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六十章 村中诡事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不好!”

    我吓得一哆嗦,脚下一个趔趄,仰八叉向后摔去。

    包青山走的很快,像是急着要见什么人。

    郭森眼疾手快,一把扶住我,问我怎么了。

    我顾不上回答他,只是奋尽全力一下又一下的踹门。

    我惊魂未定的看向那个纸人,却见送葬队已经走出一段距离,再分不出刚才的纸人是哪个了。

    估计是见我的反应太大,瞎子也忍不住问我看到了什么。

    厨房里锅碗瓢盆、油盐酱醋…充满了生活气息。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事实是,事发突然,我也分辨不清刚才究竟是我的幻觉,还是纸人真的对我笑过。

    包青山定定的看了我一阵,转过身,朝着村子里走去。

    进村前,我回头看了一眼,那支诡异的送葬队已经翻过一个山岗,消失在视线之外。

    包青山走的很快,像是急着要见什么人。

    我和瞎子等人跟在后面,越走越觉得惊疑不定。

    他的话虽然粗鲁,但在其他人听来,这似乎是再寻常不过的口气了。

    村子里家家户户门户紧闭,除了刚才的送葬队,竟一个人也没再见到。

    不但如此,就连狗叫鸡鸣的声音也没有。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整个村子早已荒废了似的。

    包青山带着我们来到村里的一座院落前,隔着篱笆墙朝里望了望,推开虚掩的门走进院里,才大声问:“有人吗?”

    连着喊了两声,也没听见有人回应。

    我和瞎子对视了一眼,四下打量院子里的情形。

    不经意的一抬眼,猛然间就看到左边一间屋子里,有一双眼睛正透过窗户朝这边看。

    我一把扯下垂着的窗帘,看到屋里的情形,头嗡一下就大了。

    我打了个激灵,刚要走过去,身后忽然传来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

    屋里明明有人,怎么刚才就没人应声呢?

    “你们是什么人?”

    顺着声音看去,就见一个干瘪老头打着一把伞站在院门口,阴沉着脸看着我们。

    “是我。”包青山回过头,朝老头招了招手,径直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缓缓的说:“我把先生带来了。”

    然后侧过身给我们介绍:“这是村里的村长。”

    老村长微一动容,目光从我们几个身上逐一扫过,看到司马楠的时候似乎怔了怔,但很快又看向下一个。

    最后,他的目光停在瞎子身上,眼睛一亮,抬高声音问:“这位就是先生?”

    瞎子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从他的反应来看,就难怪村长一下就认定他是‘先生’。

    我从来都只把阴倌当成副业,而瞎子的正职就是帮人看风水,那股子装13的劲头,已经深入骨髓,随时由内而外的流于表面了。

    村长对于他的冷淡倒是不以为意,收起伞,很是热情的请我们屋里坐。

    进屋前,我忍不住又朝左边那间屋看了一眼,窗后那双眼睛已经不见了。

    村长把我们让进屋,朝里屋喊:

    “来客人了,赶紧倒水,准备饭!”

    刚喊完,里屋就走出个白胖的老太太,随手关上门,抬头讪讪的笑着朝我们点了点头,匆匆走了出去。

    我和瞎子、郭森面面相觑,心里都有种说不上来的古怪感觉。

    屋里明明有人,怎么刚才就没人应声呢?

    赶了一上午的山路,我只觉得又累又乏。也顾不上刚才的惊吓了,自顾点了根烟,靠在椅子里伸直腿歇着,同时不忘斜眼看着包青山的反应。

    最后,他的目光停在瞎子身上,眼睛一亮,抬高声音问:“这位就是先生?”

    估计这会儿不光是我,郭森他们应该也都琢磨过来了。

    包青山不惜投案自首,为的就是尽快找到能平事的‘先生’,把‘先生’带来这个村子。

    虽然还不知道他要找的人是谁、和他有什么关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厨房里锅碗瓢盆、油盐酱醋…充满了生活气息。

    那就是,这村子很邪,不是一般的邪。

    村子里……出事了。

    院子不大,和寻常乡村院落差不多,稍显破落。

    老村长和包青山对了个眼色,眉毛拧了拧,像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忽然甩了甩手,走到门口,朝着院里喊:

    “你这婆娘手脚咋恁慢?你死厨屋里头了?快点倒水啊?!”

    他的话虽然粗鲁,但在其他人听来,这似乎是再寻常不过的口气了。

    老一辈的男人,谁还没点大男子主义,更何况是山野人家。

    可他话音未落,我却不由自主的心猛一提。

    我一把扯下垂着的窗帘,看到屋里的情形,头嗡一下就大了。

    因为,我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虚影穿透紧闭的里屋房门走了出来,讪讪的朝着我点了点头,匆匆向外走去。

    而这人……居然就是刚才见过的那个白胖的老太太!

    “不好!”

    我猛然一激灵,从椅子里弹起来,一个箭步冲到里屋门口,抬脚就朝门上踹去。

    屋门厚实,我一下竟没踹开。

    老村长回过头,眼睛瞬间瞪了起来,怒道:“你干什么?”

    我咽了口唾沫,没说话。

    “砰!砰!”

    我顾不上回答他,只是奋尽全力一下又一下的踹门。

    院子不大,和寻常乡村院落差不多,稍显破落。

    很快,老村长和其他人也都发觉不对劲。

    “管好一茬是一茬吧,先回去吧。”包青山拉了我一把。

    里屋的门并没有锁头,看上去像是虚掩着。

    可无论我怎么踹,就是踹不开。

    就好像门扇被人从里头死死顶着似的。

    他的话虽然粗鲁,但在其他人听来,这似乎是再寻常不过的口气了。

    “走窗户!”

