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八章 驿站中人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

    “没事。”

    “什么叫眼睛不见了?”高战拧起了眉头。

    见他看向我,我耸了耸肩,把脸转向窗外,“我就是个法医。”

    高战反应了一下,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没事。”

    不得不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对高战有着不小的影响,甚至直接改变了他对某些事物本来的认知。

    但以什么样的身份做什么样的事,真的很重要。

    就比如我,法医和阴倌…就案子本身而言,后者的看法毫无用途。

    法医和法证的详细报告先后递交上去,经过简短的会议讨论,戴菲的死被认定为自杀。

    法医实验室里,大双从解剖台前转过身,犹犹豫豫的问我:“徐哥,死者的左眼球怎么处理?”

    我看了一眼他手里的尸体缝合器,走到一旁从抽屉里拿出缝合的工具,转过身冲他笑笑:

    “我和屠子的老师说过,他个人绝不主张使用老外这种订书机似的缝合器。传统观念,死者为大,可以的话尽量令尸体保持完整。”

    “我记得林教授还说过,如果死的是十恶不赦的恶棍,那就另当别论了,毕竟古代还有鞭尸的刑罚呢。”孙禄嘿嘿笑道。

    我咧了咧嘴,走到解剖台前,开始小心翼翼的缝合。

    看着我完成最后一个步骤,大双连着抹了好几把汗,看上去似乎比我还要累。

    见我摘下手套,他咬了咬嘴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走到我面前问:

    我急忙把头转向一边,仰面四十五度角瞪着眼望着古朴的天花板。

    “徐哥,如果死尸复活,而且有自己的思维……那和活人有什么区别?”

    “你说什么呢?”孙禄皱着眉头走过来。

    我抬手让他打住,盯着大双的眼睛看了一阵,刚要开口,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我点了点大双的鼻子,还是走过去先拿起了手机。

    “喂,高队。”

    “死者家属来要求认尸……你到前面来一下吧。”

    小雅眼中又露出那种我已经熟悉了的茫然,但她很快就机械式的摇了摇头,说:“你看了就知道了。”

    挂了电话,我想了想,沉声对大双说:“工作时间只谈工作,其它的,想好了再跟我说。家属要求现在认尸,你和屠子再帮尸体整理一下,注意做好应急准备,防止家属因为情绪激动出现意外变故。”

    不得不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对高战有着不小的影响,甚至直接改变了他对某些事物本来的认知。

    来到前面的办公区,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哭声喊声一片嘈杂。

    拉开门,更是哭声震天。

    估计是看到了我身上的白大褂,一时间七八个陌生的脸孔围了上来。

    “单单是戴菲有问题……还是那四个小孩全都有问题?”桑岚问。

    “小菲呢?我要见她!”

    “她没死,你们一定是弄错了……”

    我深吸了口气,对其中一个看上去还算斯文的中年人说:“按照程序你们只能有……”

    话没说完,就感觉眼前晃过一只手,紧接着我就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火辣中几股热流顺着面颊蜿蜒而下,一时间偌大的办公室里全都安静了下来。

    我朝那个满脸泪水还支着一只手的中年妇女点了点头,轻声说:“节哀顺变…按照章程来吧。”

    “对不起,警察同志。”

    “没关系,有心脑血管疾病史的不要进去。”

    ……

    “我靠,这都破相了,谁干的啊?”见我进来,躲在办公桌后的高战直起腰,大咋呼二叫的问。

    “行啦高哥,别装了,你就说找我什么事儿吧。”我边说边抽出餐巾纸抹着脸上被挠出的血道子。

    我咬着牙,斜眼看着她惊恐的模样却有些于心不忍,沉了沉气说:

    高战被我戳穿‘伎俩’,干笑着摇了摇头,“两个事儿,一个是那个小女孩儿的死,问你还有什么看法?”

    我摇头:“站在我们的职业角度,我已经没有额外的发言权了。”

    高战点点头,“另一件事就是……今天早上你应该也看见了,那个照相的女的,是县里电视台的记者,她刚好就住在附近……”

    “把她扣了!妨碍公务,至少关她七天!”不等他说完我就大声道。

    高战抖了抖眉毛,看着我说:“电视台刚下了函,说是要以法医为专题对咱们局法医部门进行……”

    “我管她是电视台还是哪儿,你不办丫我不干了!”

    我不客气的拍案而起,接住高战丢来的烟盒拍在桌上,转身走了出去。

    临出门还忍不住小声骂了一句:“去他妈比的。”

    我是真窝火。

    不管是缝合尸体的眼球,还是被死者家属不问青红皂白的在脸上挠出几个血印子,这都属于我这个特殊职业工作范围和‘应该’承担的责任范围以内。

    “单单是戴菲有问题……还是那四个小孩全都有问题?”桑岚问。

    可每每案发时那些只顾看热闹和为了达到某个目的的家伙,绝不在我的容忍范围内。

    “祸祸,你这是强j谁了?”潘颖斜眼看着我‘小心翼翼’的问,“那姐们儿挺生猛啊,能把你挠成这样?”

    “行了潘潘,快别瞎说了!”季雅云把她赶开,坐在我身边,打开医药盒拿棉棒蘸着酒精替我擦拭伤口。

    “怎么就让人挠成这样啊?男的挠的女的挠的?因为什么啊?”桑岚站在一边抱着肩膀问。

    忙了一天,我真挺累,于是就把今天的经历选择性的说了一遍,出于保密原则,案子本身并没有多说。

    潘颖听完,‘噌’的跳了起来:“妈叉的,反了丫了,居然袭警?!走,现在就找丫去!法律办不了丫,我特么也给挠回来!老娘也是女人,谁怕谁啊?!”

