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五十四章 鬼山行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来的居然是白长生!

    “你闭嘴!”我厉声道。

    这次我没有怪黄海林大惊小怪,因为我和他同样的震惊。

    巷子深处,原先鬼楼的位置,那栋七层高的塔楼居然又出现了!

    “鬼……鬼楼!”黄海林结结巴巴的说着,开始一步步往后退。

    我自然明白,这次他说的‘鬼楼’和先前是不一样的。

    “要回去吗?”我冷冷的问。

    见黄海林神情惊惶,犹豫着不说话,我没再说什么,撩起长袍大步向前走去。

    来到塔楼前,我不自禁的捏了捏手心里的汗。

    先前的老楼连同院落全然不见了,一座宏伟广阔,金碧辉煌的塔楼平地而起,在阴沉的夜色里竟给人一种直入云霄的感觉。

    “徐警……徐……徐老板,为什么会有这样一栋楼?”黄海林到底还是跟了上来,结结巴巴的问。

    我没有说话,事实是事到眼前,我也没了方向。

    在车上我问过黄海林,他说他在‘梦里’又来了鬼楼,然后再问他什么,他却是什么都说不清楚,只说有人要挖他的眼睛。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了看黄海林,果断对他说:

    我本来以为鬼楼还是原先的样子,那样就可以去他当晚和戴菲‘找刺激’的房间找根源。

    哪知道眼前的鬼楼已经变成了阔大的塔楼。

    我对这塔楼,也就是所谓的鬼山一无所知,甚至还深有畏惧……这他娘的要去哪儿找那魇婆啊?

    时间有限,我没有犹豫太久,一咬牙,对黄海林说:

    “进去以后尽量别说话,更不要离开我身边。”

    说完,我摸了摸怀里的阴阳刀,朝着楼里走去。

    迈上台阶,刚要去推大门。

    旁边突兀的传来一个嘶哑低沉的声音:“生客?”

    我脚下一顿,转眼就见角落里,一个干瘪的老头正坐在一把椅子上阴森的盯着这边。

    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这老头居然就是我和高战第一次来的时候,那个看门的老头。

    不过他现在没有穿那身蓝布工作服,而是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唐装,确切的说,那更像是一套死人穿的寿衣。

    我对他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主要还是因为我和高战来的那次,最后他说的那句‘八嘎’。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看来还真是‘隔行如隔山’,凶悍如鬼罗刹也未必知道其它鬼魅的存在。

    高战困在鬼楼的当天,也曾见过他。

    现在他又出现在塔楼里,而且还穿成这副样子……

    要说这老家伙是个普通的看门人,打死我也不相信。

    老头似乎没认出我,而是把目光停留在了黄海林身上。

    我正犹豫着该怎么应对,忽然间,身后传来一个男人冰冷的声音:

    “他们是我请来的,怎么?有问题吗?”

    我诧异的回头看去,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着。

    来人是一个斯斯文文的青年,身穿一袭粗布长衫,一脸的冷酷。

    白长生转过头问我,已经再没了刚才的冷酷气势,转眼看了看黄海林,又是一皱眉:“生魂?”

    他的一只手垂在身侧,另一只手却扶着头顶,正站在我们身后横眉怒目的瞪着看门老头。

    “兄台,你找她干什么?”

    来的居然是白长生!

    来的居然是白长生!

    老头像是很畏惧他,嘴皮子蠕动了两下,低下头再不说话了。

    白长生转过头,不,应该是转过身,向我微微一笑,大声说道:

    “包房已经预留好了,兄台请跟我来。”

    说完,朝我点点头,当先向前走去。

    来的居然是白长生!

    再看那老头,低着头闭着眼,竟像是睡着了一样。

    白长生推开大门,看到门后的情形,我不禁有些意外。

    从塔楼的外观来看,大门后应该是一间大厅,或者是大殿之类的所在。

    然而当门打开后,我才发现门后居然是一座类似古代大户人家的前院。

    院子两侧的屋子里都亮着灯,隔着窗户,隐约能看到里面有人影穿梭。

    可站在院子里抬头望天,却只能看到一片阴沉混沌。

    单说这一楼,身在里边,除了在院子里仰望到的是一片混沌,就根本不像是在一栋封闭的建筑物里。

    白长生扶着脑袋脚下不停的穿过院子,拐过长廊,又疾走了一阵,忽然推开旁边一间屋子的门闪了进去。

    我和黄海林加紧脚步,跟着走进去,白长生立刻像做贼似的把门关上了。

    这时我才看清,这屋子哪是什么包房,根本就是间……反正是很狭小的,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房子,除了一扇窄小的门,连窗户都没有。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看来还真是‘隔行如隔山’,凶悍如鬼罗刹也未必知道其它鬼魅的存在。

    “兄台,你为什么忽然来鬼山?”

    白长生转过头问我,已经再没了刚才的冷酷气势,转眼看了看黄海林,又是一皱眉:“生魂?”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这儿?”我疑惑的看着他。

    没想到一向坦诚的白长生却摇了摇头,“回头再说吧,先说说看,你们今晚来干嘛?我姐今晚应该不在,你们来这里太危险了!”

    我盯着他看了足有三十秒,才强压下心中的狐疑,问:“鬼山里是有个魇婆?”

