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七十五章 谁是恶鬼?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我僵硬的转过脖子,斜眼看向身后。

    看清说话那人的样子,就像是触电般的猛一哆嗦,差点没喊出声来。

    我竟然看到了我自己!

    那个发出阴森女声的居然是个‘男人’,而且和我一模一样!

    “啊!”

    反应过来的村民彻底吓疯了,尖叫声中,更加奋力的挤向和尚所在的案桌。

    我缓过神来,抬手制止了想要冲过来的瞎子和棺材李,勉强吞了口唾沫,对面前的‘自己’说:

    “我只是想你别再杀人了,否则你就不能去轮回了。”

    就像是平地起了一场浓雾,将整个村子包裹起来了一样,站在村头根本无法看清村子外面的情形。

    “轮回?轮回又能怎么样?你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知道我这些年经历过什么吗?”

    说话间,面前的人模样开始变化,转眼间,竟变成了女人的样子。

    我头皮又是一紧,这就是白天我在老`二家院子里,通过灵觉见到的那个孕妇。

    “二嫂,二嫂!”

    这时,瞎子背着的疯女孩儿忽然叫了起来,“原来那些鸡是你吃的,不是黄狼子吃的!”

    我心一颤,不由得又想起生吃活鸡的那一幕。

    女人惨然一笑:“是啊,鸡是我吃的,我怀了孩子,我饿,可他们怕我逃走,只给我喝米汤。

    我是想逃走,没有一天、没有一秒不想逃走,可我每次逃走,村里人都会把我抓回来。”

    “你要是不想着跑,能不给你饱饭吃吗?”村长突然插话道。

    紧接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用苦口婆心的口气说道:

    “你跟了孟家老`二,就是人家家的人了,娃都生了,还跑啥啊?知道你是城里人,可城里人也是人,也有感情吧?你跟孟家老`二都这么多年了,咋还不安分呢?你死就死了,咋还把自己的男人害死……还害村里人干啥啊?村里人谁欠你,谁亏你了?”

    “当人家媳妇儿还跑,不要脸!”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大声说了一句。

    我先是听得呆了,等到看清老太太和小孩儿的模样,之前才生出的对村民的一丝怜悯,在这一刹那一扫而空。

    这老太和小孩儿,我才在祠堂后的水沟里见过,她们根本已经死了。

    我回过神来,也顾不上想为什么院里会有死人了,直接拉着女人进了一间屋子。

    村民们似乎忘了眼前的女人是鬼,更多的人七嘴八舌的对她数落起来。

    女人也不说话,只是就那么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瞎子两步走到我身边,伸手就往我腰里摸:“老子毙了这帮畜生!”

    人群一下子炸窝了,尖叫声,哭喊声交织成一片,也分不清哪些是人,哪些是鬼了。

    我用力按住他的手,看着女人说:“我知道你这辈子受了太多的苦,我只想你别再造杀孽,早点去轮回,下辈子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你家里应该还有亲人,他们还在想着你,念着你。他们可能已经绝望了,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可他们肯定想你好……”

    在这些所谓的‘纯朴村民’面前,她至死都是个让人可怜的受害者……

    我声音不自主的有些哽咽,原来山灵髦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可怕。

    在这些所谓的‘纯朴村民’面前,她至死都是个让人可怜的受害者……

    没错,随着火焰的转变,高坐在案桌上的胖和尚,竟真像是蜡做的一般,开始融化起来,而且发出了浓烈刺鼻的腐臭味道。

    “你听他的话吧,他是阴阳先生,还是警察,他是好人,是真的为你好。”

    司马楠缓缓走了过来,两眼通红的对女人说道:“别再杀人了,跟我们走吧。”

