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六十一章 棺材李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再次推开院门,没等我看清院子里的状况,猛然间,门后闪出一张阴鹜的男人脸:

    “外来人?你想干嘛?”

    这人年纪并不算大,最多也就和我差不多,刀削斧剁的一张脸却透着十分的彪悍。

    我冷不丁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

    这人年纪并不算大,最多也就和我差不多,刀削斧剁的一张脸却透着十分的彪悍。

    瞧模样,他居然和那个‘大裤衩’很是相像。

    包青山走了过来,呵呵一笑对男人说:“麻小,不认识你叔了?”

    男人先是一愣,随即竟堆起了殷切的笑,“老包叔,你咋来了呢?快,快屋里坐。”

    包青山摆手说:“不坐了,我还有事儿呢。跟你爹说一声,我改天找他喝酒。”

    被叫做麻小的男人神情一黯,低声说:“老包叔,我爹死了。”

    包青山肯主动交代,是因为确定了我们的确是‘有能耐’的先生。

    “死了?啥时候的事儿?他怎么死的啊?”包青山一脸吃惊的问。

    总算是明白老村长为什么会让外人替他女人换寿衣了,死尸已经有了尸变的迹象,浑身僵硬,普通人是绝不能够替尸体把衣服换上的。

    但我却看出,他这副神态完全是装出来的。

    雨越下越大,雨声盖过了两人说话的声音。

    到底是自己的老伴(老娘)死了,看到尸体松弛下来,怎么就高兴的跟过年似的?

    我并没有刻意关注两人说了什么,而是隔着院门往里看,除了满院的积水,却没再见到‘大裤衩’的影子。

    回去的路上,包青山犹豫再三,还是小心翼翼的问我:

    “小兄弟,你看出这村子邪乎在哪儿了吗?”

    我冷冷看了他一眼,“你继续死咬着口什么都别说,你看看我能不能把这村子里的事给平了。”

    事实是这老东西从一开始就不尽不实,只是利用隐瞒被拐卖人口的讯息要挟警方替他找来阴阳先生,并且带我们来到这里。

    事到如今,我只觉得这村子处处透着邪异。

    见棺材抬进屋,老村长皱起了眉头:“老李,这棺材咋没上漆啊?”

    包青山明显知道内情,却仍然不肯松口。

    包青山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回到村长家,正屋里已经哭声一片。

    好半晌,老村长才满脸沉痛的对一个村汉说:

    “老三,你去看看棺材李回来没有,要是回来了,就去他家抬口棺材,把你们娘殓了。”

    村汉出去后,又过了一会儿,老村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起身走到瞎子面前,朝瞎子作了个揖:“先生,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死丧在地,瞎子也不好再拿架子,忙站起身让他直说。

    老村长似乎犹豫了一下,才低声说:

    “能不能劳烦先生你帮忙,替我家老婆子把寿衣换上?”

    瞎子一听就愣了,转过头疑惑的看向我。

    我也有些发懵。

    没听说过主家死了人,让外人替死人换寿衣的。

    我顿时就觉得头皮都快要炸开了。

    再说了,死的还是个女眷,怎么也不该让不是本家的男人替死者换衣服啊?

    我看了看老村长的面色,再想想之前见到的‘大裤衩’,隐约感觉这事有蹊跷。

    总算是明白老村长为什么会让外人替他女人换寿衣了,死尸已经有了尸变的迹象,浑身僵硬,普通人是绝不能够替尸体把衣服换上的。

    我向瞎子递了个眼色,和他一起走到尸体旁。

    我看了看死尸,没发现有什么异状。

    可当我看到死者的脚,忍不住猛地打了个激灵。

    因为是在屋里上吊死的,老太太并没有穿鞋,脚上只穿了双白布袜子。

    刚才我一直在想旁的,没仔细查看死尸,这时再看,却发现死者的脚尖绷的笔直,脚趾甲像是很久没有剪过一样,都快把袜子尖儿给刺穿了。

    又过了一会儿,门外匆匆走进来一个披着蓑衣,戴着斗笠的人。

    要诈尸!

    我悚然的看向瞎子,他的脸色比我也好不到哪儿去,显然也看出了不对劲。

    对于我来说,诈尸倒还不算什么,关键是,这老太太才死了没几个钟头。

    而且她是上吊死的,被发现以后马上就被停放在了堂屋。

    我可以肯定,这中间没有哪个环节是能激起尸变的。

    还有,就算因为心存怨念而尸变,又怎么会这么快呢……

    总算是明白老村长为什么会让外人替他女人换寿衣了,死尸已经有了尸变的迹象,浑身僵硬,普通人是绝不能够替尸体把衣服换上的。

    我没再多想,拿出黄纸朱笔,现画了一道镇尸符,默念法诀,将符箓在老太太头顶上方烧了。

    黄符刚化为灰烬,忽然就听屋子里传来好几声惊呼。

    感觉不对劲,我连忙转眼向尸体看去。

    一看之下,顿时炸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本来闭着眼的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张开了眼睛,正斜着眼,满眼怨毒的盯着我!

    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她的眼睛里竟然没有眼白,整个眼珠都是黑色的,乍一看就像是眼皮底下藏了两个黑石头蛋子一样。又像是死尸有着满腔的怨恨,想要从这双黑色的眼睛里流出来似的……

    我勉强镇定了一下心神,沉声对着尸体说:

    “你自己寻死,怨不得别人。我会替你超度,赶紧去阴司报到吧!”

    话音一落,再看那死尸,非但没有闭上眼睛,反而嘴角缓缓扬起,朝我露出一抹冷笑!

