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六十五章五弊三缺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那两个脚印明显是才踩上去的,而且是光着脚。

    让人感觉怪异的是,从脚印的大小来看,那要么是个半大孩子,要么就是个女人。

    脚印的方向是朝里的,也就是说无论留下脚印的是女人还是孩子,应该是刚进去。

    半夜两点多,哪家的女人孩子还在外边跑?

    就是本家的也说不过去啊。

    我试着推了推院门,竟然一下就推开了。

    透过门缝,就见院里的一间屋子还点着灯。

    灯光在窗户纸上映出两个人影,看上去应该是一男一女。

    不知道怎么着,我看那女人的影子似乎有点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离的远,我听不清楚。

    但是很快,我就有种想骂街的冲动。

    窗后,男人一把抱住了女人,接下来的动作就不用细说了。

    怪不得大半夜的门口会有脚印呢,敢情是哪家的女人跑来和男的私会来了。

    我没有瞎子偷窥的癖好,翻了个白眼,拉上门转身往回走。

    走了没多远,前面突然照来一束光亮。

    我下意识的停住脚步,打着手电照过去,见那人披着蓑衣,戴着斗笠,竟然是棺材李。

    我迟疑了一下,迎面走了过去。

    离得近了,发现棺材李的蓑衣下面鼓鼓囊囊的,像是背着什么东西。

    棺材李似乎是才反应过来,白眉皱起,冷冷的说:

    “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以为自己懂点东西,就什么都敢管?好,你们想死,我不拦着。”

    说完,竟不等我开口,径直推开旁边一扇院门走了进去,“砰”的把门关上了。

    “艹,这村子里有正常人吗?连个正常鬼都没有。”我郁闷的嘀咕了一句。

    回到住的地方,瞎子和毛队长也都已经醒了,正和郭森对着抽烟呢。

    “你发现什么了?”瞎子叼着烟问我。

    我想了想刚才的事,似乎没有一样是说出来有用的。

    我耸了耸肩膀,觉得后背靠近右肩的位置有点别扭。想到梦境前后后背两次传来的凉意,就让瞎子帮我看看,背上是怎么回事。

    瞎子让我脱了衣服,只看了一眼,脸就沉了下来。

    好半天才说:“祸祸,我真不想看你走这步路。”

    “怎么了?”

    我疑惑的问了一句,反手摸向后背,一摸之下不禁吓了一跳。

    我背上那块发凉的地方,竟然鼓起拇指大小的一块凸起。

    摸上去十分的硬,就好像是那里长出一块骨头似的。

    “不用想了,是你的鬼爪子。”

    瞎子面沉似水的看着我说:“你本来就是九阴煞体,阳世鬼命,作为命格的一种,那还不算什么。

    搬到城河街后,你做过什么,就不用我说了。我没想到,你会为了徐洁,活活把自己变成了阳世恶鬼。

    说起来这也是命吧,老何当初给你那块阴骨,目的只是想你方便做一些事。

    他绝没有想到,你会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变成活鬼。更加没想到,那块阴骨会把你的先天鬼爪勾出来。”

    “这是那块阴骨?”我猛然想起老何留下的那个扳指。

    瞎子摇摇头:

    “老何给你的阴骨已经不存在了,这是你自己的阴骨。你接触的阴煞越多,阴骨就会凸显更多,等到整个鬼爪显露出来,你就坐实了恶鬼之名,能够随意来往阴阳两界。”

    瞎子掐了烟,又点了一根,狠狠抽了一口,拧眉瞪着我说:

    “做个蒙事的阴倌不是挺好吗?真正学了、用了某些禁忌的东西,是会犯五弊三缺的。我不相信鬼灵术上没有提示?”