    “二嫂,你跟我们走吧!”疯女孩儿也口齿漏风的说道。

    面对两人的劝说,女人的神情渐渐有些软化。

    良久,悲声道:“我想离开这里,死了都不想把身子留下……可我走不了,我拖着身子走进山里,结果却掉进了陷阱,那里边很多野猪、狼……还有人……它们不停的咬我……我现在已经走不了了,我再也不能离开这里了。”

    我和瞎子对望一眼,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

    我终于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山灵髦了。

    那陷坑想来是猎户捕猎大型野兽用的,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不知道坑杀过多少的野兽,甚至还可能误杀过人。

    按照瞎子事后的话说,那陷阱已经成了汇集山中阴煞气势的煞眼,女人死后诈尸成僵,只是想逃离山村,没想到却落入了陷坑里……

    我深吸了口气,对女人说:“只要你别再杀人,我保证带你离开这里,我有法子。”

    我心一颤,不由得又想起生吃活鸡的那一幕。

    女人还没开口,村长突然大声道:“不能放她走!她杀了我家老`二,杀了村里那么多人,不能放过她!”

    “对!不能放过她!”

    “你是阴阳先生,她害死那么多人,你为什么不杀了她?”

    “你不是警察吗?村里死了这么多人,你居然要放了她?”

    ……

    一时间,村民嘈杂一片,更有人求那胖和尚施法杀鬼。

    我再也忍不住,伸手把枪拔了出来,顶上膛朝着屋顶扣动了扳机。

    “砰!”

    枪声震耳,祠堂里顿时安静下来。

    我扫视着眼前的每一个人和鬼,目光最后停留在村长身上:

    “我走不了了,我连村子都不能离开了!”女人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村里的事我不会再管,但是我必须带她走,谁要敢拦着,别怪我不客气。”

    “你就一把枪,能吓唬住谁?”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村民们像是被提了醒,纷纷抄起了打猎用的钢叉之类,更有人端起土制的猎枪火铳对准了我们。

    我血气冲顶,瞄准一个拿火铳的就想扣扳机。

    不经意间斜眼看到他身旁发生的一幕,瞬间僵在了那里。

    “嘎啊!”

    我深吸了口气,对女人说:“只要你别再杀人,我保证带你离开这里,我有法子。”

    一直站在我肩上的鬼鸮猛然发出一声刺耳的怪叫。

    叫声压过了村民嘈乱的声音,所有人都为之一震,暂时安静了下来。

    没错,随着火焰的转变,高坐在案桌上的胖和尚,竟真像是蜡做的一般,开始融化起来,而且发出了浓烈刺鼻的腐臭味道。

    “卧槽,看来不想让我们离开的不止这帮家伙。”瞎子倒吸着冷气说道。

    我回过神来,也顾不上想为什么院里会有死人了,直接拉着女人进了一间屋子。

    这时,人群中有人反应了过来,大声喊道:“你们快看,火怎么变绿了?”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全都转到了胖和尚面前的火盆上,就见原本旺盛的火焰正在渐渐缩小,而且慢慢的由橘红色变得幽绿起来。

    “你跟了孟家老`二,就是人家家的人了,娃都生了,还跑啥啊?知道你是城里人,可城里人也是人,也有感情吧?你跟孟家老`二都这么多年了,咋还不安分呢?你死就死了,咋还把自己的男人害死……还害村里人干啥啊?村里人谁欠你,谁亏你了?”

    “师傅,这……”

    村长惊恐的朝着女人看了一眼,快步走到胖和尚身边,但是只说了半句,就浑身猛一哆嗦,表情变得更加扭曲起来。

    “和尚怎么化了?”有人惊叫道。

    没错,随着火焰的转变,高坐在案桌上的胖和尚,竟真像是蜡做的一般,开始融化起来,而且发出了浓烈刺鼻的腐臭味道。

    “是尸气!这和尚不是活人!”棺材李惊道。

    话音未落,和尚融化的脸上已经有血水涌了出来!

