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七十三章鬼爪显露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瞎子说,山灵髦是僵尸鬼魅和山中的野兽精怪融合一体的存在。

    然而,我在看了鬼灵术后,对山灵髦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深山老林里不知道埋葬着多少的尸骨,从古至今沉积蕴藏了庞大无比的阴气、煞气。

    这些阴煞之气有的来自于人,有的来自于动物,历经岁月,完全和山林融合,成为山林自有的一种气势。

    死了的人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变得能够轻易吸收这种强大的气势,并且能加以利用,便成为了山灵髦。

    其实棺材李说是山妖,也不算错。

    山灵髦来无影去无踪,能幻化各种人形,隐藏在人群当中不被发现,的确是妖魔般的可怕存在。

    “村长的二儿媳死了也还不到一个月,她怎么可能变成山灵髦?”瞎子问道。

    “那就要问他,那女的生前到底经历过什么,是怎么死的。”我看了一眼棺材李。

    棺材李还没开口,司马楠忽然说道:

    “你们难道没发现,村里几乎没有小女孩儿吗?”

    我和瞎子都是一愣,我想到一个问题,回头问包青山:

    “你说村长家二儿媳妇已经生了两个闺女,那她女儿呢?现在在哪儿?”

    包青山舔了舔嘴皮子,低着头不说话。

    “死了。”

    说话的是棺材李,“猎户人家都想要男孩儿,女娃生下来是浪费粮食,养大了还是别人家的,谁都不愿意要女娃。老二家的先后生了两个女娃,一生下来就被她男人扔进山里了。”

    “你们真该死!”瞎子忍不住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

    “那女的怎么死的?”我问。

    棺材李缓缓说道:“她年前又怀上了,村长家老婆子是村里的产婆,等她显怀,看出她怀的又是个女的,就想用土法子给她引产。

    为了怕买来的女人逃走,村里人一般都不给她们吃饱饭,那女娃身子骨本来就弱,哪经得起折腾?一根钢针扎进去,大出血……死在床上了。”

    “我艹你妈的,那女的也是你狗日的拐来的?”

    瞎子抄起棺材上的锯子直冲到包青山面前。

    我拽住他,最后向棺材李问道:“那女人肚里的孩子呢?”

    棺材李摇了摇头,站起身,一言不发的走到装着警察尸体的棺材旁,从棺材里拿出一个黄布缝纫的头枕。

    我和瞎子对视一眼,都不明白他拿这死人枕头干什么。

    棺材李把黄布撕开,我不禁浑身一悚,那头枕竟是个一尺来长的小棺材!

    棺材李捧着棺材回过身,哑声道:

    “我把孩子的尸体偷偷留了下来,把她和小虎殓在一起,希望那女娃能顾念母女情分放过小虎,能让他入轮回。

    没用的……她根本不在乎老二跟她的孩子,她恨村里的所有人,只要是村里的人,都要永不超生。”

    “呵呵,你倒是会想法子。”

    瞎子冷笑一声,扭过脸问我:“这事儿你还想管吗?”

    “管。”我没有丝毫犹豫,“就算村里人都不是东西,总还有无辜的。”

    包青山急忙点头附和:“我老婆孩子就是无辜的……”

    我没理他,看了看时间,从包里拿出朱砂和一把竹刀。

    想了想,还是又拿出了几把。

    “和尚是哪儿来的?”瞎子忽然问道。

    我眼皮一跳,微微摇了摇头。

    那个没看清模样的胖和尚,的确来的有些蹊跷。

    他怎么会知道村里出了邪事,而且不早不晚,今天来到村子里呢……

    见我在竹刀上画完符箓,写下‘汤无梦’三个字,包青山凑过来小心的说:

    “我儿子叫包小展,我老婆叫王桂玲。”

    棺材李也懂些阴阳术,大致想到了我的用意,赶紧也说了几个人的名字,估计都是先前村里死的那些人。

    我一言不发的把这些名字分别写在竹刀上,依次画了符箓。

    刚画好符,疯女孩儿忽然喊了一声:“那个鬼要出来!”

    我一愣,扭过脸,就见她正用脏兮兮的小手指着我的背包。

    不等我反应过来,她又指了指瞎子手上的五宝伞:“他想出来。”

    我和瞎子面面相觑,都摸不着头脑。

    棺材李看了看女孩儿,微微皱起了眉头,“这小女娃儿灵智缺失,怕是真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他忽然一指五宝伞:“难道你这伞中的五鬼并没有驯服?”

