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一章 罗刹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透过鬼头血红的巨眼,我竟看到一张更加狰狞恐怖的恶鬼面孔!

    轰然一声巨响,房门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撞的大开。一颗硕大无比,青面獠牙的鬼头直朝着我迎面飞了过来!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一咬牙,将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朝着鬼头的眉心点去。

    “别告诉我你没有让他魂飞魄散的能力,虽然我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法门,可我看得出,你是真心没想要他的鬼命,否则他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

    鬼头被指剑戳中,发出凄厉刺耳的惨叫,原本狰狞的脸孔变得更加扭曲可怖。

    与此同时,我感觉一股猛烈的寒意透过指尖朝我身体里快速的涌了进来。

    近距离的看着鬼头灯笼般血红的凶眼,我心里一阵阵发寒,可生死攸关,只能竭尽全力抵抗森寒的阴煞气焰,口中快速的念诵着鬼灵术中的法咒。

    渐渐的,我感觉涌入身体的寒意开始消退。

    “兄台,刚才发生什么事了?”白长生捂着脑袋问我。

    面前的鬼头也慢慢起了变化,开始有了缩小的趋势。

    然而随着鬼头气焰的收敛,我看到了让我终身难忘的一幕。

    透过鬼头血红的巨眼,我竟看到一张更加狰狞恐怖的恶鬼面孔!

    与此同时,我感觉一股猛烈的寒意透过指尖朝我身体里快速的涌了进来。

    眼前的鬼头和鬼眼中倒映的鬼脸比起来,简直都可以用可爱来形容了。

    我下意识的看向一旁的小雅,见她正瞪大眼睛,一脸惊恐的看着我,我顿时反应了过来。

    果然,下一刻,我恢复清醒,睁开眼,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床上。

    鬼头眼中映出的鬼脸并非别人,而是我本人现在的样子!

    先前潘颖等人就说过,我‘变成鬼’的样子很吓人,这次我终于看到自己‘变成鬼’是什么样了……

    鬼头终于变回了正常的人脑袋大小,也变回了白长生本来的模样,“噗通”掉在了地上。

    下一秒钟,就见白长生没脑袋的身躯正摸索着朝着这边走来。

    楼梯上的黑衣人忽然缓步走了下来,沉声说道:

    我皱了皱眉,还是捡起地上的人头,走过去交到他手里。

    这时我突然感觉房间里似乎多了一双目光在看着我。

    楼梯上的黑衣人忽然缓步走了下来,沉声说道:

    顺势看去,就见那个脸被烧过的黑衣人正站在楼梯上看着这边。

    与此同时,我感觉一股猛烈的寒意透过指尖朝我身体里快速的涌了进来。

    “兄台,刚才发生什么事了?”白长生捂着脑袋问我。

    我顾不上管那黑衣人,转过头,冷眼看着他:“发生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

    透过鬼头血红的巨眼,我竟看到一张更加狰狞恐怖的恶鬼面孔!

    白长生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们不是正在房间里谈话吗?怎么就出来了?”

    看着他疑惑的样子,我点了点头,只用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做出了一个决定。

    “别告诉我你没有让他魂飞魄散的能力,虽然我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法门,可我看得出,你是真心没想要他的鬼命,否则他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

    “马上离开这里,驿站不欢迎你!”我厉声道。

    或者说,驿站里的,为什么会是小雅?

    “为什么要我离开?我付了店钱了!”白长生有些慌乱的问道。

    “小雅,把店钱退给他!我们这里庙小,容不下这么大的菩萨!”

    事实是白长生突然暴走,不光小雅被吓坏了,我也吓得不轻。

    我怎么都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斯斯文文、人畜无害、甚至还有些滑稽的家伙,居然是鬼罗刹!

    或许……

    鬼罗刹是六道中阿修罗道的恶鬼,是近乎于魔的存在。按照百鬼谱中的记载,鬼罗刹不但鬼法高深,而且是真正会吸人元阳、食人血肉的!

