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一章储物柜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高战边走边嘟囔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

    我现在的注意力全在老陈身上,之前我还想着抽时间去找他呢,怎么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跟着走了不远,老陈拐进了一个院门。

    跟着走进去,我才有些反应过来。

    院子的一侧堆放着整堆的石料,不大的厂房里摆着几套切割石材的设备,地上满是石粉石砾。

    敢情这里是石料厂!

    先前胖老头说过,老陈在石料厂上班,平常就住在厂里。

    没想到石料厂就在鬼楼附近。

    石料厂似乎并没有开工,除了老陈,没看到别的人。

    这会儿我也已经明白过来,就算鬼楼的事很少有人知道,但石料厂离得这么近,总会多少知道些什么。

    老陈忽然出现,说什么‘碑刻好了’,多半只是为了阻止我和高战进鬼楼。

    看来不光鬼楼包藏着秘密,老陈也比我之前想象的还要神秘。

    我有太多的疑问想要得到答案了,但是还没等我开口,老陈就嘟囔了一句:

    “怎么还跟个活人似的。”

    我一愣,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刚要问,老陈忽然又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

    “不变成死鬼,怎么吃阴间饭?”

    说完,竟然走进一间屋子,不等我跟进去就“砰”的把门关上了。

    我一下懵了,反应过来,上去就用力拍门。

    刚拍了没几下,门猛然打开了,老陈站在门口,瞪着我问:

    “你干嘛?”

    “我……”

    和他凌厉的眼神一接触,我竟忍不住一哆嗦,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

    别看这老头年纪一大把,可一瞪起眼来,那气势还真挺吓人。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问他:

    “你究竟是什么人?”

    老陈又一瞪眼:“你租我房子,我就是你房东!”

    我一阵无语,这算是答案吗?

    好像也没毛病啊。

    我一咬牙,和他对视: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城河街为什么会有31号?

    阴阳驿站又是什么地方?

    我为什么会是驿站老板?

    鬼楼有什么秘密?

    你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不变成死鬼怎么吃阴间饭?”

    我有些控制不住的激动,一口气问出了我所能想到的问题。

    我调来平古只是为了逃避一段感情的追忆,可我发现自从来了这里,遭遇的怪事更是接连不断。

    这让我感觉,像是不知何时起,我就掉进了一个漩涡,来到平古,更像是来到了漩涡的中心,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出去了。

    本来以为我豁出去一口气问出这么多问题,至少会有一两个得到答案。

    没想到老陈的回复却让我感到深深的绝望和无奈。

    他冷冷的盯着我看了一阵后,皱着眉头说:

    “神经病。房子你爱住不住,房租不退!”

    说完,再一次把门关上了。

    这一次我彻底无语了,想要再敲门,却从老陈的态度中看出,就算门打开,我九成也是得不到答案的。

    这老东西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我毫不怀疑他一定知道阴阳驿站的存在,可就是狗咬刺猬无从下口。

    我没打算再去鬼楼,而是让高战直接回局里。

    高战没有问我老陈和我的关系,而是兴致勃勃的问我对鬼楼有什么看法。

    我很郑重的告诉他,虽然除了最后的那声‘八嘎’,我没感觉到别的,但可以肯定,鬼楼绝对有问题,让他没什么事就别去那里。

    跟他是这么说,我自己却对鬼楼的存在疑惑到了极点。

    在遭遇了诸多的邪异事件后,我已经没多少好奇心了,可对于鬼楼的秘密,我必须探查到底。

    不光是夜半鬼哭门,开门等同是应承了哭门鬼的请求。

    最主要的是,赵奇的生魂还留在另一个未知的世界。

    萧静对于我来说距离很遥远,我可以在多数时候忽视她的存在,但赵奇不同,他是我的良师益友,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他最多只会沉浸在思念的痛苦中,总有一天会走出回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生死未卜。

