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六十八章 陷阱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老三身板极壮,被我一撞并没有扑倒,而是脚下不稳,不由自主的跌跌撞撞的滑向了前方的草窝子。

    “大哥,救我!”

    尽管如此,他还是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

    下一秒钟,就见他整个人陷进了草窝,一下就没了踪影。

    紧跟着就听地下传来一声刺耳的惨叫……

    绳子缓缓扯动,我小心的避过下方的木钉尖头,一点点斜向上升去。

    “老三!”

    老大眼睛登时就红了,回过头从雨衣里拔出一把砍刀,朝着我就砍了过来。

    “撒手!”

    郭森早已冲了上来,一掌切中他手腕,打落砍刀,然后狠狠一个背摔将他甩过肩头按在了地上。

    郭森掏出手铐,刚要给他戴上,猛然间山梁那边传来“砰”一声响。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人已经被郭森拽倒在地上。

    拽倒我的同时,他另一只手手肘猛挥,砸在老大后脑,老大立刻晕了过去。

    我本能的把枪掏了出来,然而这时山梁那边却又传来一阵男人的惨叫。

    郭森眼珠转了转,低声道:“对方的枪炸膛了!”

    他眯着眼睛,透过草丛朝对面看了一阵,捡过手铐给老大打了背铐。

    回头再看,毛队长早已把包青山按在地上打了手铐。

    山梁上惨叫声不断传来,我和郭森对视一眼,爬起身,各自握着枪,猫着腰朝那边走去。

    “小心脚底下有陷坑。”

    我提醒他的同时,近距离看清了草窝里的情形,自己也是一头的冷汗。

    那草窝很是茂盛,不仔细看绝看不出蹊跷。

    可看仔细了,才发现那是个极其缺德的陷阱。

    洞口也就两尺见方,四周围却被挖成下窄外宽的漏斗状,外围直径足有一米多。

    旁边除了不禁力的茅草,没有任何能够抓握受力的东西。

    无论人或者动物,一旦踩到边沿,立马就得顺着湿滑的草皮滑进去。

    老三掉进去以后就没再传来动静,下面有什么可想而知。

    我笑笑,松开右手已经捏住的符箓,转而取出一把竹刀。

    我和郭森小心的绕过陷阱,亦步亦趋的来到山梁旁。

    “有人!有人……”

    还没看清状况,就见随着一阵哀嚎,一个人从半坡滚了下来。

    这人一只手的手掌烂了一半,却仍用双手捂着脸满地打滚。

    虽然抹的满脸都是血污,可我还是从身形衣着认出,这是村长家的老四。

    郭森朝上方看了一眼,快步走过去一把按住他,快速的从他腰里抽出一把尖刀远远的扔了,然后才对我说道:

    “是老四,手和脸都炸烂了,死不了,残了。”

    上面郭森和毛队长同时惊问。

    说话的工夫,老四已经疼的晕了过去,像死狗一样歪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上面郭森和毛队长同时惊问。

    我没有管他,甚至都没仔细听郭森说了什么,只是错愕的抬头看着离地三米多的位置。

    和我昨晚在远处看到的一样,那里的确有个山洞。

    此刻,一个身穿警服,身高马大的警察正站在洞口俯瞰着我们。

    上面郭森和毛队长同时惊问。

    “难道山洞里还有人?”郭森走过来推了我一把,抬眼向上看。

    “你没看见?”我下意识的问。

    话音未落,身后方不远处陡然传来一阵悲痛的哭声,有男有女。

    “有人!有人……”

    毛队长丢开包青山,踉跄着朝陷坑跑了过来。

    “别过去!”我和郭森同时大喊。

    毛队长也不傻,看到刚才老三‘消失’的一幕和我跟郭森的绕行,自然也猜到草窝里有猫腻。

    没到跟前就横扑在地上,一边往前爬一边大喊:

    “谁在下边?是杜队吗?”

    “毛队?是毛队!毛队,是我们……”下面很快传来一个沙哑的回应。

    郭森判断了一下形势,急着让我们把雨衣和外套脱下来,绑在一起结成绳。

    我第一个攀着‘绳子’滑到陷坑洞口,打着电筒向下一看,整个人顿时浑身一震。

    下一秒钟,就见他整个人陷进了草窝,一下就没了踪影。

    这陷阱缺德的不止表面,下面更是堪称‘绝户坑’。

    两尺宽的洞口,洞内却有近两米的直径,高更是将近一丈,整个地下陷坑完全就是呈小口坛子状。

    别说动物了,人下去也没法爬上来。

    更可怖的是洞底对正洞口的地方,还倒插着十多根一尺多长的木钉。

    此刻,刚才掉下来的老三,正仰面朝上的被插在木钉上,还在抽搐着身体口鼻喘血。

    “同事。”

