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五十五章 鬼杀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一句话说完,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指了一个方位,而那个方位却是在廊檐外面。

    白长生愣了一下,摇头说一定不会是那里,翻出廊檐,那就出了鬼山的范围了。

    黄海林朝外探了探头,回过头说外面什么都看不清楚,也不知道下面是什么。

    看着那一片混沌的所在,我只感觉无比的诡异。

    就在刚才,白长生带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四周的环境一下让我想起一个熟悉的场景。

    不,那个场景我并不算熟悉,但却记忆深刻。

    因为,我今天早上才刚刚看到过。

    看到这副场景,一直畏畏缩缩的黄海林竟率先忍不住咆哮着大骂出口。

    那是一张照片。

    是凌红给季雅云拍的十二张照片之一。

    照片中的背景是园林的一个角落,虽然建筑风格不尽相同,但布局景致几乎和当下我们看到的一模一样。

    照片里的季雅云,右手揪着耳垂,左手平平伸出,喜笑颜开的吐着舌头,显得十分俏皮。

    如果说老楼下面有着地牢之类的所在,怎么可能没被人发现呢?

    然而,就在她平伸的左手上方,却多出了一个‘人’!

    因为是被‘误拍’进去的,所以那人的身影十分的模糊,看不清他的样子,但却能清晰的看到他踮着脚尖……

    跟着白长生来到这里,我鬼使神差的就想到了那张照片。

    当我让黄海林代替季雅云摆出照片里的姿势后,更是发现,两副画面惊人的相似!

    我心念电转,咬了咬嘴皮子,跳上了廊檐的栏杆。

    我把那女‘人’从窗棂上解下来,却见两道暗红色的血线正从蒙着她眼睛的布条下流出来。

    “兄台,你不要乱来,我根本不知道外面有什么!”白长生急道。

    “你对鬼山了解多少?”我回头问他。

    白长生眼中露出一抹茫然。

    我说:“没时间了,说什么都要试一试。”

    “麻痹的,老子跟他拼了!”

    黄海林也被我激得头脑发热起来,跟着跳上了廊檐。

    “是……是她!”黄海林忽然声音发颤的说道。

    我最后看了白长生一眼,没再说什么,一咬牙,瞅准方位,朝着外面的混沌中跳了下去。

    身在半空,我只觉得眼前一阵恍然。

    但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工夫,脚就碰触到了实地,同时视线也恢复了清晰。

    我发现四周还是一片混沌不清,但是面前却出现了一条向下的阶梯。

    白长生反应过来,“她能去哪儿?她离不开鬼山的!”

    “卧槽,这是什么地方?”跟着跳下来的黄海林小声问我。

    白长生到底还是跟着跳了下来,只是他一只手扶着脑袋,不好掌握平衡,落地时脚下不稳,差点歪在我身上。

    “是……是她!”黄海林忽然声音发颤的说道。

    我扶了他一把,他刚一站稳,立刻就指着前方说:

    “是了,这里就是地牢的入口。”

    听他这么说,我更觉得狐疑,只感觉所谓的鬼山,无一处不充斥着诡谲。

    “我……我没有下去过。”白长生忽然说道,神色间竟显得有些恐慌惊惧。

    时间紧迫,我也顾不上多想了,只暗暗骂了句‘糊涂鬼’,就撩起长袍的前襟掖在腰里,沿着阶梯向下走去。

    随着不断往下,我心中的疑惑也到达了极点。

    周遭十分的昏暗,但却没到目不视物的地步。

    从两侧的墙壁看来,这似乎的确是通往地下的甬道。

    如果说老楼下面有着地牢之类的所在,怎么可能没被人发现呢?

    可是,撇去上面诡异的塔楼不说,原本的老学校已经存世近百年了,再怎么神秘,也不会没有人进来探查过。

    如果说老楼下面有着地牢之类的所在,怎么可能没被人发现呢?

