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三章记者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来到一家常来的饭馆,进了包厢,我点了根烟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回头朝黄海林一扬下巴:

    “我怎么一下子就成大师了呢?”

    黄海林看了一眼跟进来的司马楠,没吭声。

    我笑笑,“没事儿,说吧,我本来就是阴倌,不怕人知道。”

    司马楠有些诧异的看着我:“你居然还敢承认?”

    “有什么不能承认的?我又没做对不起良心的事。”

    黄海林见我不像是生气的样子,勉强咽了口唾沫,小声说出了对我改称呼的原因。

    事实和我想的差不多,一起去鬼楼探险的四个人,两天死了两个,旁人以为是自杀,身为当事人的黄海林和周晓萍可还没傻到份上。

    两人把去鬼楼的事跟家里人说了,家里人一听就急了。

    农村老一辈的人多少都有点信邪,何况他们也都觉得戴菲和吴浩的死有些奇怪。

    两家人一合计,就决定去找看事的先生。

    县里找不到,就去市里打听。

    大学三年半,我做了三年的阴倌,在市里的某个圈内也算小有名气,结果一来二去,黄海林和周晓萍就知道了我的另外一个职业,为了保命找我来了。

    没想到刚巧两人在警局门口遇上了同样是来找我的司马楠,周晓萍倒很还好,没说什么,黄海林是典型的非主流,不走脑子,没说几句就把我的底给交代出去了。

    “本来我爸他们要来,我怕打扰您工作就没让他们跟来。”黄海林讨好的说着,朝一旁的周晓萍使了个眼色。

    周晓萍忙把一直提着的一个小包递到我面前,“大师,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我请你帮帮我们……我们错了,我们不该去鬼楼,求你帮帮我们。”

    见她和黄海林神色都有点古怪,我有些摸不着头脑,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问题不出在他们身上,而是出在我身上。

    我先前的规矩是:只接女人的生意。

    两人这是知道我的规矩,所以才由周晓萍出面请我帮他俩平事。

    我接过小包刚掂了掂,司马楠就发出一声冷笑。

    我把包放回桌上,对周晓萍说:

    “上次你们来局里报案,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你的这单生意我接了,免费。但天底下没有绝对的事,能不能帮的了你们,我不敢打包票。”

    从一上车周晓萍和黄海林就已经认出了高战,自然知道我说的‘帮忙’指的是什么。

    “这钱不多……您还是收下吧。”黄海林结巴着说。

    我摇摇头,“说了不收就不收。”

    “呵呵,如果没有被我撞上,你不是就能收了?”司马楠冷笑道。

    我抽了口烟,把烟头掐灭,转向她笑眯眯的说:

    “别人的钱我想收就收,想不收就不收。可如果是你要找我平事,我收双倍。”

    说完,我从包里拿出一张黄纸符箓,一板一眼的折好了放在桌上,看着司马楠:

    “你的脸色不比他们两个好看,乌云盖顶,你就快大难/>

    “那个……大师,你能再给我们一道符吗?”黄海林忽然小声说道。

    我说:“我之前给你们的符呢?拿出来我看看。”

    黄海林朝周晓萍看了一眼,眼神变得有些闪缩。

    忽然大声说:“都是吴浩,是他把符给撕了!”

    “把符撕了?”我愕然的看着两人。

    两人哭丧着脸好半天,才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出了原委。

    原来那天到局里报完案以后,四人就跑去饭店吃饭。

    几杯马尿下肚,非主流自以为是的臭毛病又都犯了。

    除了周晓萍,其他三人都觉得自己能帮助‘条子’是件很了不起的事。再提到鬼楼的事的时候,吴浩就说鬼楼也没什么了不起的,那个胖子一看就是个倒霉蛋,所以才出不来。咱哥们儿不一样,咱们阳气重,杀气足,鬼见了咱们都得躲着走。

    牛b这东西绝对是越吹越爽,越到后来越止不住,为了证明自己的‘强悍’,吴浩当场就把我给他的符掏出来撕了个粉碎,还硬是把周晓萍的符也抢过去给撕了。

    黄海林虽然把责任都推在了吴浩身上,却没说他和戴菲的符是吴浩亲手撕的。

    想来也是牛b对牛b,二牛b跟着大牛b把自己绕到沟里去了。

    …………正版《阴倌法医》,请到磨铁…………

    听两人说完,我气得不行。

    ‘倒霉蛋’高战的脸也阴的跟要下雨一样。

    要说没见识过鬼楼的邪性,不把某些事当回事还行。

    可这四个人在鬼楼里有了那样的经历,居然还把保命的符箓给撕了,这才真叫不作不死呢。

    黄海林看向我:“大师……”

    “别特么大师了,喊大神也没用,死了的人救不活了!”我没好气的打断他。

    周晓萍哭道:“大师,我们知道错了,你救救我们吧。”

    见她哭得可怜,高战有点于心不忍,把纸巾盒递过去,转头问我:“你看这事儿……”

    我拧着眉毛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没道理啊,要出事在鬼楼里就应该出事了,没理由到了外头才出事。”

    我盯着高战看了一会儿,又看看黄海林和周晓萍,更加疑惑不解。

    如果说是鬼楼的‘人’为了防止鬼楼的秘密泄露出去杀人灭口,那最应该出状况的第一个就是高战才对。

    毕竟只要人不是死在鬼楼里面,别说是刑警队长了,更大的官儿死了也不会有人想到鬼楼上去。

    为什么高战一点事没有,反倒是四个只在鬼楼逛了一圈的非主流接二连三的出状况?

    看着眼前战战兢兢的两人,回想那天四个人到局里报案时说的话,我忽然想到一个细节。

    那天我和窦大宝夜探鬼楼,我就隐约觉得四个报案人的叙述好像哪里不对,现在看到两个本主,终于想起是哪里不对了。

    我敲了敲桌子,吸引过黄海林和周晓萍的注意力,盯着两人问:

    “你们当中有几个人上了二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