    我说:“这伞是一位老前辈送给我的,伞里没有鬼。”

    “没有鬼?”棺材李显得十分诧异。

    “谁说没有鬼?你忘了,里边不是还有朱安斌那小子和三白眼的残魂呢嘛。”瞎子把伞朝我扬了扬。

    我一下想了起来,再想想疯女孩儿的话,猛一拍脑门,拉开背包拿出一个保温杯。

    杯子一打开,一只巴掌大的黑色小鸟就扑棱着翅膀飞到了我肩膀上。

    “鬼鸮!”棺材李失口惊呼。

    我猛一激灵。

    就连鬼灵术上都没有鬼鸮的记载,他居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嘿嘿,他出来了!”疯女孩儿一阵笑,却又指着五宝伞说:“他还没出来,他还没出来……”

    这次我很快就明白她指的是什么了。

    鬼鸮是三白眼的魂魄所化,他的另一部分魂魄却被摄入了五宝伞里。

    在村长家的时候,女孩儿说我身上和地窖里有一样的‘白眼鬼’,多半是指他了。

    棺材李盯着鬼鸮看了一阵,又看了看我手里的保温杯,脸上露出一抹不解的神色。

    竟问我:“你为什么要把鬼鸮放在杯子里?”

    我一阵无语,即便是警察,坐火车带一些物品也是要办相关手续的,能少报一样就少些麻烦,反正这鸟又不会闷死。

    棺材李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看着我问:“难道你不会运用五宝伞?”

    “不会。”我摇了摇头。

    当初野郎中把伞送给我,只是留个纪念,可没教我使用的法门。

    棺材李愣愣的看了我一会儿,竟走到我身边,附在我耳边一阵耳语。

    听他说完,我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问道:

    “你怎么知道五宝伞的用法?又怎么会对鬼鸮了解的这么清楚?”

    棺材李说:“我祖上就是打棺材的木匠,干这一行,也算是和阴间打交道,所以我也跟老一辈人多少学了些门道。五宝伞也是天子六工(土工、金工、石匠、木工、驯兽、草植为天子六工)所出,会做,当然也就知道用法,但工匠本身却是用不得的。至于鬼鸮,我听我爷爷说起过……”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顿了一下,微微蹙眉道:

    “据我所知,阴鸮乃是利用禽鸟出魂作恶的一种邪术,鬼鸮更是用活人生魂炼制的邪物,这些法门因为太过邪恶,早在千百年前就已经绝迹于中土了,据说这邪术辗转流传到了东瀛……你会炼制鬼鸮,难道说……”

    “你想多了。”我打断他:“鬼鸮不是我炼的。”

    棺材李倒是没说错,当初把三白眼勾魂离体,炼制成鬼鸮的的确是个日本和尚。

    我把三白眼的另一部分魂魄摄入五宝伞,却只是个意外。

    “嘎啊!”

    我被耳畔响起的一声怪叫吓了一跳,不可置信的转眼看向肩上的鬼鸮,却见它不停的跳来跳去,显得从未有过的烦躁不安。

    更让我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它原本幽绿的眼睛,此刻竟隐隐透出了暗红色。

    与此同时,我后背的鬼爪猛然间透出一阵刺骨的寒意。

    这股寒意比先前的几次都要来得猛烈,我几乎都能感到,森寒中,一只没有皮肉的手骨正在快速的从我肩后拱出来。

    “怎么会这样?”我有些骇然。

    “怎么了?”瞎子和棺材李同时问。

    我一把扯开右肩的衣服。

    “卧槽!”

    “老天!”

    瞎子和棺材李同时惊呼。

    我恍然的转过头,就见原本是在右后背的鬼爪居然转移到了我的肩头,而且整个爪子都浮凸了出来,就像是皮肤下暗藏着一只青色手爪死死的扒着我的肩膀!

    “突然这样的?”瞎子问。

    我点点头,“早上我跟着那个‘棺材李’去祠堂的时候,没这么明显的,刚才突然就这样了。”

    瞎子骇然:“你跟山灵髦近距离接触鬼爪都没有完全显露,现在全部出来了……难道……”

    “村里又来了别的脏东西!”我接口道。

    “我艹,又来?”瞎子头一次显得不那么淡定,跳着脚说:

    “单是个山灵髦就够难对付了,现在还来了别的东西?这村里的人是合该着要死绝啊。咱别管了,跑吧?!”

    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包青山和棺材李都惶然的看着我,似乎在等待我做出最后的决定。

    我说“瞎子,你背上这傻姑娘,咱们去祠堂看看情况。如果不对劲,你就先带着她和司马楠离开!”

    “你放屁呢?都到这会儿了,你还想着救人?无辜?这个村子里有无辜吗?”瞎子是真急了。

    “有!”

    我回头走近他,用只有两个人只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说:

    “起码有两个是无辜的。”

    瞎子愣了愣,没再说什么,把五宝伞朝我怀中一塞,将疯女孩儿背了起来,顺手将刚才那把锯子塞到司马楠手里:

    “碰上你认为不是人的,直接砍!”

    说着,自己从棺材沿上拿过墨斗,扯出墨线做了个绝杀的手势……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