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三章赴约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听见动静,我本能的拉住窦大宝,飞快的躲进了楼梯下方的空隙。

    定神再看院中的情形,一时间两人全都惊呆了。

    随着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鼓乐声响起,原本黑压压死寂沉沉的老楼,竟然变得灯火通明起来。

    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本来空荡荡的院子里,转眼间居然站满了人,一眼望去,怕是至少有两三百号。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全都踮着脚尖探着头,朝着一楼正中那间房门敞开的屋里观望。

    我和窦大宝对望一眼,彼此的眼中都满是惊疑不定。

    窦大宝小声问我:“他们看什么呢?”

    我转眼朝那间屋看去,可惜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敞开的房门,看不到屋里有什么。

    我回过头,刚想说什么,忽然,一个圆圆的东西顺着地面骨碌碌滚到了我脚边。

    我吓了一跳,以为那是什么活物,抬脚就想把它踢出去。

    哪知道脚刚一抬,那东西突然翻了个个儿。

    昏暗中,看清那东西的模样,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炸开了。

    那居然是一颗人头!

    的确是人头,是一个男人的脑袋。

    它似乎感觉到我想对它做什么,竟然瞪着眼睛朝我怒目而视!

    我抬起的脚僵在了半空,就这么一上一下的和它对视,完全忘记了自己该干什么,毕竟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种情形对任何人来说冲击力都太大了。

    “嘶嘶!”

    窦大宝突然捅了捅我,朝着一个方向努了努嘴。

    我抬眼一看,浑身又是一震,脖子里的汗就像是数十条小蛇一样快速的顺着领子往下游,瞬间就浸湿了前胸后背。

    不远处的‘人群’中,一个没脑袋的身躯正一边推搡身边的‘人’,一边弯下腰在地上胡乱摸索着,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我和窦大宝再次对视了一眼。

    窦大宝小声问:“要不要帮他一把?”

    我瞬间就感觉一股莫名的诡异弥漫包围了整个心脏。

    “怎么帮?”我几乎是下意识的问。

    窦大宝咽了口唾沫,“把头给他送回去……”

    说完,他自己先控制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转眼再看,那个无头人还在‘人群’中矮身摸索。

    那间屋里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完全吸引了这几百号阴魂鬼魅的注意力,根本没人注意到身边有这么个家伙在苦苦找寻着什么。

    甚至于当无头人挨到自己身边时,全都不耐烦的抬手踢腿的将他赶开。

    那副情景,就好像是赶开一条不讨人待见的流浪狗一样。

    看着这种场面,我不由得一阵心酸,犹豫了一下,弯腰捧起人头,朝着无头人走了过去。

    “卧槽,你不要命了!我是说把头给他扔回去……”

    窦大宝想要拉我,被我侧身避开。

    “留在这儿等我。”我低声说。

    不知道为什么,当异变突生的时候,我身上原本那种紧绷的感觉竟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形容的轻松。

    我脑子里鬼使神差般的冒出了老陈几次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语’。

    虽然至今仍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我内心深处有种感觉……一种难以言喻的奇怪感觉……

    我强忍着剧烈的心跳,‘旁若无人’的走到无头人身边,拉过他一条胳膊,把手中的人头交到他手上。

    见他慌忙的抬起另一只手把头捧稳,立即转过身往回走。

    我一边低着头走,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着身边的鬼魅,忽然感觉十分的不对劲。

    按照高战的说法,当年应该有几百号人被屠杀在了这所学校的老楼里。

    如果这些鬼是当年被屠杀的冤魂,那应该有相当一部分是学校里的学生才对。

    可是在我经过的这段路程当中,却没有几个像是学生的模样啊。

    最主要的是,我现在可以说是身在鬼群中,但我居然感觉不到丝毫的阴气、鬼气……

    直到回到楼梯旁,我还百思不得其解。

    “嘶嘶……”

    窦大宝突然又朝我使眼色。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低头钻到楼梯下面,走到他身边小声问:“怎么了?”

    窦大宝瘪着嘴,猛地一扳我的肩膀,将我扳的转了个身。

    “呃……”

    看到身后的情形,我一口气没抽回来,憋在了嗓子眼,差点没当场晕死过去。

    刚才那个没脑袋的家伙,居然跟着走了过来,而且就在我身后距离不到一米远的地方。

    关键是他把双手举在胸前,手里还捧着那颗两眼圆睁的脑袋!

    我下意识的把手伸进怀里,想去摸藏在怀中的阴阳刀。

    但手刚碰到刀柄,就见那人捧着的头颅咧了咧嘴,竟然开口说话了:

    “多谢兄台仗义援手!”

