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六十七章 亶鬼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棺材李在棺材里,那眼前披着蓑衣,戴着斗笠,正不紧不慢往前走的又是谁?

    如果棺材李真的死了,那走在我前头的,就是害死村里那些人的邪祟……

    虽然还在下雨,但现在是大清早,什么邪物能在大白天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

    关键……

    看着棺材李在前方留下的脚印,我只觉得脑子里像是塞了乱麻,完全没有办法思考。

    从棺材李家到村头的祠堂,只有短短几百米,我却感觉两条腿像是灌了铅,每一步都那么的沉重艰难。

    祠堂里,已经聚集了几十号村民。

    我顾不上看其他人,目光一直停留在棺材李身上。

    就像瞎子说的,村子要大祸临头了……

    棺材李似乎感觉到我在看他,摘掉斗笠,回过头看向我。

    和他目光一对,我立刻知道,这人绝不是棺材李。

    先前在麻杆老`二家见到棺材李的时候,他两眼通红,显然昨晚一夜没睡。

    可如今面前的棺材李眼中不光没有丝毫的疲累,反倒充斥着一种近乎兽性的异彩光芒。

    更主要的是,两人四目相对,我后背靠近右肩的位置,突然传来一阵奇诡的寒意。

    随着寒意的蔓延,我就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从那里拱出来一样。

    有过昨晚的经历,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那是我肩上的鬼爪子。

    瞎子说过,我现在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阳世鬼身。

    接触的阴煞越多,身上的阴骨鬼爪就会越发凸显。

    现在鬼爪凸出的感觉如此强烈,面前的棺材李必定是邪祟无疑了。

    “祸祸。”

    听到有人叫我,我身子下意识的一抖,转过脸,就见瞎子提着五宝伞走到了我身边。

    “村里怕是要出大事了。”瞎子低声说。

    瞎子虽然是风水先生,但既然涉及阴阳,那他在其它方面也多少有些门道的。

    我一怔,见他眸子深处比平常多了几分异样的神采,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瞎子虽然是风水先生,但既然涉及阴阳,那他在其它方面也多少有些门道的。

    他现在显然是为了应对村中诡事,用他本门的法子开了阴眼了。

    我点点头,刚要把目光转向棺材李,瞎子忽然朝着一个方向努了努嘴。

    我又是一愣,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顿时呆住了。

    祠堂本来就不大,此刻几十号人聚集在一起,更显得拥挤。

    而且因为村里死了那么些人,现在几乎人人都腰里扎着白孝带,这使得祠堂中的气氛显得沉重中透着一股子诡异。

    我们昨天来的匆忙,而且家家关门闭户,我们见到的村民并不多。

    然而,顺着瞎子所指,我竟然看到好几个熟悉的身影。

    其中最显眼的,是角落里两个高瘦的男人。

    其中一个约莫五十来岁,只穿了条大裤衩,站在那里左顾右盼,神情显得十分焦虑。

    我现在可以肯定,那个被野猪咬死的警察,昨晚真的托梦给我。

    另外一个则干脆一丝不挂,完全就是光着的。

    这人是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的村民之一,而且不久前才见过他。

    确切的说,是见过他的尸体。

    他居然是麻杆老`二的儿子,那个叫麻小的男人。

    ‘大裤衩’就更不必说了,根本就是我进村后看见过好几次的麻杆老`二!

    我快速的想了想,转眼和瞎子对了个眼色。

    “你看那边。”瞎子低声说了一句。

    我恍惚的点了点头,“还不是普通的鬼,我碰不到她们。”

    顺着他的目光转眼看向另一个方向,我心又是一蹦。

    不等郭森反应过来,我猛地转向山梁,大喊道:

    那个最前排低着头的老太太,不就是昨天才上吊死了的村长老婆!

    而且因为村里死了那么些人,现在几乎人人都腰里扎着白孝带,这使得祠堂中的气氛显得沉重中透着一股子诡异。

    “我数过了,身上没戴孝的总共是十一个人。这十一个当中,可能至少有九个不是人。”瞎子在我耳边说道。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也说不出旁的。

    我在人群中扫视一圈,果然又看到几个‘人’的神情状态明显和其他人不一样。

    我快速的思索了一下,缓步走到离这边最近的两个人身后。

    这两人一个是年纪约莫五十多岁的妇女,另一个是个十四五的少年。

    两人身上都没戴孝,而且瘦骨嶙嶙,眼窝深陷,目光呆滞,像是几天没吃过饭一样,只是站在那里垂着头看自己的脚面。

    我朝地上看了一眼,没见到两人的影子,心不由得就是一紧。

    回头再看看角落里的麻杆老`二,想起昨晚的经历,我脑子里猛然闪出一个想法。

    我右手暗暗捏了个法印,默念着法诀,把手朝那少年的肩膀搭去。

    然而,我根本碰不到少年,只能是眼睁睁看着我的手穿透他的身体。

    关键……

    那感觉就像是想要触摸立体投影的影像却碰触不到一样。

    我回到瞎子身边,好半天都惊魂不定。

    “那娘俩也是鬼。”瞎子小声说。

    我恍惚的点了点头,“还不是普通的鬼,我碰不到她们。”

    “碰不到?”

    “嗯,现在不光碰不到,就连符咒法诀对他们也不起作用。”

    “为什么会这样?”

    而且因为村里死了那么些人,现在几乎人人都腰里扎着白孝带,这使得祠堂中的气氛显得沉重中透着一股子诡异。

    “因为他们是亶鬼。”

    “亶鬼?是什么?”

