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二章鬼歌女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相比突然出现的黑色晚礼服女人,更让人感觉诡异的是胡同深处的那栋楼。

    那不是什么现代建筑,而是一栋古代的塔楼

    这塔楼总共有七层,占地面积几乎都赶上一个标准的足球场了。

    此刻塔楼内灯火通明,仔细看,隐约还能看见的灯火的笼罩下有人影闪动。

    虽然我对平古县还不算多熟悉,可县里有这么一栋宏伟的建筑,哪怕是仿古的,多半早成为景点了,我绝不会从来都没听人说过。

    我越看这楼,越觉得莫名的妖异。

    可是没等我想出眉目,那个突然出现的黑色晚礼服女人就停住了脚步。

    我心里一咯噔,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眼前的女人忽然闪现,绝对不是人,多半就是两次到我家哭门的哭门鬼。

    夜半鬼哭门,非索命,必所求。

    她把我带来这里,眼前又有这么一栋邪性到家的塔楼,究竟是想要我的命,还是有求于我呢?

    就在我带着疑问全神戒备的时候,女鬼开口了。

    她并没有转过身,而是站在那里,背对着我和潘颖说道:

    “就是这里了,下个月初一,夜里子时,你再来这里找我。”

    女鬼的声音十分的软哝动人,却带着一股难以形容的疲惫和风尘味。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竟然觉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似的。

    没等我回应,潘颖就小声嘟囔了一句:“傻子才听你的呢。”

    女鬼像是听到了她的话,猛然把身子转了过来,森冷的目光却是直射在我的脸上。

    看清她的样子,我就像是被狠狠电了一下,浑身猛一哆嗦,整个人都僵住了:“是你!”

    我和沈晴在东城看守所的老楼里,曾经到过一个‘不存在的’二战日军俱乐部。

    当时我和沈晴是从舞台后的化妆间进去的,不光在那里发现了赵奇失踪的女友萧静,还见到一个穿旗袍的歌女。

    当时歌女一边换衣服,一边用我听不懂的方言骂人。

    后来去桑岚她们家才知道,歌女说的是苏州方言。

    眼前的女鬼,居然就是俱乐部里的那个鬼歌女!

    鬼歌女目光闪烁,竟然看着我说:“你既然还认得我,那么我想你应该会答应我们的请求了。”

    “你们?”我留意到她话里的一个词。

    鬼歌女像是没听到我的话,眼神微微一转,接着说出一句话。

    听了这句话,我的心差点没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她说的是:“我见到赵奇了,是他让我来找你的。”

    “赵奇?他在哪里?”我强忍着上前拉住她的冲动问。

    我一直都有一种感觉,无论看守所老楼的日军俱乐部,还是医院地下的水牢监狱,乃至二爷屯和平古岗的怪事,都和日本鬼兵有牵连。

    把一系列的诡异事件串联起来,每一件似乎都不是偶然。而是在这些怪事的背后,应该是有人在进行着某个‘大阴谋’。

    赵奇是在经历二爷屯的诡事时,为了朝思暮想的爱人,把生魂留在了‘另一个世界’。

    现如今,眼前这个曾在日军俱乐部出现的歌女却说,她见过赵奇,并且还说,是赵奇让她来找我的……

    这就更加证实了我的想法。

    在这一系列诡事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阴谋?

    而主导这场阴谋的,到底是神秘莫测的老阴,还是在监狱水牢中见过一面,却让我想起来都会做恶梦的鬼僧无道……又或者,在这一切的背后还有更加隐秘的人物?

    鬼歌女显然看出了我的满心疑惑,却没有想要解释,而是又说道:

    “下个月初一,子夜时分,你再来这里,到时候,你答应我们的请求,我会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一切。”

    “为什么要等初一?赵奇现在在哪里?”

    我恨不得上前抓住她,一次性问出我所有的疑问,可我还是忍住了。

    赵奇是我的朋友、哥们儿,他现在像棵植物似的躺在病床上,其它的可以冷漠不管,我必须得把他找回来。

    可是在二爷屯的事过去后,我根本没有任何追寻的方向。

    眼前的鬼歌女夜半哭门,又曾和萧静、日本鬼兵同时出现,她似乎是找到赵奇的唯一线索了。

    我刚想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答应初一再来。

    没想到一旁的潘颖忽然上前一步,表情森然的盯着鬼歌女冷冷说道:

    “你既然说的这么诚恳,为什么不以真面目示人?你手上沾染的人命,恐怕不下几十个吧?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我本来还想阻止她再胡说八道,可是转眼仔细一看,就再一次愣住了。

    她的样子还是潘颖的样子,可是神情目光却似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虽然我早就隐约猜到,潘颖和狄金莲之间有着某种关联,狄金莲可以轻易顶替潘颖,可看着她从未有过的冷厉目光,我还是忍不住怀疑,眼前上了潘颖身的,真是狄金莲吗?