    同时一个沉闷的男人声音在祠堂中响起:

    “谁都不可以走,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

    人群一下子炸窝了,尖叫声,哭喊声交织成一片,也分不清哪些是人,哪些是鬼了。

    混乱中,也不知道是谁朝着胖和尚开了一枪。

    土制的火铳打出的铁砂射在胖和尚身上,就像泥牛入海,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没错,随着火焰的转变,高坐在案桌上的胖和尚,竟真像是蜡做的一般,开始融化起来,而且发出了浓烈刺鼻的腐臭味道。

    反倒是离胖和尚最近的村长,被飞射的散砂射中,惨叫一声扑倒在了地上。

    这时,人群中有人反应了过来,大声喊道:“你们快看,火怎么变绿了?”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东西?”瞎子又惊又怒。

    我也已经看出,所谓的和尚,居然似乎是比山灵髦还要恐怖的存在,可一时间也看不出它到底是什么。

    “走,先离开这里!”

    现状容不得我多想,祠堂中乱成了一锅粥,别说是想法子对付‘和尚’了,再待下去,都有可能被村民的流弹给打死。

    我生怕女人再离开我的视线,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腕,和瞎子等人一起往外跑。

    我原本的打算是趁乱跑出祠堂,直接就往山外跑,可是等出了祠堂,却愕然发现,通往山外的路竟变得一片迷茫。

    就像是平地起了一场浓雾,将整个村子包裹起来了一样,站在村头根本无法看清村子外面的情形。

    我下意识的看向拉着的女人。

    女人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不是我。”

    说着,挣开了我的手。

    我回过神来,也顾不上想为什么院里会有死人了,直接拉着女人进了一间屋子。

    我就看着她身子像是出现重影似的闪动了两下,但人却在原地没有变化。

    瞎子点点头,“敢情你就是想救她,压根没想过管那些村民的死活。”

    “一定能走得了!先退回村里去!”

    那胖和尚到底是什么来路?

    我回过神来,也顾不上想为什么院里会有死人了,直接拉着女人进了一间屋子。

    我甩了甩头,转身问女人:“院里那四个也是你弄死的?”

    ……

    我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外面乱糟糟一片,显然那些不管死了还是活着的村民也跟着从祠堂里跑了出来。

    “我走不了了,我连村子都不能离开了!”女人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我扯过床上的被褥,招呼瞎子和我一起把窗户挡住,这才关了门,摸出打火机打着,找到油灯点亮。

    “我是阴倌,是野路子,不是救世主。”

    女人也不说话,只是就那么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他明明是个妖僧,为什么白天我就没感觉出来呢?

    “比起那些村民?谁更像恶鬼?”

    看清院里的情形,我登时就愣住了。

    她转眼看向瞎子,又露出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他们本来想杀你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小小一个村子,怎么就这么多邪乎事呢?

    瞎子点点头,“敢情你就是想救她,压根没想过管那些村民的死活。”

    我咬牙说了一句,再次拉住女人,回过头朝着村里跑去,直接就近跑进了村长家的院子。

    “管他呢,他最该死!”瞎子看了那女人一眼,扭头看着我:“你说的那两个无辜,一个是汤无梦,另外一个就是她?徐祸祸,我刘炳从来没服过谁,这回服了你了!你是真不怕死,居然为了个女鬼……”

    我深吸了口气,对女人说:“只要你别再杀人,我保证带你离开这里,我有法子。”

    我回过神来,也顾不上想为什么院里会有死人了,直接拉着女人进了一间屋子。

    我有种想把头皮扒开,把手伸进去捋顺思路的冲动。

    “轮回?轮回又能怎么样?你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知道我这些年经历过什么吗?”

    女人朝司马楠看了一眼,点点头:“村长说要留着她,给她三儿子做老婆,让我带着四个村民过来把她带到祠堂去。”

    “包青山没有跟来!”司马楠气喘吁吁的说。

    院中一角,竟然有四具精壮男人的死尸!。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