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四章藏魂棺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到洗浴中心拿了东西,我顺便让前台帮我把那张卡的持卡人改成孙禄的名字。

    工作人员本以为我在他们这儿出了状况,这次是来‘索赔’的,见我不是找后账的,那还不麻利的把持卡人给改了,并且在值班经理的授意下,还额外多加了半年的年限。

    回去的路上我给高战打电话,没人接。

    我又打给孙禄,孙禄说高队昨天请了事假,今天没上班。

    孙禄问我怎么样了?

    我说没事了,问他局里有没有状况。

    孙禄说没有,末了说他已经帮我跟局里说明情况了,让我别急着上班,再在家养两天。正好大双也回来了,两个人轮班,也不差我一个。

    想到大双的事,我暗暗摇了摇头,也懒得多说什么,只让他有状况就给我打电话。

    回到城河街,正往家走,意外的碰见老陈正从家里出来,手里提着个大包,看样子是专程回来拿东西的。

    我已经不指望从这怪老头身上问出什么了,只是出于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就想往家走。

    没想到老陈突然横跨一步拦在我面前,也不说话,就那么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我,神情似乎有些疑惑。

    我对这个老家伙已经彻底没了耐心,强压着脾气想问他干什么。

    没曾想他目光转到窦大宝身上,眼睛竟明显一亮,然后居然就没事人一样的错身走了。

    我正纳闷,忽然就听他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

    “甭管怎么着,变成鬼就好,变成鬼就能吃鬼食了……大胡子不错,大胡子也能吃……”

    “老爷子,您到底什么意思啊?”我终于忍不住大声问道。

    貌似上次在石料厂的时候,他就说什么变成鬼才能吃鬼饭。

    这次居然又提什么鬼食鬼饭……

    这老东西到底是什么路数,他想说什么啊?

    老陈像是没听见我的话,头也不回的拎着那个包走了。

    “大胡子怎么了?大胡子得罪他了?”窦大宝气哼哼的说。

    “管他呢!”我实在是对这倔老头子绝望了,甩下一句就回了家。

    ‘昏迷’了三天三夜,都是季雅云和窦大宝她们轮流照顾我。

    为了庆祝我‘康复’,季雅云和桑岚专门去买了许多菜,当晚在她们家摆了满满一大桌。

    酒菜上齐,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就问潘颖等人,这几天有没有去我家给泥娃娃上香。

    潘颖翻着白眼说,我家的备用钥匙早丢了,我的钥匙又锁在浴场柜子里,怎么上香?

    我一听,连忙拿了个小碗,盛了一碗白饭,又拣了些好菜放在碗里,匆匆跑回家,摆在泥娃娃的面前,然后又点了三炷香插在香炉里,这才回到桑岚她们家。

    我刚坐下,潘颖就斜睨着我问:

    “你这样把一个古曼妞养在家里真的好吗?你真希望她能给你带来好运气?”

    我摇头:“运气是自己的,我不会寄托在别人身上,更不会想要靠一个孩子。”

    “那你干嘛这么紧张她?”

    见其他人也都疑惑的看着我,我只好说:“那不是什么古曼童古曼妞,是灵鬼。”

    “灵鬼是什么鬼?”窦大宝问。

    我叹了口气,说:“关于阴阳鬼魅,很多事恐怕就连真正的三清道家高人都说不清楚。我只能说灵鬼是一种超乎寻常的存在,就像是初生婴儿一样纯良,但法力却高的吓人。”

    “说到底你还是想利用小朋友!”潘颖打断我说。

    我正色说:我绝没那心思,我紧张小家伙只是觉得她可怜,想要力所能及的为她做一些事。

    桑岚忽然问我:“你说我‘梦游’是茶茶在作怪,她为什么要那么做?”

    我愣了一下,才想起茶茶是她给灵鬼取得名字。

    我想了想,解释说:“灵鬼算是所有鬼当中最特殊的存在。他们本性善良,法力高深到只要他们不愿现身,即便开了鬼眼也看不到他们。

    最最特殊的是,灵鬼就和普通的小孩一样,会慢慢长大,直到衰老,死亡。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和普通人一样没有区别,小孩儿喜欢有人陪,灵鬼也一样。

    小家伙跟着我跑回家,但是又不敢让我知道她的存在,所以想要找人陪,只能就近找别的同类……”

    “等等。”桑岚打断我,“什么叫同类?我又不是鬼。”

    “可你身上有鬼的味道。”

    “鬼的味道?”

    “是小家伙亲口告诉我的。”我指了指她的胸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知道你是活人,但是你的胸……胸前那块玉让她觉得你很亲切,所以她才想要你陪她。”

    桑岚本来已经瞪起了眼,闻言把鬼头玉从领子里掏了出来,盯着玉看了看,竟又鬼使神差的看向季雅云。

    半晌,又转过头问我:“那天在市里的医院,小姨……小雅说我是鬼,也是因为这块玉?”

