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章夜半一楼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听了王希真的话,我目瞪口呆。

    昨天回市里,我就想找瞎子问问王家老坟是怎么回事。毕竟棺材里的怪蛇和老鼠出现的太过诡异了。

    原以为是坟墓风水出了问题,没想到祸源却是降头。

    王希真说,王家祖坟被刨前,他才找过那位师傅,是那位师傅告诉他,他在养了鬼童子还后时运仍然不济,很可能是有人对王家祖坟动了手脚。

    那天王希真去林场,就是想看看祖坟的状况,再告诉那位师傅,让他帮忙推断。哪曾想赶到的时候,祖坟竟已经被几个盗墓的毛贼给刨开了。

    冷静下来后,王希真打电话把坟墓中的状况告诉了那位师傅。

    那位师傅告诉他,有人利用王家祖坟下了一种极恶毒的降头,目的就是想让他家破人亡,死后永不超生。

    说到这里,王希真眼神冷狠,嘴角却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看他这副样子,我不由的感觉有点瘆的慌。

    祖坟被挖,他不是应该恼火才对嘛,怎么反倒笑起来了?

    王希真似乎看穿了我的疑问,冷笑着说:

    “要按我当时的想法,我非得弄死那几个盗墓贼,可是那位师傅听说其中一个盗墓贼死在了棺材里,居然说祖坟被挖是好事!”

    “好事?”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我这么‘开诚布公’,我却感觉后背渐渐透出一股寒意。

    王希真点点头,面带笑意的说:

    “那位师傅说,我家祖坟被下的降头很特殊,就算他亲自来,想要破除也要费一番功夫。这下好了,那个盗墓贼死在棺材里,等同是用自己的生气冲散了邪降的煞气。不但破了邪降,而且他们的寿命还为我增添了几十年的运势,这难道不算好事?师傅说,这都是鬼童子给我带来的好运。”

    我听得心底生寒,祖坟被破坏不但不恼怒,还因为所谓的‘好运势’沾沾自喜……

    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就是极端的自我自私,而且我还发现,他对‘那位师傅’已经到了迷信的地步。

    我忽然留意到他刚才话里的一个词,心里一动,问他:

    “你指的‘他们’是什么意思?”

    王希真哈哈一笑,“我足足倒霉了三年,可见那降头有多厉害了。那些盗墓贼不知死活,挖开坟墓的时候和降头煞气冲了个正着,有几个就得死几个,一个也逃不掉!”

    我本来还想着问他的‘对头’是谁,可看到他眼中近乎疯狂的神色,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果说先前我对这个人还有几分好奇,想知道他的身份背景,现在已经对他彻底失去兴趣了。

    一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起身告辞,王希真也不挽留,只是说他不会忘记上次我对他的救命之恩,要我有事情尽管找他。

    听口气就像是没他办不了的事一样。

    直到上了车,我才反应过来。

    妈的,说什么有问题要向我请教,其实他和我见面的目的,就是让我帮他看看他左手的煞气是否消除。

    向我坦白叙述的背后,为的是不露痕迹的达到目的。

    目的达到了,也就没有留我的必要了。

    这人的心机可真深啊……

    回到家,就见大门开着,桑岚、季雅云和潘颖都坐在我家楼下,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我问季雅云,这又是怎么回事?

    不等季雅云开口,潘颖就把她的手机递给我,脸色有点发白的说:

    “你……你自己看吧。”

    我愣了愣,接过手机,见上面是一段暂停的视频。

    看画面,依稀就是桑岚的房间。

    “我担心岚岚出事,所以昨天从家里带了摄像头装在她屋里,这是昨天晚上拍到的。”

    潘颖一边给我解释,一边点开了播放。

    因为是普通的摄像头拍摄,画面上并没有显示拍摄时间。

    从画面的昏暗程度来看,应该是夜里睡觉的时候拍的。

    让我感觉奇怪的是,从被子鼓起的形状看,床上应该不止一个人。

    听潘颖说我才知道,原来她和季雅云担心桑岚梦游,昨天晚上两人都陪她睡在一起,而且她和季雅云是一边一个,把桑岚夹在中间睡得。

    她后边还说了什么,我却没有听清楚,因为我已经被视频中突然出现的一幕惊呆了。

    因为天气已经变得暖和起来,又是三人挤在一张床上,所以只盖了一床薄被。

    画面中三人似乎睡的都很安稳,只有睡在左边的那人偶尔不老实的翻个身。

    就在潘颖和我说,左边那人是她的时候,诡异的事发生了。

    原本盖在三人身上的被子,竟渐渐的滑向了右边,最终滑落在了地板上。

    在被子滑开的过程中,我有种奇诡的感觉,那就是,被子绝不是正常滑落,而像是有人扯着被子往下拉似的。

    没等我从惊愕中缓过来,更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

    被夹在中间的人猛然间站了起来。

    我看的分明,她整个身子并没有动作,甚至连腿弯都没有打弯,就像是身下有个弹簧,就那么直挺挺的弹起身站在了床上。

    这人正是桑岚。

    她在‘站起来’后没有逗留,而像是正常人一样,迈腿下了床,径直走出了画面。

    在经过摄像头前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眼睛居然是闭着的!

