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七十二章指路香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棺材盖弹开,一个人猛地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司马楠尖叫一声,躲到了我身后,包青山吓得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以为是诈尸,刚要从包里拿符箓,棺材里那人突然爬了出来,跌跌撞撞的跑到院中,猛然跪倒在地,朝着那警察鬼魂的背影撕心裂肺的喊道:

    “孩子,我还是救不了你啊……”

    “是活人!”瞎子惊疑不定的看向我。

    我也反应了过来,这人的确是棺材李,他竟然没死!

    既然没死,他躺在棺材里干什么?

    棺材李跪在院中失声痛哭了一阵,突然爬起身跑了回来,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腕:

    “小兄弟,你快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你的孩子?”看着警察的鬼魂消失在雨中,我心里疑惑到了极点。

    棺材李情绪十分的激动,身子颤抖了好半天才稍微平静了一些,松开我,用力抹了把脸,悲声长叹了口气。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还想继续瞒下去吗?”我冷声问。

    “瞒什么……我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还有什么好瞒的。”

    “你儿子?”

    棺材李点点头,老眼含泪的盯着角落里那口棺材,“他是我儿子。”

    “有些话你是时候该说清楚了。”我盯着他说道。

    我记得那个警察姓汤,他姓李,那警察怎么会是他儿子呢?

    五个警察都被送进了陷坑,只有姓汤的被棺材李留了下来。

    难道他本来就是村子里的人,改名换姓做了警察,目的是卧底?

    “无间道?这也太狗血了吧?”瞎子显然和我想到了一处。

    棺材李又搓了把脸,才缓缓的说道:

    “小虎是好孩子,他是个好警察,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是他爹……”

    默默的听他述说完两人的关系,我只觉得心里被一股气顶着,恨不得上去给他一拳一脚,甚至想要拔出枪……

    原来棺材李并非是独身一人,他也有过女人,只不过那女人和村里多数人家一样,是他从人贩子手里买来的。

    棺材李说他对那女人很好,不像村里其他男人一样,对买来的女人非打即骂,而是只将她关在屋里。

    两年后,女人生下一个男孩儿。

    棺材李有了香火,喜不自胜,给孩子取名叫李虎。

    棺材李以为有了孩子,女人就会绝了逃走的念头。

    可女人却仍是三番几次的想要带着孩子逃离这个山村。然而每次都被村民‘齐心协力’抓了回来。

    棺材李知道女人这辈子也不会甘心留下,他心疼女人,可他舍不得女人,只能是尽可能的看着她。

    直到后来村子里发生了一件事,才让棺材李改变了想法……

    那年的那天,刚好是李虎三岁生日。

    棺材李特意去山外的镇上买了个奶油蛋糕,回到村里的时候,却见一对男女正在村里一户人家门口哭喊纠缠。

    棺材李没问也想到发生什么事了。

    这户人家没儿子,前阵子才从人拐子那儿买了个四岁的小男孩儿。

    孩子自然是拐来的,这是人家本家找来了。

    哭闹声很快惊动了村里的其他人,村民多是猎户,一听说有人要‘抢’某某家的孩子,立刻都拿着打猎用的家什赶了过来。

    先是想要把那对夫妻轰走,可他们不走,最后竟被村里的几个愣头青活活打死了。

    棺材李记得清清楚楚,被打死的那个女的,最后已经迷糊了,但仍是抓住了棺材李的裤腿,仰着满是鲜血的脸,嘶声的喊:

    “把孩子还给我……”

    棺材李当时说不上震撼,甚至还很冷漠,可当他蹬开那个女人,转头要走的时候,手里的蛋糕却失手掉在了地上。

    他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小男孩儿,正满脸惊恐的看着这边。

    男孩儿穿着一身新衣服,一只手里还拿着半拉榆钱叶的杂面窝头。

    这男孩儿正是自己的儿子……

    棺材李盯着儿子愣了好一阵,听到身后没了动静,回过头,看了看血泊中倒着的那对夫妻。

    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棺材李说,是他把女人和儿子送走的。

    他把娘俩直接送到了镇上的派出所,那时他已经心如死灰,就想女人让公安把自己抓进大牢,从此在牢里度过余生。

    但是女人没让警察抓他,而是让他走,说永远不想再见到他,因为他和村子里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噩梦。

    棺材李最终还是回了村子,却没再寻摸着找女人。

    或许,他在回过头看到儿子目睹村民暴行的一瞬间,想到了将来,自己的,女人的,和孩子的将来。

    甚至是……想到了村子的将来。

    棺材李本来不叫棺材李,而是一个木匠。

    送走女人后,他不再接别的木匠活,而是只替人打棺材,时间久了,也就有了棺材李。

    棺材李没有想过再见到女人和儿子,但却万万没想到,在二十几年后,儿子竟又来到了他出生的山村。

    这时的棺材李已经是村里的几个主事人之一,当他在村长家的堂屋里见到警服笔挺、英姿飒爽的青年警官时,一眼就认出,那竟然是自己的儿子……小虎!