    然而她向鬼歌女提出的问题,以及鬼歌女的反应完全掩盖了这个疑问。

    ‘潘颖’问的重点是:你为什么不以真面目示人;你至少害过几十条人命。

    鬼歌女头一次正视她,眼中露出了些许狐疑,似乎在猜测她的身份。

    但是这种狐疑的目光很快被一抹异样的果决神情取代。

    鬼歌女和‘潘颖’对视,同样冰冷的回应说:

    “你的死相未必就有多好看;我是害过很多人,可除了该死的那些,其余的都是被逼无奈。”

    两人……不,是听两鬼一问一答,我大脑更加混乱,可我还是拦住想要上前的‘潘颖’,问鬼歌女:“你叫什么名字?”

    “梦蝶。”

    “我怎么找你?”我又问。

    鬼歌女梦蝶反手朝那栋妖异的塔楼指了指,一字一顿的说:

    “初一,子夜,我在鬼山等你。”

    说完,竟再不管我,转过身,双手提着礼服的裙摆款款的向前走去。

    鬼山!

    听到这两个字,我再次浑身剧震。

    第一次听说鬼山,是在市医院下面的监狱水牢里。

    三白眼即将变成鬼鸮前,曾不顾一切的说:他在鬼山……庙里……

    那个‘他’,应该指的是他的师父,是他愤恨之余口口声声叫的‘老东西’。

    如果说老阴还不是这一些列邪事的主谋,那这个‘老东西’,很可能就是真正的元凶。

    我曾问过瞎子,鬼山在哪儿,瞎子告诉我除了贺兰山勉强算是配得上‘鬼山’的称呼外,并没有切实的鬼山存在。

    可梦蝶却说,胡同深处的老楼就是鬼山!

    想到这段日子的种种经历,我就想追上去。

    可刚迈出两步,我就停了下来。

    因为前方的灯火骤然熄灭,整栋塔楼竟然消失不见。

    塔楼的灯火是胡同里唯一的照明来源,塔楼消失,胡同里顿时一片漆黑。

    “祸祸……你在哪儿呢?”黑暗中传来潘颖发颤的声音。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了想,循着逐渐恢复少许的视线找到潘颖,拉着她走出了胡同。

    路灯下,潘颖懵了好半天才问我:

    “刚才我是不是在做梦?那栋楼……”

    不等她说完,我就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拉开后车门把她推了进去,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

    “师傅,麻烦你,去城河街。”

    出租司机回过头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缓缓开动了车子。

    潘颖:“祸祸……”

    “你和狄金莲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我打断她问。

    潘颖愣了愣,接着居然前所未见的长长叹了口气,“唉……是哥们儿的话就别逼我,以后有合适的机会,我再告诉你吧。”

    我点了点头,没再追问。

    她这样说,等于是承认,她自己也知道她和狄金莲有联系,甚至是有着某个约定。

    这大背头虽然爱胡闹,可也不是完全不分轻重的傻子。

    她这么说,我还能怎么办?

    最主要的是,我已经渐渐感觉出,狄金莲虽然时不时上她的身,却似乎没有伤害她的意思。

    下了出租,快到家的时候,潘颖忽然扯住我,一脸惶恐的说:

    “岚岚是真出问题了,我……我一晚上都没睡,就盯着她呢。她那不是梦游,好像是……睡得迷迷糊糊的,被一个看不见的人带到你家去的……”

    或许是因为这一晚接收了太多的信息,起到了物极必反的效果。

    又或者河畔的冷风让我的大脑格外清晰。

    想起离家前一楼的异状,再结合这些天的经历,我心里渐渐有了一丝眉目。

    回到家,打开房门,就见桑岚正坐在柜台后低着头一动不动。

    我和潘颖对视一眼,快步走到柜台后,轻轻抱起明显在熟睡的桑岚,直接把她抱上了二楼。

    回到楼下,我让潘颖上去睡觉。

    走到货架旁,拿起那个泥娃娃放在柜台上。点燃牛油蜡,关了灯,在柜台后坐了下来。

    看着面前不久前才发生过诡异一幕的泥娃娃,我并没有感到悚然,而是前所未有的冷静,或者说冷漠。

    半晌,就着烛火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嘬着嘴唇,把烟对着泥娃娃喷了过去……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原本一动不动的泥娃娃,竟然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