    回去的路上,包青山犹豫再三,还是小心翼翼的问我:

    我顿时就觉得头皮都快要炸开了。

    宁遇哭丧鬼,莫惹鬼露笑……

    我和这老婆子无冤无仇,她怎么就对着我笑了呢?

    “俺娘没事了!”村长的大儿子忽然惊喜的喊道。

    我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却见尸体的眼睛已经变成了死鱼色,和寻常死人的眼睛没什么两样。

    只是,那抹森冷的笑容似乎还残留在老太太的嘴角。

    尸体的脚尖不再紧绷,整个身体也明显比刚才松弛了下来,看上去自然多了。

    司马楠也是微一动容,很快从包里拿了一根录音笔出来。

    可我看着死尸的脸,心里的疑惑却越发的深重。

    我怎么就感觉,眼前的老太太就好像和刚才不是一个人似的?

    还有就是村长连同他的几个儿子,反应也实在太古怪了点。

    被叫做麻小的男人神情一黯,低声说:“老包叔,我爹死了。”

    到底是自己的老伴(老娘)死了,看到尸体松弛下来,怎么就高兴的跟过年似的?

    总算是明白老村长为什么会让外人替他女人换寿衣了,死尸已经有了尸变的迹象,浑身僵硬,普通人是绝不能够替尸体把衣服换上的。

    …………正版《阴倌法医》,请到磨铁中文网观看…………

    我犹豫了一下,伸手替死尸合上了眼睛,转过身对村长说:

    到底是自己的老伴(老娘)死了,看到尸体松弛下来,怎么就高兴的跟过年似的?

    “尸体没事了,你们自己替她把衣服换了吧。”

    老村长连连点头,一边让自己的儿子替老伴换寿衣,一边忙着给我们递烟。

    又过了一会儿,门外匆匆走进来一个披着蓑衣,戴着斗笠的人。

    紧接着,就见村长的三儿子带着几个壮汉,抬了一口未上漆的棺材进来。

    当先进来的人摘下斗笠,脱了蓑衣,朝床板上的尸体看了一眼,眼睛猛一亮,接着就转眼看向了我。

    看清这人的模样,我不由得愣了愣。

    他居然就是我们进村前,见到的那个送葬队头里撒纸钱的高大老人。

    见棺材抬进屋,老村长皱起了眉头:“老李,这棺材咋没上漆啊?”

    老人朝我点了点头,转过身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我是打棺材的,不是打大衣柜的,你以为我那儿有多少存货?连着死了这些个人,还一直下雨,我还有工夫给你上漆?”

    我和瞎子对了个眼,都隐约猜出了老人的身份。

    他应该就是之前村长说的棺材李。

    老村长白眉耸了耸,没再说话。

    他三儿子却狠狠瞪了棺材李一眼,走到他跟前小声说着什么。

    本来闭着眼的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张开了眼睛,正斜着眼,满眼怨毒的盯着我!

    不光是因为连着遇上邪乎事,主要还是村里的人,无论是进村前见到的那个打幡的小孩儿,还是现在眼前的老村长和他的儿子,甚至是那几个抬棺材进来的人,都让我觉得或多或少全都带着一股子说不上来的戾气。

    村汉出去后,又过了一会儿,老村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起身走到瞎子面前,朝瞎子作了个揖:“先生,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而他不惜要挟警方带我们来的目的,就是带‘先生’来替村子平事,然后才能带走他要找的人。

    司马楠也是微一动容,很快从包里拿了一根录音笔出来。

    就像棺材李说的:这些天,村子里死了那些个人……

    我和瞎子早饿的前胸贴后背了,饭菜上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的一顿造。

    被叫做麻小的男人神情一黯,低声说:“老包叔,我爹死了。”

    见郭森和毛队长也都各怀心事没什么胃口,我放下筷子对两人说:

    “来都来了,那就该吃吃,该喝喝,跟自己的肚子作对解决不了问题。”

    “反正你也不想吃饭,那就把你的本儿拿出来吧。我说,你记。不过话说头里,这都十多年了,好些个‘羊’从哪儿上的货,卖给了谁,我也早忘了。反正能想起多少我就说多少,你记吧。”

    老村长白眉耸了耸,没再说话。

    把所有细节联系起来,不难想象这里头到底有着怎样的弯弯绕。

    包青山忽然转眼看向我和瞎子,朝着我俩拱了拱手:

    毛队长一怔,随即立刻从包里拿出了本子和笔。

    布置灵堂的东西都是棺材李带来的,看样子他不光是打棺材,而且还兼着村子里的问事先生。

    直到半下午,老村长才让人替我们准备了饭。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多说的必要了。

    我悚然的看向瞎子,他的脸色比我也好不到哪儿去,显然也看出了不对劲。

    包青山肯主动交代,是因为确定了我们的确是‘有能耐’的先生。

    老村长白眉耸了耸,没再说话。

    包青山看了他一眼,放下筷子,边剔牙边含糊的说:

    郭森点点头,端起饭碗狠扒了两口,毛队长却还在唉声叹气。

    老太的尸体被移放进棺材,正屋也很快被布设成了灵堂。

    不知道为什么,自打一进村,我就感觉特别不舒服。

    我和瞎子都没说话,也没问他要找的究竟是谁。

    司马楠从一进村就没怎么说话,饭菜更是一筷子也没动,只是低着头,咬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位兄弟,我知道就我犯的那些事,够死一万回的。我早就不在乎这条命了,我配合他们公安,只求两位兄弟当是行行好,把我要找的那俩人平平安安带出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