    “你是谁?”洞底一边,一个穿着便衣,灰头土脸的青年抬眼问道。

    “同事。”

    看清状况,我的声音不由得有些嘶哑,回应了一声,就招呼上面的郭森和毛队放绳子。

    快要接近木钉时,那个便衣连同一个穿警服的中年人把我拉到旁边。

    我还没来得及解开腰间的绳子,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女警就扑过来给了我一拳,哭道:

    “你们为什么不早点来,早来一步,杜队就不会死了……”

    她的拳头虚弱无力,而我看着角落里那个身体被洞穿两处、已经没了生机的男警官,除了震惊,就只有沉默。

    我从包里拿出随身的面包、饼干和矿泉水,分给三男一女四名警察。

    等四人吃下后稍许恢复些力气,便招呼着将他们一一吊上去。

    我替最后一个警察的尸体整理了一下衣服,将他绑好。

    郭森等人合力将他拉了上去,上面又是一阵哭声。

    “徐祸,赶紧上来。”绳子再度落下,郭森在上面喊道。

    我应了一声,抓住绳头绑在腰上,最后看了老三一眼。

    我很快冷静下来,冷眼俯视着他,快速的反手伸进包里。

    他已经完全没了动静。

    …………正版《阴倌法医》,请到磨铁中文网观看…………

    “好了,拉吧。”我朝上喊道。

    绳子缓缓扯动,我小心的避过下方的木钉尖头,一点点斜向上升去。

    “留下来陪我!!!”

    我的脚底刚刚离开木钉尖端半尺,下方猛然传来一声野兽般凄厉尖锐的嚎叫。

    同时,一双手臂死死的抱住了我的一条腿。

    “什么情况?”

    我提醒他的同时,近距离看清了草窝里的情形,自己也是一头的冷汗。

    上面郭森和毛队长同时惊问。

    郭森急道:“太重了,绳子要断了!”

    “刺啦”一声撕裂传来,我的心跟着猛一提。

    下方,原本已经僵死了的老三竟紧紧的抱住我的腿,仰面冲我嘿嘿怪笑:

    “先生,他说全村人都会死,那你也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吧,嘿嘿……哈哈哈哈哈……”

    我很快冷静下来,冷眼俯视着他,快速的反手伸进包里。

    和我昨晚在远处看到的一样,那里的确有个山洞。

    犹豫了一下,冲下方的老三沉声说:

    “都说人快死的时候,会恢复良善的一面,你,不是。”

    雨暂时停了。

    “抓紧!别撒手!”郭森的声音自上方传来。

    我躺在草地上喘了好一阵,坐起身,又缓了一会儿才爬起来。

    “我没有做过违背良心的事,死期未到。你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有数。该死的,神仙救不活;不该死的,阎王拿不住!滚!”

    被打了背铐的包青山忽然喊了一句,挣扎着爬起身,朝前跑了几步,脚下一滑,再次摔倒在地。

    我笑笑,松开右手已经捏住的符箓,转而取出一把竹刀。

    “不关我的事!村长认出你了……也认出那个娘们儿了!事儿已经闹大了,是村里人要弄死你们……”

    “先生,你也一起死吧!”

    和我昨晚在远处看到的一样,那里的确有个山洞。

    “警察同志,我坦白……他们出不了村,就抓了我老婆孩子……他们要挟我去外面找先生……”

    几个人或坐或站在雨地里发愣。

    我提醒他的同时,近距离看清了草窝里的情形,自己也是一头的冷汗。

    “你也知道我是先生?”

    一个警察缓醒过来,看到一旁被铐着的老大,冲过去抬脚便踢。

    “是他……是他和一个高个儿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说是带我们找人……是他……是他!”

    绝望的惨叫声中,又是一声‘刺啦’撕裂的声音自上方响起。

    “啊…………”

    感觉身体猛一沉,猛然间,一只手攥住了我的手腕。

    可因为在陷阱里几天没吃过东西,脚没踢到就一个趄趔摔倒在地,随即仰躺在雨地里,像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孩子一样踢腾着手脚嚎啕哭了起来。

    “谁在下边?是杜队吗?”

    包青山像是泥鳅般的拱到我脚下,转过身看了看我,转而看向郭森:

    “滚”字出口,我猛地一翻手腕,竹刀脱手而出,正插进老三的右眼眶。

    “警察……警察同志,帮我……帮我找我的老婆……孩子……”。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