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六章脸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就在我看向身后的刹那间,面前的季雅云忽然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意。

    我心里一咯噔,下意识的朝她看去。

    就在这时,我就感觉身后背着的季雅云猛地一动。

    我本能的感觉到不妙,顾不得转头,双手一用力将背上的人抛了出去,同时身体前倾跑向前方。

    虽然反应不算慢,可脖子后边还是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我顾不上理会,转过身的同时,又从包里拿了一把竹刀出来。

    看清状况,我再一次愣住了。

    被我从背上抛出去的季雅云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手里还拿着我给她的那把竹刀,尖锐的刀尖还在往下滴着血。

    而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另一个季雅云正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两个‘季雅云’无论模样还是穿戴,竟完全一模一样!

    “你脖子流血了。”‘鬼脸’挨到我身后小声说道,“这是怎么个情况?双胞胎?”

    “徐祸,你受伤了!”后来的季雅云惊呼一声,朝我走了过来。

    “站住!”我厉声道。

    季雅云猛地停住脚步,疑惑的看着我:“怎么了?”

    她似乎也想到了我为什么不让她靠近,指着拿竹刀的季雅云顿足道:

    “她是什么人啊?她……她不是我,她是假的!”

    “她是假的,你是真的?”

    “我当然是真的……”

    “你叫我什么?”我冷不丁问。

    “徐祸啊,我一直都叫你名字的。”季雅云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点点头,又看了一眼另外一个季雅云手上的竹刀,强忍着疑惑,再一次把手伸进包里,对后来的季雅云说:

    “那你过来吧。”

    然而这个季雅云并没有靠近我,反倒缓缓向后退了两步,先前慌乱的神情一扫而尽,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诡笑。

    “居然被你看出来了。”开口的是拿竹刀的季雅云。

    她同样嘴角上扬,露出诡异的笑意,眼睛里却满是怨毒的神色。

    就在她开口的同时,后来的季雅云竟然消失了。

    “啊……鬼啊……”

    司马楠尖叫一声,想要往我身后躲。

    “滚开!”

    我低声喝叱了一句,把手从包里抽出来,竹刀已经换成了阴阳刀。

    ‘季雅云’脸色一变,随即却笑得更加‘欢畅’,“你是怎么看出我不是她的?”

    我笑笑,没说话。

    ‘季雅云’朝我手里的小刀看了一眼,“呵呵,想杀我?杀了我,你就和他们一样,永远出不去了。”

    我不禁一愣,倒不是说我相信她的话,而是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站在我面前的女人无论样貌和说话时的眉眼神态,都和季雅云一模一样,这让我感觉,她就是季雅云本人!

    回想起来,从上车前季雅云就显得很不正常,难道说眼前的就是她,只不过被什么我看不出的邪祟附身了?

    “呵呵,今晚比我想象的好玩多了,好玩多了……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

    ‘季雅云’忽然疯子般的大笑起来。

    笑声中,她的脸开始变得膨胀,像是被开水煮过一样。

    紧接着,脸上的肉变得烂兮兮的,一块块的掉到了地上,本来乌黑的长发也变得萎缩枯黄,连着头皮大片大片的脱落。

    “真有鬼啊……”

    ‘鬼脸’声音发颤,浑身打着哆嗦和司马楠一起往我身后缩。

    我现在可以肯定,面前的绝不是季雅云,而是一个能够变幻样貌的女鬼。

    女鬼头脸的肉很快掉完,变成了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头,却仍然在笑,而且笑声越发的疯狂。

    我被她凄厉的笑声刺的耳鼓生疼,也顾不上想她是什么来路了,一个箭步蹿上前,挥刀就朝她心口刺了过去。

    然而刀尖还没有碰到她,她就消失不见了。

    那些从她头上脱落的头发皮肉和先前刺伤我的那把竹刀却仍然留在原地。

    “妈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又惊又怒,忍不住骂道。

    刚才的‘季雅云’绝对不是人,可我从楼上把她背下来的时候,却明明感觉到她有体重。

    如果是有着实体的妖物,又怎么会忽然消失不见?

    关键是我背着她的时候,一向对阴鬼有着极高灵敏度的阴瞳一点反应也没有。

    即便是鬼灵术里也没有类似这种邪祟的记载……

    “姐,你的脸怎么了?”鬼脸忽然叫道。

    我下意识的回过头,看清司马楠的样子,不禁也吓了一跳。

    她正在不住的挠着一边的脸,而被挠的那半边脸,已经变成了黑紫色,皮肤也不像先前那么平滑,而是生出了密密麻麻的小坑,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个的窟窿一样。

    “我的脸怎么了?痒死了……”司马楠惊恐的问道,手还在不断挠着。

    我看的头皮直发麻,生怕下一刻她会把手指挠进肉里去。

    “别挠了!”