    “魇婆?什么是魇婆?”白长生愕然的问。

    白长生转过头问我,已经再没了刚才的冷酷气势,转眼看了看黄海林,又是一皱眉:“生魂?”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看来还真是‘隔行如隔山’,凶悍如鬼罗刹也未必知道其它鬼魅的存在。

    时间不多,我直接把整件事的前因后果简要的说了一遍。

    白长生听完,神情显得有些惨然黯淡,好半天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原来你说的是她……”

    “她在哪里?”我眉心一挑。

    白长生又愣了愣,看了黄海林一眼,不答反问我: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了看黄海林,果断对他说:

    “兄台,你找她干什么?”

    “救人。”

    “然后呢?”

    我没说话。

    “兄台,你找她干什么?”

    “你想杀了她?”白长生盯着我问。

    不等我回答,他就扶着脑袋摇了摇头:“那是个可怜女人,她受了太多苦了,我不会让你杀她的。”

    “带我去找她。”我冷冷的说。

    “不行,我不会让你伤害她!”白长生没有丝毫犹豫。

    “带我去,否则你别想再回驿站了!”

    “那我就不回驿站了!”

    再看那老头,低着头闭着眼,竟像是睡着了一样。

    白长生又恢复了刚才的冷酷,直着腰和我对视。

    “你在坚持什么?”我总算是见识到了这书呆子的迂腐。

    “她受了太多苦了,这里的人……这里的中国人都受了太多苦了,我们不该留在这里,更不该死。”白长生摇了摇头,喃喃道。

    估计他是有点失神,忘了扶脑袋,好在及时反应过来,脑袋才没掉下来。

    尽管这样,黄海林也差点吓得叫出声。

    看着白长生复杂的神情,再结合百鬼谱上对魇婆的记载,我隐约想到些眉目。

    “带我去找她,我会见机行事。”我只能跟他这么说。

    见白长生犹豫,我使劲戳了戳手表的表盘,又指了指黄海林,急着对他说:

    “没时间了!我来是为了救人,不是为了杀‘人’,你也做过人,你总得相信人性!如果魇婆不该死,你觉得我会杀她吗?”

    白长生又盯着我看了一阵,咬了咬嘴皮子说:“她在地牢。”

    “地牢?”

    我愕然,原来的鬼楼只有两层,塔楼有七层,哪儿来的地牢?

    再说了,黄海林他们是在鬼楼的一楼惹的货,和地牢有什么关系?

    这个整天抱着脑袋稀里糊涂的书呆子,该不会弄错人了吧?

    然而白长生却笃定的说:“你要找的人一定是她,她一定在地牢。”

    我愣了愣,不管不顾的说:“那就带我去地牢。”

    白长生点了点头,却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现在几点了?”

    我看了看表:“两点一刻。”

    “那要等到三点……”

    “放屁!”我一下就急了,五更天一过,黄海林就挂了,我特么白来了。

    白长生显得很纠结:“不到三点,我找不到地牢的!”

    “什么叫找不到地牢?”

    “我说不清楚,我姐能找到,我找不到……我只记得大概的地方,三点前我找不到入口的!”

    “你真特么是个糊涂鬼!”我恼火的骂道,我是真快被他绕晕了。

    好歹他也在鬼楼里待了快一百年了,怎么问什么都是稀里糊涂的?

    我一边说,一边把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对成一个长方框抬到眼前。

    “你闭嘴!”我厉声道。

    “你过去!”

    “就是这儿,我记得地牢的入口就在这附近,但是3点以前,我找不到入口在哪儿?”

    跟在他身后在看似无尽的长廊上走着,我终于大致明白高战当日被困是怎么个场景了。

    我愣了愣,不管不顾的说:“那就带我去地牢。”

    我正犹豫着该怎么应对,忽然间,身后传来一个男人冰冷的声音:

    拐角型的走道,左侧的房间,右边廊檐外的混沌中如果是水塘的话……

    我之所以焦躁,不光是因为时间不够,而且还因为看着眼前的情形,我忽然感觉有些似曾相识。

    黄海林一脸懵逼,却因为没有了主见,只能按照我说的做。

    而是说单这一层就像是个单独的古代宅院,有前厅后进、有左右厢房。方向感稍差的人,进了大门走的深了,未必就能出得去。

    “你闭嘴!”我厉声道。

    我一把拽过黄海林,把他甩到一个位置。

    “站在那里,往左,对,站在那儿,先别动。”

    “现在就去,能带到哪儿带到哪儿。”

    “左手平举,右手……右手揪住耳垂。”我呼吸不自禁的有些急促。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了看黄海林,果断对他说:

    “什么叫3点以前找不到入口?”黄海林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妈的,没时间了,蒙就蒙吧。

    当他平举左手,伸出食指的一瞬间,我猛然放下手:“就是那儿!”

    我自然明白,这次他说的‘鬼楼’和先前是不一样的。

    单说这一楼,身在里边,除了在院子里仰望到的是一片混沌,就根本不像是在一栋封闭的建筑物里。

    白长生把我们带到一个拐角处,转过头说:

    白长生倒是果断,看了我一眼后,一手扶着脑袋,一手拉开门就走了出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