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五十八章 山村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郭森绝不是好脾气的人,可听了老头的话,硬是压下了火气,只是眼睛都快瞪出血来了。

    “是。”我停下脚步,却没回头。

    “你没有家人吗?”

    司马楠盯着老头,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老头促狭的从头到脚扫了她一眼,嘿嘿笑道:

    但是,这口气仅仅只吐出一半,就卡在了嗓子眼,“猪嘴上怎么会有那么多血?”

    “长大了啊。我记得你屁股上有块胎记吧?让我想想在哪边来着,左边……不不不,应该是在右边,我当时还拍了两巴掌,啪啪的……”

    他不是被警方抓获的,而是自己投案自首的。

    这次连瞎子也忍不住了,抓起一把椅子就要抡过去。

    我拦住瞎子,回头看了老头一眼,揽着司马楠往外走。

    “看出来了!但是为了救人,杜队还是带人进山了。”毛队长低声说道。

    “你是阴阳先生?”老头忽然问道。

    “是。”我停下脚步,却没回头。

    “这个世界真的有鬼吗?”老头又问。

    我没再理他,直接把濒临崩溃的司马楠带了出去。

    “是。”我停下脚步,却没回头。

    办公室里,郭森连着抽了两根烟,这才说出了实情。

    老头叫包青山,本地人,是个老人拐子。

    我说:“我怎么觉得你不会说人话了啊?”

    他不是被警方抓获的,而是自己投案自首的。

    自首后,当即便交代了一部分曾被他拐卖的人口讯息,其中就包括司马楠。

    但与此同时,包青山还隐瞒了另一部分被害人的讯息,并且以此作为条件,要求警方帮他做一些事。

    “他要求警方帮他找阴阳先生,并且带他一起进山,去找某个人。他不肯说要找的人和他是什么关系,只说找到他要找的人,就会把他所记得的过去十五年里贩卖人口的讯息全部交代出来。”

    郭森朝我点着头说道:

    “之前我没跟你说,是因为担心你太年轻,怕你意气用事不肯来。现在你知道了,你应该明白那意味着什么。每一条讯息,就意味着我们可能解救一个被害人,可以让一个家庭破镜重圆。”

    “所以,你们的打算是,让我和祸祸,带着那老狗日的进山,去找到他想找的人?”瞎子问道。

    郭森点点头:“我会和你们一起去,不光是找他要找的人,还要找到先前进山的六个警察。”

    说到这里,他猛地一拍桌子,指着毛队长大声道:

    “你们难道就没看出来,那老东西又奸又滑,他之前说山里那个村子有被拐卖的人口根本就是给警方下套?他的目的就是让我们的同事折进去,让我们不得不向他妥协!”

    “看出来了!但是为了救人,杜队还是带人进山了。”毛队长低声说道。

    一阵沉默过后,瞎子站起身打了个哈哈:

    “啊……意思是,不管怎么样,都非进山不可了。坐了一天的火车,累了,回宾馆睡吧。”

    第二天一早,司马楠拦住我们:“我和你们一起去。”

    “啧,你去干嘛啊?”瞎子皱眉。

    司马楠看向郭森:“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些人里,我比谁都熟悉山里的环境。”

    瞎子刚要开口。

    司马楠就转过头说道:“我在那个山村里生活了两年,我试着逃跑了无数次,没有人比我更熟悉那里的地势了。”

    瞎子明显一愣,转眼看向我。

    我看了一眼司马楠脖子里挂的相机,转眼看向郭森。

    “那就一起去!”郭森没有丝毫犹豫的说。

    上了车,一眼就看到被押在最后面的包青山。

    但是尸体的半边脸已经被啃的血肉模糊,另外半边脸也被污血浸染,以至于我们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

    见司马楠上车,包青山咧嘴一笑:“嘿嘿……”

    “嘭!”

    不等他开口说话,我就狠狠一拳砸在他下巴上。

    “少他妈给我装疯卖傻,我是阴倌,不是警察,我一不高兴,就可以把你,和把你想找的人留在山里,天王老子也管不了我。”我冷冷说道。

    随着两声枪响,那东西翻倒在地。

    包青山嘴角抽搐了一下,没再说话,眼中除了冷厉,还闪过一丝异样的东西……

    一个钟头后,车停在一个靠山的村口。

    郭森和毛队长对视了一眼,毛队长迟疑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一把手枪递给我。

    我看向郭森。

    郭森含糊的说道:“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临时配备。会用吗?”

    我点点头,接过来检查了一下,随手别进腰里,转过头看了包青山一眼。

    下了车,毛队长指了指村子,说:

    “这个村子的人十户有八户都打猎,和山里那个村子经常往来。但是,现在村里最老的猎户,都找不到山里的那个村子了。”

    郭森看向我说:“我说的那个老猎户,就是这个村的。要找他问问情况吗?”

    我看向瞎子。

    郭森第一个反应过来,劈手夺下他手里的枪,用另一条手臂紧紧箍住了他的脖子。

    瞎子摇了摇头,抬头看了看天,说:

    “看样子又要下雨了,早去早回吧。”

    说完,朝我手里的油纸伞看了一眼。

    我直接把伞递给了他,又下意识的朝包青山看了一眼。

    ……

    进山的路上,包青山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我:“你真是阴倌?”

    我笑笑,没说话。

    包青山嘴角抽搐了一下,转向随行的毛队长,刚要说什么,瞎子一把掐住他的后脖子,笑着说:

    “走吧,说那么多干什么啊?你一定会带我们去我们想去的地方的,对不对?”

