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九章鬼楼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你想跟我说什么?”我忍不住微微皱眉。

    哪知道顾羊倌缓缓闭上了眼睛,右手开始在面前空无一物的棋盘上挪动起来。

    正当我不明所以的时候,他的手忽然在棋盘上划拉了一下,沉声说道:

    “当头炮!”

    我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原来他是在‘摆棋’。

    此时再看顾羊倌,神情已经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虽然闭着眼,但脸上却透着一股兴奋的红光,俨然是一副‘大战三百回合’的架势。

    小雷告诉我,他这是又犯病了。他只要一犯病,就谁也不认识了。

    我不禁觉得奇怪,一发病就和空气下棋,这能算精神病吗?

    让我更加疑惑的,还是顾羊倌对我说的那句话。

    他说有话要对我说,却又说‘这次没时间了’。

    ‘这次’是什么意思?

    在之前和医生的交谈中得知,根据病情的不同,多数精神病人还是会有一定的时间有着清醒的意识的,但是这种清醒是很难把握规律的。

    听顾羊倌话里的意思,难道说他能感觉到自己什么时候犯病?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顾羊倌出现在精神病院不是单纯的因为得病。

    他以前是干什么的?

    是憋宝牵羊的羊倌。

    没有超乎常人的心理素质,怎么能做羊倌?

    拥有那样心理素质的人,又怎么会轻易受到刺激,变成神经病呢……

    直到回到车上,我都还感觉顾羊倌的病来的可疑。

    “臧志强都跟你说什么了?”高战边发车边问我。

    我决定先不想顾羊倌的事,因为在我看来,他毕竟和我现在的工作生活没什么交集。医生都认定他是精神病了,我多想又有什么意思?

    我把和臧志强的交谈内容对高战说了一遍。

    “降头?”高战眉心拧成了疙瘩,“你是说,有人利用王家祖坟下降头,目的是想害王希真,结果却被三个倒霉的盗墓贼给撞上了?”

    我点点头。

    高战问:“王希真知道祖坟被下降头的事?”

    我又点了点头,回想臧志强的叙述,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

    高战却抢先一步,用带着疑惑的口吻把我想到的说了出来:

    “臧志强说他是受人雇佣,才去挖王家祖坟的,你猜……这个雇佣他的东家会是谁?会不会是……王希真?”

    “王希真。”

    我几乎是和他同时说出了这个名字。

    雇人去挖自己家的祖坟,这听上去似乎很无稽。

    但王希真如果知道祖坟被下了降头,为了破解降头,找人去挖坟,那就不稀奇了。

    通过和他的接触,我感觉这种事他不是做不出来。

    我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什么他自己走运,倒霉的盗墓贼不但因为贪婪送了命,还扭转凶势,替他带来几十年好运之类,全都是在撒谎。

    多半是‘那位师傅’告诉了他破解降头的法子,他才暗中找到臧志强,花高价让他们去送死。

    正因为如此,事后他才能比警方先一步找到盗墓的人。

    当然,这只是我和高战的猜想,就算当面问,王希真也不会说实话。

    哪怕是他肯承认,找人挖自己家的祖坟……这又能定他个什么罪呢?

    只能说,王家祖坟被挖的事,到此勉强算是有了结果。至于降头云云,已经不属于警方的追查范围了。

    只是,三个盗墓贼都中了降头,曹凡贵当场死在了坟里,孔应龙也死了,臧志强为什么还活着?

    难道就因为他疯了?

    还有……在交谈的末尾,臧志强说的那番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南关街158号,不就是王希真家的那条街?

    我拿出手机,打开地图软件,输入了这个地址。

    放大之后,就见标记的地方是——鼎海洗浴中心。

    我并没有把臧志强最后说的话告诉高战。

    因为从一开始,臧志强让我进去的时候,说的是‘外八行的人进来’。

    这可以理解为,他是把我当做外八行的同道才和我交谈。

    我隐约有种感觉,对于盗墓的讲述,臧志强不过是知道了我警方的身份,为了让我有个交代,所以才说出来的。

    他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最后的两句话做铺垫。

    ‘你一个人去’……

    ‘南关街158号,咬死……死死死……死死……’

    我点了根烟,仔细回想着臧志强最后说的话。

    他说那个地址,还让我一个人去,去干什么呢……

    回到县里,我又想起鬼哭门的事。

    我对高战说,能不能转去老屠宰场看看。

    高战奇怪的问我去那里干什么?

