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一章 命案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回到城河街,一进门窦大宝就问我,既然老阴是公安网上挂了号的,为什么不直接抓他。

    窦大宝凑过来说:“我相信你是真把小美女当妹妹,那你是不是想当她小姨夫啊?”

    我苦笑,抓他?能活着回来就谢天谢地了。

    要不是屠宰场的人都开始上班,两辆车两帮人对峙太显眼,能不能活着回来还两说呢。

    那附近可就是鬼楼,是他们的地盘,更别说老阴身边还跟着个降头师猜霸了。

    要不是屠宰场的人都开始上班,两辆车两帮人对峙太显眼,能不能活着回来还两说呢。

    过了一会儿,桑岚问我:“他们是不是就是要害你的人?”

    我点点头,虽然和老阴等人没说几句,但是从老家伙的反应来看,老何没说错,我现在已经是鬼身无所遁形了,老阴看着我的眼神,完全就像是饿疯了的野狗在看着一块肥的流油的五花肉。

    更让我感觉心底生寒的是,除了和我对峙的三人,我还感觉到那辆黑色的房车里,有一双更加贪婪的眼睛一直在默默的盯着我。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桑岚问。

    我抬起眼皮:“还能怎么办?睡了你呗。”

    我抬起眼皮:“还能怎么办?睡了你呗。”

    “你……”

    见她瞪眼,我连忙摆出个投降的姿势,等她收回举起的‘爪子’,我才缓缓道:

    “虽然我们不同父异母,可相处这么久了,我……我早就把你当成妹妹了。这段时间你都没出状况,那就应该没事了,让你爸再给段四毛打个电话,没什么事,就回去上学吧。”

    “没事?呵,没事……”桑岚瞪了我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窦大宝凑过来说:“我相信你是真把小美女当妹妹,那你是不是想当她小姨夫啊?”

    我懒得搭理这个二货,递了根烟给他,自己也点了一根,两人对着抽了起来。

    “老何说他不做‘植物’了,那你要不要回去,找他问问状况?”窦大宝问。

    我摇头,说懒得再多问。

    倒不是我态度消极,而是我已经对这爱故弄玄虚的老头子没什么耐心了。

    要不是屠宰场的人都开始上班,两辆车两帮人对峙太显眼,能不能活着回来还两说呢。

    我对窦大宝说,我不会因为任何人偏离自己的生活。

    我猛一激灵,走过去一把扳过大双的肩膀,“她是不是就是你养的活尸?”

    窦大宝含糊的嘀咕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楚。

    等他走后,我才琢磨过来,他说的是:除了小包租婆……

    我对窦大宝说,我不会因为任何人偏离自己的生活。

    也就在他走后,我打开一个上了锁的抽屉,拿出一个牛皮纸的文件袋。

    “当啷!”

    袋子打开,一把古旧的铜钥匙掉落在柜台上。

    我把钥匙放在一边,从袋子里抽出了那张徐荣华留给我的黑白照片。

    照片里,三个没有头的人跪在地上。

    我的目光落在中间那人的身上,久久没有移动。

    我抬起眼皮:“还能怎么办?睡了你呗。”

    照片里的人头虽然都已经不见了,但我清楚的记得中间这人的样子。

    不高的身量,中式的对襟裤褂,那分明就是前不久才见过的那个半大老头、毛小雨的师父!

    只不过,照片里的他还十分的年轻。

    可是这照片是什么年代的…他那时就是再年轻,年纪也和现在对不上啊。

    还有,我是七岁那年在东北见到他的,十多年过去了,他还活着…为什么看上去和那时没什么改变呢……

    苦想了一会儿也想不出什么头绪,只好收起照片。

    想了想,把那把铜钥匙放进了随身的包里。

    不经意间,见包里还有个大号的信封,我心一动,连忙拿了出来。

    信封是季雅云给我的,里面是凌红给她拍的那一组十二张有鬼的照片。

    季雅云显然把这些照片看的很宝贵,每一张都加了塑封。

    我逐张查看,并没有看出和手机扫描的有多大区别。

    看着照片里身姿曼妙,笑容灿烂的季雅云,我不禁有种荒诞的感觉。

    窦大宝凑过来说:“我相信你是真把小美女当妹妹,那你是不是想当她小姨夫啊?”

    童养媳?

    老何肯定是做‘植物’做太久,昏了头了。

    都什么年代了,还童养媳?

    可话说回来,如果小雅真是季雅云的灵识,她为什么会在驿站里呢?