    我愣了愣,斜眼看向窦大宝,却见他也正斜着眼睛看着我,嘴里含糊的低声说:

    “这位兄台很有教养。”

    或许是见我和窦大宝反应‘古怪’,那人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呵呵’干笑着,把头举起来安在了脖子上。

    这一刻我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在看一场超级恐怖的5d电影。

    那人‘安装’好了脑袋,一只手扶着头顶,一只手背到身后,眼珠转动打量着我和窦大宝。

    我勉强压着快跳出胸腔的心脏,也上下打量他。

    直到此刻我才发现,这人虽然穿着一身粗布长衫,却是一个相貌斯文,甚至有着几分飘逸潇洒的青年。

    长衫青年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像是想冲我抱拳拱手,可扶着头的手刚一松开就像是想起了什么,立马又按住了头顶。

    青年苦笑着摇头,在我眼中看来,却是无比的诡异。

    因为,刚才他松开手的一瞬间,我分明看到他的头朝着一边歪了过去,露出了颈间平如刀切的伤口……

    长衫青年摇头片刻,终于开口说:

    “多谢兄台仗义援手,白长生感激涕零。”

    我无言以对,只好朝他点了点头。

    “敢问两位兄台贵姓大名?”青年忽然面露疑惑,“我好像从来没见过你们两位?”

    他的问话听起来似乎再正常不过,可是在这样的情景下,却又是无法形容的诡异。

    我勉强平定了一下心神,刚想说什么。

    忽然,长衫青年脸色一变,神情竟变得狰狞暴戾起来。

    我猛一激灵,下意识的展开手臂揽着窦大宝往后退。

    没曾想就是这么一个本能的动作,却让我在下一秒钟,心直提到了嗓子眼!

    我只是本能的防备,想要自保和保护身边的人避免危险。

    可就在我张开双臂往后揽的时候,我的两只手竟同时摸到了两个人!

    “大宝!”我低着头,任凭鼻尖上的冷汗滴落,勉强低声喊了一声。

    “在呢。”右边传来窦大宝的小声回应。

    我暗暗点头,慢慢的把左手从揽着的那‘人’身上移开,慢慢往回缩。

    可是刚缩回一半,猛然间,一只手紧紧的攥住了我的手腕。

    我心下大骇,伸手就想去怀里拿刀,却听左侧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

    “怎么是你?”

    我猛地一愣,转眼看去,就见左后方果然猫着一人。

    这人圆头圆脸,短发似草窝,一只手紧抓着我的手脖子,正瞪着两只硬币眼满眼惊喜的看着我。

    “高队!”我低呼出声。

    我怎么都没想到,这人竟然是我们要找的高战!

    “卧槽,我可找到你了,你真在这儿……”

    高战握着我的手不放,退后半步,上下打量着我,“你怎么还换衣服了?”

    我没说话,反握住他的手捏了捏,感觉到些许的温度,提着的心顿时放下了大半。

    甭管今晚如何诡异,甭管发生了什么,我总算是吃了颗定心丸。

    高战有体温,他还活着。

    “祸祸!”窦大宝突然叫道,“你快看!”

    我猛一愣,急忙转过头,再次目瞪口呆愕立当场。

    刚才那一院子的‘人’,包括那个彬彬有礼的断头青年,竟然全都不见了。

    鼓乐声消失,鬼楼中的灯火也都全然熄灭,再度恢复了之前的死寂。

    “大宝,你有没有看出什么?”

    “看个屁,和先前一样……我都怀疑自己刚才是在做梦了!”

    “你们俩在说什么?”高战低声问。

    我看了他一眼,硬是把一大堆的疑问堵了回去,想了想,低声说:

    “走,先离开这里再说!”

    说完,一手一个,将两人从楼梯下拽出来,跑向之前我和窦大宝翻进来的那面院墙。

    窦大宝助跑两步,一个纵身爬上墙头。

    我正想跟上去,却听高战气喘吁吁的说:

    “我爬不上去……我饿……浑身没力气……我已经三天没吃正经东西了。”

    我稍一犹豫,立即矮身蹲在墙边,“踩着我上去,赶紧走!”

    高战似乎也感觉到了紧迫,一咬牙,摇晃着跑了几步,抬脚踩在我背上。

    我猛一挺身,上方窦大宝低喊:“拉住了!”

    “拽出去!”我再次挺身。

    感觉背上一阵轻松,我浑身也跟着一松,本能的弯下腰,两手扶住膝盖长吁了口气。

    可没等我直起腰,就听鬼楼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居然真的来了?那就进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