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七十七章 又见黑雨衣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乍一听三白眼说,我还是没能反应过来。

    但这时院里的水流声更加巨大,同时还隐隐传来一阵念诵法咒的声音。

    听到这古怪的念咒声,我就像是踩了电门一样,浑身一激灵。

    “鬼和尚!”我脱口而出。

    我哪管他说什么,看了看那七个铜像,小声问瞎子:

    见三白眼点头,我更加惊疑不定:“他怎么会来这里?”

    之前我就觉得胖和尚邪性,可怎么也没往我见过的另一个妖僧身上想。

    这山村和我所在的城市相隔千里,他怎么会来这儿?

    “老东西的邪术本来就是靠阴煞来支撑的,我们除了替他做事,最主要的还是帮他到处搜罗阴煞邪物。”

    三白眼眼中露出一抹浓重的恨意,指了指杨倩说:“鬼和尚来这儿,九成是为了她!”

    我和瞎子对望一眼,瞬间都明白了过来。

    正统道术的基础是天地罡气,妖人邪祟作法却是基于阴煞邪气。

    三白眼口中的‘老东西’以及鬼楼中‘人’,似乎一直都在搜罗阴煞邪物。

    但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们涉及的范围竟如此庞大。

    对于胖和尚的来历我早在心里想了许多种可能,绝没想到他的目的会是杨倩。

    山灵髦这样不世出的阴物,可不正是邪门中人梦寐以求的‘宝贝’嘛。

    “老秃驴先前没动作,就是在等杨倩把村民全杀光,那样她就真成万劫不复的凶煞了。”瞎子说。

    “隔得这么远,村子又这么偏僻,他们是怎么找来的?”我还是不明白。

    瞎子:“我们找这样的地方不容易,可如果是要老段和佳音来找呢?”

    而三白眼所化的鬼鸮,飞射而出的那一刻,原本幽绿的眼睛在刹那间竟爆发出紫色的光芒,速度比先前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老东西手底下有的是能掐会算的人,他们的任务就是帮老东西到处找阴煞邪物。”三白眼说道。

    我点点头,将小刀在指间旋了个刀花。

    瞎子解开绳子,把疯女孩儿放了下来,将她和司马楠带到棺材李面前,把一直拿着的墨斗朝棺材李手里一塞,笑呵呵的说:

    “老李啊,是时候给你儿子积点德了。咱现在让人堵上了,粗活我们哥俩干,你一把年纪,就负责照顾好两个女人,有问题吗?”

    三白眼眼中露出一抹浓重的恨意,指了指杨倩说:“鬼和尚来这儿,九成是为了她!”

    棺材李看了我一眼,点点头:“除非我死,不然她们不会有事。”

    瞎子从包里拿出寻龙尺,走到我身边,挠了挠头,“祸祸,那鬼和尚到底有几斤几两啊?”

    而三白眼所化的鬼鸮,飞射而出的那一刻,原本幽绿的眼睛在刹那间竟爆发出紫色的光芒,速度比先前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我拱了拱腮帮子,看着他说:“上回一见他露面,我就跑了……”

    瞎子无语。

    我也没再多说,一咬牙,伸手拉开了房门。

    看清门外的情形,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狂暴的水声了。

    雨已经停了,院子里却变得像是一片汪``洋。

    那完全不是积水应有的样子,而像是院中凭空多了一个水潭。

    ‘水潭’浑不见底,水面翻起的浪涛足足超过两米。

    我哪管他说什么,看了看那七个铜像,小声问瞎子:

    和上次在医院地下的监狱水牢一样,随着激浪翻滚,水中缓缓冒出七个形态狰狞的巨大铜像。

    铜像中央盘坐一人,身穿黑色的僧袍,头戴竹笠,竹笠下却是一具没有血肉的骷髅,正是鬼僧无道!

    “徐福安!又是你!”空洞苍老的声音明显带着怒意。

    “呵呵,难为你还认得我。”

    我冷笑的同时,快速的扫视着别处的情形。

    整座院子已经都被迷雾包裹,就和先前雾气裹住村子一样。

    他指的是七个铜像之一,对于这个铜像,我的印象最深刻。

    以至于院落不能分辨,我们所在的屋子就好像原本就建在水潭边一样。

    见水面再次激荡,我神经更加紧绷。

    想到上次的情形,我低声提醒瞎子:“小心水里。”

    瞎子却摇头说:“这是他利用阴煞邪术改变五行气势造的邪局,水里不会真的有东西,要有,肯定是在那些铜像里。”

    说也奇怪,寻龙尺一插进去,原本激荡的水面居然一下子变得平静下来。

    说话间,我眼角的余光瞥见一道小小的影子掠来。

    转眼一看,就见鬼鸮飞落在我肩上,三白眼居然不见了……

    他居然又变成了鬼鸮!

    尽管听棺材李说了一些鬼鸮的来历,但我对这邪异的存在仍是不怎么了解。

    可鬼鸮再现,我却感觉它变得和之前明显有些不一样。

    “老东西手底下有的是能掐会算的人,他们的任务就是帮老东西到处找阴煞邪物。”三白眼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近距离看着那对绿油油的眼睛,我总觉得鸟眼中竟暗含着几分狡诈,感觉它像是在隐藏着什么。

    “好好一个胚子,就这么被你糟蹋了,简直暴殄天物!”

    鬼僧无道怒声再起,明显指的是鬼鸮。

    我哪管他说什么,看了看那七个铜像,小声问瞎子:

    “邪局里的水潭会不会淹死人?”

    “会!”

    瞎子眼珠转向我,眼中突然露出一丝诡笑:“会淹死人,可淹不死鬼!”