    瞎子陡地大喊一声,率先跑出了屋。

    “你们是什么人?”

    我又朝门上踹了一脚,没踹开,急慌慌跟着跑了出去。

    “哗啦”一声。

    窗户被瞎子用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一根粗棍砸了个粉碎。

    我一把扯下垂着的窗帘,看到屋里的情形,头嗡一下就大了。

    里屋的梁头上悬空吊着一个人,看穿戴样貌,这人不是旁人,居然就是刚才走出去的那个老太太!

    郭森手脚利落的第一个翻了进去,抱住老太太的双腿往上托。

    毛队长等人跟着跳进去,把老太太从梁上放了下来。

    包青山被掐的一阵咳嗽,也不反抗,稍平定一些后,漠然的看着这人,一字一顿的说:“叫上你们家老三、老四,赶紧回去!你老娘死了!”

    我翻进屋,急着查看了一下老太的状况,心顿时就凉了下来。

    “还愣着干什么?救人啊!”瞎子冲我吼。

    我摇头:“尸体表面的尸斑已经开始连接成片,她最少死了两个小时了。”

    “她死了?那……那我们刚才看到的……从屋里出去的那个是谁?”司马楠站在窗口喃喃道。

    我抬眼看向房门。

    门被一根粗憨的杠子,从里面死死的顶着。

    老村长从刚才就像是惊呆了似的,一直愣愣的看着被从房梁上解下来的老太太。

    此刻忽然像是诈尸般的“啊”一声大叫,“老婆子!”

    边喊边朝着院里的一间屋冲去……

    我跳出窗户,跟着来到屋外。

    是厨房。

    厨房里锅碗瓢盆、油盐酱醋…充满了生活气息。

    但是,厨房里并没有人。

    雨又大了起来。

    原先的堂屋正中,两条长凳架着一个床面。

    床面上,停放着老太太的尸体。

    老村长坐在椅子里,面色惨然的盯着尸体看了一阵,抹了把眼睛,抬着手看向四周,像是想对什么人说话。

    最后,他目光落在包青山身上,无力的说:

    “你……你去村西头麻杆儿老二家,把我家老大、老三……把他们叫回来吧。”

    包青山点了点头,似有意似无意的朝我看了一眼,向着外边走去。

    我也没吭声,迈步跟着走了出去。

    出了村长家的院子,包青山放慢脚步,边走边说:

    “兄弟,你不是一般人,看出这村子有多邪了吧?”

    我一把扯下垂着的窗帘,看到屋里的情形,头嗡一下就大了。

    我没说话。

    包青山回头看了我一眼,呵呵一笑:

    老村长坐在椅子里,面色惨然的盯着尸体看了一阵,抹了把眼睛,抬着手看向四周,像是想对什么人说话。

    “觉得我不是东西?想弄死我?我知道,来的时候你拿枪瞄我好几回了。你觉得我怕死吗?”

    我抿了抿嘴,“你不怕死,可总有你怕的。”

    进屋前,我忍不住又朝左边那间屋看了一眼,窗后那双眼睛已经不见了。

    包青山嘴角抽搐了一下,竟点了点头,却没再说什么,顶着细雨,缓步来到村西一户人家。

    “啪啪啪!”

    包青山使劲拍门。

    “你们是什么人?”

    过了好一会儿,院门才打开一条缝。

    一个面如刀削的男人贴着门缝朝我们看了看,问:“啥事儿?”

    “你娘上吊了……”

    包青山刚说了一句,那人就猛地冲出来,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包青山走的很快,像是急着要见什么人。

    “三儿!老四!快回家!”

    ‘大裤衩’好像也没看到他,只是急慌慌的往这边跑。

    最后,他的目光停在瞎子身上,眼睛一亮,抬高声音问:“这位就是先生?”

    他的话虽然粗鲁,但在其他人听来,这似乎是再寻常不过的口气了。

    ‘大裤衩’从包青山背后透出,一阵风似的跑进了院里。

    刀削脸神情一紧,看样子是想加重手劲,可是和包青山对视一会儿,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松开他,回头冲院里喊道:

    这人居然就是我刚到村口时见到的那个‘大裤衩’。

    让人诧异的是,院子里满是积水,看上去就像是污浊不通的小水潭一样。

    “咳咳咳咳……”

    三个村汉跌跌撞撞的冲出门,朝着我们来时的路跑去。

    除了刚才那三个村汉跑走时留下的脚印,门槛外、门檐下的一片地居然是干的……

    我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门槛。

    我反应过来,一眼望去见院里没别人,只能强压好奇转身往回走。

    “是他!”我猛一吃惊。

    包青山还在低着头快步往前走,似乎根本就没看到有人跑来。

    院子不大,和寻常乡村院落差不多,稍显破落。

    发现院中的积水,正好和门槛平齐。

    “管好一茬是一茬吧,先回去吧。”包青山拉了我一把。

    那就是,这村子很邪,不是一般的邪。

    我咽了口唾沫,没说话。

    院门洞开的一瞬间,我看清里面的情形,不禁愣了愣。

    “我艹你妈的,你说什么?”

    包青山明显打了个寒噤,缩了缩脖子,回过头来懵然看向我:“刚才……”

    倒退着回到院门口,抬手推开院门,朝着院中看去……

    包青山还在低着头快步往前走,似乎根本就没看到有人跑来。

    可是冒着雨没走几步,就见一个身材高瘦,只穿了一条粗布裤衩的男人,张着大嘴,迎面朝这边跑来。

    包青山走的很快,像是急着要见什么人。

    包青山被掐的一阵咳嗽,也不反抗,稍平定一些后,漠然的看着这人,一字一顿的说:“叫上你们家老三、老四,赶紧回去!你老娘死了!”

    两人迎面相撞,竟然穿身而过。。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