    关键是在我看来,‘地牢入口’并没有任何遮蔽,就那么堂而皇之的敞在那里,就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入口和向下延伸的阶梯。

    唯一让人感觉惊悚的是,阶梯下方黑漆漆的,似乎是没有尽头一般……

    “啊……啊……”

    突然传来的惨叫声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是……是她!”黄海林忽然声音发颤的说道。

    “魇婆?”我问。

    看到这副场景,一直畏畏缩缩的黄海林竟率先忍不住咆哮着大骂出口。

    黄海林摇了摇头,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

    “那天晚上,我和小菲在那个房间里……我觉得特别刺激,我才想起来,当时小菲……小菲的叫声……就和这个声音一样!那不是小菲的声音……”

    因为是被‘误拍’进去的,所以那人的身影十分的模糊,看不清他的样子,但却能清晰的看到他踮着脚尖……

    我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怎么个情形。

    男女之间欢``好的时候,女人的叫声无疑是最好的兴f剂。

    时间紧迫,我也顾不上多想了,只暗暗骂了句‘糊涂鬼’,就撩起长袍的前襟掖在腰里,沿着阶梯向下走去。

    试想他和戴菲当时在老楼的房间里‘找刺激’,如果女方发出当下这样几乎可以用惨厉来形容的声音,那任何男人都是受不了的。

    可是如果不去想黄海林和戴菲当时的情形,单是听这叫声,是绝不会联想到男欢女爱上去的。

    叫声的确是女人发出的,但却没有丝毫的愉悦。

    叫声一声比一声凄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正在遭受惨绝人寰的酷刑一般。

    “哈哈哈……”

    下方毫无预兆的响起一阵淫`邪放肆的笑声,紧接着就传来男人说话的声音。

    对方说的是日语,我听不懂,但却判断出,说话的人离我们相当的近。

    下一秒钟,随着一阵脚步声,两个男人突如其来的出现在我面前,就好像是忽然从地下冒出来似的。

    两人都戴着驴耳朵帽,一个敞着怀,一个赤着上身,挺着肥大的肚皮,肩上斜背着步枪。

    这居然是两个日本兵!

    时间紧迫,我也顾不上多想了,只暗暗骂了句‘糊涂鬼’,就撩起长袍的前襟掖在腰里,沿着阶梯向下走去。

    两个‘凭空出现’的日本鬼兵显然也看到了我们,同时双双一愣。

    电光火石间,我已经判断出了形势,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飞身扑向前,右手一翻,将早已扣在手中小刀抹过一个日本兵的脖子,接着顺势刺进了另一个日本鬼兵的胸膛。

    那是一张照片。

    两个鬼兵被刺中,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就化作两股黑气消散的无影无踪。

    白长生到底还是跟着跳了下来,只是他一只手扶着脑袋,不好掌握平衡,落地时脚下不稳,差点歪在我身上。

    “杀得好!兄台好身手!”白长生兴奋的两眼放光。

    黄海林却吓得直哆嗦:“你……你杀人了!”

    “你对鬼山了解多少?”我回头问他。

    “他们不是人。”我冷冷的说了一句。

    “鬼?”

    我没再说什么,白长生却恨恨的说:“这些日本杂碎连做鬼的资格都没有。”

    “不要……不要挖我的眼睛……疼啊……救命……”

    女人的惨叫声变得更加尖利,听在耳中,让人骨髓发痒,心肝打颤。

    听到最后一声求救,我几乎想都没想,甩开步子就向下冲去。

    男女之间欢``好的时候,女人的叫声无疑是最好的兴f剂。

    冲出没几步,眼前突然豁然一亮。

    等看清周遭的状况,我不禁一呆。

    荒芜的院落,两层的老楼……

    我怎么都没想到,到了楼梯的下方,竟然是回到了原先的鬼楼院落!

    “我的眼睛……不要挖我的眼睛……”

    我浑身一震,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我最后看了白长生一眼,没再说什么,一咬牙,瞅准方位,朝着外面的混沌中跳了下去。

    跑到一楼的一间屋子外面,隔着窗户看清里面的情形,登时睚呲欲裂。

    后窗旁,一个骨瘦嶙峋的女人双手被捆缚在窗棂上,眼睛被一条脏兮兮的布条蒙着。

    一个高大肥硕,赤着上身的日本军官正在她身后做着令人不齿的动作。

    然而,女人之所以发出如此凄厉的惨叫并非是因为他在后方的动作,而是因为胖军官两只手的手指正按在女人蒙着布条的眼睛上,一边喘着粗气的嘿嘿怪笑,一边把女人的眼睛狠狠往眼窝里按!