    桑岚目光闪动了一下,问我:“你应该也感觉出来,那个小女孩儿的死有问题对不对?”

    我直言不讳的说:“是。”

    “单单是戴菲有问题……还是那四个小孩全都有问题?”桑岚问。

    感觉腿前有些牵绊,看看身前的月白长袍,将前襟撩起来掖在了腰里。

    我一怔,抬眼看向她,却见她正秀眉深蹙的看着我,一副费解的样子。

    我看了一眼他手里的尸体缝合器,走到一旁从抽屉里拿出缝合的工具,转过身冲他笑笑:

    我忍不住问:“你是不是‘隐居’太久了,想太多了?”

    桑岚翻了个白眼,没搭理我,直接去后边了。

    在桑岚她们家吃完饭,回到家,洗漱完,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

    一张实木圆桌上摆着四五个菜。

    好容易开始犯迷糊,突然就听见手机震动的声音。

    “嗡……嗡……嗡……”

    我被震动声惊醒,猛地直起了身子。

    完全清醒的一瞬间,我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自制力才能勉强镇定下来,没有第一时间做出过分的举动。

    “老板,你没事吧?”一个清脆的声音问道。

    “没事。”

    我坐在柜台后,斜眼看着小雅,就见她依然是那副低眉顺眼的表情。

    我来到阴阳驿站了!

    看到她身上的旗袍,我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单单是戴菲有问题……还是那四个小孩全都有问题?”桑岚问。

    尽管已经很‘熟悉’这里的环境,可我还是控制不住的有些发抖。

    “小雅,带我去见那个新的住客!”我强忍着激动直奔主题。

    ‘女骗子’,你等着,不管你是活是死,是人是尸,你……你总得给我个交代!

    我看了一眼他手里的尸体缝合器,走到一旁从抽屉里拿出缝合的工具,转过身冲他笑笑:

    “他也想见您。”

    感觉腿前有些牵绊,看看身前的月白长袍,将前襟撩起来掖在了腰里。

    小雅依旧是一身宝蓝色旗袍,款款走到我面前,却是面色严肃道:“他付了店钱,但是和以往的客人不一样。你真要见他吗?”

    我愣了一下,“有什么特别?”

    小雅眼中又露出那种我已经熟悉了的茫然,但她很快就机械式的摇了摇头,说:“你看了就知道了。”

    “看什么啊?”

    不得不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对高战有着不小的影响,甚至直接改变了他对某些事物本来的认知。

    我是真有点懵。

    我想了想,抬眼说:“带我去见她。”

    我起身。

    小雅点点头,捋了一把旗袍的下摆,转身就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我刚跟着绕出柜台,走出几步,就觉得不对劲。

    她没有去楼上,而是径直走入了一楼右侧的屏风后面。

    我记得那后面有一扇门,门后……门后不就是桑岚她们家?

    虽然满心疑惑,可我还是亦步亦趋的跟着走了过去。

    感觉腿前有些牵绊,看看身前的月白长袍,将前襟撩起来掖在了腰里。

    我甚至还整理了一下头发……女骗子,再见面,有些话,总要说清楚了吧……

    我是真窝火。

    来到右侧的屏风后,那里果然有一扇门。

    不知道怎么的,我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的吧嗒吧嗒往下掉。

    “老板!”小雅忽然回过头。

    “喂,高队。”

    我急忙把头转向一边,仰面四十五度角瞪着眼望着古朴的天花板。

    “老板……”小雅显得十分惶恐。

    “就是他要见你。”小雅轻声说。

    一张实木圆桌上摆着四五个菜。

    “没事!万事你老板兜着。你怕什么?”

    我站在原地抿了抿嘴,咬咬牙,从腰间拉出长衫下摆,用夸张的动作捋了两把,一抹头发,迈步走了进去。

    而且是不属于这个年代的。

    火辣中几股热流顺着面颊蜿蜒而下,一时间偌大的办公室里全都安静了下来。

    我使劲闭了闭眼,想了想这些天的遭遇,有种无奈也无助的感觉涌上心头。

    “见……我很想她……”我仰着头,情不自禁的说,眼泪夺眶而出,“我想吃她做的饭。”

    小雅似乎有所触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我急忙把头转向一边,仰面四十五度角瞪着眼望着古朴的天花板。

    睁开眼,看到自己身上的月白长袍。

    而是一间类似酒店包房的存在。

    我鼓起勇气,上前一步,冲那青年的背影抱了抱拳:“你好……”

    “老板,你真的要见他?”

    这一刻我突然沉静下来。

    最后看了我一眼,一手捋了下旗袍,另一只手推开了屏风后的那扇门。

    “把她扣了!妨碍公务,至少关她七天!”不等他说完我就大声道。

    我是真窝火。

    我一看这人的背影,当时就火了,“去他妈的!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见他!”

    酒盏杯碟俱全,一个青年正背对着桌子面向窗外。

    我咬着牙,斜眼看着她惊恐的模样却有些于心不忍,沉了沉气说:

    可我第一时间就发现……这不是桑岚家。

    1222245122, 1222245122;6222288;;1;磨铁文学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