    梦游的特征之一就是梦游者的眼睛是半睁开的,正因为这样,才能保证不被磕碰到。

    桑岚的情形明显不一样,一直都是闭着眼,这完全不符合梦游的症状。

    而且更令人感觉诡异的是,从她站起来以后,她的右手就微微向前伸着,像是被人牵着手,拉她下床,拉着她向前走一样。

    桑岚再没出现在画面中,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床上的两人由始至终都没有反应,就好像完全睡死了一样,连被子没了都没发觉,只是抱着身子时不时的搓着肩膀,显然并不是没感觉到冷,可就是不醒。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这摆明了不是梦游。”桑岚带着哭音说。

    我错了错下巴,把手机还给潘颖,想了想,用力一挥手,“不用怕,我已经想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了。”

    “啊?你这么快就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了?”潘颖和季雅云同时看向我。

    我看了一眼敞开的房门,再看看桑岚,里面还穿着睡裙,只在外边套了件外套。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是又大半夜的跑来我家了啊。

    桑岚急着过来拉住我催促道:

    “你快说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斜眼看着她身上说:

    “问题出在衣服上,你今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试试把衣服全脱光,我保证你不会再‘梦游’!”

    潘颖过来扯着桑岚的睡裙看了看,回头问我:

    “这衣服有问题?还是说衣服上的大嘴猴成精了?”

    “潘潘!”

    桑岚跺着脚的喊了一声,狠狠一拳捶在我胸口上,“他胡说八道你也信?”

    潘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点指着我说:

    “徐祸祸,你是坏到骨子里了,你让岚岚别穿衣服,她要是晚上再跑到你家来,你就能……”

    “滚!”桑岚又给了她一拳。

    季雅云瞪了我一眼,让我别闹,赶紧帮忙想想这是怎么回事。

    靠,居然都看穿了。

    一个个倒是都不笨,可怎么老是出妖蛾子呢?

    我问桑岚,昨天晚上她是怎么醒过来的,醒来后又发生了什么。

    她摇头说,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潘颖和季雅云找来,还是她开的门。她就在柜台后藤椅里坐着睡了一夜。

    见三双眼睛都盯着我,我只好手一摊说:

    “你们看我也没用,再一再二不再三,你们该睡的睡,如果今晚再出问题,那再想办法呗。”

    我说的是实话。

    要说桑岚老被这么折腾是真可怜,可我总觉得她是猴子请来的逗逼,每次发生在她身上的状况都刷新我的认知,让我感到‘学无止境’。

    嘴上说没办法,可心里却已经打定了主意,今天晚上一定要弄清事情的真相。

    要说对于发生在桑岚身上的状况,也不是全没线索。

    至少有两点。

    一是谁给她开的门?第二点就是,前天晚上后院里的儿歌声。

    我隐约有种感觉,似乎不单单是桑岚出了状况,问题的根源,好像是出在我家……

    晚上吃过饭,我把手机设了闹铃,早早的上床睡下。

    闹铃声一响,我立时惊醒,翻身下床,穿好鞋,拿起了一旁的背包。

    我没开灯,而是借着后窗透入的月光,蹑手蹑脚的下了楼。

    来到楼下,昏暗中,一楼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异状。

    我打开后门,也没发现院子里有特殊状况。

    于是就按事先想好的,将后门完全打开,而我则侧身藏在了门背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屋里并没有什么变化,后院也没再传来唱歌的声音。

    正当我感觉身子僵硬,想要稍微活动一下的时候,忽然,就听柜台后传来一下轻响,像是有什么物体移动了一下。

    我急忙屏住呼吸,透过门和墙之间的缝隙,偷眼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看清状况,我浑身的汗毛都快从炸开的鸡皮疙瘩里蹦出来了。

    声音并不是发自柜台上,而是从柜台后的货架上传来的。

    记得刚到平古的时候,我就背运的参与调查了一件残忍的分尸烹尸案。

    因为被害人的头被烹煮,为了帮其重塑鬼身,我用窦大宝和潘颖的血,以及季雅云的头发塑造了一个阴形,就是一个粗陋的泥娃娃。

    后来案子侦破,被害人重入了轮回,我并没有毁掉那个泥娃娃,而是随意的放在了货架上。

    因为是随手摆放,所以泥娃娃是面朝着里面的。

    而此刻,随着“嚓嚓”的轻响,那个泥娃娃竟一点一点,慢慢的把身子转了过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