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七十九章 童养媳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桑岚!”我和窦大宝同时脱口喊道。

    我怎么都没想到,桑岚会和狄金莲一起来这儿。

    桑岚像是没睡醒一样,愣愣的看了我一会儿,目光这才转到我身旁的小雅身上,不由得的惊呼起来:“小姨?!”

    她很早以前就听我说过驿站的事,而且那次小雅去医院找大双‘收账’的时候,她还见过小雅。只不过当时是季雅云像变了个人似的,模样却没有改变。

    所以,她始终不相信我说的有另外一个年轻版的季雅云。这会儿亲眼看到了,吃惊的程度就不用说了。

    我目光转向狄金莲,疑惑的问她,为什么把桑岚给带来了。

    不料她却说,桑岚并不是她带来的。

    我更加百思不得其解,窦大宝来了,桑岚也来了,貌似今晚的情形有点不对劲啊。

    桑岚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小雅吸引,小心的走近她,就像窦大宝刚才一样围着她转着圈的看。

    奇怪的是,小雅看着她的眼神也有些迷惑,就像是不敢认定面前的是很久没见的熟人一样。

    “祸祸,她俩这是要唱哪一出啊?小雅该不会连桑岚也不认识,也找她要店钱吧?”

    窦大宝一句话提醒了我,我连忙把桑岚拉开,看了看她和窦大宝,快步走到柜台后边端起了茶杯。打开盖碗,杯子却是空的。

    我把空茶杯微微用力顿在柜台上。

    听到响声,小雅像是从被催眠中醒来似的,连忙走过来,端起茶杯说:“我去帮你倒茶。”

    那神态毕恭毕敬的完全就像是古代大户人家的女仆人一样。

    桑岚见状,眉毛立马就竖了起来,“你还真把我小姨当丫鬟那么使唤啊?”

    听到响声,小雅像是从被催眠中醒来似的,连忙走过来,端起茶杯说:“我去帮你倒茶。”

    我连忙朝小雅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压着嗓子对桑岚说:

    “别那么大声,你小姨‘小时候’脾气不比你好,你要是敢对我指手画脚,她就敢扇你耳光。”

    桑岚瞪着眼睛就要冲过来,被窦大宝生拉硬拽住了。

    这时候小雅已经端着茶杯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大门被人无声的推开了。

    一个个头不高的胖老头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看到这老头,我屁股底下像是扎了钉子,猛地跳了起来。

    来的这人,居然是老何!

    “你终于肯出现了!”我有一种想要上前撕开他嘴的冲动。

    要说我能到今天这种地步,老家伙绝对算得上是‘幕后黑手’之一。

    来的这人,居然是老何!

    老何呵呵一笑,朝屋里的每个人都点了点头,然后径直走到对面的长椅里坐了下来。

    见他神态悠闲的像进了茶楼一样,我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他绝不会无缘无故现身,现在主动送上门,应该是要向我坦白一些事了。

    我心里有一百个问号排着队等他解答,没想到老何开口却说:

    “小徐啊,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该交个女朋友了。”

    我刚喝下去缓劲的一口茶差点没连着血一块儿喷出来。

    “咳咳咳……你什么意思?”老家伙肯现身,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老何笑了笑,似乎也有点尴尬,却又说:“没什么,小伙子长大了,总要娶老婆的嘛。”

    来的这人,居然是老何!

    “你有话就明说,别再给我藏着掖着了!”我把手里的茶杯重重顿在柜台上,茶水溅了一片。

    换了旁人也还罢了,而我面前的老何,却是一手把徐洁送到我身边的人……

    见小雅手忙脚乱的擦拭收拾,桑岚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徐祸,你够了!别再让我小姨干这干那了!”

    “你给我老实坐一边去!”我厉声道。

    ‘黑雨衣’就是徐洁。

    我是真火了。

    一直以来,我都像是活在一个巨大的漩涡中,无论怎么挣扎努力,都找不到逃离的方向。

    我有感觉,无论老何、段乘风,还是老陈,甚至包括瞎子,这些人都对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内情。

    偏偏每一个人都故弄玄虚,任凭我一个人在漩涡中苦苦挣扎,苟延残喘。

    这比面临那些妖邪鬼魅还要让我觉得备受煎熬。

    现在终于有人肯现身了,却用玩笑的口气说出这种荒诞不经的话题。

    换了旁人也还罢了,而我面前的老何,却是一手把徐洁送到我身边的人……

    这分明是不拿我当人啊!

