了指上面手电筒的按钮,朝我微微点头。

    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也辨明了现在的处境和要面对的情形,反手伸向背包,想要拿出随身的手电筒。

    因为天黑,又下着雨,看不清来人的样子,甚至分不清是男是女,只能看出他穿着件深色的连帽衫,戴着帽子,身形十分的瘦小。

    在房上还能借助路灯透过树枝叶折射的亮光看清楚一些事物,可到了下面,就只能对周遭三五米内的情形看出个大概的轮廓。

    见高战蹑手蹑脚的走过来,我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可左手还没拉开拉锁,猛然间,黑暗中伸出一双手,猛地攥住我的右手腕,不等我反应过来,就把我生生拽进了棚子里!

    我勉强镇定心神,直了直哆嗦的腰,感觉着耳畔传来的呼吸,眼珠向后转:“你是谁?”

    我快速的平定了一下思绪,拱了拱腮帮子,朝高战打了个手势,亦步亦趋的朝着棚子走了过去。

    身后那人又‘嘘’了几声,忽然抬起一只手,指着一个方向低声说:“别吱声,你看那儿……”

    我本来想问,可一想到刚才看到的水泥台上的身影,目光下意识的转向了棚子。

    一是我隐约觉得这案子哪儿不对劲,再就是感觉下这么大的雨,一个人既不打伞也没穿雨衣,而且还不紧不慢的走过来,怎么看怎么有些形迹可疑。

    “嘘!”

    棚子里漆黑一片。

    身后那人又‘嘘’了几声,忽然抬起一只手,指着一个方向低声说:“别吱声,你看那儿……”

    因为这片空地藏在靠马路的绿化带后边,所以特别的昏暗。

    见他茫然的转过头看着我,还那么‘明目张胆’,我不禁愣了愣。

    原先蹲在上面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一下嘘声在我耳边响起。

    就在这片空地上,紧挨着棚子一边的位置,是一个废水泥板堆砌的台子。

    我扒着门边往里看了好一阵,也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形。

    我猛然回过头,第一时间看向水泥板台子的方向。

    高战走到我身边,突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神色有些惊疑不定。

    “嘘……嘘……”

    紧跟着,发出叫声的那人像是被捂住了嘴,“唔唔……唔……”。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