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五章 消失的门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我心里咯噔一下,没有过度的反应,却有种说不上来的古怪感觉。

    要说刚才没人,可能是值班的工作人员都在各自的办公室。

    感觉季雅云身子一动,我连忙把她挡在身后,“别别别,不用你动手。这个时候是应该报警,如果警察能来,说不定还能保住她的命。”

    现在断了电,为什么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我打亮手机的闪光灯,沿着一侧的走廊走过去,挨个查看每个房间,越发觉得不对劲。

    所有办公室里都没人。

    不光没人,连台电脑都没有。只有办公桌和一些散乱的文件夹之类的,有几个房间甚至根本就是空的。

    “司马楠!”

    这个女人,何止是让人讨厌,简直让我觉得恶心!

    回到大厅,我大声喊了一声,没人回应,只有空荡荡的回音。

    上来的居然是季雅云!

    我有点后悔来这里了,真要是有鬼东西能把整栋楼搞的出状况,那能是我对付得了的嘛。

    关键是我还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

    突然,楼梯的上方传来一阵“咯咯咯”的笑声。

    我吓得一激灵,仔细听,好像是小孩儿的笑声。

    “咯咯咯咯咯……”

    笑声不断传来,我听得心里发毛,本能的从包里拿出一把竹刀反扣在手心里,亦步亦趋的朝着楼上走去。

    刚踏上二楼,小孩儿的笑声忽然就消失了。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天花板的灯就都亮了起来。

    在笑声消失的一瞬间,我还是分辨出了声音传来的方向,本来提着的心一下充斥起怒火。

    “司马楠!”

    仔细看,这人的身高只比我矮了一点,却是个十七八岁的青年。

    我朝着左侧的走廊沉声喊了一声,仍是没人回应。

    我强忍着怒气,冷声说:

    “不管你怎么想,我来这里是为了救人。可是我发现我错了,你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别人同情。你已经踩到我的底线了。把大门打开,我要走了。”

    我现在的脸色一定比鬼还难看。

    她死不死已经和我没关系了,关键是……我和季雅云该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因为,我发现自己被愚弄了。

    大楼里的情形虽然‘怪异’,可从进来以后我都没感觉到有阴煞气息。

    小孩儿笑声停止的那一刻,我完全反应了过来,那根本就是从鬼片里录下来的声音!

    大门被锁上、整栋楼断电,全都是人为的……

    我犹豫了一下,虽然不抱希望,还是背着季雅云跟了过去。

    司马楠压根也没被鬼缠上,她打电话给我,只不过是想把我骗来这栋没有人办公的大楼里。

    目的就不用说了。

    我相信从我进门起,我的一举一动就已经被隐藏在暗处的摄像机录了下来。

    小孩儿笑声停止的那一刻,我完全反应了过来,那根本就是从鬼片里录下来的声音!

    这个女人,何止是让人讨厌,简直让我觉得恶心!

    “你跟我一起下去,楼下前台还有台座机没有拆,报警,必须让警察抓这个败类人渣。”

    见仍然没人回应我,我冷笑一声,就想下楼。

    刚一转身,猛然间就见到一张惨白的、七窍流血的人脸紧贴在我的身后!

    我吓得一哆嗦,本能的向后退。

    笑声不断传来,我听得心里发毛,本能的从包里拿出一把竹刀反扣在手心里,亦步亦趋的朝着楼上走去。

    脚下却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子不稳,一屁股摔坐在了地上。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天花板的灯就都亮了起来。

    同时左边的走廊传来一个女人的讥笑:

    “呵呵,原来鼎鼎大名的徐大阴倌也怕鬼啊?”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天花板的灯就都亮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亮光让我不得不用手遮挡着眼睛。

    “怎么会这样!”

    就算不去看,也知道笑话我的是谁。

    “嘿嘿嘿,姐,他就是你说的那个禽兽法医啊?”