    “有。”

    ——太阴鬼灵术

    ——得见此术者,必是先天鬼爪显露,后天水火阴阳交集,断绝情缘的阳世鬼身

    鬼灵术开篇的两句话犹如印在我的脑子里。

    “你用了鬼灵术中的禁术,就要承受五弊三缺。你明明知道后果,可你知道徐洁不是活人,所以你甘愿把自己变成了鬼。哥们儿,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瞎子盯着我问。

    “值。”我和他对视,一字一顿道:“这些年我很苦,我没向任何人抱怨过。在我最不好的时候,遇上了最好的她。所以,怎么都值得。”

    瞎子叹了口气,点点头,搭住我肩膀按了按,“你觉得值就行,做兄弟的挺你。”

    “嘶……你看相的本事见长了怎么会看出这么多的?”我忽然反应过来。

    貌似再见面,这家伙变得比以前神叨多了。

    瞎子的专长是看风水,其他本事稀松的很,他怎么就知道鬼爪显露这些东西了?而且还在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让我把五宝伞带上……

    “唉。”

    瞎子忽然叹了口气,斜了我一眼,说:

    “别人都说为了兄弟两肋插刀,我是为了你这个兄弟,插了自己一刀啊。”

    “别打岔,怎么回事?”我一把揪住他。

    “我为了帮你搞清楚一些东西,把自己给搭上了。”瞎子苦着脸说。

    “说清楚。”我更加疑惑。

    瞎子一捂脸:“我被段佳音上了。”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死他。

    我说那天打电话的时候,最后那个女人的声音怎么听着有点熟悉呢。

    那居然是段四毛?!!!

    这货说是替我联络段乘风,他居然把老段的闺女勾搭上了。

    “段四毛怎么能看上你呢?”我真有点想不通。

    瞎子一瞪眼,“她怎么就不能看上我?”

    我郁闷的点点头,“行吧,看上就看上吧,好好一朵鲜花就这么让牛粪给……看不得了。”

    “你是今天才发现鬼爪子露出来的?”瞎子忽然问。

    我点点头。

    瞎子眉头一皱,喃喃道:

    “佳音好像跟我还藏着呢,闹腾这村子的到底是他娘的什么东西啊……”

    我问他怎么回事。

    他说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先让段佳音给我卜了一卦,段佳音只说让我带上五宝伞,此行就有惊无险。

    但是现在我身上的鬼爪显露,必定是碰上了极凶的厉鬼妖孽所引起的。

    段佳音可是没告诉他这趟会碰上什么……

    见司马楠和毛队长都一脸懵逼的在旁边看着,我也没再多问,看看时间,说都在睡一会儿。

    但这一觉并没有睡太久,天还没完全亮起来,外面就传来了拍门声。

    来的是村长的四儿子,一进门就说,又出事了,又死人了。

    跟着他来到靠近村尾的一户人家,没进门我就先愣了。

    死人的竟然是麻杆老二家……

    “呕……”

    瞎子只朝屋里看了一眼,就回过头狂吐起来。

    同来的司马楠则直接吓得晕了过去,被郭森和毛队抬进了正屋的椅子里。

    看着里屋床上的死尸,我也是头皮一阵阵的发炸。

    我见过的尸体不能算少了,可从来都没见过如此恐怖的死状。

    死的是麻杆老二唯一的儿子,也就是昨天我跟包青山来找人的时候,见过的那个叫‘麻小’的村汉。

    此刻他全身一丝不挂,面朝下趴在床上。

    朝着床外边的半张脸,已经变得血肉模糊,像是被某种动物用牙齿啃的一样。

    更可怖的是,他露出来的右耳朵和右眼,完全被啃成了两个黑森森、血糊糊的洞,透过这两个洞看进去,脑腔子竟都是空的。

    “这他妈的是让老鼠啃的还是让狼给撕的……呕……”

    瞎子一句话没说完,又吐了起来。

    郭森走回到我身边,喘着粗气刚要说什么,我一把攥住他手腕,朝他使了个眼色。

    这次我来这山村的身份不是法医,是阴倌、是先生。

    况且就尸体的状况,绝不是寻常法医能够给出结论的。

    关键是,我一下就想起了昨天晚上我在院门口见到的情景。

    还有门口那两个光着脚的脚印……

    和那个灯影下跟男人媾和的女人身影……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