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七十四章 蜡脸和尚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天色暗了下来,雨还在下。

    一行人沿着村后的小路,来到了祠堂后边。

    我肩上的寒意更加刺骨,先前没有反应的阴瞳也传来了强烈的感应。

    我现在肯定,我能够碰触到他,但他没有怨变,而是执着着生前的目标,想要救援自己的战友。

    瞎子显然也感觉到了什么,疑惑的小声说:“没听说过山灵髦还能招引别的邪祟的,来的会是什么东西?”

    我摇了摇头,“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先过去看看。”

    绕到一侧,扒着窗户偷眼往里看。

    我心里明白,他看到了刚才我送汤无梦去轮回的一幕,他的儿子小虎终于离开了村子,他心里已经再无挂碍,铁了心站在我们这边了。

    聚集在祠堂里的村民多数席地而坐,有的聚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有的在分吃干粮。

    这样一来,少数站着的几人便显得尤其突出。

    我仔细看了看站着的‘人’,其中就有麻杆老`二父子和包青山的老婆孩子。

    另外几人也和他们一样,不但没戴孝,而且模样穿戴有些古怪,不问可知,也是先前村里死了的人。

    那个叫汤无梦的警察果然也来了祠堂,就在靠近祠堂门口的角落里低头站着,脸上还贴着那张被血浸透了的黄纸。

    之前见过的胖和尚此刻正盘腿坐在祠堂正中的案桌上,面前的地上点着一个火盆。

    他头上仍然戴着竹笠,从我的角度依旧看不到他的样貌。

    可老大怎么回来了?

    看清案桌旁几个人的样子,我心猛地一沉。

    那是村长和他的几个儿子,老三和老四果然回来了。

    可让我感觉强烈不安的是,我竟看到了老大的身影!

    老三被我推进陷坑,最后朝眼窝子扎了一刀,绝对是死了。

    老四被炸膛的猎枪崩晕,没等醒过来就又被包青山用石头狠砸了几下,郭森和毛队等人都没管他,应该也是死定了。

    可老大怎么回来了?

    他明明是被郭森押走了,难道郭森他们出了状况?

    见胖和尚没反应,村长有些急了。

    正当我心下不定的时候,村长突然转过身,对身后的老三说了句什么。

    我被他的这一个动作彻底弄懵了。

    他竟然能看得到老三他们?

    关键是……老三居然还回应他了!

    我都有点怀疑是不是看错了,但转念一想,胖和尚可能是真有几分道行,他能让村长看到鬼也说不定。

    可这一来我更懵圈了。

    如果是那样,村长应该早就知道他儿子死了,怎么现在还跟没事人似的?

    疑惑间,我忽然觉得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

    我顺着感觉看去,和一双眼睛相对,不由得猛一激灵,后背炸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我顺着感觉看去,和一双眼睛相对,不由得猛一激灵,后背炸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那个靠近窗户下方,正冷眼斜视着我的女人,竟然是司马楠!

    这一来,我倒是想通了一件事。

    看着‘司马楠’森然的目光,我很快反应过来。

    跟我们在一起的司马楠绝不会有假,否则也不会因为惊吓小便失禁了。

    我没看到祠堂里有棺材李的身影,那里头的司马楠就是假的,应该是山灵髦幻化的。

    这一来,我倒是想通了一件事。

    昨天夜里在麻杆老`二家,我就觉得窗户上映出的女人身影有点眼熟。

    现在想来,那好像就是司马楠的侧影。

    幻化成外来女人的容貌,半夜去勾引一个光棍儿,这应该是最符合逻辑的。

    见里边的‘司马楠’还在冷眼看着我,我只觉得心底涌起一股森然寒意,赶紧把脑袋缩回来,不敢再往里看。

    刚一矮下身,眼角的余光就见一个身影似乎正朝我走来。

    我猛地转过身,才看清走过来的是棺材李。

    尽管如此,我还是把手伸进包里攥紧了阴阳刀。

    倒不是我胆小,而是这山灵髦比我想的妖异多了,虽然想到了对付她的方法,可我心里还是没底。

    关键是,我有种感觉,白天这段时间,祠堂里似乎又发生了一些事,是我们不知道的……

    与其说胖和尚是个活人,倒不如说更像是一尊蜡像馆里的蜡像。

    棺材李没有再走近,而是停下脚步,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看到他另一只手里拿着的刨子,我稍稍松了口气,快步走了过去。

    “又有人死了。”棺材李低声说。

    下一秒钟,他沾着血的牙齿渐渐呲了起来。

    “又有人死了?”

    棺材李点点头,示意我跟他走。

    两人回到祠堂后,就见瞎子等人正站在离祠堂十多米的一条沟渠边。

    走过去一看,我不由得就是一哆嗦。

    沟里头竟然横七竖八的堆集着十多具死尸!

    我心里明白,他看到了刚才我送汤无梦去轮回的一幕,他的儿子小虎终于离开了村子,他心里已经再无挂碍,铁了心站在我们这边了。

    更让我感到汗毛孔都冒凉气的是,其中有几张面孔,我刚刚才在祠堂里见过!

    瞎子指了指一具尸体,低声说:“裤子都没提上,应该是出来撒尿的时候被弄死的。”

    “这他妈也太狠了。”

    本来我对村里的人绝无好感,可看到死尸当中有七八岁的孩子、年近古稀的老太婆,还是忍不住咬紧了牙关。

    “一直在死人,那和尚没帮他们?”瞎子看向我。

    “不能指望和尚了,再这样下去,人真就死干净了!”

