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三章巨棺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短暂的震惊后,我很快冷静了下来,开始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人是不会掉进柜子里的,柜子里也不可能有这样诡谲的空间存在。

    唯一的解释就是,不是洗浴中心的人消失了,而是我自身出了状况。张喜不知道用什么法子,把我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四下没见到张喜,我忍不住犯嘀咕。

    同窗三年,我和张喜、孙禄算最铁,除了特别**的事,几乎没有不知根知底的。

    张喜从来都是直来直去,怎么这次变得这么‘鬼鬼祟祟’的?

    他说他不想带我去‘那个地方’,又好像非带我去不可的样子。

    ‘那个地方’就是这里?

    他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虽然狐疑,但我没有过多的不安,因为我相信张喜,我的生死兄弟绝不会害我。

    他把我带来这里不会没有原因,也不会丢下我不管。

    果然,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隐约就见前方透出一抹暗红色的光晕。

    想起以往张喜化身红灯笼给我引路的情形,我没有犹豫,径直朝着亮光的地方走去。

    正走着,忽然间,我似乎听到一旁的雾霭中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起初我以为听错了,但这个声音自从传进耳朵,就一直没有停顿。

    我下意识的停下脚步,斜向一旁走了几步,竖起耳朵仔细听。

    的确是有人声,好像是个男人的声音,嘀嘀咕咕的像是在念咒一样。

    虽然相信张喜不会害我,但他这次的言行举止的确不同往常,这一刻,疑问终于还是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是什么人在暗处‘念咒’?

    是张喜带我来的,难道‘念咒’的是他?

    如果是,那远处的红光又是什么……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看看是什么人躲在暗处‘念咒’。

    我又朝前方的亮光看了一眼,不再迟疑,顺着声音走进了一旁的雾霭。

    走了没多远,竟吃惊的发现,前方不远处居然出现了一间屋子。

    又往前走了几步,靠近些才发现,这的确是间屋子,可我怎么看,这屋子都显得有些古怪。只是这里的光线实在太过昏暗,我根本无法看清屋子的全貌。

    “咦?!”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惊讶的低呼。

    我猛地回过头,就见一个穿着红色篮球队服的瘦高个儿一脸惊讶的站在我身后。

    “喜子?”

    我刚喊了一声,张喜就消失不见了。

    紧跟着,在屋子的上方,忽然出现了一盏红色的灯笼。

    我没有来得及再想张喜在干什么,因为当灯笼亮起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借着灯笼散发出的红色光芒,我终于看清了眼前这间屋子的全貌。

    长方形的筒子屋,上顶比下方略长,屋子的四面墙全是暗红色的,被灯火一照,透出一种特殊的光彩。

    这他娘的哪是什么屋子,竟然是一口巨大无比的棺材!

    灯笼在巨棺上方缓缓漂浮,似乎也在观察着这口像房子那么大的棺材。

    我心中的震惊很快就被狐疑和好奇代替。

    看张喜刚才的表情,他像是也不知道这里有这么一口棺材。

    他出现的时候,‘念咒’声并没有停顿,那‘念咒’的人就不是他。

    不是他,又是谁?

    仔细听,声音像是从巨棺里头传出来的!

    我忍不住走到跟前,小心翼翼的把耳朵贴在棺材壁上,想要听清楚里面是否真的有人,那‘人’究竟在叨咕什么。

    可是还没等我听仔细,就感觉上方的亮光一闪而逝。

    紧接着,就觉得身后恍惚多了一个人。

    我急忙转过头,就见张喜又出现在我身后,正表情古怪的看着我。

    “你丫到底在搞什么鬼?”我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把揪住他衣服的前襟。

    张喜仍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原本熟悉的眼眸深处隐隐透出一抹陌生的诡异。

    我实在按捺不住情绪,正想追问,他忽然开口道:

    “祸祸,你的命格真让人看不透,不过作为兄弟,我现在真替你高兴。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害你。”

    “你……你狗日的到底想干嘛?有什么话不能明说,非要搞得这么神神叨叨的?”

    我松开他,下意识的想去摸烟。

    张喜忽然说:“你转过身看看。”

    我愣了愣,又看了他一眼,转身看向巨棺。

    巨棺并没有什么异样,可是就在我转过身的一刹那,张喜突然在我身后快速的说了一句什么。

    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感觉后背被人用力一推,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向前扑去。

    我本能的抬手想要撑住棺材壁,但两手却摸了个空,脚下不稳,一下子扑倒在了地上。

    一阵恍惚过后,我定下神,抬眼定睛一看,魂儿差点没吓出来。

    我发现自己竟然是在一间墙壁透着幽暗绿光的‘房间’里。

    从‘房间’狭长的格局来看,这分明就是那口巨棺!

