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章走不出去的胖子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吴浩突然大呼小叫,目的是为了吓唬周晓萍,然后就可以趁机把两人的关系拉近一步。

    谁知周晓萍哆嗦了一下后,朝着屋子深处看了一眼,忽然脸色煞白,整个人都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满脸惊恐的看着一个方向。

    见她反应不对,吴浩缓缓转过头,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一看之下,头皮顿时一阵发炸。

    屋子的一个角落里,居然真出现了一个人影。

    不光多出一个人,而且那人是背对着这边、面朝着墙角蹲在那里,肩膀时不时的耸两下。仔细听,隐约就听到‘嘎吱嘎吱’的声音,像是在大口吃着什么东西!

    吴浩的胆子倒还不算小,悚然过后把手电照了过去,“什么人?”

    那人没回应他,还在低着头‘嘎吱嘎吱’的吃着什么。

    周晓萍反应过来,扯着他的衣角让他快走,这时吴浩却血气上头,非要看看那是什么人,大晚上的藏在角落在吃什么。

    说也奇怪,刚才还十分明亮的手电,这会儿却像是快没电了,离得这么近,却怎么都照不清那人的样子。

    吴浩壮着胆子向前迈了两步,刚要再次开口询问,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黄海林的声音:

    “吴浩,你俩干嘛呢?”

    吴浩和周晓萍都被吓了一跳,刚要回头,不料蹲在墙角那人竟也像是被吓到了,肩膀猛地一哆嗦,一下子跳起来转过了身子。

    这时吴浩才看清,这人居然是个胖子。

    胖子似乎比他和周晓萍还要吃惊,鼓动了两下腮帮子,瞪着两颗圆眼朝这边走了几步。

    黄海林也走了过来,愕然的上下打量了胖子一眼,咽了口唾沫,转过头问吴浩:

    “这是谁啊?大半夜的在这儿啃猪蹄子?”

    这时吴浩和周晓萍也留意到,胖子的手里还拿着啃了半拉的猪蹄子,只是那猪蹄的颜色实在不怎么好看,像是没煮熟,又像是放了很久一样,总之让人没什么胃口。

    “你们是什么人?”不等吴浩等人开口,胖子就先瞪着圆眼问出了口。

    胖子瞪起眼来很有几分威势,吴浩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说哥几个是来这里探秘的。

    反应过来以后才想起问胖子:“你又是什么人?”

    “我?我算是和你们一样…也是来探秘的。”

    胖子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可随即又两眼放光的急着说道:“行了,能见到人就好了,先离开这里再说!”

    说着,就丢掉手里的猪蹄,挥着两只手示意三人快走。

    吴浩心里本来就七上八下,周晓萍更是还没回过魂来,听胖子这么说,巴不得早点离开这里。

    哪知吴浩和周晓萍、黄海林转身走到门口,再转头往回看时,竟悚然的发现,胖子不见了!

    “人呢?”已经一只脚跨出门口的黄海林又把脚收了回来。

    就在他收回脚的时候,让人震惊无比的一幕出现了。

    刚才那个胖子竟然就像大变活人似的重新出现在了屋子里,而且就站在离周晓萍不到一米远的地方。

    周晓萍忍不住带着哭音问:“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胖子似乎也同样从震惊中缓醒过来,皱着眉头沉默了一阵,才沉声说:

    “我是人,是昨天来的,可我现在好像不能离开这里了。你们几个小鬼听我说,这栋楼有问题,趁着还能走,你们赶紧离开,以后也千万别来这地方了!”

    “你为什么不能离开这里?”黄海林问。

    胖子神色一黯,苦笑说:“不知道,反正就是走不了了。可能……可能我已经死了。”

    吴浩等人互相对视,彼此的脸上都露出了惊恐。

    胖子这时又挥舞着双手,让他们快走。

    如果说先前胖子的出现三人还能勉强接受,可胖子的忽然消失和如同鬼魅般的再次现身,已经彻底击溃了他们的心理防线。

    三人谁也没胆子再待下去,急慌慌的走出了那间屋子。

    等出去以后回头再看,屋里又变得空荡荡的一片黑暗死寂,哪还有胖子的身影。

    ……

    听完吴浩等人的述说,猛子和三炮对视一眼,同时拧着眉毛瞪着四个青年。

    “小朋友,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和警察叔叔开玩笑?好玩吗?”猛子嘴角带笑,口气却已经严厉起来。

    吴浩和黄海林刚才说的起劲,这会儿见两个人高马大的刑警瞪眼,都不敢吭声了。

    反倒是周晓萍托了托眼镜,嗫喏的说:

    “我们说的都是真的……就是因为怕你们不信,所以我们商量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来报警。”

    她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把手伸进衣兜,摸出一样东西放在桌上,“这个就是塞着那间屋子门的纸片,我当时捡起来做证据的。”

    猛子拿起那张折成豆腐干的纸片,展开来看了看,再次皱紧了眉头,把纸张反转举到周晓萍面前:“就这么一张草纸,上面连一个字都没有,算什么证据?”