    他刻意问了那青年警官的名字,不是李虎,而是叫一个很特别的名字——汤无梦。

    没有人比棺材李更明白这个名字的含义。

    女人说过,她姓汤。

    自己和这个村子,都是她的噩梦,她想忘记那场噩梦……

    良久,棺材李抬头看了一眼包青山,说:

    “你前脚走,后脚公安的人就来了。村里人也不是傻子,猜到你把他们给卖了。你想让公安救你老婆孩子,可村里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他们都怕了,人人都想活着,哪儿还管旁的?”

    “你知道他们想害死那些警察,所以把你儿子留了下来,可他为什么又会死在山里?”我强压着怒火问。

    棺材李不住的摇头:

    “我知道,留在村里只有死路一条,早在二十多年前我就知道,村里没有好结果,可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阻止不了什么,只能……只能替他们打棺材。

    我不想小虎留下,不想他死,我把什么都跟他说了,我让他走;我把祖上传下来的鲁班尺都给他了,我让他走……可他还是没走出去。我替他点的指路香灭了,他还是死了……”

    “指路香?”瞎子猛一挑眉毛。

    我的心也跟着一哆嗦,两步走到棺材李面前:

    “你祖上都是木匠,你还懂棺材门的门道?”

    棺材李点点头。

    “包青山也是你用指路香送出去的?”

    棺材李又点了点头,悲声道:

    “指路香都不管用了,村子的气数尽了,小虎他……他死了……”

    “你混蛋!”

    我猛地扬起巴掌,但最终还是没甩过去。

    “是你害死你儿子的。”瞎子比我狠得下心,直接说道。

    “什么?”棺材李猛然抬起了头。

    我想拦住瞎子,可他还是打开我的手,冷冷说道:

    “指路香是用三十六副上九十岁寿终正寝老人的棺材刨花做的,想要带路,只要把自己的血抹在上面,祖荫福佑就能让人远离危难。

    你想让汤警官离开,可你没想过,他只想救自己的同事。他或许不止一次到了山外的出口,可是你把什么都跟他说了。

    他知道晚一分钟找到被你们陷害的同事,他们就可能多一分危险。所以,他一次次的跑回来,不顾一切的想要找到他们。

    最后,他累晕在了山里,被野猪活活咬死了。”

    瞎子斜眼看着棺材李,露出一抹冷森快意的笑意。

    尽管知道他的心情,可我还是用力推了他一把,“你够了”

    瞎子被我推的一下扑到敞开的棺材前,似乎是愣了愣,忽然回过头“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你干嘛啊?年前割的b皮,这会儿发炎上脑了?”我皱眉道。

    “嘿嘿,我以为他这个当爹的有多伟大呢,敢情还是自己的命重要啊。”

    瞎子笑着,把手伸进棺材里,先是拿出一布袋面饼,拿出一张狠狠咬了一口,扔给我一张,把其余的交给了司马楠。

    然后又从棺材里拿出几样东西,一一摆在棺材沿上。

    墨斗,刨子,一把老旧的锯子……

    瞎子又是嘿嘿一笑:“他还真是有料,这些都是老传承,他躲进棺材,是想保住自己的命啊……”

    “不是!”

    棺材李猛然跳了起来,眼睛瞪得通红:

    “我是想保住命,可那是为了让小虎能去轮回!这些家什都是小虎他娘俩走那年,我自己做的,是打棺材用的丧器!祖上传的,都在小虎棺材里呢!”

    瞎子猛一愣,看了我一眼,忙不迭的跑到另一口棺材前,奋力掀开了棺盖。

    他朝棺材里看了一阵,回过头看着我说:

    “他说的没错,棺材里的确有鲁班器,可是都被烧成炭了。煞气这么重,又隐而不露……你猜对了,是那东西。”

    “是山妖!老二家媳妇儿死的冤,死后变成了山妖,她想村里所有人死!”棺材李跺脚道。

    我走到瞎子身边,朝棺材里看了一眼。

    就见警察的尸体旁,有着三样像是被烧灼过,黑漆漆的事物。

    分别是墨斗、刨子、锯子。

    “不是山妖。”

    我回过头,直视棺材李,一字一顿道:

    “是山灵髦。”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