    想到老何的话,我忍不住想去问季雅云,在她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

    听筒里传来高战急促的声音:“城南三村发生命案,立刻出警!”

    可一想到桑岚那直勾勾的眼神和这些天跟她们娘几个相处的林林总总……我该怎么问?

    该怎么再和她们相处?

    我猛一激灵,走过去一把扳过大双的肩膀,“她是不是就是你养的活尸?”

    ……

    这天早上一进办公室,就感觉气氛有点不大对劲。

    大双低着头呆呆的坐在办公桌后,似乎没听到有人进来。

    我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孙禄。

    孙禄摊摊手,示意他也不清楚状况。

    “萧雨是文盲,她怎么会写这么多字?”我疑惑的看着大双。

    我走过去,在办公桌上敲了两下。

    大双身子明显一震,恍惚的抬起头来。

    看清他的样子,我不禁吓了一跳。

    这家伙两只眼睛红通通的,竟肿的跟水蜜桃一样。

    “你没事吧?”怎么的还哭上了呢?

    大双勉强摇了摇头,转头看向窗外,眼眶却更红了。

    看清他的样子,我不禁吓了一跳。

    孙禄明显早憋不住劲了,起身走过来,两手按住桌子,想要说什么。

    大双忽然说:“她走了。”

    “我不知道……”

    “啊?”我和孙禄相对一愣。

    大双揉了揉眼睛,回过头来说:“她昨天晚上走了,说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又是一愣,“你说的那个她是……”

    “女朋友啊?”孙禄憨声问。

    我猛一激灵,走过去一把扳过大双的肩膀,“她是不是就是你养的活尸?”

    我并不是神经大条的人,可接触的邪事多了,对于有些事就变得没那么敏感了。

    再加上我自己的状况接连不断,竟差点把大双养尸这件事给忘了。

    大双沉默了一阵,竟点了点头,抬眼看着我说:“她是活尸,可她是好女孩儿,她从来都没害过人,是我心甘情愿养着她的……”

    “人呢?她现在在哪儿?”我有点急了,一把将大双甩回椅子里,“你现在放她跑出去,她会害死人的!”

    “她不会害人的!”大双猛地跳了起来,瞪红着眼睛冲我吼:“小雨是好女孩儿,她不会害人的!”

    “你说什么?”我心没来由的一颤,劈手抓住了他的前襟,“你说……她叫什么?”

    大双似乎被我的神态吓到了,好一会儿才说:“她……她叫萧雨,她说她见过你,你……你应该相信她不会害人的。她昨晚上给我留了一封信,她说她受不了了,她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不会害人的!”大双猛地跳了起来,瞪红着眼睛冲我吼:“小雨是好女孩儿,她不会害人的!”

    “萧雨?”

    “信呢?”我问大双。

    任凭怎么也没想到,一直以来大双用自己的血养的活尸,居然会是萧雨!

    “她不会害人的!”大双猛地挣开我,瞪着眼和我对峙。

    大双犹豫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一张折成方块的信纸递给我。

    我抬起眼皮:“还能怎么办?睡了你呗。”

    见大双又开始愣神,我一把拽起他:“先别‘琼瑶’了,好好想想,她会去哪儿?”

    大双犹豫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一张折成方块的信纸递给我。

    孙禄拍了拍我的肩膀,“哎哎,你仔细看啊?上面不是写了:感谢你教我认识这么多字。‘教’还写错了。”

    看完全部内容,我忍不住重重拍了一下脑门。

    我一时间彻底无语了。

    挂了电话,孙禄问我怎么回事。

    “萧雨是文盲,她怎么会写这么多字?”我疑惑的看着大双。

    “我不知道……”

    听筒里传来高战急促的声音:“城南三村发生命案,立刻出警!”

    萧雨,那个在东城看守所老楼,夺了赵奇的女朋友肉身的女鬼……

    我闭了闭眼睛,睁开眼勉强问:“城南三村,是不是就在你们宿舍后边?”

    “想想!”我大声打断他,“你知不知道心口血已经满足不了她了?上次她已经控制不住咬你了!她现在就要失控了,如果不找到她,她会害死人的!”

    电话响起。

    孙禄接过信纸看了看,揉了揉鼻子说:“不管她是活人还是活尸,就信的内容看,我感觉她对大双是真爱。要不然也不会让他忘了自己,再找别的女朋友。就是……就是这字也太丑了点。”

    打开了,就见上面歪歪扭扭的写满了字。

    我点了点大双,随手接起电话。。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