    不是挖,是按。

    眼睛是人身上最脆弱的器官之一,被用力按压的痛楚是无法想象的,后果却是显而易见的。

    “我艹你马勒戈壁!”

    看到这副场景,一直畏畏缩缩的黄海林竟率先忍不住咆哮着大骂出口。

    房间里的日本军官闻言停下了动作,大骂:“八嘎……”

    肉松把狗头在我怀里亲昵的拱了一阵,突然抬起狗头,朝着巷子的方向“汪汪”叫了两声。

    “砰!”

    不等他回过身,我便狠狠一脚踹开房门。

    那是一张照片。

    在他转过头的一刹那,小刀直直的刺入了他的眼窝……

    因为是被‘误拍’进去的,所以那人的身影十分的模糊,看不清他的样子,但却能清晰的看到他踮着脚尖……

    我把那女‘人’从窗棂上解下来,却见两道暗红色的血线正从蒙着她眼睛的布条下流出来。

    白长生站在门口,浑身都在颤抖。

    黄海林一直咬着牙,眼睛瞪得通红,身子也在不住的哆嗦。

    这居然是两个日本兵!

    半晌,白长生才不可置信的喃喃道:“怎么会是这样……”

    白长生到底还是跟着跳了下来,只是他一只手扶着脑袋,不好掌握平衡,落地时脚下不稳,差点歪在我身上。

    “带她走!”我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白长生反应过来,“她能去哪儿?她离不开鬼山的!”

    黄海林却吓得直哆嗦:“你……你杀人了!”

    我怔了怔,在腰间按了按,伸手摸出一个金元宝,往女人手里一塞,把她扶到白长生面前,“带她走,去驿站!”

    这次白长生没再说什么,只是向我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扶着女人向外走去,转眼便消失在了门口。

    我浑身剧震。

    肉松把狗头在我怀里亲昵的拱了一阵,突然抬起狗头,朝着巷子的方向“汪汪”叫了两声。

    可看到一旁正狐疑看着我的黄海林,还是停住了脚步。

    高战长出了口气,“算你小子走运,再晚一分钟,你就死定了。”

    白长生到底还是跟着跳了下来,只是他一只手扶着脑袋,不好掌握平衡,落地时脚下不稳,差点歪在我身上。

    远远的,看到车旁蹲着的一个身影,我不由得呆住了。

    我从震惊中缓醒过来,一把搂住扑进我怀中的肉松。

    黄海林恍惚的反应了一会儿,跳下床跑到我面前:“徐警官,昨天晚上……”

    看到这副场景,一直畏畏缩缩的黄海林竟率先忍不住咆哮着大骂出口。

    “你不会再有事了,周晓萍也安全了。”

    “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们,可以忘记很多事……”

    ……

    肉松在这儿,难道徐洁她……

    肉松一直都跟着徐洁的,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

    我最后看了白长生一眼,没再说什么,一咬牙,瞅准方位,朝着外面的混沌中跳了下去。

    “天亮了?”黄海林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桌上燃尽的香头,摸了摸肉松的狗头,站起身,深深看了他一眼:

    黄海林恍惚的反应了一会儿,跳下床跑到我面前:“徐警官,昨天晚上……”

    女人的惨叫声变得更加尖利,听在耳中,让人骨髓发痒,心肝打颤。

    “不见了……他们都是鬼啊?”黄海林恍惚的问我。

    可看到一旁正狐疑看着我的黄海林,还是停住了脚步。

    “肉松!”

    时间无多,我再顾不了想鬼山的事,和黄海林一起跑出鬼楼,一路跑出巷子。

    “上车!”

    “少废话,赶紧回去!”

    看到这副场景,一直畏畏缩缩的黄海林竟率先忍不住咆哮着大骂出口。

    “你把缠着我们的鬼灭掉了?”黄海林兴奋的问。

    我站起身,就想不顾一切的往回跑。

    肉松把狗头在我怀里亲昵的拱了一阵,突然抬起狗头,朝着巷子的方向“汪汪”叫了两声。

    “汪……汪汪……”

    1222245122, 1222245122;17595803;;1;磨铁文学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