    老何似乎看出了我内心的愤怒,收起笑脸,缓缓的说:

    “小徐,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也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我只能说,时机未到,你知道的太多没好处的……”

    “说!一样一样,原原本本,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不客气的打断他。

    一直没说话的狄金莲忽然开口道:“只不过……她们不会死,却会很惨。”

    老何摇了摇头,“我现在真不能对你说太多,不过我告诉你,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如果不去做一件事,你可能很快就会没命了。”

    我又想发火,小雅忽然拉了我一把,“老板,你先听他把话说完吧。”

    窦大宝也说:“祸祸,我相信老何不会拿这种人命关天的事当儿戏的,你先听他说。”

    末了补了一句,“反正他现在想走也走不了。”

    听到响声,小雅像是从被催眠中醒来似的,连忙走过来,端起茶杯说:“我去帮你倒茶。”

    我强压心火,等着老何开口。

    他绝不会无缘无故现身,现在主动送上门,应该是要向我坦白一些事了。

    想不到老家伙竟然又说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找个女人,这样你才能有能力保住你的命。”

    我怒极反笑:“呵呵,好啊,你去把你外甥女、去把徐洁给我找来!”

    老何微微皱眉,摇了摇头,“我说过,你和那孩子有缘无分,别说你们不可能在一起了,就算在一起,她也不能给你任何帮助。”

    “我也说过,我的缘分不是别人说了算的,天皇老子也不行!”

    他绝不会无缘无故现身,现在主动送上门,应该是要向我坦白一些事了。

    “可如果我说,假如你不找别的女人,徐洁就会万劫不复,你还会这么坚持吗?”

    “哎,老头,说话注意点,你这是在要挟他?”窦大宝拧着眉毛说道。

    老何摇头,“我说的都是真的,徐洁……也就是小雨那孩子现在已经被鬼山的人控制住了,不得已只能助纣为虐。如果你死了,她就会永远受人控制,结局会怎么样,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了?”

    “老头,你过分了啊!小包租婆和鬼山有什么关系?她又怎么会帮鬼山的人害人……”

    “大宝,听他说!”

    我和窦大宝其声道:“童养媳?!”

    我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山村院落中的那一幕,我对那双眼睛的主人朝思暮想,绝不会认错。

    鬼僧无道和老阴是一伙的,应该都是鬼山的人。

    “无论徐老板选谁,她们都不会被害死。”

    见老头大把年纪,吓得双手抱头缩进椅子,我到底还是没忍心砸过去。

    老何贼兮兮的看了桑岚和小雅一眼,有些含混不清的说:“徐祸娶谁谁都得死,可就是她俩死不了。一个和他配了阳世阴婚,另一个更狠,根本就是个童养媳,徐祸克死谁都不可能克死她们的。”

    一直没说话的狄金莲忽然开口道:“只不过……她们不会死,却会很惨。”

    老何有意无意的看了桑岚一眼,又看了看小雅,像是显得有些为难。

    桑岚瞪着眼睛就要冲过来,被窦大宝生拉硬拽住了。

    她很早以前就听我说过驿站的事,而且那次小雅去医院找大双‘收账’的时候,她还见过小雅。只不过当时是季雅云像变了个人似的,模样却没有改变。

    他绝不会无缘无故现身,现在主动送上门,应该是要向我坦白一些事了。

    “什么?”

    窦大宝拉了拉他的袖子,斜睨着他说:“你都说祸祸断绝情缘、犯五弊三缺了,还给他硬牵红线,你这是想害谁啊?”

    狄金莲摇了摇头,却一言不发的看着老何,似乎也有些疑惑。

    徐洁真的和他们在一起……

    ‘黑雨衣’就是徐洁。

    好一会儿才咬了咬牙,说:“我给你的阴骨已经不在了,你现在已经现出了阳世鬼身。命犯五弊三缺,必须断绝阳世情缘。”

    桑岚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小雅吸引,小心的走近她,就像窦大宝刚才一样围着她转着圈的看。

    我愣了一下,紧接着顺手抄起茶杯就要甩过去。

    “金莲,你怎么也帮着何老头瞎掰?”窦大宝和狄金莲也算是老相识了,不满的说道:“五弊三缺是什么就不用说了,断绝情缘就是说祸祸是鳏夫的命,他都要孤独终老了,那谁给他做老婆不得谁死啊?”

    他忽然抬起两只手,分别指着桑岚和小雅,又咬了咬牙说:“她们俩,你选一个吧!”

    我和窦大宝其声道:“童养媳?!”。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