    包青山看看他,又看看我,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而我,看着满脸带笑的瞎子,却感觉他和以前似乎有点不大一样了……

    站在山岗上,远远的,就见山坳间隐约现出一片村落……

    又往前走了一阵,司马楠忽然向毛队长问道:

    “据我所知,我们要去的村子,至少在七年前……有将近一半的家庭都参与买卖人口,你们警察一直都没管过吗?”

    包青山看看他,又看看我,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知道的、能救的,都救了。”毛队长沉声说,“有些不知道,有些……晚了。”

    “什么叫晚了?”司马楠猛然回过头质问道。

    毛队窒了窒,没有说话,只是闷着头往前走。

    瞎子抬头看了看天,“就快下雨了,赶紧赶路吧。”

    我没怎么在意两人的对话,只是不时的看向瞎子。

    瞎子似乎也留意到我在看他,笑了笑说:

    “目前为止,我还没发现什么状况。我有种感觉,这趟我来,好像是多余的!”

    我说:“我怎么觉得你不会说人话了啊?”

    包青山看看他,又看看我,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咱俩谁不会说人话?”瞎子白了我一眼。

    “你!”

    “放屁!咱俩谁不是人?”

    瞎子回过头瞪我,眼中竟满是厉色,“你就作死吧你!”

    我一窒,就想怼回去,可还是摇了摇头,把到嘴边的话咽了。

    事实是,我和这货有段时间没见,有太多的疑问想要找他解答了。

    “那就一起去!”郭森没有丝毫犹豫的说。

    就譬如鬼楼,还有那十二张照片,这些似乎都能从他那里得到一些线索。

    可这货……这段时间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居然像变了个人似的,转性了。

    居然也跟我玩儿神秘……

    “你有没有闻见臭味?”瞎子忽然停下了脚步,转向我问道。

    我点点头,耸了耸鼻子,朝着一旁走去。

    拨开半人高的草丛,恶臭味更加清晰的传来。

    “什么叫晚了?”司马楠猛然回过头质问道。

    “是尸臭。”郭森疾步跟了过来。

    我低声说:“不光是尸臭,还有别的味道,好像是……”

    一句话没说完,郭森已经扒开了前方的茅草。

    看到草沟里的情形,我顿时头皮一麻,下意识的大叫:“小心!”

    站在山岗上,远远的,就见山坳间隐约现出一片村落……

    草沟中,一只浑圆庞大的野物听到动静,猛然转过身,血红的眼睛直接对正了我。

    下一秒钟,就像是小型坦克般,呲着獠牙朝我直冲了过来。

    “砰!砰!”

    随着两声枪响,那东西翻倒在地。

    他不是被警方抓获的,而是自己投案自首的。

    郭森把还在冒烟的枪口抖了抖,朝我使劲挤了挤眼。

    “什么情况?”毛队长跑过来问。

    “那就一起去!”郭森没有丝毫犹豫的说。

    “是野猪。”我低声说了一句。

    “呼……”毛队长长出了口气。

    但是,这口气仅仅只吐出一半,就卡在了嗓子眼,“猪嘴上怎么会有那么多血?”

    我和郭森对视一眼,反手从腰后掏出枪,上了膛,亦步亦趋的往草沟深处走去。

    三个人,三把枪,拨开最深处的茅草。

    “啊!”司马楠尖叫一声,后退两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站在山岗上,远远的,就见山坳间隐约现出一片村落……

    回过头,就见司马楠急着放下相机,惶恐的看着我们:“我……我……”

    但是尸体的半边脸已经被啃的血肉模糊,另外半边脸也被污血浸染,以至于我们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

    “是小汤,他……他去年刚毕业……”毛队长失神的喃喃道。

    草沟里,一具穿着制服的尸体扭曲的歪在那里。

    “咔嚓!”

    我一窒,就想怼回去,可还是摇了摇头,把到嘴边的话咽了。

    从颀长的身形判断,死尸应该还很年轻。

    同样是对尸体拍照,这一次,我们谁都没有阻止她。

    见她踉跄的跑上山岗,我们急忙跟了上去。

    我端起枪朝他瞄准,强忍着才没扣下扳机。

    毛队长猛然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

    包青山看看他,又看看我,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良久,关了保险,把枪别回腰里,让郭森帮忙,一起把尸体抬到了旁边一棵树的树丫上。

    郭森第一个反应过来,劈手夺下他手里的枪,用另一条手臂紧紧箍住了他的脖子。

    ……

    “呵呵,山变了,变得开始吃人了,哈哈哈哈……”包青山忽然抬起戴着手铐的双手,捂着脸神经质的笑了起来。

    “啊……”

    郭森第一个反应过来,劈手夺下他手里的枪,用另一条手臂紧紧箍住了他的脖子。

    一行人冒雨又前行了四十多分钟,司马楠忽然颤声喊了一句:“到了!”

    瞎子抬头看了看天,“就快下雨了,赶紧赶路吧。”

    站在山岗上,远远的,就见山坳间隐约现出一片村落……

    我和郭森、瞎子相互对视,彼此的脸色都已经无法形容。

    瞎子没撑伞,而是把五宝伞夹在腋下,和我们一样套上了一次性雨衣。

    “怎么回事儿?”瞎子等人都赶了过来。

    瞎子抬头看了看天,“就快下雨了,赶紧赶路吧。”

    不多时,真下雨了。

    1222245122, 1222245122;17595803;;1;磨铁文学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