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五十三章 魇婆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我猛一激灵,浑身的汗毛瞬间就竖了起来。

    那东西居然已经来了!

    “我刚才一直盯着门口,都快睡着了,听见门响就赶紧往外看。一个人影走了进来……我以为你也看见了,正想问你该怎么办,你忽然冲我笑,还说要挖我的眼睛!你刚才的样子……比鬼还吓人!”

    我一咬牙,就要冲出去,可身子刚一动,就见一蓬头发猛然从床边垂了下来。

    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一张惨白的脸缓缓的从床沿边探了下来!

    然后又取过一卷红绳展开,咬破指尖在红绳上沾染了我自身的血。

    屋里没开灯,可我和这张脸正面相对,之间的距离不足一尺,所以还是看清了这张脸的样子。

    这是一张女人的脸,煞白中带着惨绿,就和我见过的那些冷冻过的尸体一样。

    最可怖的是她没有眼睛,两个黑洞洞的眼窝就像是两个老鼠洞,不断的有血水流淌出来。

    然后又取过一卷红绳展开,咬破指尖在红绳上沾染了我自身的血。

    我头皮一阵发炸,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本能的将攥在手里的符箓对着这张脸挥了过去。

    “吧嗒!”

    可是手臂刚一挥动,突然,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腕。

    与此同时,那张没有眼睛的脸快速的缩了回去。

    我又惊又怒,床底下除了我就只有高战,抓着我的只有他。

    这个时候他拉着我干什么?

    我顾不上多想,急着想要冲出去,可高战却仍是死死的拉着我不放。

    他的手劲很大,几乎都快要把我手腕的皮给搓烂了。

    然后又取过一卷红绳展开,咬破指尖在红绳上沾染了我自身的血。

    “你干什么?!”我急着问道。

    一扭脸,看清身后的情形,我就像触电般的浑身猛一哆嗦。

    拉住我的的确是高战,他一边紧抓着我的手腕,一边咧嘴冲我笑。

    他像是笑得很开心,两排白森森的牙齿连同牙龈全都露了出来。

    比牙齿更白的,是他的眼睛。

    他仍然瞪着眼睛,但眼睛里居然没有眼仁,眼珠上像是被封了一层白色的蜡,就像两颗卫生球,可他还是瞪着眼睛看着我,呲着牙冲我笑……

    “嘿嘿嘿嘿嘿……”

    我只觉得一阵刺骨的寒意从脚底板直冲到头发丝,“啊”的一声大叫,本能的抬起膝盖顶住他的胸口,想要把他顶开。

    可他的手劲出奇的大,无论我怎么用力,都无法摆脱他的掌握。

    “嘿嘿,我要你的眼睛,把眼睛还给我……嘿嘿嘿……”

    高战又是一阵怪笑,猛然间将另一只手里握着的竹刀朝着我的眼睛狠狠刺了过来!

    我大惊失色,不顾一切的蹬住他的肚子,同时挥起拳头砸在他脸上。

    我用的力气很大,似乎听他痛叫了一声,抓着我的那只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了些。

    我赶忙趁机甩脱他,一个翻身从床底下滚了出去,跳起来按下了灯的开关。

    “吧嗒!”

    灯亮了。

    没等我转身,就听床上传来一阵呻`吟,“疼……不要……不要挖我的眼睛……”

    转眼一看,我魂儿差点没吓出来。

    黄海林仰躺在床上,身子正不住的抽搐,两眼紧闭,两只手的手指却是搭在眼皮上。

    他的手弯曲的像鸡爪一样,手背的青筋都暴出来了,他居然在挖自己的眼睛!

    我刚要上前阻止他,蓦地,床底下突然滚出一个身影。

    我本能的退后,却见高战利落的从地上跳了起来,一脸惊怒的瞪着我:

    “你刚才干什么?”

    “我刚才一直盯着门口,都快睡着了,听见门响就赶紧往外看。一个人影走了进来……我以为你也看见了,正想问你该怎么办,你忽然冲我笑,还说要挖我的眼睛!你刚才的样子……比鬼还吓人!”