    那次在四平岗监狱医院,王宇已经变成了尸煞,然而却被附身在桑岚身上的一个鬼罗刹轻而易举的就给灭了,那感觉就像是随手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可见这种恶鬼是多么的可怖。

    如果不是我学了鬼灵术,并且施出了其中堪称为禁忌的三大秘术之一太阴缉鬼令,我和小雅说不定都已经玩完了!

    最关键的是,白长生发飙前的眼神实在太吓人了,那根本就是只有疯子才会有的眼神。

    百鬼谱中没说鬼也有精神病,可事实是……我可以肯定,这个白长生绝对不正常。

    进了屋,就见季雅云坐在沙发上,脸色发白,眼眶红肿,明显是才哭过。

    他……他是个有神经病的鬼罗刹……

    楼梯上的黑衣人忽然缓步走了下来,沉声说道:

    “店钱都已经收了,还可以退吗?”

    “我是这里的老板,我说可以就可以。”虽然感觉有些诧异,可我还是立场坚定的说道。

    开玩笑,不管阴阳驿站再怎么古怪,不管我这个老板再莫名其妙,现在这里都算我的‘产业’。

    谁会愿意让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疯,而且发起疯来会要人命的神经病住在自家开的旅馆里?

    黑衣人径直来到我面前,和我对视了一阵,忽然咧嘴一笑。

    那应该是微笑,可他的脸实在太过骇人,以至于他的笑容看上去格外的惊悚。

    “你在害怕。”黑衣人笑着说道,“既然你怕他,为什么刚才不直接打的他魂飞魄散?”

    白长生明显打了个寒颤,委屈的说道:

    “为什么要让我魂飞魄散?我做错什么了吗?我姐放弃这个机会,让我来这里……我付了店钱了,虽然店钱是你给的……可我付钱了啊!”

    透过鬼头血红的巨眼,我竟看到一张更加狰狞恐怖的恶鬼面孔!

    听他提到梦蝶,我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本来以为白长生是鬼楼中的一个小角色,没想到他居然是鬼罗刹。

    随随便便一个‘小人物’都是这么可怕的存在,那鬼楼……不,应该是鬼山到底有多诡异?

    这一刻,我心里疑惑到了极点。

    ……正版《阴倌法医》,请到磨铁中文网观看,每个人的汗水都应该换来回报,而不是被偷走,谢谢……………………

    黑衣人又笑了笑,对我说道:

    “别告诉我你没有让他魂飞魄散的能力,虽然我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法门,可我看得出,你是真心没想要他的鬼命,否则他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

    我不禁一愣,抬眼再次和他对视,看着他丑陋的脸孔和深邃的眸子,心里突然生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古怪感觉。

    他说的没错,我好像真的没想要白长生魂飞魄散。

    如果是那样,我就不会用缉鬼令,而是用太阴杀神令了。

    楼梯上的黑衣人忽然缓步走了下来,沉声说道:

    我也奇怪为什么会这样。

    “留下他吧,所有的事都有个因果。你不杀他,就是因为你知道这一点,你觉得他不是穷凶极恶的存在。留下他,我帮你看着他。”

    或许……

    或许白长生给我的第一印象还不错,我内心深处并不想杀他,所以才下意识的留了情。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为什么我会忽然觉得……我好像认识面前这个丑脸的黑衣人?

    而且,还是在很久以前认识的……

    黑衣人忽然把脸转向一旁,“店钱可以退吗?”

    “不能退。”

    回答他的是小雅。

    我转眼看向小雅,见她脸上犹带泪痕,却朝着我摇了摇头,“付了店钱就可以住下,不能反悔的。”

    听他提到梦蝶,我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又是规矩?”我忍不住皱眉。

    或者说,驿站里的,为什么会是小雅?