    可老大怎么回来了?

    “你想怎么办?”

    “鬼啊!”

    “你带傻丫头和司马楠走,我直接进祠堂。”

    “扯蛋!让老李带他们走,我跟你一起去!”瞎子说着,就要把疯女孩儿解下来。

    “这他妈也太狠了。”

    我一把按住他:“老李是村里的人,他走不了。”

    “那就都别走,我跟你们一起去。”司马楠显得有些激动,握着锯子的手都有点哆嗦。

    我没多犹豫,拉过瞎子,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还有这种鬼?”瞎子朝我眨巴眨巴眼。

    看清案桌旁几个人的样子,我心猛地一沉。

    我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过身朝祠堂走去。

    到了祠堂门口,我让棺材李和包青山先进去,我和瞎子、司马楠跟在后面。

    村民在祠堂里待了一整天,都有些麻木了,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见胖和尚没反应,村长有些急了。

    我走进祠堂,立刻直奔到那个警察面前,低声快速的说道:

    “你已经死了,是被野猪咬死的!”

    警察浑身一震,脸上的黄纸也落了下来,露出了半边血肉模糊的脸。

    我不由得有些紧张,手里攥着写着他名字的竹刀,等着他的反应。

    按照鬼灵术上的说法,亶鬼一旦知道自己的死因,就会怨变成伤人的厉鬼,但只有这样,我才能碰触到他们。

    警察死鱼一样的眼珠微微转动,因为一边的眼眶被野猪啃没了,眼珠子露在外边,模样显得十分的可怖。

    下一秒钟,他沾着血的牙齿渐渐呲了起来。

    看清案桌旁几个人的样子,我心猛地一沉。

    我攥着竹刀的手心都出汗了,我只在鬼灵术上见过关于亶鬼的记载,真正面对起来可是头一回。

    警察牙齿错动了两下,缓缓张开,竟然从喉咙深处发出几个音节。

    他仍然和在梦中一样,说不清话,可我还是听出,他说的是:救杜队他们……

    我顺着感觉看去,和一双眼睛相对,不由得猛一激灵,后背炸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我百感交集,原来鬼灵术中的记载,也不是完全准确的。

    和尚的确很胖,竹笠下的一张圆脸,就像是弥勒佛一样。

    我现在肯定,我能够碰触到他,但他没有怨变,而是执着着生前的目标,想要救援自己的战友。

    “杜队牺牲了,其他人已经被救出来了。”我缓缓说道。

    同时,将写着‘汤无梦’三个字的竹刀,刺进了他的身体。

    刚一矮下身,眼角的余光就见一个身影似乎正朝我走来。

    “一路走好。”

    看着他快速复原面孔,露出英气勃发的本来模样,我低声说了一句,将竹刀拔了出来,默然的看着这年轻的英灵身形消散。

    “鬼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传来,紧跟着又有好几个声音跟着喊了起来。

    我醒过神,回头就见村民正慌张的从地上爬起来,朝着和尚那边跑。

    村长更是一个箭步蹿到胖和尚身前,指着这边说着什么。

    这时,我终于看清了胖和尚的样貌。

    和尚的确很胖,竹笠下的一张圆脸,就像是弥勒佛一样。

    见胖和尚没反应,村长有些急了。

    我白天回到村里的时候,和尚已经在祠堂里了,那时候我没感觉到这么重的阴气啊。

    话音未落,就听一个阴森的女人声音说道:“无辜?你说谁是无辜的?”

    然而,他的样子非但让人感觉不到半点祥和,反倒是让我觉得心里一阵阵发毛。

    可我也更疑惑,按说我算是‘该死的’,包青山老婆孩子饿死了,村长让他跟着去,显然也没想他活着回来。

    但是这光芒中,却透着另一种阴森诡异的光彩。

    怎么现在阴煞强烈的隔那么远,就把我肩上的鬼爪子给激出来了呢?

    听到这个声音,我头皮瞬间就麻了。

    与其说胖和尚是个活人,倒不如说更像是一尊蜡像馆里的蜡像。

    我没有多琢磨,深吸了口气,对着人群大声说道:

    声音并不是从面前的人群中传来的,而是就在我身后,就在我的耳边……

    “你怎么着就以为我们死了?”瞎子不阴不阳的反问。

    “你已经死了,是被野猪咬死的!”

    惶恐的看着我们几个,颤声问道:“你们没死?你们……你们是人是鬼?”

    我现在肯定,我能够碰触到他,但他没有怨变,而是执着着生前的目标,想要救援自己的战友。

    “我知道你在这里,我知道你死的冤,死的绝望,可现在村里已经死了快一半了,你什么仇都报了!我来这里不是想杀你……别再伤害无辜了,跟我离开这里,我送你去轮回。”

    “老李,你……你没死?”村长又试探着向棺材李问道。

    白天这段时间,祠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点点头,看着胖和尚,脑子越发混乱。

    我心里明白,他看到了刚才我送汤无梦去轮回的一幕,他的儿子小虎终于离开了村子,他心里已经再无挂碍,铁了心站在我们这边了。

    棺材李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见胖和尚没反应,村长有些急了。

    两人回到祠堂后,就见瞎子等人正站在离祠堂十多米的一条沟渠边。

    这种光彩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那不是活人的脸被火光映照能够发出的,而是像死人的脸蜡化了一样。

    棺材李怎么也被当成鬼了呢?

    火盆里的火光照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看上去满面红光。

    “胖和尚不对头。”瞎子小声对我说。

    “鬼啊!”。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