    感觉适应了光线,我放下手,见说话的就是刚才贴在我背后的那张‘鬼脸’。

    ‘鬼脸’坏笑着朝我伸出手,“起来吧,这次算是给你个小教训,以后别再去骗人了。”

    “呵呵。”

    我怒极反笑,挡开他的手,从地上爬了起来。

    仔细看,这人的身高只比我矮了一点,却是个十七八岁的青年。

    走廊的一侧传来高跟鞋的声音。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天花板的灯就都亮了起来。

    我刚要转过头,却听楼梯下方同样也传来一阵“笃笃笃”的脚步声。

    我冷笑,心说司马楠还真下心思,为了‘揭穿’我这个神棍骗子,找了不止一个演员。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天花板的灯就都亮了起来。

    可当我看清楼下上来的那人,不由得就愣住了。

    上来的居然是季雅云!

    然而,此刻走廊到了尽头,就是一面墙,拐角不见了,更不用说出去的门户了。

    ‘鬼脸’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转头去看。

    “啊……”

    本来还一脸迷糊的季雅云猛然发出一声尖叫,脚下一个踉跄,后背重重的摔在了拐角处的墙上。

    “美女,你没事吧?”鬼脸问。

    季雅云刚一迈步就“啊”的一声低呼。

    “混账!”

    我再也压不住怒火,甩手给了他一个耳光,快步走下楼,扶住了季雅云。

    “又是该你发挥的时候了,只要看到‘脏东西’,二话不说,直接刺过去。”

    “你没事吧?”

    “没……没事。”季雅云心有余悸的朝楼上看了一眼,“他……他是什么人?”

    我强忍着怒气,冷声说:

    “别管他,我们走。”

    季雅云刚一迈步就“啊”的一声低呼。

    见她表情痛苦,我忙向她脚上看去,才发现她右脚的高跟鞋鞋跟掉了,脚腕也红肿了起来。

    “得,明天不用买猪蹄儿了。”我笑着说了一句,背过身,想要背她离开。

    可当我看清楼梯下方的情形,顿时就呆住了。

    “你凭什么打人?!”

    司马楠怒气冲冲的从上面跑了下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摄像机。

    “我去你妈的!”我狠瞪了她一眼。

    “呵,伸手打人,张口骂人,这就是法医主任的素质?”

    司马楠冷笑着,把手里的摄像机在我眼前晃了晃,“我已经把你今晚的所作所为全录下来了,包括你打人骂人。我本来只想给你个教训,让你别再装神弄鬼。现在,呵,抱歉,我除了会把录像报道出去,还会亲手交到你们局长手里。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穿警服……”

    “啪!”

    她死不死已经和我没关系了,关键是……我和季雅云该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甩在了她的脸上。

    司马楠被打的愣住了。

    我也愣了,好一会儿才咽了口唾沫,扭头看向身后。

    感觉季雅云身子一动,我连忙把她挡在身后,“别别别,不用你动手。这个时候是应该报警,如果警察能来,说不定还能保住她的命。”

    就见季雅云正眼神冰冷的瞪着司马楠。

    “诶……手疼吗?”我小心的问。

    我是真没想到,季雅云不喝酒也会打人……

    我打亮手机的闪光灯,沿着一侧的走廊走过去,挨个查看每个房间,越发觉得不对劲。

    司马楠像是刚做完梦一样,眼睛陡地瞪大,后退两步朝着楼上喊:

    “小宽,报警!太无法无天了,不能放他们走!”

    抬眼见楼上的‘鬼脸’在愣了一下后拿出手机拨号,我干笑着摇了摇头,把季雅云扶在一旁,拿出烟点了一根,好整以暇的抽了一口。

    司马楠显然被季雅云的一巴掌打炸毛了,指着我的鼻子,手指头都在发颤,“你这种人不配做警察,什么法医,你根本就是神棍、骗子、流`氓……”

    在我转过身的一瞬间,她脸上的疑惑瞬间就被惊恐替代,退后两步颤声问:

    感觉季雅云身子一动,我连忙把她挡在身后,“别别别,不用你动手。这个时候是应该报警,如果警察能来,说不定还能保住她的命。”

    司马楠一窒,看着我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又往后退了几步。

    那模样就好像我是变`态杀人狂一样。

    “姐,我电话打不出去。”‘鬼脸’摆弄着手机说道。

    “怎么会打不出去,我打!”

