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八章阳世恶鬼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阳世恶鬼!

    我像是睡梦中被人用铁锤狠狠砸中了胸口,猛然惊醒过来。

    觉得手心冰凉,低头看到手里的小棺材,才渐渐感觉自己回到了现实。

    当时听瞎子说起他师父的经历时,我虽然觉得玄妙,可还半信半疑。

    没想到世上竟然真有藏魂棺的存在。

    我突然想起昏迷前那段如梦似幻的经历。

    当时张喜把我带到了一个未知的空间,如果不是突然听到‘念咒’声,我一定会径直走向那团红色的光亮。

    偏偏是那‘念咒’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以至于我最终见到了那口巨棺。

    对于巨棺的存在,张喜似乎也很意外,可他在棺顶徘徊了一阵后,就莫名其妙的把我推进了棺材里。

    而在巨棺里,我意外的见到一个人。

    那人不是旁人,而是我面前柜台上这个背包的主人,那个疯了的盗墓贼臧志强!

    包是臧志强的,藏魂棺多半也是属于他的。

    他竟然是藏阴一脉的传人,是藏阴先生!

    藏魂棺……

    我正翻来覆去的看着手里的小棺材,窦大宝从后边走了进来,“哎,我洗好了,到你了。”

    “你等等!”

    我连忙冲他招手,“你过来看看。”

    “咋啦?”窦大宝走了过来。

    我把小棺材托到他眼前,还没等我开口,他就蓦地瞪圆了眼睛:

    “我靠,这棺材里有人!”

    虽然早有了心理准备,可我还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过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问:

    “你能不能看出来里面是什么人?”

    对于窦大宝的眼睛,我一直极具好奇。

    他似乎不是单纯的阴阳眼,而是天生能看到许多超出阴阳眼、甚至是鬼眼探视外的存在。

    就比如在朱安斌家那次,他竟然能看到书柜里有两个‘人’!

    而这一次,他只是看了小棺材一眼,居然就又说棺材里有人……

    窦大宝愣了愣说:

    “我……我就是感觉这里头有人……”

    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摆了摆手说:

    “你等会儿!”

    说完,抖着一身的肥肉跑向后边,‘噔噔噔’跑上了楼。

    不大会儿就又跑了下来,跑到柜台前,把右手悬在了小棺材的上方。

    看到他手里扣着一块黄橙橙的东西,我不由的一愣,仔细一看眼珠子差点掉到脚背上。

    他手里扣着的居然是后街铺子里,老何的那块八卦镜!

    我已经知道老何可能是三清正宗,他挂在铺子里的八卦镜是由道门心尖血开光的宝器,可怎么都没想到窦大宝会将它带在身上。

    让我更加想不到的是……

    窦大宝右手扣着八卦镜照向小棺材,左手掌却直立在面前,像是和尚施礼般的口中念道:

    “佛道非一家,天地乃相连,三界六道灵,助我目通天!”

    说着,左手一旋,用手指在我面前的茶杯里蘸了茶水飞快的弹向自己的眼中,随即瞪圆眼睛看向了八卦镜!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茶水弹入他眼睛的时候,我似乎看见他眼眸深处竟闪过两点星芒!

    我反应过来,下意识的跟着看向镜子里,却只看到镜中倒映出的小棺材。

    我正狐疑不定,却听窦大宝突然‘咦’了一声:

    “是个男人!样子很猥琐,相当猥琐……”

    他一边变换角度看着镜子,一边神神叨叨的形容着某人的样子。

    我听的脑门直冒冷汗。

    听形容,他说的分明就是臧志强。

    然而我可以肯定,他百分之百是没见过那个盗墓贼的……

    这么说我在昏迷前的那段经历是真的。

    的确是张喜把我带到了那个未知的‘世界’,把我推进了藏魂棺里,而在那里,我还见到一个人……

    这藏魂棺里有着臧志强的魂魄!

    我醒悟过来,出于本能的恐惧,甩手将小棺材丢在柜台上。

    “咋啦”窦大宝急着放下手问。

    我缓了好一会儿,脑子才稍微冷静了些,抬眼看向他:

    “你……你居然能看见……看见棺材里的人?”

    窦大宝‘噢’了一声,“我前段时间回家,又去找我师父,想来想去,还是把那个什么……那次朱安斌家的事跟她说了。师父说,我的眼睛还有发挥的余地,不过要借助一些法器。我…我见这镜子挂在店里全是灰,就干脆拿下来擦干净放包里了。我也是头一回按照师父教的法子看……我真的看到棺材里有人!”