    我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张喜个狗日的,竟然把我推到棺材里头来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回过身,哪还有张喜的影子。

    不过就在我转身的一瞬间,不经意间却看到‘房间’的一角站着一个人。

    那人面朝着墙角,背对着我站在那里,身体微微晃动,嘴里不住的在念叨着什么。

    我一下想起了刚才听到的‘念咒’声。

    念咒的就是这个人,但是从身形衣着就能看出,这人不可能是张喜。

    “你是谁?”我问了一句。

    那人没有回应,还在那里晃悠着念咒似的念叨。

    我心里疑惑到了极点,忍不住迈步走了过去。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随着两人距离的拉近,我仍然听不清他念叨的是什么。

    不过随着靠近,我渐渐有种奇怪的感觉。

    这个‘念咒’的人虽然不是张喜,可他的背影却似乎有点熟悉。

    我不由得想起了两个和张喜同样诡秘的存在——老丁和张安德。

    但是很快就自我否定了。

    我和老丁、张安德真正接触的时候并不多,但这两个老家伙留给我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可以说没有他俩,我的人生不会转变的如此巨大。

    两人都是上年纪的老头子,眼前这个念咒的家伙明显是个年轻人。

    我走到这人身后,和他不到两步的距离,仍是听不出他嘴里说的到底是什么,却越发感觉这人我见过。

    我喊了两声,没得到回应。

    我终于忍不住,伸出手就去扳那人的肩膀。

    那人似乎脚底下没根,轻易就被我扳的转过了身。

    当我看清这人的脸,头轰的一下,整个人都麻应了。

    居然是他!

    就在这时,‘屋子’外面竟再次传来张喜的声音。

    他语速飞快的说了句什么,没等我听清只言片语,我就感觉大脑一阵恍惚,竟然就此丧失了意识。

    ……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传进了我耳朵里。

    “现在可以证明,他和老何、赵奇不一样了吧。”

    接着就听一个女人疑惑的说:

    “你看过老何和赵奇这儿?你脑子里是不是有屎?还是你有病?”

    然后另一个女人的呼声传来:“你们两个在干嘛?”

    感觉身上微微一沉,我再也忍耐不住,缓缓张开了眼睛。

    “他醒了!醒了!”

    随着视线的清晰,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毛脸正兴奋的咋呼。

    “大宝,你嚷嚷什么呢?”

    我皱了皱眉,撑着坐起了身子,就见潘颖站在窦大宝的旁边,瞪大眼睛一脸吃惊的看着我。

    我这才发现,我居然并不是躺在洗浴中心的大厅,而是在病床上。

    转眼看向另一边,季雅云正拿着条毛巾愣愣的看着我,脸颊还带着两抹莫名的红晕。

    “怎么回事?”我有点恍惚的问。

    潘颖像是回过魂似的,使劲拨楞了两下大背头,上前一步瞪着我说:

    “你身子骨也太弱了吧,泡个澡都能泡晕过去?还晕了三天?”

    “三天……”

    这时季雅云走了过来,把毛巾递给我,幽幽的说:

    “我和岚岚、潘潘洗完去大厅找到你的时候,你就躺在沙发里。我们以为你睡着了,就没叫醒你。等到要走的时候才发现,根本就叫不醒你。只好叫救护车,把你送来这儿。就和上次一样,医生检查不出什么,你这一睡就是三天三夜……”

    上次……

    我很快回想起她说的上次是什么时候了。那还是我和她、和桑岚刚认识没多久时发生的事。

    但是我心里清楚,两次昏迷虽然同样诡异莫名,但这次和上次绝不相同。

    这一次昏迷三天三夜,似乎是张喜一手造成的……

    我甩了甩头,忽然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想到睁开眼前听到的对话,我问窦大宝:

    “你和潘潘刚才说什么呢?什么和老何、赵奇不一样?”

    窦大宝抿着嘴把脸偏向一边,憋着笑没说话。

    潘颖眼珠子一骨碌,看向我身体的某个部位,含糊的说:

    “你和老何、赵奇不一样的是,你昏迷了那里还有反应。”

    我琢磨过味来,差点一口老血喷死这俩憨货。

    两个二百五,居然掀开被子拿我那儿做验证……

    难怪季雅云会脸红呢……

    我看了看身上的病号服,忽然想起一件事。

    “我原先的衣服和包呢?”我问潘颖。

    “当时你都晕过去了,谁还顾得上管衣服和包啊?除了手机,其它的还在洗浴中心的柜子里吧。”潘颖说。

    想到事发时的诡异情形,我忙不迭的翻身下床,“大宝,送我去洗浴中心!”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