    我点了根烟,看着窗外的街景,渐渐变得平静下来。

    我又一次想起了老教授的话:做为一名法医,我们要做的是追寻答案,而不是要别人告诉我们答案。

    好,我不问,我直接去找答案。

    无论如何,我都要把我的爱人、我的朋友找回来……

    思想一放松,身体就变得不争气起来。

    到了局里,一下车,我就感觉两腿酸疼的不能自理。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快下班了,我就对高战说我腿疼,不上去了。

    “你不是没女朋友吗?撸多了?”高战笑着调侃我。

    我苦笑,撸个毛啊,昨天晚上被鬼歌女梦蝶引着走了二十多里路,作为一个习惯开车出门的人,腿不疼才怪。

    换了自己的车,发车前,我习惯性的把今天发生的事理了一遍。

    想起臧志强最后说的那两句话,我迟疑了一下,发动了车子。

    按照臧志强说的地址来到南关街158号,发现这地方恰巧和王希真的家分处南关街的两头。

    我刚看了看‘鼎海洗浴中心’的招牌,立刻就有保安过来,问我是不是来洗澡。

    我说是。

    按照保安的指挥停好车,径直走进了大堂。

    平古县虽然不大,但小地方或多或少也有一些设施不错的洗浴场所,鼎海洗浴中心就是这样一家所在。

    臧志强让我一个人来这里,并没有说明让我来干什么,又或者找什么人。

    事实上我也不怎么关心这件事,一来他说最后那两句话的时候意识已经明显有些混乱了,不然也不会说什么‘咬死……死死死’。

    再就是在我心里对外八行并不怎么敬重。说的再好听,臧志强也只是个盗墓贼。就算有交托,我也没有义务去帮他完成。

    毕竟我做阴倌,最初只是为了糊口,算不上真正的外八行里人。

    我来这里的原因是——他既然说了,来看一看情况总不费力气,再就是我真想好好泡个热水澡,缓解一下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疲惫。

    “祸祸!”

    刚走到前台,就听有人喊我名字。

    回头一看,就见潘颖和桑岚、季雅云正朝这边走来。

    季雅云她们娘俩倒没什么,潘颖的走路姿势就有点怪了,两腿外撇成八字,深一脚浅一脚,像是踩着棉花走太空步似的。

    不用说,她比我还惨呢。来这儿也是想泡泡澡缓解一下,桑岚和季雅云多半是陪着她来的。

    “不用说了,你也腿疼了吧?”潘颖呲牙咧嘴的看着我说。

    估计她把昨晚的事跟桑岚她们说了,所以桑岚和季雅云也都没觉得在这儿看见我有多奇怪。

    “先生、女士,请问你们一共几位?”前台接待声音甜美的问道。

    “四个。”潘颖大咧咧的说。

    “那请问四位需要什么样的套餐?套餐的话我们这里有……”

    估计是见我们脸生,刚才还彬彬有礼的女接待一秒钟变话唠,喋喋不休的向我们推荐起各个价位的套餐。

    “……如果先生女士经常来的话,可以办理我们的年卡,不光享受七五折优惠,本店还会在时限内为您免费提供独立的电子储物柜。”

    本来我已经有些不耐烦,听到最后一句话,脑大筋不由得一蹦。

    “不办卡,我们就是来洗澡的……给我加个按脚。”潘颖转头问桑岚她俩,“你们呐?”

    桑岚和季雅云看了看价目表,最后各自选了个养颜套餐。

    女接待转向我:“先生您呢?”

    我想了想,问她:

    “的储物柜是长期为一个人保留的?”

    女接待脸色明显一喜,连忙点头,“是啊先生,我们为每一位贵宾提供独立的电子储物柜,在会员有效期限内储物柜只归您一个人使用。密码是您自己设定的,您完全不用担心物品丢失。”

    “储物柜的号码能自选吗?”

    “能!”女接待忙拿出一张塑封的a4纸,“贴标签的都是客人选定的,只要没标签的您都可以选。比较好的号码……这个……28号,这个应该还不错。”

    潘颖斜了桑岚一眼,含糊的说:

    “28号不错啊,跟咱们家门牌一样。”

    我没有理她,目光快速转动,很快落在了一个号码上。

    ‘南关街158号,咬死……死死死……死死……’

    ‘咬死’……

    幺四……

    14号……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