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九章失踪案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大胡子?

    我反应了一下,问泥娃娃:“你说的是大宝?”

    泥娃娃里的茶茶点了点头,口齿漏风的说:

    “对,就四(是)大胡子大宝,他身体里有个老和尚。”

    “什么老和尚?”我一头雾水。

    “就四(是)……就四……”茶茶像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又或者她对我也不像之前那么警惕了,竟把小小的身子从泥娃娃里透出三分之一,摆出一个双掌合十,盘腿打坐的姿势,“就四这样……老和尚在大胡子大宝的背上。”

    我更发懵了,不过却被小家伙憨态可掬的样子逗的忍俊不禁。

    小家伙透明的身体虽然仍大多和粗陋的泥娃娃重合,可还是能够看出,这是个约莫三四岁……四五岁……总归是五官十分精致,讨人喜欢的小女孩儿。

    我忍不住上前,想要看仔细她的样子,同时问清楚‘老和尚’是怎么回事。

    哪知道刚迈出一步,小家伙就“啊”的一声惊呼,缩回了泥娃娃里,带着哭音喊道:

    “这身体四(是)我的,别抢我的……”

    我哭笑不得,听着小家伙的哭喊,心里又忍不住有几分酸楚。

    小鬼,你就这么喜欢这泥胎嘛……

    我只好又倒退回去,安慰了她几句,才又问她老和尚是怎么回事。

    可我很快就发现,灵鬼和鬼灵术中描述的一样,心地善良,灵气充盈,对阴阳间的存在有着超乎寻常的辨识度。

    然而灵鬼到底是没开化的小孩子,她能认出‘和尚’就已经很神奇了,再要解释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清的。

    我回想起窦大宝刚才用八卦镜照小棺材时念的那几句法咒不像法咒,偈语不像偈语的话——

    ‘佛道非一家,天地乃相连,三界六道灵,助我目通天。’

    ‘佛道非一家’…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三界六道灵,助我目通天……”

    我翻来覆去的把这几句话念了几遍,突然,脑子里像是划过了一道闪电。

    无论普通的阴阳眼,还是我的鬼眼,说到底借助的都是幽冥阴势,能够看到寻常人看不到的存在。

    而窦大宝之所以能看到连鬼眼都看不到的事物,却似乎是借助三界六道间的灵气。

    我的个天,难道他是……佛眼?

    关于这件事,茶茶说不清楚,我也只是有个大概猜测,却不能也不敢肯定。

    我并没有纠结太久,甚至连藏魂棺的事也没再多想,胡乱洗了个澡就上楼睡了。

    我这么急着睡是因为,我想起那天早上季雅云说的一番话。

    她说她好像又去了阴阳驿站,而且还说我在驿站中接待的第一个客人,那个神秘的黑衣蒙面人想要和我单独谈谈。

    我越来越想不明白季雅云和小雅究竟是怎么回事,对黑衣人虽然好奇,可也没到非见他不可的程度。

    我只是想,他要见我,那势必是在阴阳驿站里。

    不知道什么缘故,我已经很久都没能去到那间驿站了。

    我万分迫切的想要再到那里,去证实那个‘女骗子’是否真的住进了驿站……

    然而这一晚我却再次失望了。

    直到天光大亮,被窦大宝的呼噜声吵醒,我也没能去到想去的地方,甚至整晚连梦都没有做一个……

    我跟窦大宝说好,晚上两人一起去应鬼歌女梦蝶的约见。

    在那之前,我还是得回局里一趟,毕竟那才是我的本职工作,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的根本。

    到了局里,高战还没来上班。

    回到法医办公室,就只有孙禄一个人,我就问大双哪儿去了。

    孙禄说大双昨天晚上值夜班,刚走没多会儿。

    孙禄把正吃着的卷饼两口塞进嘴里,鼓动着腮帮子说:

    “我已经问过大双他胸口的伤是怎么来的了,可那小子就是不肯说。被我问急了,居然说他见了你的面会和你当面说清楚那件事。”

    “那就等我和他见了面再说吧。”我淡淡说了一句,拿过这几天的工作记录开始翻看。

    到了中午,按孙禄的提议,两人准备去外面吃砂锅米线,路过前面的大办公区,孙禄忽然笑嘻嘻的说让我等会儿,他去法证室问问肖阳要不要一起去。

    见他挤眉弄眼的样子,我哪还能不知道这小子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倒是可以理解,法医这一行实在太难找到合适的另一半了,我要是没遇上徐洁,乍一见肖阳这个‘门当户对’的二把刀女法证,说不准也得有所行动。

    孙禄去了法证室,我真准备给其他人闲扯几句,忽然就见一个警察带着两男两女四个青年匆匆走了进来。

    四个青年大约都在二十岁左右,除了一个戴眼镜的短发女孩儿还算清汤挂面,其余三个都染着不同颜色的头发,穿着打扮很有点非主流的意思。

    带他们来的警察说:“他们是来报失踪的,你们接手一下。”

    队里今天值班的是猛子和三炮,两人都是高战一手带出来的徒弟。

    见有人报案,立刻双双起身迎了过去。

    我本来没在意,可不经意间瞄了那四个男女一眼,不由得就皱起了眉头。

    这时孙禄和肖阳一起从法证室出来,叫我一起走,我想了想,对两人说我有点事,不去了,让孙禄帮我打包一份回来。

    猛子让那四个青年坐,拿出记录本,问:“报失踪?什么人失踪了?”