    “你师父……”我喃喃道,那个寡妇……

    窦大宝挠了挠头,隔着柜台按了按我的肩膀:

    “祸祸,先别管这小棺材里是什么鸟了,我听潘潘说,那个哭门鬼是赵奇找来的?明天就是初一了,我已经准备好了,明天我跟你一块儿去,不管旁的,得赶紧把老赵弄回来。他是咱老哥,总不能让他老是半死不活的躺在那儿吧?”

    “好啊。”我恍然的点了点头。

    “那就这么定了,我先睡去了哈,你赶紧洗澡,也早点睡。”

    “好……”

    等到窦大宝上了楼,我还坐在柜台后发愣。

    过了好半天,我才勉强理清了一些思绪。

    臧志强连同孔应龙、曹凡贵去挖王家祖坟;

    三人都中了降头;

    曹凡贵当场死在了墓里,孔应龙事后发作,死在了审讯室里;

    按说臧志强也会死,却只是疯了,而我在精神病院见到他的时候,他却清醒的叙述出了盗墓的过程,并且还报给我一个地址和某些线索;

    按照这些线索,我找到了他的包,在他包里找到了传说中的藏魂棺;

    就在同一天,张喜举止反常,把我带到了那个未知的地方,却意外的发现藏魂棺,并且把我推了进去…而我在棺材里又见到一个臧志强……

    撇开旁的不说,瞎子曾说过:

    活人的生魂在藏魂棺里待过一定的时间,就会被掩藏生气,成为阴鬼眼中的同类。

    我昏迷了三天。

    如果这三天我的生魂都在藏魂棺里,那我岂不是没了生气,成了真正的‘鬼’?

    不知怎么地,我一下想起了房东老陈,想起了他前后说的那些怪话。

    ‘怎么还跟个活人似的?’

    ‘不变成死鬼,怎么吃阴间饭?’

    ……

    ‘甭管怎么着,变成鬼就好,变成鬼就能吃鬼食了……’

    如果关于藏魂棺的传说都是真实的,那么臧志强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他下斗前把魂魄分离,将分离的一部分魂魄藏在了小棺材里?

    虽然不了解降头如何邪异,但是按照窦大宝的说法,这点似乎已经证实了。

    臧志强到现在还没死,本人进了精神病院,‘另一部分’却在藏魂棺里,他是因为魂魄不齐所以才没有降头发作,才能活到现在。

    而我被张喜推进藏魂棺,‘昏迷’了三天,我身上的活人气息都被遮掩了……

    我变成了‘鬼’,我可以吃阴间饭了?

    怎么吃?

    吃香?还是啃元宝蜡烛?

    我又想了好一阵,直想的脑浆子疼,用力甩了甩脑袋,就想抛开一切洗澡睡觉。

    可当我站起身,却不经意间看到了货架上的泥娃娃,脑子里顿时灵光一闪。

    我点了三根香,插在泥娃娃面前的香炉里。

    不大会儿,就见泥娃娃里面透出一个小小的身影。

    我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用试探的口气向‘泥娃娃’问道:

    “茶茶,我现在是人是鬼?”

    灵鬼茶茶正小心翼翼的想去吸面前的香火,闻言嘎嘎一笑,说:

    “叔叔,你今天回来就不一样了呢,叔叔……”

    “闭嘴!叫哥哥!”我忙不迭打断她。凭什么管桑岚叫姐姐,到我这里就成叔叔了?

    虽然只是一问一答,我也已经有了答案。

    灵鬼对阴阳的感知力几乎等同鬼仙,小东西这么说,等于是证实了我的猜想。

    之前所谓的‘阳世恶鬼’,只不过是命格,而在‘昏迷’了三天后,我已经真正变成阴鬼眼中的同类了!

    或许是脑子太乱,又或者是我缺少和小孩子打交道的经验,盯着泥娃娃看了一阵,我感觉无话可说,就说:

    “茶茶……吃完香早点睡,你保佑自己下辈子投胎做人就好了。我……我也去洗澡睡觉了哈。”

    说完,收起柜台上的一应事物就想往后走。

    谁知刚迈出两步,忽然就听泥娃娃里传来茶茶的声音:

    “那个大胡子叔叔不一样。他的身体里……有一个老和尚……”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