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五章生死钱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的感觉没有错,在短暂的疑惑过后,梦蝶完全恢复了冷静,甚至带着几分冷酷,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

    “我们来做笔交易吧,我可以保证赵奇和萧静的安全,不过你要替我们做事。”

    我皱了皱眉,刚要开口,一旁的黑衣人突然嗤笑一声:

    “呵,听说阴阳驿站的老板只做一种交易。你和他谈旁的买卖,以后还想不想去驿站了?”

    他语气像是调侃,但梦蝶的反应却是出奇的大,娇躯剧震之余,艳红的嘴唇竟也控制不住的抽搐了两下。

    我下意识的看了黑衣人一眼,但很快就将目光从他身上挪开了。

    他的样子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多看一眼都会让人做恶梦。

    但是我心里很快有了个想法,貌似作为阴阳驿站的住客,他对驿站很是了解。我要想知道驿站的秘密,倒是可以从他身上入手。

    “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没想过还能去驿站了。”梦蝶忽然沉声说道。

    我转眼看向她,不禁被她的神情吓了一跳。

    只见她面色煞白,却是微微扬着头,紧咬着牙关,目光果决冷狠,却是浑身都在不住的颤抖。

    作为一个成年人,我深知只有一个人在压抑着满心委屈和痛苦做出某个艰难的决定时,才会有如此的表现。

    黑衣人似乎也被触动了,往上挺了挺身子,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看着梦蝶坚忍的模样,我有些于心不忍,对于男人来说,隐忍坚持的弱女子永远比淫娃荡妇更能激发某种潜在的情怀。

    不过我已经越来越感觉到兹事体大,不得不收起怜香惜玉的心思。

    我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绪,探手入怀,把阴阳刀拿出来轻轻放在桌上。

    梦蝶瞪大眼睛的同时,黑衣人也倒吸了一口气。

    “我是阴倌,也是法医。我的老师曾经告诉我,作为一名法医,无论遇到任何情况,都要坚持自己的原则,那就是不被一切外因影响,坚定信念寻求真相!”

    我把阴阳刀向前推了推,抬眼直视梦蝶:

    “法医在很久以前又叫做仵作,这把刀就是仵作的刀,平冤屈、可杀百鬼!

    你可以不管我的身份,也可以不去管阴阳驿站,但作为一名法医,我同样不会因为任何因素改变自己的原则。

    赵奇是我的朋友,算是我的一个哥哥吧,但你也别妄想用他来威胁我。你只是一个鬼,你也没资格要挟我。

    一句话,我问什么,你答什么,想谈条件?跟这把刀谈。”

    “你在威胁我?”梦蝶柳眉竖起。

    “我从来不威胁女人!”我冷眼看着她,“可那天引我来的时候你自己说过,你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条人命,做为警察我会抓你,作为阴倌我更有足够的理由要你的命!”

    “你难道想赵奇死?”

    “不想,但我绝不会受要挟,我答应他都不会答应!我只能跟这哥哥保证,他如果有事,会有不少人……哦不,是有不少鬼给他陪葬!”

    我这么说的时候,阴阳刀似乎有所感应,竟骤然爆发出强烈的红色光芒,整个大厅顿时像是被一团血雾笼罩了起来一样。

    随着红光的持续蔓延,原本有些沉静的房间竟渐渐变得嘈杂起来。

    刚刚隐去的那四个伴舞女郎慌张现身,踉跄着跑到梦蝶身后,全都一脸惶恐的看着我。

    “姐!怎么回事?”

    一个仓惶的声音响起,几道身影匆忙从门外跑了进来。

    看到当先进来的那人,我不禁一愣。

    这人穿着一身粗布长衫,样貌颇有几分英俊,但跑进来的姿势却透着十分的古怪。

    一般人跑动的时候都是甩开膀子跑,而这人却是两手抱头,就像是生怕脑袋瓜掉下来似的。

    白长生?

