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章初探鬼楼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听到这个名字,我心里莫名的一激灵。

    在我生活的城市,乃至省里,杜汉钟都是相当有名的人物。

    大企业家、大慈善家、红d商人……头衔多不胜数,是绝对的富商名流。

    没想到这鬼楼竟是属于他的产业。

    高战说:“其实我要是杜汉钟,就算鬼楼真闹鬼,我也得把它买下来。”

    “为什么?”我不解的看着他。

    “你不知道,我查过资料,当初捐建这所学校的人,就是杜汉钟的伯父。也就是学校的第一任、也是唯一一任校长。”

    我不由得一愣,好半天都没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听高战说鬼楼原本就是杜家的产业时,我脑子里的某根神经像是被狠狠拨了一下。可为什么会这样,我也说不清楚。

    我和杜汉钟见过一次,那次是去莲塘镇窦大宝家里做客,先是偶遇了去寻找鬼鲶的野郎中和桑岚一家。

    在帮助野郎中抓到鬼鲶后,杜汉钟就带着随从出现在窦家饭铺,以二十万的高价向野郎中买了一小瓶鬼鲶肝油。

    那时我才知道,之前和我们争抢鬼鲶,最终死在倒缸子里的一伙人是杜汉钟的手下。

    鬼鲶肝脏最大的功效就是能克制尸油带来的邪煞。

    当时桑岚被人下了尸油,所以野郎中才去找鬼鲶。

    在那之前,因为尸油的事,已经死了不少人了。

    单是我知道的,就有一男二女三个人七窍流血,跪着死在了酒楼上。

    我记得事后听郭森他们说,那个死在酒楼上的中年男人,貌似就是杜汉钟的二儿子,好像是叫……杜路明。

    现在想来,杜汉钟想得到鬼鲶的目的和野郎中是相同的。

    可让我想不通的是,那时候他儿子已经死了,他再出高价买鬼鲶肝油,还有什么意义?

    杜家前人倾家荡产捐建学校,然而学校却最终变成血流成河,让人闻之生畏的鬼楼。

    多年以后,杜家的人又把鬼楼买了回去,却空置在那里不做用途。

    我怎么就觉得这听上去透着一股子说不上来的奇怪感觉呢……

    两人下了车,跟着高战来到屠宰场一侧的一条小巷外。

    我记得很清楚,这就是昨晚鬼歌女引我来的那条巷子。

    走进巷子,我下意识的抬起目光朝前看,然而并没有看到任何高层建筑,更没有什么古代的塔楼。

    这让我不禁怀疑昨晚的经历是一场梦……

    快出巷子的时候,高战指着斜前方说:

    “看到没,就是那儿!被围墙围起来的,大体就是当初的学校范围,那栋楼就是鬼楼!”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我不自觉的拧起了眉头。

    我可以肯定,他指的就是昨晚我和潘颖看到的那栋塔楼的方位。

    然而那里并没有什么塔楼,而是一座青砖青瓦的古旧筒子楼。

    筒子楼的占地面积不小,但也不足塔楼底层的二分之一,从侧面看去,更像是连在一起的民居。

    贴着楼的两侧,都被红砖的围墙围了起来。

    高战告诉我,其实要按照年代和经历来看,这鬼楼还是很有些历史意义的,这可能也是一直没被拆除的原因之一。

    围墙是后加的,目的主要是为了保护老建筑。

    来到院墙的正门外,大门被一条链条锁锁着,旁边的一扇小门却是半敞着。

    高战问我:“你为什么突然想到来这儿呢?”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这会儿我的思绪已经有些混乱,我实在没办法将眼前的建筑和昨晚看到的塔楼联系在一起。

    想了一会儿,我说既然来了,那就进去看看吧。

    高战显得很热衷,搓着手说他早就想进去看看了,不过鬼楼是杜家的私产,没有由头他也不方便进去。

    我看了看那个小门,门没锁,里头多半是有人的。

    我奇怪的问高战,以前没由头,现在就有由头进去了?

    高战又露出那种二道贩子似的狡猾笑容,扯了扯胸前的警服,小声说:

    “偶尔也享受一下特权嘛。”

    我无语。

    两人走到小门前,高战朝里喊了一声:

    “有人吗?”

    等了一会儿,里面没人回应。

    我和他对视一眼,当先走进门,左右看看,并没有看到人影。

    不过,站在院子里,我却是看清了院子里的情形和鬼楼的全貌。

    两层的民国中式建筑,每一层都有将近二十个房间。

    因为最初建造的用途是教室,所以多数房间的面积都很大,这一点从房门的间隔距离就能够判断出来。

    就像高战说的,鬼楼很具有年代感。

    近距离的看清楚外貌,就有一种时空倒退回过去的感觉。

    面对鬼楼久了,我似乎能够听到课室里传来朗朗的背书声,又似乎能想象到在某个时期,课间休息的时候,有的学生在校园中嬉闹,也有的在二楼走廊,倚着木质的栏杆三三两两的交谈论讨着课题……

    “你们是什么人?!”