    ‘鬼脸’也看出不对,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

    这时,司马楠那半边脸的‘窟窿’里,已经有黑色的血珠渗了出来。

    ‘鬼脸’抓住她的手,回过头急着问我:

    “徐祸……徐大师,我表姐这是怎么了?她的脸为什么会这样?”

    不等我开口,司马楠忽然指着我声音尖利的说道:

    “是你!是你在搞鬼!那个女人打了我一下,我就这样了……那女鬼是你招来的!”

    我本来还想上前看看状况,闻言停住了脚步,冷冷的说:

    “随便你怎么想吧,你可以去局里告我,可以报警抓我,前提是你能过得了今天晚上再说。”

    说完,便不再理她,转过身,走到女鬼留下的那滩东西前。

    看着掉在烂肉堆里的竹刀,我又忍不住疑惑起来。

    那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不但竹刀伤不了它,还能拿竹刀刺我。

    我随手往脖子里摸了一把,摸了一手的血。

    好在我躲得及时,伤口并不严重,只是被竹子挑破皮肉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徐祸,徐主任……徐大师!我错了,我受不了了,你帮帮我,救救我吧!我快要痒死了!”

    司马楠终于忍受不住,哭着哀求道。

    我看都没看她一眼,左右看了看,一言不发的朝着走廊的另一侧走去。

    “大师,你帮帮我表姐吧,是我们不对,我们道歉,对不起……你救救她吧,这样下去她会死的。”鬼脸拉着司马楠追上来急着说道。

    见我不说话,司马楠哭道:

    “你要钱我给你,双倍……十倍……再多我都给你,求你帮帮我吧。”

    我本来想说你给一百倍我也不会帮你,可回过头看了看她的脸,还是把这不负责的话咽了回去。

    “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我根本帮不了你。你也看到了,我和你们一样,也被困在这里。我不知道你招惹了什么,怎么帮你?”

    ‘鬼脸’疑惑的看着我,小心的问:

    “我姐变成这样,真的……真的不是你弄的?”

    我冷笑一声,把手伸到后颈又摸了一把,把手上的血给他看,“你们把我骗来,是想出我的洋相,我是来救人的,呵呵……我特么才是被殃及池鱼的那个。”

    “那你帮帮我姐吧,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说了,我帮不了……”

    看着司马楠可怖的样子和痛苦的表情,我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打开背包看了看,不禁苦笑。

    我现在不接‘生意’,身上常备的符箓也有限。

    这几天前后给了四个非主流六张,又给了司马楠一张,已经没有能够镇邪的符箓了。

    否则的话,也不会把那女鬼从楼上背下来。

    而且今天中午替黄海林他们制作纸人替身的时候,朱砂也已经用完了,就算想要现画符箓也做不到。

    我拉上包,朝两人摇了摇头,“我没有符了,朱砂也没有了。”

    我看了司马楠一眼,说:

    “你一定没把我给你的符戴在身上,否则你也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符……符在二楼,在我包里!”司马楠声音发颤道,看样子那半边脸实在是痒的不行了。

    说实话,我看着都觉得痒,那些坑一个挨着一个,每一个里面都渗着血珠子,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得活活吓死。

    我朝原先楼梯的位置看了一眼,苦笑道:

    “楼梯都没了,又出不去,怎么上二楼。”

    “搭电梯!”鬼脸忽然说道。

    “电梯?”

    ‘鬼脸’点点头,“嗯,前边走到头,有一部电梯,以前是用来往上运器材的。”

    “你也是电视台的人?”我有些好奇,看年纪他应该是个学生才对。

    ‘鬼脸’摇头,“不是,不过我以前假期来这里做过兼职,专门替台里搬运器材和办公用品。”

    “这里真是电视台?”听他说,我才想起来问。

    ‘鬼脸’讷讷的说:

    “这里是电视台没错,不过上个月已经搬到新盖的电视广播大楼里去了。表姐说……说你骗小孩子的钱,所以就想借这里揭穿你……”

    “呵呵,怪不得呢。”我又看了司马楠一眼,没再说什么。

    落井下石从来都不是我的作风。

    “电梯一定在,电梯一定在……”

    ‘鬼脸’一边往前走一边不住的念叨。

    三人沿着走廊走到底,竟然真的见到一部电梯。

    ‘鬼脸’欢呼一声,按下了按钮。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亮着灯的电梯,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把楼梯‘变’没,明显是不想我们离开这一层,没理由楼梯没了,还留下一部电梯……

    “叮!”

    电梯降到一楼,随着一声轻响,门缓缓开启。

    门才打开不到一半,‘鬼脸’和司马楠就同时发出一声尖叫。

    电梯的一个角落里,竟然蹲着一个人。

    那人缩在角落一动不动,低着头,长长的头发垂下来几乎盖住了大半边的身子。

    我看的也是头皮一紧,快速的把扣在手里的小刀反转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