    我蓦地一愣。

    这家伙居然就是我之前帮他捡回脑袋的那个青年!

    转眼间的工夫,原本空荡的屋子里就多了许多‘人’,而这些‘人’无一例外的和四个伴舞女郎一样,站在梦蝶身后,惊疑不定的看着我。

    我强忍着惊疑,把两手放在桌下交叠的腿上,右手指甲狠狠掐了一把左手背。

    疼痛传来,我嘬了嘬牙,抬眼看着面前这帮‘人’。

    一、二、三……八、九……

    除了那四个伴舞女郎,梦蝶身后多了九个人。

    五男四女。

    五个男人中包括白长生,都和白长生一样,穿着粗布的长衫,其中有两个是戴眼镜的。

    四个女人年纪都不小,全然是一副民国时期的粗布裙装打扮。

    眼看着这九个男女,不知怎的,我一下就想起了我和窦大宝在二楼见到的九口棺材。

    “见者有份,见者有份……我家公子打赏你们的……”

    宝儿一边说着,一边不断从身上摸出元宝,交到这些‘人’手里。

    原本一脸紧张的‘人们’接到元宝,神情都有所缓和,甚至是流出几分欣喜。

    “我的呢?”白长生一手捧头,一手伸在宝儿面前。

    宝儿眼珠转了转,一言不发的走回到我身边。

    “我……我的呢?”白长生焦急的看着我问。

    “长生!你有点出息好不好?”梦蝶低声训斥,眼睛却灼灼放光的斜视着宝儿。

    也不知道怎么的,我的目光就从这帮神态各异的鬼身上转移到了黑衣人的身上。

    黑衣人丑陋的脸孔低垂,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他像是感觉到我在看他,忽然抬起头,通红的眼睛看向我,满是是血丝的眼珠微微一转,斜向了一旁的白长生。

    我心里一动。

    虽然不知道黑衣人的来路,可我感觉出,他貌似一直在帮着我说话。

    他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公子,我没钱了,只剩喜儿的两个大钱了!”宝儿突然附在我耳边低声说道。

    “啥意思?”

    我转眼望去,却见宝儿朝我眨了眨眼,下一秒钟便在我眼前消失不见了。

    “兄台,我……我的呢?”

    我一愣,抬眼就见白长生一手捧着脑袋,一手畏畏缩缩的想要伸过来却又不敢似的。

    眼看其余‘人’都捧着元宝沾沾自喜,我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这穷破落的家伙。

    本来嘛,见者有份,怎么就独缺了他呢?

    我下意识的把手伸进腰间,手指错动间,猛然愣住了。

    我腰里明明只藏了两个元宝,怎么会突然多出两个?

    正犹疑不定间,那个黑衣人突然开口说道:

    “钱财乃身外之物,该给就给吧。”

    他的话像是具有魔力,我几乎想都没想,就从腰里摸出一枚元宝拍在白长生手里。

    “赏你的!”

    可我怎么都没想到,白长生的反应会剧烈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啊……”

    一声尖叫响起,元宝被抛在了桌上。

    与此同时,一颗圆咕噜的东西从他肩头滚落,像是皮球般的滚到了角落。

    “姐!姐!你拿了钱,快走!”

    白长生的人头在角落里撕心裂肺的大喊:“快走!”

    梦蝶似乎也被镇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起身朝着那边走去。

    “姐!你快走!走啊!”白长生睚眦欲裂的大喊。

    梦蝶径直走到他面前,像是愣怔了一下,恍然摇了摇头,柔声说:“姐不走,等你们都走了,姐再走。”

    “你们这么造局有意思吗?”黑衣人突然冷冷道。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

    黑衣人红目灼灼:“你们这帮鬼东西,是不是都傻了?真以为自己能逃脱六道轮回?”

    梦蝶身子一顿,站起身,将黑色丝绒旗袍一拂,转眼道:

    “同是恶鬼,你装什么?我如要走,早便走了,哪用等到今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