    身后突然传来的质问把我和高战都吓了一跳。

    回过头,就见一个穿着蓝布工作服的干瘦老头正对我们怒目相向。

    老头头发稀疏花白,身上的工作服很旧,左手拎着一瓶低档的白酒,右手拎着个塑料袋。

    看这身打扮,他应该是看守这里的人。

    从他满脸的怒色看来,这似乎是个并不怎么好相处的人。

    高战挺了挺胸,咳嗽了一声对老头说:

    “老同志,你好,我们是公安局的,正在执行公务。”

    “执行公务?”老头狐疑的打量着我俩。

    高战不慌不忙的点点头,“这么说吧,我们是凑巧在附近执行公务,路过这里,见门开着,觉得奇怪,所以进来看看。”

    老头像是相信了他说的话,神情稍微缓和了些,却又皱了皱眉粗声说:

    “看完了吧?看完了就赶紧走。”

    高战看了我一眼,转向老头露出个讨好的笑容:

    “大爷,这栋楼看上去挺有年头了,就您老一个人住在这儿?”

    见老头冷眼看着他不说话,他又上前一步,搓着手厚着脸皮说:

    “大爷,这楼挺有点意思的,我们能进去参观参观吗?”

    “参观?”老头似乎愣了一下。

    但随即嘴角慢慢挑起,露出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诡秘笑意。

    我本来以为他这是爆发的前奏,以为下一秒钟他就会咆哮如雷的赶我们走。

    可是万万没想到,老头竟用一种稍显古怪的腔调问:

    “就你们俩?”

    高战连忙点头,“就我们俩,您放心,我们就随便看看,绝不会碰这里的东西的。”

    老头也点点头,居然十分慈祥和蔼的说:

    “看吧,随便看。”

    说完,转过身,拎着酒和袋子慢慢朝着鬼楼一侧走去。

    他在转身的时候,脸上似乎还带着笑意。

    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他忽然转变态度,并不是因为高战身上的警服和和善的言语恳求,而是有着别的原因……

    “走,看看去?”高战小声对我说。

    看着老头干瘦的背影,我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

    两人正想往楼里走,忽然,身后再次传来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

    “瞎溜达什么呢?”

    我和高战又转过身。

    看清说话这人的模样,我当场愣住了。

    朝我们喊话的又是一个老头,这老头身形高大,虽然年纪不小,但颇具立体感的眉眼透着炯炯神采,给人的感觉很有点威猛的架势。

    我怎么都没想到,这老头竟然是我在城河街的房东老陈!

    我回过神来问:“陈伯,你怎么在这儿?”

    老陈一瞪眼:“你问我?我不是说了,碑马上就刻好了,让你们别乱跑吗?”

    “碑?”我又是一愣。

    老陈冲我挥了挥手:“别耽误我工夫,碑刻好了,赶紧跟我看看去!”

    说着,转过身消失在了小门外。

    我反应了一下,拉着高战就往外走。

    就在我们刚要走出门外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八嘎!”

    我浑身剧烈一震,猛然回过头,却见看守鬼楼的那个老头站在右侧一个房门口,目光森冷的瞪了我们一眼后,迈腿进了屋里,“砰”的把门关上了。

    “八嘎?日本人?”

    高战疑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转头看着他:“你也听见了?”

    高战拧了拧眉毛,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这老爷子一口本地口音,又怎么会是日本人?”

    可随即又瞪着硬币眼看着我:“你也听到了?这么说我没听错?”

    我摇摇头,心里越发感觉到鬼楼的诡异。

    两个人不会同时听错,那老头的确是用日语骂了一句,像是对我们的突然离开感到不满,又好像是针对突然出现的老陈。

    回想起来,之前有不下三次的诡异经历都和日本鬼兵有关。第一次见鬼歌女就是在诡秘莫测的日军俱乐部里。是鬼歌女把我引来这里的,按照高战所说,这里也曾被日军占领过。

    把这些连贯起来,无论是塔楼还是眼前的鬼楼,和日本鬼子有关也就不足为奇了。

    可我想不明白,这才下午两点,虽然今天的日头并不怎么猛烈,可也没理由大白天有鬼魅出现在阳光底下啊?

    难道说那老头真是日本人?

    高战说:“要不咱去那屋看看那老头子到底是什么路数?”

    想起老陈刚才那些奇怪的话,我毅然摇头,边拉着他走边说:

    “这事儿就这么过了,你以后千万别再来这儿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