    见他的眼睛不再是‘卫生球’,而是恢复了先前的清亮,我也顾不上多说,一指黄海林,“快阻止他!”

    高战将信将疑的慢慢转过头,眼睛却警惕的斜向我,就像是怕我会随时偷袭他一样。

    当他看清黄海林的样子,也吓了一跳,急忙上前去掰黄海林的手。

    我也赶忙上前,一边掰黄海林的手,一边把符箓贴在他的前额。

    可符箓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黄海林的力气却是大的惊人,我和高战用尽全力,才勉强将他的手从脸上掰开。

    比牙齿更白的,是他的眼睛。

    再看他的眼睛,眼窝眼角已经被按出了紫红色的瘀痕。

    高战掏出手铐,将他两只手铐在床头。

    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一张惨白的脸缓缓的从床沿边探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高战回过头惊疑不定的问我。

    我看了看他肿起的半边脸,沉声问:“刚才你有什么感觉没?”

    高战同样疑惑的看了我一会儿,说:

    “我刚才一直盯着门口,都快睡着了,听见门响就赶紧往外看。一个人影走了进来……我以为你也看见了,正想问你该怎么办,你忽然冲我笑,还说要挖我的眼睛!你刚才的样子……比鬼还吓人!”

    “门开了?”

    高战点了点头,表情却变得有些不确定。

    …………正版《阴倌法医》,请到磨铁中文网观看…………

    “咣当!咣当……”

    黄海林还在不住的用力挣扎,好在他的床是铁架子焊接的,要是普通的木头床,多半都要被他折腾散架了。

    “他这是怎么了?做恶梦了?”高战边说边过去拍打他的脸。

    黄海林两眼紧闭,表情显得既惊恐又痛苦,身体不住的抽动,双臂不停的挣扎,看上去像是正沉浸在可怕的梦境中一样。

    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一张惨白的脸缓缓的从床沿边探了下来!

    可无论高战怎么拍打都叫不醒他。

    “我刚才一直盯着门口,都快睡着了,听见门响就赶紧往外看。一个人影走了进来……我以为你也看见了,正想问你该怎么办,你忽然冲我笑,还说要挖我的眼睛!你刚才的样子……比鬼还吓人!”

    看着他的样子,想到刚才的情形,我心里猛一激灵,“不是做梦,是魇婆!他是被魇婆子给缠上了!”

    “魇婆子是什么?”高战问。

    “没时间解释了,如果不把他弄醒,他和吴浩、戴菲一样,熬不过天亮!”

    我皱着眉头急促的说道,我终于知道戴菲和吴浩是怎么死的了,可一时间却想不出应对的办法。

    “鬼……鬼楼。”黄海林骤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我刚才又去了鬼楼?”

    我怎么都没想到,缠上四个非主流的会是魇婆这种难缠的家伙。

    事实再次印证了我的推断,鬼楼里真没有一个省油的灯啊。

    见黄海林咬牙切齿,面红耳赤,不断将铁架子床震得‘咣当’响,高战急着说:

    “再这么下去,我怕他撑不到天亮了!要不我打晕他吧?”

    “别!你本来就在做梦,你现在打晕他,他灵识丧尽,就死定了!”

    “那现在怎么办?”

    我抬眼看了黄海林一眼,一咬牙说:“现在想救他,只能靠他自己了。”

    “靠他?”

    “办法只有一个,不过风险很大。”

    “风险大也要试一试,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吧?他还是个孩子!”

    孩子?

    孩子能干出那样的荒诞事来?

    还特么是在鬼楼里……

    我没再犹豫,一边从包里往外拿东西,一边对高战说:

    “魇婆是一种很特殊的鬼,它想要这小子的命,但它本身不在这里。只能是找到它的本体,才能把这小子弄醒。我不知道魇婆在哪儿,只能是把他的生魂拘出来,让生魂带我去找魇婆。”

    “拘魂?”高战瞪圆了眼睛。

    我点点头,“我没试过拘魂,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只能是按你说的,怎么都要试试。不过……如果天亮前不能带他的生魂回来,那他同样会死。”

    “魂魄回不来会死?那……那赵奇怎么会……”

    “不一样,回头再解释吧。”

    他的手弯曲的像鸡爪一样,手背的青筋都暴出来了,他居然在挖自己的眼睛!