    我怔了怔,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稍微有了些底气。

    门槛外就是‘水潭’,我们和无道之间有着接近五米的距离,如果水潭有着真实的深度,我们想要靠近这鬼和尚都不行。

    瞎子也是,这个节骨眼上,还是改不了故弄玄虚的毛病,直接说水潭淹不死我这个阳世恶鬼不就行了!

    尽管听棺材李说了一些鬼鸮的来历,但我对这邪异的存在仍是不怎么了解。

    “亢罗达呐,般若那耶……”

    想到上次的情形,我低声提醒瞎子:“小心水里。”

    无道似乎十分盛怒,竟直接念起了法咒,七个铜像顿时像水面倒映的虚影般摇曳起来。

    三白眼眼中露出一抹浓重的恨意,指了指杨倩说:“鬼和尚来这儿,九成是为了她!”

    “绝杀!”

    随着无道一声暴喝,其中的两个铜像猛然间消失了踪影。

    下一秒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水面突然荡起了水波,水波的中央竟飞出一只像是传说中大鹏般的黑色巨鸟,夹带疾风的朝着我们飞扑了过来。

    我头皮一紧,眼看巨鸟快到跟前,心一横就想迎面而上。

    忽然,耳畔响起一声刺耳的怪叫,鬼鸮竟腾空飞离我的肩膀,闪电般的朝着巨鸟飞去。

    随着无道一声暴喝,其中的两个铜像猛然间消失了踪影。

    这时我才看清,巨鸟除了体型庞大,眼睛血红,其余就和鬼鸮一般无二。

    而三白眼所化的鬼鸮,飞射而出的那一刻,原本幽绿的眼睛在刹那间竟爆发出紫色的光芒,速度比先前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一大一小两只不成比例的凶鸟在半空只一照面,鬼鸮居然直接啄中了巨鸟的一只眼睛!

    “啊!”

    巨鸟被啄中,立刻消失不见,发出惨叫的却是无道。

    可这鬼和尚只是叫了一声,就又大声念起了咒语。

    见水面再次激荡,我神经更加紧绷。

    可就在这时,瞎子突然嘿嘿笑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难不成鬼和尚使阴招,他被脏东西附体了。

    尽管听棺材李说了一些鬼鸮的来历,但我对这邪异的存在仍是不怎么了解。

    “秃驴,你露底了!”

    瞎子猛一声大喊,竟弯下腰,双手握着寻龙尺的一端,将另一头狠狠的插进了门槛的石缝里。

    说也奇怪,寻龙尺一插进去,原本激荡的水面居然一下子变得平静下来。

    “在老子面前玩邪局,你怎么不去关公面前耍大刀呢?!”瞎子哈哈大笑。

    随即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鬼和尚结阵作法借的是五行中的水,土克水,我用寻龙尺定住地脉,看他怎么作妖!”

    果然,说话间,就见水潭的水势起了变化,转眼间就有了恢复积水的迹象。

    而鬼僧无道和剩余的五个铜像,也渐渐变得虚幻起来。

    一直盘坐不动的鬼僧像是惊怒交集,身子竟微微颤动起来,忽然大喊道:

    “你还等什么?还不动手!”

    我和瞎子都是一惊,难不成这妖僧还有帮手?

    尽管听棺材李说了一些鬼鸮的来历,但我对这邪异的存在仍是不怎么了解。

    “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已经定住地脉了!”瞎子不可置信道,同手抬手指向一处。

    顺着他所指的方位一看,我顿时也惊呆了。

    “老东西手底下有的是能掐会算的人,他们的任务就是帮老东西到处找阴煞邪物。”三白眼说道。

    他指的是七个铜像之一,对于这个铜像,我的印象最深刻。

    “它要干什么?”瞎子的声音不自觉的有些发颤。

    黑影速度快的吓人,转眼就到了跟前,飞身而起,抬掌拍了下来。

    这‘人’单膝跪地却没跪实,右手撑地,左手在腰间拿捏出一个古怪的手势。

    我瞬间整个人就僵住了,唯一没有忘记的,就是松开了手,任由手中的小刀落地……

    与此同时,随着一声野兽般的嘶吼,我身边猛然闪出一道身影,抬手迎了上去……

    这手势我太熟悉了。

    虽然我至今仍然不明白手势的含义,可徐荣华留给我的老照片里中间的那个人,还有老何,都曾比出过这样的手势……

    她整个人都裹在一件黑色的大雨衣里面,脸上戴着口罩,只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露在外面。

    可就在我脱口喊出她名字的前一刻,她的目光骤然变冷,缩回去的手也再次拍了下来。

    我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然而,此刻最让人震惊的是,那个铜像竟然缓缓站了起来,原本撑地的右手将仍拿捏手势的左手捧到了胸前。

    黑雨衣显然也认出了我,眼中露出了惊愕和一种难以形容的复杂神色。

    借着电光,我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样子。

    然而,此刻最让人震惊的是,那个铜像竟然缓缓站了起来,原本撑地的右手将仍拿捏手势的左手捧到了胸前。

    那是铜像当中唯一的一个‘人’,却没有头。

    我一咬牙,将手里的阴阳刀迎着她的手掌刺了过去。

    怎么会是她?

    他绝不是胆小,对于风水阵局,他有着强烈的自信,可眼前诡异的一幕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在他看来,这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

    “小心点!”

    就在这时,铜像的左手猛地一翻!

    我哪管他说什么,看了看那七个铜像,小声问瞎子:

    “小心点!”

    准确的说,我只看到了她的眼睛。

    我能感觉到,她拍出的手掌在努力的收回。

    瞎子的话音未落,包裹院落的迷雾中陡然钻出一道黑影。

    雨已经停了,院子里却变得像是一片汪``洋。

    可是就在刀身翻出的一瞬间,天空陡然划过一道闪电。。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