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六十二章 死人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嗯。”

    “这是我小闺女,脑子不好使,还乱咬人,没法子,只能把她关起来。”

    瞎子走到门口,递给我一根烟,自己也点了一根,狠狠吸了一口,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你要帮这老孙子把人带出去?”

    听我说完,瞎子的脸色也阴沉起来,好半天都没说话。

    我回头看了包青山一眼,笑了笑,没说话。

    瞎子会意的点点头,朝着雨中吐了个烟圈:“这村子不是一般的邪性,我帮人看了这么多年的风水,从来没见过整个村都冲煞的。”

    “来的路上你看出不对劲了吗?”我问。

    老村长点点头,拉着我的胳膊往外走。

    瞎子摇头:“没看出来,可是我有种感觉,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故意放咱们进来似的。进山容易,想回去就没那么简单了。”

    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不禁又想起了那个死在山里的警察。

    这个山村的确荒僻,但稍微有些野外生存经验的人,也不至于在山里迷路。

    女孩儿头发上也不知道沾的是什么东西,都脏的打绺了,一张脸更是脏的看不清模样。

    但那个警察明显却是在山里走了很久,体力透支失去了行动能力,才被野猪咬死的。

    我和瞎子有着相同的感觉,总觉得所谓的‘山变了’,不是山真的变了,而是山里有着什么未知的东西……

    瞎子把烟头弹飞,低声问我:“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村的村民也不怎么对劲?”

    我点头:“事出反常必有妖。”

    老村长点点头,拉着我的胳膊往外走。

    “人若反常必有刀。”瞎子接口道,“总之万事小心。”

    “嗯。”

    我刚想再说什么,忽然就见正对着这边的那间屋子里,先前见到的那双眼睛又出现在窗户后面,隔着雨幕直勾勾的看着这边。

    瞎子也看到了那双眼睛,回头和我对了个眼色。

    我朝堂屋看了一眼,见村长一家都在棺材旁守着,掐了烟,假装散步,顺着屋檐朝对面走去。

    到了左边的那间屋子外头,就见门从外边上了锁。

    抬眼再看,窗户后的那双眼睛又已经不见了。

    没走到窗边,我就先闻到一股类似猪槽马圈才有的骚臭味。

    自己的娃?

    我皱着眉头来到窗户底下,回头看了一眼,转过头隔着窗户往里看。

    “怎么了?见鬼了?”

    屋里黑漆漆的,似乎除了这扇朝院里的窗户,其余窗户都被封住了。

    “这位是……是真的先生?”

    我一时看不清里面的情形,就把脸往窗户上贴了贴。

    哪知道脸刚碰到窗棂的钢筋,猛然间,一股子恶臭味扑面而来。

    紧接着就见一张肮脏的脸从窗户底下冒了出来,张开嘴朝着我就咬了过来!

    自己的娃?

    我吓得浑身一哆嗦,忙不迭的往后闪避。

    刚退后两步,就感觉后背撞在了一个人身上!

    我又是一激灵,蓦地转回头。

    “嗯。”

    “你干啥呢?”村长的三儿子阴沉着脸问我。

    我长出了口气,刚想说什么,却突然听到一阵“嘎吱嘎吱”硬物刮擦金属的声音。

    转过头一看,不禁头皮一麻。

    屋子里刚才想咬我的那人,居然正咬着一根钢筋,错着腮帮子拼命的咬着。

    听我说完,瞎子的脸色也阴沉起来,好半天都没说话。

    我仔细看那人,居然是个女的,看年纪绝不会超过十四五岁。

    女孩儿头发上也不知道沾的是什么东西,都脏的打绺了,一张脸更是脏的看不清模样。

    女孩儿嘴里的牙最起码少了得有一半,却还在‘嘎嘎’的咬着钢筋,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我。

    “这是什么人?”我身子不自主的发颤。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村长的三儿子愣愣的说道。

    “这是我小闺女,脑子不好使,还乱咬人,没法子,只能把她关起来。”

    这时,老村长听到动静走了过来,一把拨开他,指了指屋里的女孩儿,有些讪讪的对我说:

    “这是我小闺女,脑子不好使,还乱咬人,没法子,只能把她关起来。”

    说着,深深的叹了口气。

    “来了!来了!他又来了……嘿嘿嘿嘿……”

    屋里的女孩儿突然松了口,莫名其妙的喊了一句,然后“嘿嘿”怪笑起来。

    她的声音尖锐中透着沙哑,而且还漏风,听上去却是比咬窗户的声音还要刺耳。

    “怎么了?见鬼了?”

    老村长又叹了口气,眼睛却是斜向我,竟伸手拉着我的胳膊往回走,边走边说道:

    “这孩子命苦,从小就这样,带她去城里也不知道看了多少回了,都说看不好。自己的娃,我们也不能不管她,就只能……唉……”

    来到堂屋,进门前我回过头又朝那间屋看了一眼。

    那个女孩儿把脸贴在窗棂上,还在对着院子里嘿嘿嘿的笑。

    我心里越发阴沉,脸上却没表露出来。

    自己的娃?

