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六十六章 棺材里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我好一阵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爬起身,伸手就去掀身侧的棺材盖。

    查看完麻小的尸体,我越发惊疑不定。

    从表面判断,麻小是昨天夜里死的,死亡时间应该就是我离开后没多久。

    那个时候他不是正和一个女人在干那回事嘛。

    难道说那个女人是……

    瞎子转动眼珠,看向我,低声问:“你只见过鬼吗?”

    走出门,把瞎子拉到一边,把昨晚在院门口看到的情形跟他说了一遍。

    我和瞎子对视一眼,瞎子点点头。

    瞎子少有的言简意赅,说院中积水,门前干燥,那就是家宅冲了煞,主邪祟入宅。

    说完一指院中说:现在积水消退,门前也恢复了正常,是因为这家人都死绝了,也就不存在冲煞一说了。

    我犹豫着问:“厉鬼害人是有可能留下痕迹的,可没听说过还会留下脚印的?”

    瞎子转动眼珠,看向我,低声问:“你只见过鬼吗?”

    难道说那个女人是……

    我一下愣了。

    当‘妖’这个字浮现在我脑海中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但随即脑子里像是划过了一道闪电。

    村里前面八个人都还能说是‘自杀’,麻小可是被活活咬死,而且吸干了脑髓。

    这已经不是寻常的鬼魅能够做到的了……

    当‘妖’这个字浮现在我脑海中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倒不是说我害怕自己对付不了,老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真要是有妖孽出现,那肯定是有不寻常的事。

    但凡‘行内人’都知道,一旦出现这种状况,可怕的未必是妖,而是‘反常’。

    棺材李看也不看我和瞎子等人一眼,径直走进了里屋。

    村长家的老三带着一人走了进来。

    这人眼睛红通通的,像是昨晚没怎么睡好,正是村里的老棺材匠,棺材李。

    棺材李看也不看我和瞎子等人一眼,径直走进了里屋。

    不大会儿的工夫就又走了出来,神色却是凝重的吓人。

    他站在门口凝神想了半晌,突然转向我张了张嘴,像是想要说什么。

    可没等说出来,外面就传来一阵敲锣的声音。

    村长家的四儿子回过头说:“是俺爹召集全村人开会了,咱赶紧去吧。”

    我和瞎子对视一眼,瞎子点点头。

    刚要走,棺材李忽然一把拉住我,沉声对村长家四儿子说:“我要和这位先生聊聊,你们去吧。”

    上了漆以后‘老房’(棺材别称)就成了,入殓前是不能够盖棺的。

    “知道敲锣是啥意思不?那就得全村人都得去俺家,你不去,啥意思啊?”村长的三儿子瞪眼看着他,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

    “我艹……”村长三儿子懵了一下,捋袖子就想上前。

    棺材李笑了笑,突然脸色一变,猛地一巴掌甩在他脸上,指着他鼻子狠狠骂道:

    “小兔崽子,你跟谁说话呢?你把你老子叫来,看他敢不敢这么跟我说话?”

    “我艹……”村长三儿子懵了一下,捋袖子就想上前。

    老四一把拦住他,看了看棺材李,又看了看我,咬了咬牙说:

    “三哥,李叔得忙着给麻小打棺材。咱爹喊呢…先回去!”

    见老三和老四悻悻走出去,我看了棺材李一眼,朝瞎子递了个眼色。

    瞎子眼珠转了转,朝我伸出手:“伞给我。”

    我想都没想就把五宝伞递给了他。

    瞎子把伞撑开,朝我晃了晃:“我打伞,你穿雨衣吧。”

    瞎子等人走后,棺材李把斗笠戴在头上,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瞎子转动眼珠,看向我,低声问:“你只见过鬼吗?”

    跟着他离开麻小家,来到昨晚他进去的院落。

    进门后,棺材李随手把院门一甩,径直走到旁边一个草棚底下,甩掉斗笠,解开了蓑衣。从旁边拿过一杆旱烟袋,自顾自‘吧嗒吧嗒’抽了起来。

    我被他勾起烟瘾,摸出烟盒也点了一根。

    同时扫量院里的情形。

    只一眼,就看到草棚的一角停着两口上了漆的大棺材。

    我一下想起昨天刚到老村长家时的情形。

    那时候村长老伴刚上吊,村长让三儿子带人来这儿抬棺材,结果却只抬回去一副连漆都没上的棺材。

    当‘妖’这个字浮现在我脑海中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当时村长的三儿子显得很不忿,现在看来,显然就是因为棺材李家明明有上了漆的‘现货’,却没给他家用的缘故。

    可我同时也发现一件不合常理的事。

    从脸孔浮凸的形状和身形衣着,我一下就想到了一个人。

    两副棺材上的都是黑漆,而且棺材盖都是盖着的。

    黑漆棺材是殓葬横死之人的。

    说完,在凳子上磕了磕烟锅,随手一丢,拿起斗笠戴上,迈步朝外走去。

    关键是,两副棺材上了漆,虽是用四条长凳架着,可棺材盖却都盖上了。

    上了漆以后‘老房’(棺材别称)就成了,入殓前是不能够盖棺的。

    再是山村,棺材李之所以被称为棺材李,也不可能不懂这点。

    现在两副棺材全都盖了棺,这不对头!

    “先生!”

    棺材李对着外面的雨抽了会儿旱烟,忽然问我: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看见什么了?”