    我想了想,开始脱衣服。

    见我从包里拿出长袍换上,高战嘴皮子动了动,强忍着没有再多问。

    换上月白长衫,卷起袖子,拿过朱砂笔走上前,卡住黄海林的下颚,快速的在他前额画了一道符箓。

    然后又取过一卷红绳展开,咬破指尖在红绳上沾染了我自身的血。

    我拿着红绳重又走到床前,斜睨着高战含糊的说:

    “我不是一定有把握带他回来,如果出了岔子,黑锅你来背。”

    “吧嗒!”

    高战皱眉:“废话,我不会让你出了力还寒了心的。尽管去吧!”

    “嘿嘿,我要你的眼睛,把眼睛还给我……嘿嘿嘿……”

    我撇撇嘴,没再说什么,将红绳在黄海林脖子里绕了三圈,打了个死结,开始念诵法诀……

    “拘魂!”

    我猛然大喝一声,迅速的倒退两步,将红绳抖得笔直。

    再看他的眼睛,眼窝眼角已经被按出了紫红色的瘀痕。

    下一秒钟,就见一道虚影从黄海林身上坐了起来,茫然的左右看了看,缓缓的下了床,低着头一脸麻木的站在床边微微晃悠着身子。

    与此同时,先前不住挣扎的黄海林却变得一动不动。

    高战忍不住伸手去探他的鼻息,回过头惊恐道:“他死了?”

    我摇摇头,默然的拿起一根线香,将红绳的另一头拴在香尾,点燃了香头。

    “魇婆子是什么?”高战问。

    那香插好,这才回过头对高战说:“如果香烧完他还这样,或者中途香断了,他就真的死了。”

    说完,我走到黄海林的生魂面前,掐了个法印,二指并拢在他前额画符的位置点了一下。

    “魂魄回不来会死?那……那赵奇怎么会……”

    来到巷子口,黄海林终于还是跟了上来,刚要说什么,可是一抬头,看到巷子深处的情形,不由得惊呼起来:

    “自己的事只能靠自己解决,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想死,就不要跟来。”

    黄海林的身形骤然清晰,跟着就扯着嗓子尖嚎了起来。

    他的手弯曲的像鸡爪一样,手背的青筋都暴出来了,他居然在挖自己的眼睛!

    “滚蛋!”我一把推开他,“大男人你还求抱抱啊?别耽误时间,快跟我走。”

    黄海林身子一震,定下神来看着我发了会儿呆,竟然嘴一撇,哭着就向我扑了过来。

    “怎么会这样?”

    “鬼……鬼楼。”黄海林骤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我刚才又去了鬼楼?”

    “鬼……鬼楼。”黄海林骤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我刚才又去了鬼楼?”

    “别鬼叫了,跟我走!”我冷声道。

    “别鬼叫了,跟我走!”我冷声道。

    再看他的眼睛,眼窝眼角已经被按出了紫红色的瘀痕。

    “去哪儿?”黄海林问。

    车停在屠宰场附近,见黄海林不肯下车,我冷冷的说:

    说完,我掠起长袍,迈步朝着鬼楼的方向走去。

    再看他的眼睛,眼窝眼角已经被按出了紫红色的瘀痕。

    “不用。”我回过头正色道:“记住我的话,永远别再掺和鬼楼的事。”

    “你刚才去了哪儿?”我问。

    我边说边推着他往外走,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果然被我料中了,还是要去鬼楼走一遭。

    “魇婆子是什么?”高战问。

    “救命!不要挖我的眼睛!”

    “徐警官,我不想去,那里太可怕了……有人要挖我的眼睛……”

    “那现在再去一趟!”

    “去鬼楼?我和你一起去!”高战追上来说。

    “两件事:一,不去你会死,去了你还有活着的可能;二,别再叫我警官,叫我……老板。”

    “鬼……鬼楼。”黄海林骤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我刚才又去了鬼楼?”

    黄海林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被我连推带踹的带出村子,一脚蹬进了车里。

    1222245122, 1222245122;17595803;;1;磨铁文学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