    “我们不认识他。”

    “我们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是干嘛的。”

    ……

    那三个非主流七嘴八舌的说着。

    三炮眉头一拧,“什么叫你们不认识?不认识你们报什么案啊?”

    被他的气势一震,三个非主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吭声了。

    反倒是那个短发眼镜女孩儿说:

    “我们不认识那个人,可是我们怀疑他失踪了。”

    她顿了一下,接着咬了咬嘴唇,说:“我们怀疑那个人可能被人杀了。”

    三炮眉头拧的更紧:“什么叫你们怀疑他被人杀了?”

    猛子摆手打断他,让四个青年先登记各自的身份再详细说明情况。

    见四人都有些紧张,我走到饮水机前,倒了几杯水端了过去。

    四个人一人捧着个一次性杯子,像是抓住了主心骨似的,稍稍放松下来,开始配合询问。

    我点了根烟,在一旁默默的听着,听到后来,眉心已经拧成了疙瘩。

    染黄毛的男青年叫黄海林,白毛叫吴浩,挑染头发的女孩儿叫戴菲,短发眼镜女孩儿叫周晓萍。

    四个人都是一个村子长大的发小,除了除了周晓萍在县里的职校上学,其他三个都是无业人员。

    黄海林和戴菲算是情侣,按照吴浩的话说,他和周晓萍也是男女朋友,周晓萍没否认,可看样子两人的关系似乎正在刚开始发展阶段。

    四人之所以来报案,是因为昨天刚经历了一场‘探秘’,在探险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个和他们一样目的大叔。

    说到这里的时候,四个人都露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而我的眉头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拧起来了。

    因为他们探秘的地点,居然就是屠宰场后面的那栋鬼楼!

    鬼楼的事虽然少有人知,可也不像高战说的那样绝无人知。

    吴浩就听家里的老人说过以前那所学校的事,知道有这么一栋鬼楼的存在。

    看这小子和那个黄海林的打扮,绝不像是爱冒险人士,再看吴浩眼神闪烁,时不时的看向周晓萍,我心里就有底了。

    什么狗屁探秘,就成是以这个为由头想要泡妞罢了。

    这和约女生看恐怖片是一个道理,女孩儿被吓得哇哇大叫的时候男生伸出‘强而有力的臂膀’,某些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四人按照约定,是昨天傍晚去的鬼楼。

    当时鬼楼的院子锁着,将周围没什么人,四个人就翻墙爬了进去。

    进去以后,见院子里空空荡荡,吴浩就提议分头‘探秘’。

    虽然目的不纯,但那样一栋老楼,对几个青年来说还是有着相当的吸引力的。

    其余三人当即同意,黄海林和戴菲自然是一组,吴浩就顺理成章的和周晓萍一起。

    按照四人的说法,黄海林和戴菲先留在一楼查探,吴浩和周晓萍直接上了二楼。

    吴浩虽然嘴上没说,但我们也能够猜想到,这多半是他和黄海林商量好的。

    说是计划好泡妞,可那会儿太阳刚落山,夜色笼罩下的老楼的确让人感到有些恐惧。

    吴浩和周晓萍上了二楼,打着手电朝一间屋子的窗户照着看了看,见里面黑洞洞的,心里都不由得有些打鼓。

    虽然都感觉到了害怕,可到了这个份上,谁说怕都行,他吴浩可怎么都不能怂。

    于是他强壮着胆子,趁机拉起周晓萍的手,走到一个房间门口,见门锁着,两人对视了一眼,接着又走向下一间。

    直到走到头,终于发现有一扇门虽然关着,但却是用一张小纸片掖着,并没有上锁。

    吴浩使劲咽了口唾沫,对周晓萍说:进去看看。

    周晓萍虽然看着斯文,可和多数同龄人一样,都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当即就点头同意了。

    两人拔开纸片,推开门,轻手轻脚的走进去。打着手电一照,不禁都有些失望。

    这就是一间空屋子,除了稍大些,和普通的屋子也没什么两样。

    只看了几眼,周晓萍就说要出去。

    吴浩眼珠子一转,点了点头。

    可就在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怪叫起来:“谁啊那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