    “给我看看!”我脑筋儿一蹦,急着把纸抢了过来。

    上下看了两眼,转向猛子疑惑的问:“你说上面一个字也没有?”

    猛子同样疑惑的盯着我,摇了摇头。

    周晓萍又托了托眼镜,小声说:

    “这纸上是没有字,可这确实是用来塞那扇门的,你们可以找人化验一下,说不定上面有指纹呢?你们相信我们吧,我们真的见过那个胖大叔,他一直催我们走,他应该是好人。他可能是被人害死在那栋楼里了,所以出不来……”

    三炮不耐烦的打断她:“够了!你们可以走了!”

    “我们走!”吴浩显然是年少气盛,拉起周晓萍边往外走边气哼哼的说:“我早说来了也是白来,这些警察哪会相信世界上有鬼……”

    周晓萍忽然挣脱他,往回走了两步说:

    “我们虽然不知道那个胖大叔的名字,但是我听他提到过另外一个人的名字。你们去找那个人,或许就能知道胖大叔的事是不是真的了。”

    “你说的那个名字是……”猛子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又拿起了笔。

    “那个人的名字很奇怪,我也不能肯定是不是我听错了。我只记得胖大叔最后催我们走的时候,说了一句:‘如果徐祸祸真在这儿,我可能还有离开的希望吧。’那人好像……叫什么徐祸祸……我从来没听过这么奇怪的名字,可胖大叔就是这么说的。”

    三炮和猛子同时瞪大眼睛看向我。

    我反应了一下,心里猛一咯噔,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对方提示关机。

    我忙指着猛子大声说:“打电话给高队!打不通就联系他的家人,问问他去了哪儿!”

    猛子和三炮一愣,随即各自拿起了电话。

    片刻,三炮说:“头儿的手机关机。”

    猛子挂了电话站起身:“嫂子说头儿前天上午出去以后就没回家,还以为他在局里。”

    三炮:“难道他们说的那个胖子是头儿?”

    猛子冲吴浩等人招手:“你们再把当时的情况具体说一下……”

    “不用了。”我打断他,径直走到周晓萍面前,看看她,又朝其余三人脸上看了看,沉声说:

    “你们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带着四人回到法医办公室,我从包里拿出四张黄纸符箓,逐一折成三角形交给他们。

    想了想,又在便签上写下我的手机号码递给周晓萍。

    见四人都是一脸狐疑,我皱了皱眉说:“你们闯祸了。”

    “我们就是来报警的,闯什么祸啊?”黄海林不以为然的说。

    “有没有听过好奇害死猫?”我点了根烟,狠狠吸了一口,弹着烟灰说:“把我给你们的平安符带在身上,回去以后老老实实待在家里,至少三天别出家门,中间如果有什么状况,打给我。”

    事实是从四人一进来,我就看到他们每个人的额头上都透着一股子黑气,听他们提起鬼楼,便知这四人虽然只是匆匆一行,却已经在鬼楼内惹下了祸患。

    “你不是警察吗?”周晓萍探着头往办公室门上看了一眼,“你是法医?”

    我起身,把烟掐灭,“我是徐祸。”

    把四人送走,三炮和猛子都围了过来,恰巧孙禄和肖阳也吃完饭回来了。

    不等其他人多说,我就对猛子说:“拿钥匙,去老屠宰场。”

    “要不要上报?”猛子问。

    我犹豫了一下,摇头:“先去一趟,如果找不到,明天上报局里。”

    “都换上警服!”我补充了一句。

    如果不是周晓萍最后的那句话,我们谁也想不到,那个俗套‘鬼故事’中的胖子有可能是高战。

    直到现在,其他人也想不明白,高战怎么会去了屠宰场后边的一栋老楼,更加想不通四个‘探秘’青年述说的到底是怎样一种情形。

    然而我却已经想明,那天我和高战去过鬼楼以后,我当晚便昏迷在了洗浴中心。

    高战虽然和我一样没有真正进入鬼楼,但以他刑警队长的敏锐直觉,自然把我的昏迷和鬼楼联想到了一起。

    他请假,居然是去了鬼楼,而去那里的目的,应该就是去找‘我’,他会有这样的举动,多半还是受赵奇离魂后变成‘植物’那件事的影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