    自己的娃再是疯子,有这样糟践着养的吗?

    这时瞎子和郭森也走了过来。

    我看了看新布置的灵堂,又朝棺材里的尸体看了一眼,没见有异状,这才沉声问老村长:

    “村子里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老村长这时是真的长叹了口气,把我们让到一边,声音低沉的说道:“撞邪了,死人了。”

    他指了指棺材,眼睛微微有些泛红:“你们也看见了,早上还好好的,莫名其妙的就上吊了。”

    “呵呵。”瞎子突然冷笑了两声。

    扭脸看去,就见他脸色出奇的阴冷,嘴角带着一抹森冷的笑意斜眼看着停放的棺材。

    我靠近他,暗暗用肩膀顶了他一下,转头让村长继续说下去。

    老村长又是一阵唉声叹气,才指了指门外说:

    “这雨下了不是一天两天了,断断续续下了快小半个月了。”

    “村子撞邪和下雨有什么关系?”我不解的问。

    眼下到了初夏,山里多雨貌似没什么稀奇的。

    “死人,每天都死人。算上我家老太婆,村里总共已经死了八个人了。”

    老村长朝我和瞎子拱了拱手:“先生是高人,我老头子替全村人求你们,尽快帮我们把那孽障给除了吧,再这样下去,整个村就死绝了!”

    说着,竟屈膝向我们跪了下来。

    老村长点点头,拉着我的胳膊往外走。

    我连忙去扶,瞎子却站着不动,竟又是一阵冷笑。

    我不禁皱了皱眉,要说起来,瞎子可是比我沉稳多了,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这么沉不住气。

    我扶起村长,和郭森对了个眼色,对老村长说这屋不是说话的地方,让他换间屋子详细说一下状况。

    老村长点点头,拉着我的胳膊往外走。

    “嗯。”

    刚走到门口,迎面进来一个人,差点和我撞了个满怀。

    看清这人的模样,我瞬间就感觉头皮炸了起来。

    进来的这人居然是瞎子!

    瞎子见我反应奇怪,扬了扬眉毛问我:

    “怎么了?见鬼了?”

    女孩儿头发上也不知道沾的是什么东西,都脏的打绺了,一张脸更是脏的看不清模样。

    话音没落,就听‘噗通’一声,老村长竟是一闭眼,仰面摔在了地上。

    老村长又叹了口气,眼睛却是斜向我,竟伸手拉着我的胳膊往回走,边走边说道:

    “爹!”

    “爹,你咋了?!”

    ……

    村长的几个儿子连忙跑过来把他抬到椅子里,七手八脚的替他捋心口顺气。

    再看郭森,脸色也有些发白。

    村长的几个儿子连忙跑过来把他抬到椅子里,七手八脚的替他捋心口顺气。

    如他所说,见鬼了,大白天见鬼,而且那鬼还和他长得一样!

    村长好一会儿才缓醒过来,歪在椅子里,瞪着眼睛惊恐的看着瞎子,好半天才颤声问:

    有的是无缘无故投井死的,有的是撞墙死的,总之表面上看都是自杀。

    当中最离奇的一个,就是先前村长让包青山去找儿子的那家。

    村长儿子守灵,没看见先前的瞎子,郭森、老村长和我一样,都看见了!

    从他和老村长的反应看来,刚才的状况绝不是我的幻觉。

    自己的娃?

    现在回想起来,之前的‘瞎子’确实反常。

    村子一直在下雨,每天都死人。

    我也顾不上换地方了,让他赶紧说说村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老村长又叹了口气,眼睛却是斜向我,竟伸手拉着我的胳膊往回走,边走边说道:

    麻杆老二养了一辈子的牛,却是被牛缰绳缠着脖子,大白天吊死在了牛角上。死的时候身上光着,就只穿了条裤衩……

    据目测,他最少得有一米八几,快一米九了,吊死在牛角上……

    这时,我反应过来,急忙回头扫视屋内,之前的瞎子却已经不见了。

    听老村长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一下就想起了那个‘大裤衩’,那应该就是麻杆老二。

    “怎么了?见鬼了?”

    那家的户主因为个子瘦高,被村里人叫做麻杆老二。

    整件事听上去十分的简单,一句话:

    听我说完,瞎子的脸色也阴沉起来,好半天都没说话。

    听他说完,我和瞎子面面相觑,却是更加的疑惑。

    “这位是……是真的先生?”

    但更让我细思极恐的是,我刚才几乎一直是挨着他的,那么近的距离,我竟然丝毫没察觉出那个不是瞎子,甚至没感觉出他不是人,我碰的到他的身体……

    前后死了八个,每个人死法都不同。

    抬眼再看,窗户后的那双眼睛又已经不见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