    小雅点了点头。

    我刚想说这他妈是谁定的规矩,黑衣人忽然转向我说:

    “店钱是不能退的,你要么让他魂飞湮灭,要么就要留他住下。”

    看着他的丑脸,我心里那种古怪的感觉越发的强烈。

    刚要开口,黑衣人却又说道:

    “留下他吧,所有的事都有个因果。你不杀他,就是因为你知道这一点,你觉得他不是穷凶极恶的存在。留下他,我帮你看着他。”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终于忍不住问道。

    鬼头终于变回了正常的人脑袋大小,也变回了白长生本来的模样,“噗通”掉在了地上。

    “呵呵……阴阳驿站,从来不问住客的身份,只要付了店钱,就不会管住客从哪里来,到哪里去。”黑衣人干笑着说道。

    他忽然抬起右手,像是想拍我的肩膀,却在半空顿了顿,重又放下,看着我说:

    这一刻,我心里疑惑到了极点。

    “你只要知道我不会害你就行了。”

    这一刻,我心里疑惑到了极点。

    上次是哪一次……

    我可以肯定,我一定认识面前的黑衣人,可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我在什么时候、在哪里见过他。

    “嗡……嗡……”

    耳畔忽然传来一阵震动的声音。

    我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模糊起来,下意识的想到接下来将会是怎样的情形。

    果然,下一刻,我恢复清醒,睁开眼,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床上。

    什么叫‘上次你就走了’?

    如果说季雅云当初只是被凌家后人算计,招惹了红袍喜煞,那么红袍喜煞的事已经解决,她早就该从一些事里摘出去了,为什么‘小时候’的她会出现在驿站里?

    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样不复存在。

    匆忙套上衣服,赶到隔壁,开门的是潘颖。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上次那个‘老板’一定不是我,有危险,我一定不是先离开的那个。”

    我摇了摇头,感觉季雅云情绪缓和下来,轻轻把她推开。

    纷乱的思绪被打断,转过眼,就见潘颖斜撇着嘴,正和桑岚一起看着我。

    “祸祸,差不多得了,别逮着便宜就没完没了。”

    上次是哪一次……

    关键是白长生‘发神经’的时候,她拉我躲进所谓的账房,说的那番没头没尾的话。

    并不是说大美女在怀,我有多么的得意,也不是怜香惜玉,而是我在醒来前就已经想到了一个长期以来被忽略掉的问题。

    我就这么仰面躺着,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拿过还在震动的手机,见是桑岚打来的,随手点了接通。

    潘颖边说边走到沙发旁,抱住季雅云的胳膊轻轻摇着,“不怕不怕,我们都在呢,警察叔叔也来了哈。”

    或者说,驿站里的,为什么会是小雅?

    话没说完,季雅云突然站起身,扑进我怀里大哭起来。

    进了屋,就见季雅云坐在沙发上,脸色发白,眼眶红肿,明显是才哭过。

    那就是……季雅云为什么会在驿站?

    我能和季雅云、和桑岚、和潘颖认识,完全是因为当初桑岚为了季雅云中邪的事打电话约见我这个半吊子阴倌。

    鬼头终于变回了正常的人脑袋大小,也变回了白长生本来的模样,“噗通”掉在了地上。

    透过鬼头血红的巨眼,我竟看到一张更加狰狞恐怖的恶鬼面孔!

    “徐祸,你快过来,赶紧过来……”

    “做恶梦?你梦见什么了?”我走过去问。

    季雅云抬眼看着我,摇了摇头,兀自带着哭腔说:“想不起来了。”

    潘颖说:“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做梦而已……”

    “云姨晚上做噩梦了,怎么叫都叫不醒,可吓人了。你也是不靠谱,我们打你电话打那么久都没人接,你是猪啊?睡那么死?”

    黑衣人径直来到我面前,和我对视了一阵,忽然咧嘴一笑。

    我并没有觉得意外,只是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眼珠却不住的快速转动着……

    透过鬼头血红的巨眼,我竟看到一张更加狰狞恐怖的恶鬼面孔!

    或许……。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