    我苦笑,说还不是另一份工作惹的祸。反正跟他也算知根知底,没藏着的必要了。

    没想到高战的反应竟十分的强烈,甚至是有些兴奋的用力一拍方向盘,说:

    “真是的,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想到什么?”我疑惑的看着他。

    高战忽然压低了声音说:

    “你去屠宰场那边,是要去鬼楼吧?”

    “鬼楼?”

    我心里猛一激灵,难道真有那么一栋塔楼?

    高战点着头说:“对,就是鬼楼。不过那栋楼的情况比较特殊,知道平古有这么个地方的人并不是很多。”

    我赶紧让他详细说说,鬼楼是怎么回事。

    可是听他说完,我心里的疑惑却更加深了。

    每个地方似乎都有一些关于鬼的传说,或者是一些传说闹鬼的地方。

    比如国内比较有名的就有朝内81号和封门村等等。

    高战说的鬼楼,就是类似这样一个存在。

    鬼楼的确是一座老建筑,但却不是什么宫殿寺庙,而是建国前一所学校的教学楼。

    抗战那会儿,平古县被日军占领。

    当时学校的校长以为,再残酷的战争,也不会祸及到学校,所以不光让全体师生留在学校里,还让附近的许多老百姓进入学校避难。

    这位校长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他对于战争的认知实在太流于表面了。

    或者说,所谓的战争条例,只限于人类战争,并不能约束残暴的禽兽。

    很快,日军抢占了学校,学校里的师生和躲避战祸的平民百姓便开始了一场无法醒来的噩梦。

    噩梦一直延续到日本鬼子被赶走,可那时原本躲在学校里的中国人,已经一个不剩,全都被用各种残忍的方式杀害了。

    几百号人惨死在里面,再加上后来断断续续出过几次邪门的事,这所学校自然而然也就被传说成为闹鬼的所在。

    关于鬼楼的来历大致就是这样,因为年代久远,很多事情高战也说不清楚。

    听高战说完,我脑子里一下聚集了好些个问号。

    我拣了最关键的一个问高战:

    “鬼楼是什么样的?几层?”

    “就是普通的楼房呗,就两层。”

    “两层?”

    “昂,当时又不像现在,哪哪儿地皮都贵的跟什么似的,当时的建筑水平也跟不上啊。就两层,不过原来学校的地方挺大的。”

    我想了想,又问高战:

    “小鬼子投降以后,又出过什么怪事啊?”

    高战抽了抽鼻子说:

    “我也是早先听局里的一个老人说的,说是最早zf是想把学校改成抗战纪念馆,可只是一个晚上的工夫,派进去装修改建的三十几号人全都暴毙了。后来类似的事又出过两回,都差不多一个意思,换汤不换药。再往早了说,估计就没人知道了。”

    “就这么个地方,怎么会保留到现在的?再说了,真要闹鬼,还那么严重,怎么没人知道啊?”

    “这学校是当时的一个大商人倾尽家产建的,算是最早的私立学校,这个商人就是后来那个校长。他应该也被小日本给害死了,后来学校不就归国家了嘛。

    你应该也知道建国后有阵子乱成什么样,越是这种邪门的地方,zf越得藏着掖着,当时那个环境,谁敢提鬼啊怪的?再后来老一辈知道这事的都去世了,这事就更没人知道了。

    后来也不是没人想过推平了盖别的,可不知道怎么的,都没能实施。直到改革开放那会儿,有私人出资,把那块地买了下来,但是买下来后也没干什么,就一直荒在那儿。我估计那地方是真邪门,所以买地的人才任由它荒在那儿。”

    说到这里,高战停下车,又拍了下方向盘,笑嘻嘻的对我说:

    “我早该想到让你来看看,要是能看出苗头,把邪根儿给除了,一是为民除害,再就是你帮鬼楼的主人‘变废为宝’,他不得感谢你嘛,那兄弟你可就摇身一变,成有钱人了。”

    “这都哪跟哪儿啊。”我哭笑不得。

    高战嘿嘿一笑,“我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知道这是谁的产业吗?”

    “谁啊?”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猛地提了一下。

    高战熄了火,转头笑着问我:“杜汉钟,杜老板,你总该听过吧?”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