    我不置可否的摊了摊手。

    桑岚又问:“茶茶想要我陪她,来我家找我就是了,为什么要把我带到你家去?”

    我挠了挠头,说:

    “其实小家伙特别可怜,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来的,就知道她以前是个连体婴,她来我家以后,就把上次我做的那个泥娃娃当宝贝了,说那是她自己的身体,怎么都不肯离开那里边。她想你陪她,就只好施展法力把你‘召唤’过去了。是她帮你开的门……”

    “你……你这么紧张小家伙,就是因为父爱泛滥?”潘颖问我。

    “不是,我没那么有爱,也不会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只是……灵鬼说是鬼,却又和人一样会生老病死。人死了还能够轮回转世,灵鬼死了……就是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不等其他人开口,我就抢着说:“别问我为什么会这样,我真不知道。可一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没爸妈没别的亲人,咱对她好点不是应该的嘛。我还有个想法就是……我好好对她,不借助她任何法力,说不定她将来可以利用自己的法力进入六道轮回,下辈子真真正正做一次人呢?”

    桑岚等人听完,都好一阵没说话。

    事实上那晚弄清小家伙的身份后,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我就觉得小家伙特别可怜。

    特别是她躲在泥娃娃里,哭着和我‘谈条件’,说只要不抢她的‘身体’,她就什么都肯干的时候……

    那时候我的心就已经完全软化了。

    或许是从小就没有父母在身边的缘故,我特别的感同身受。

    如果不是有老爷拉扯照顾我,说不定我早就成了别人给块米糕就什么都肯干的小坏蛋了。

    饭快吃完的时候,潘颖忽然凑到我耳边小声说:

    “祸祸,明天可就是初一了,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和大宝陪你一起去!”

    “别跟着添乱,你去了谁照顾桑岚她们娘俩?”我低声说了一句,一把将她的大背头推开。

    回到家,窦大宝对我说,潘颖已经把鬼哭门的事跟他说了,他留下就是要明天跟我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我点点头,让他先去洗澡,自己绕到柜台后坐了下来。

    看看柜台上的两个包,我先拿过自己的,拉开拉锁,把阴阳刀、福祸桃符拿出来摆在桌上。

    “喜子,出来,把话给我说清楚。”我沉声说了一句,习惯性的掏出烟,刚想点上,不经意间看见货架上的泥娃娃,又把烟放了回去。

    等了好半天,阴阳刀和两枚桃符都没有反应。

    虽然莫名其妙的昏迷了三天,可是一想到昏迷的‘原因’和经历的种种诡事,我还是感到一阵疲惫。

    “行,兄弟,不想说就不说吧,反正我相信,一世人两兄弟,你不会害我就行了。”

    说完,我就想把东西收起来。

    刚把阴阳刀放回包里,桌上的福字桃符突然自己跳起来翻了个个儿。

    我一愣神的工夫,就听桃符里传来老丁的声音:

    “别打了别打了!来了……来了!”

    我有点懵了,我压根也没想对谁使用暴力啊?

    不等我反应过来,老丁就叹了口气,“唉……有些事不是我们不想说,可事关阴阳,蕴藏太多的天机,说的多了,我们谁都没好结果。”

    我也是刚喝了点酒,听他口气为难,就懒懒的说:

    “不说就不说吧,该干嘛干嘛去吧。”

    没想到老丁却说:“我说你小子……你到底是运气好还是怎么地……你怎么就和旁人不一样呢?”

    “我就是个普通人,怎么不一样了?”

    “傻小子,你刚刚逃过了一次大劫啊!不光轻易躲过了宿命劫难,你居然还养了这么个厉害的小丫头……你让我说什么好呢。唉,什么都别说了,你现在把另外一个包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兴许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厉害的小丫头?

    包?

    我回头朝货架上的泥娃娃看了一眼,接着把目光转到另一个黑色的帆布包上。

    这个包是臧志强留在储物柜里的……

    见桃符再没动静,我便把它收了起来,顺手拿过臧志强的包拉开了拉锁。

    我把手伸进去,第一时间就摸到了一个冷冰冰沉甸甸的东西。

    我随手把那东西拿出来,只看了一眼,整个人就愣住了。

    那居然是一个巴掌大小,通体暗红色的小棺材!

    看到小棺材,我不由得就想起了我在彻底丧失意识前,在如梦似幻间见到的那口巨棺。

    仔细看,这小棺材的样子竟和巨棺一模一样。

    我是反着把小棺材拿出来的,辗转查看间,就感觉另一面似乎有些凹凸不平。

    我把棺材翻了过来,就见棺材盖的一面画满了黑色符咒,并且还有几行浮凸的字。

    目光落在最大的三个篆字上。

    当我认清这三个字,顿时如遭电噬般通体剧震。

    这三个字赫然是——藏魂棺!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