    司马楠边说边警惕的看了我一眼,像是怕我会忽然咬人似的,干脆跑回到上面拿出了手机。

    “怎么回事?我手机也打不出去,明明有信号的……”

    然而,此刻走廊到了尽头,就是一面墙,拐角不见了,更不用说出去的门户了。

    司马楠疑惑的和‘鬼脸’对视,两人又一起转头看向我。

    我把烟丢在地上用脚踩灭,冷冷看了司马楠一眼,“我真后悔来这里,我根本就连那道符都不该给你。”

    司马楠毫不示弱的和我对视,却拉着‘鬼脸’说:

    我强忍着怒气,冷声说:

    “你跟我一起下去,楼下前台还有台座机没有拆,报警,必须让警察抓这个败类人渣。”

    见两人干说不动地方,看着我的目光都带着惧意,我忍不住摇头叹了口气,背起季雅云先走了下去。

    “怎么会这样?”季雅云在我耳边疑惑的问道。

    在我转过身的一瞬间,她脸上的疑惑瞬间就被惊恐替代,退后两步颤声问:

    我苦笑:“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很快,就听身后的男女齐声惊呼:

    “怎么会这样!”

    ‘鬼脸’率先跑了下来,看了我一眼,又朝着左右看了看,回过头一脸惊悚的看向司马楠:

    “姐,大门不见了!”

    没错,大门不见了。

    本来楼梯位于正对大门的右侧,然而现在下了楼,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堵墙,往两边是延伸的走廊……

    不光大门不见了,就连整个大厅都不见了。

    “门怎么会不见了……”

    “不怕不怕,两边都有安全出口,右边的门没有锁。”

    鬼脸说了一句,眼神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拉着司马楠朝着右边跑去。

    “徐祸,你来这里干什么?你背上背的是谁?”

    “怎么会这样?”

    她死不死已经和我没关系了,关键是……我和季雅云该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实在懒得再和这个女人多说。

    我猛一激灵,回过头,就见季雅云正站在不远处看着我。

    在我转过身的一瞬间,她脸上的疑惑瞬间就被惊恐替代,退后两步颤声问:

    笑声不断传来,我听得心里发毛,本能的从包里拿出一把竹刀反扣在手心里,亦步亦趋的朝着楼上走去。

    她死不死已经和我没关系了,关键是……我和季雅云该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虽然明知道事情诡异,可我还是不明白,那么大一间大厅,怎么就一下子没了呢?

    我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把手里的竹刀交到季雅云手里,笑着对她说:

    果然,就连我们刚刚下来的楼梯也不见了,变成了一堵能够触碰到的墙……

    司马楠喃喃说了一句,转头看向我:“是你在搞鬼?”

    在我转过身的一瞬间,她脸上的疑惑瞬间就被惊恐替代,退后两步颤声问:

    不用走过去,我也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季雅云没有说话,只是把竹刀握在手里。

    我走到那面墙前,伸手摸了摸,那确实是一面墙。

    我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急忙转过身往回跑。

    我犹豫了一下,虽然不抱希望,还是背着季雅云跟了过去。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硬是把到了嘴边的脏话咽了回去。

    我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炸开了,缓缓的转动眼珠,朝着左肩看去……

    我刚要再拿一把出来,忽然,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她是谁?为什么和我一模一样?”

    走廊的尽头,鬼脸和司马楠相对愕然。

    “嘿嘿嘿,姐,他就是你说的那个禽兽法医啊?”

    大楼是‘凹’字形的,两边都有两个拐角的延伸。

    “徐……徐祸是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鬼脸走过来结结巴巴的问我。

    然而,此刻走廊到了尽头,就是一面墙,拐角不见了,更不用说出去的门户了。

    “又是该你发挥的时候了,只要看到‘脏东西’,二话不说,直接刺过去。”

    小孩儿笑声停止的那一刻,我完全反应了过来,那根本就是从鬼片里录下来的声音!。

    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