    我只略一犹豫,就点了点头。

    我身子一震,下意识的转过身,却见他已经不见了。

    他不顾召集的锣声,把我带来他家,明显是有话跟我说。

    从昨天他警告我的话来看,他应该是知道内情的。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可他现在有坦诚置腹的迹象,我也没必要多隐瞒。

    “你看见什么了?”棺材李猛地回过头看向我。

    我被他凌厉的眼神瞪视,不自禁一哆嗦,反应了一下,沉声说出我昨天进村时就见到了麻杆老`二,昨晚更在他们家见到窗户后有男女……

    “还有呢?”不等我说完,棺材李就朝我逼近一步,神情显得相当急切。

    我眼珠快速的转了转,迟疑了一下,盯着他说:

    “我还见到一个警察,他是鬼……先前来村里的那六个警察,到底经历了什么?”

    棺材李明显身子一震,竟连旱烟杆都失手掉在了地上。

    好半天,才眼神空洞的看向我:“他还是没能出去……”

    不知道怎么的,听他这么说,我就像是被电蛰了一下,“你想说什么?”

    棺材李呆愣了良久,眼中才闪过一抹沉痛。眼珠缓缓转动,看向最角落的那副棺材。

    我好一阵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爬起身,伸手就去掀身侧的棺材盖。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快步走了过去,朝着棺材看了一眼,发现棺材盖的严丝合缝,就差没上钉了。

    “你若有能耐,帮我带这孩子出去,我来世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棺材李忽然说道。

    我身子一震,下意识的转过身,却见他已经不见了。

    只有蓑衣斗笠搭在一旁,地上还丢着个长杆的烟袋锅子。

    说完,在凳子上磕了磕烟锅,随手一丢,拿起斗笠戴上,迈步朝外走去。

    “不是吧?”

    我心里一阵从未有过的发毛。

    雨还在下。

    四下不见有人。

    只有我一个人在草棚里。

    还有一旁停着的两口棺材。

    “你昨晚没死,是大能。我老李求求你,把这孩子带走,求你!”

    一个声音突如其来的在我耳边响起,语调无比恳切。

    我脚下一个趔趄,猛一滑,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我听出这是棺材李的声音,就和刚才一样,他就在我近旁跟我说话。

    但此刻他已经不见了。

    我和瞎子对视一眼,瞎子点点头。

    我听出,这声音竟然是从旁边一口棺材里传出来的!

    声音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人没了……

    我好一阵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爬起身,伸手就去掀身侧的棺材盖。

    我身子一震,下意识的转过身,却见他已经不见了。

    棺材厚重,但我这会儿也是急火上头,只一下就把棺盖推开了半尺。

    当我看清棺材里的情形,整个人都僵住了。

    棺材里有人!

    那人的脸上盖着一张黄表纸,但已经被血浸染透了。

    我只略一犹豫,就点了点头。

    从脸孔浮凸的形状和身形衣着,我一下就想到了一个人。

    棺材里的是那个被野猪咬死的警察!

    我脑子瞬间懵了。

    这警察是死在山里的,他的尸首怎么会在棺材李家?

    而且是在棺材里?

    我和郭森他们为了怕尸体被野兽糟蹋,把尸首悬挂寄存到了树上,难道说……

    我猛然想起昨晚我往回走时,和棺材李迎面相对,当时他蓑衣下鼓鼓囊囊的,像是背着什么东西……

    难不成是他找到了那警察的尸体,然后背会了村子。

    所以我才看到了那个警察的鬼魂?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好一阵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爬起身,伸手就去掀身侧的棺材盖。

    他知道这警察死了?

    其余五个警察……

    转眼间,我看到旁边另一口棺材。

    循着喊声转过头,没等看到正主,目光落在草棚的一角,我整个人顿时就麻了。

    棺材李含混的应了一声,转头看向我,“走吧?”

    “先生,其他人都到齐了,你和李叔也赶紧去吧。”

    “那就去吧!”棺材李对着我笑道。

    说完,在凳子上磕了磕烟锅,随手一丢,拿起斗笠戴上,迈步朝外走去。

    那可能是棺材李昨天半夜把他从山里背来的。

    他知道这警察死了?

    走出几步,转脸看向那两口棺材,只觉得一颗心已经提到了无法放回的高度。

    可另一副棺材呢?

    他在棺材里。

    村长家的老大一手撑着伞,一手顿了顿手里粗憨的杠子,脸上倒是挺和善。

    虽然只打开了十公分,可我已经看清,那里面的人是棺材李了!

    “咕嘟。”

    “咣当!”

    难道说那个女人是……

    突如其来的一声喊,惊的我两手一松,刚抬起十公分的棺材盖也落了回去。

    我脚下一个趔趄,猛一滑,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最里面的棺材里,就是那个被野猪咬死的警察!

    四下不见有人。

    “昂,知道了。”

    咽唾沫的声音大的吓了我自己一跳。

    “先生,俺爹让所有人去俺家开会。”

    我愣怔了好一会儿,才朝他点点头。

    来的是村长家的老大。

    当‘妖’这个字浮现在我脑海中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我犹豫了一下,缓步走了过去。

    他在棺材里。

    我回头朝身后看了一眼,又左右看看,一咬牙,把两手撑在棺材盖的两边,奋力抬了起来……

    “先生!”

    不是棺材李是谁?

    村长家老大目送他出门,转眼看向我:“先生,饭备好了,赶紧走吧。”

    一个身形高大,须发花白的老人正身披蓑衣,一脚踩着一条长凳站在棚子一旁,手里捧着旱烟袋“吧嗒吧嗒”抽着。。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