    我刚想解释,村长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径直来到我们面前。

    “几位先生,昨晚休息的还好吧?”村长问道,口气还和昨天一样的客气。

    可是不等我们回应,他就立刻又说道:

    “村里不分昼夜,接二连三死人,我只能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这样大家也好相互有个照应。我这样擅作主张,不会不妥当吧?”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也说不出旁的。

    村里出了邪乎事,把村民全都聚集到一起,至少能起到稳定人心的作用。

    他这么做似乎没什么不妥,可他却哪里知道,来到这里的村民不光是活的,死的也都来了。

    关键还有一点,祠堂是用来祭祀奠念历代先人的,寻常鬼魅是进不来的。

    随着寒意的蔓延,我就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从那里拱出来一样。

    现在鬼能进来,‘棺材李’也能进来……怕是全部人聚在一起也没用了。

    就像瞎子说的,村子要大祸临头了……

    村长朝我抱了抱拳,用恳求的语气说:

    “先生,麻小的死你也看见了,那孽障太丧心病狂了,它不光要人的命,还吃人啊!求求先生,尽快替我们除了它吧!”

    我恍惚了一下,下意识的向棺材李看去。

    可是没等我转过头,村长就大声说:

    “老大,老三,你们赶紧带先生去麻杆老`二挖开的那个老坟,先生尽早除掉那孽障,咱就不用担惊受怕了。”

    瞎子一听就皱起了眉头,张嘴想说什么。

    我脑子里突然像是划过一道闪电,忙不迭上前一步拦了他一把。

    我朝祠堂外看了一眼,问村长:

    “那地方离这里有多远?”

    另外一个则干脆一丝不挂,完全就是光着的。

    村长说:“倒是不远,只有五六里路,只是下着雨,山路不好走,还劳烦先生不辞辛苦了。”

    我心又是一动,刚想说话,村长的三儿子忽然指着司马楠憨声憨气的说道:

    郭森扭过脸,看我的眼神有点疑惑。

    “爹,那路可不好走,还带这个女的啊?她也是先生?”

    我看了他一眼,再看看村长的神情,忽然感觉今天的情形有点不对劲。

    没等我琢磨明白,村长就问我司马楠有没有同去的必要。

    我快速的想了想,转眼和瞎子对了个眼色。

    瞎子是何等机灵的人物,从听我顺着村长的话往下接就知道我肯定有别的想法。

    眼珠转了转说:“她就别去了,我也不去了,留下照顾村民,免得再有闪失。”

    我朝村长点点头,拉着瞎子走到一边。

    “村长他们好像有点不对劲,什么老坟里的鬼,百分百是编瞎话,你还去干嘛?”瞎子低声问。

    “没有坟,但可能有别的,还是得去一趟。”我回头朝村长那边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其他人可以不管,看好司马楠。还有,小心点棺材李。”

    “棺材李?”

    随着寒意的蔓延,我就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从那里拱出来一样。

    我点头,“他比其它那些鬼狠。不过你是不用怕,段四毛肯让你来,你肯定死不了。”

    两人又耳语了几句,才又回到村长面前。

    村长又跟我们客套嘱托了几句,忽然对一直跟在旁边的包青山说:

    “你跟着一起去吧。”

    包青山答应一声,没多说什么。

    不等郭森反应过来,我猛地转向山梁,大喊道:

    不等郭森反应过来,我猛地转向山梁,大喊道:

    我右手暗暗捏了个法印,默念着法诀,把手朝那少年的肩膀搭去。

    “山洞里有鬼!”

    不等郭森反应过来,我猛地转向山梁,大喊道:

    老大和老三急忙转头。

    跟着走了一段,我仔细看了看周遭的环境,不得不连着深呼吸,才能让自己保持镇定。

    见我斜眼看向前面的老大和老三,眼珠微微转动一下,立刻朝我点点头,挨到另一侧的毛队长身边去了。

    瞎子虽然是风水先生,但既然涉及阴阳,那他在其它方面也多少有些门道的。

    雨下得很大,以至于两个人不挨到一起都听不清彼此说话。

    约莫走了三四里路,我看了一眼包青山,挨到郭森旁边,隔着雨衣在他腰间轻轻拍了两下。

    “先生,那老坟就在前面的山岗子上,我们……我们就不过去了吧?”老大回过头说道,似乎对所谓的老坟十分的畏惧。

    但是多年的从警经验,使他有着敏锐的洞察力。

    我看了看两人身前不远处的杂草窝子,点点头,扭过脸朝郭森递了个眼色。

    因为,昨天晚上我才刚刚走过一趟……

    棺材李似乎感觉到我在看他,摘掉斗笠,回过头看向我。

    朝山梁走近些,老大和老三突然停下了脚步。

    不管那真是梦,还是灵觉使然,他真的带我来过这里。

    不过,我却看到他眼中闪过一丝纠结不定。

    又走了一阵,不远处出现一个山梁,我心里没来由的有些紧张起来。

    随着寒意的蔓延,我就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从那里拱出来一样。

    包青山一路上都没说话,只是整个人裹在雨衣下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不是我们进山的那条路,但这条路我并不陌生。

    出了村头,村长家的老大和老三带路朝山里走去。

    我右手暗暗捏了个法印,默念着法诀,把手朝那少年的肩膀搭去。

    郭森扭过脸,看我的眼神有点疑惑。

    我现在可以肯定,那个被野猪咬死的警察,昨晚真的托梦给我。

    我早就蓄势待发,两人转头的同时,我已经朝着最靠前的老三扑去,一个侧身,肩膀狠狠撞在了他后背上……

    瞎子虽然是风水先生,但既然涉及阴阳,那他在其它方面也多少有些门道的。

    这里我确实来过,这山梁我也见过。。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