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九章鬼童子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林彤没再多逗留,说要回去照看朱飞鹏。

    临走前,她告诉我一件事:朱安斌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吧,管他现在是什么东西,难不成我还躲着他?

    目光转回到季雅云身上,我的思绪也跟着回到了诡异的阴阳驿站……

    第二天一早,我被一阵呻吟声惊醒。

    睁开眼就见大双正仰面躺在病床上直哼哼。

    季雅云和桑岚偎靠在一起,也先后醒了过来。

    桑岚迷糊了一会儿,问我:

    “我又梦游了吗?”

    想到昨天晚上她睡得那个香甜,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听说过猪会梦游吗?”

    “滚,你才是猪呢!”

    季雅云掠了掠头发,问我:

    “岚岚昨晚没什么事吧?”

    我和桑岚对望了一眼,一起看向她,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

    貌似她昨晚的状况,比起桑岚更像是梦游吧。

    “徐哥?你怎么在这儿?”大双看见我,虚弱的问。

    我走到病床边,一把将他脖子里的纱布扯了下来,他疼的一阵倒吸凉气。

    我把包糯米的纱布丢进垃圾桶,看了看他的伤口,暗暗松了口气。

    看来破书上祛除尸气的法子还是很有效的,他的小命总算捡回来了。

    我冷眼和大双对视,冷声问:“人呢?”

    大双一愣,“什么人?”

    我冷笑:“对了,那应该不是人,至少不是活人。真看不出来,你居然会养尸。”

    大双脸色一变,眼神闪缩的把脸转向一旁,“什么养尸……我没……没有……”

    “你胸口的刀疤是你自己割的,你用自己的心口血养尸;心血一沾五行,效果会打折扣,所以你改用手抓。”

    “徐哥,我……”

    “你不用说了,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都和我没关系。至于其它,等你回到局里再跟我和高队解释吧。不过提醒你一句,以血养尸的人,十个有九个都没有好下场,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这番话,我再不看他,和桑岚、季雅云一起走出了病房。

    我本来对大双的印象很不错,不相信他会做歪门邪道的事,可是从他的神情反应来看,我的猜测没有错,他的确是用自己的心口血养尸。

    自作孽不可活,我也管不了旁人的事。

    桑岚做完检查,我开车接上潘颖,又去窦大宝那儿聚了聚,下午才回平古。

    当晚我值班,第二天天刚亮,就被手机震动吵醒了。

    电话是潘颖打来的,桑岚又梦游了。

    我一个头两个大,等孙禄来了,和他交了班,就想回去看看。

    可是刚出门,就又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是王希真打来的,我皱着眉头接起来,听筒里很快传来王希真的声音:

    “徐先生,上次的事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能再约个时间见面吗?”

    我是真不想再和这个人有瓜葛,可想到阴阳驿站的古怪,还是说:

    “我现在有时间。”

    ……

    再次来到南关街2号,开门迎接我的是王希真本人。

    院子已经被清理过,那些被拔出来又胡乱插进土里的花草也都被移走了。

    王希真把我让进客厅,亲自倒了两杯茶,坐下以后也不说话,就坐在我对面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见他神态古怪,我忍不住皱了皱眉,“我不喜欢拐弯抹角,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王希真点点头,“我也不喜欢墨迹,可是怎么说呢……上次的事是我不对,可我第一时间就给你打电话了,是你关机了,我就又打给秘书,让她专门来这里等你。徐先生,我知道高人都有脾气,可您也不至于……”

    他没继续说下去,只是抬手往墙上指了指。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由得愣了愣。

    他指的居然是那幅被画了小人的八骏图。

    我回过头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王希真耸了耸肩,“这幅画虽然不算多贵重,也值个七八万呢。这也就算了,楼上算是我的内宅,虽然我爱人已经过世了,家里就我一个人,你也不该……呵呵。”

    “等等!”

    我总算反应过来了,我指着画问他:

    “你以为画上的小人是我画的?以为你家里那天那么乱,是我造成的?”

    “不是你?”王希真神情渐渐变得疑惑起来。

    我冷笑一声,起身说:

    “我没那么无聊,也不会那么混账的去毁坏别人家的东西。至于你家那天为什么会乱成那样,或许你应该去你楼上的书房,问问你供养的古曼童。”

    见我要走,王希真连忙起身,说既然是误会,说开了就好。又连连向我道歉,说是他自己误会了。

    见他态度真诚,我只好重又坐下。

    “不是你,那又会是谁呢……”

    王希真满脸疑惑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想到那天的情形,我忍不住又是一声冷笑,指着天花板说:

    “我不是很了解古曼童,不过我听说这东西很邪,不好养啊。”

    王希真居然摇头说:

    “还是不对,第一,那不是古曼童,是我请来的鬼童子;第二,当天确实是鬼童子出了状况,可我已经按照一位师傅教的方法,把鬼童子给他送回去了。既然确认鬼童子被带走了,那家里又怎么会搞成那样呢?”

    “鬼童子?”

    我下意识的捏了捏眉心,我怎么觉得,好像听谁提到过‘鬼童子’呢?

    我不想因为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伤神,就直接问王希真,他为什么会去阴阳驿站,对驿站又了解多少。

    王希真显得有些意外,就好像我不该问这个问题一样。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说:

    “我能去驿站,全是因为一位师傅的指点,是鬼童子带我去的。”

    说着,他举起左手把掌心对着我示意我自己看。

    我突然想起来,那天晚上他离开驿站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他虎口里闪过一抹绿光,就像是他手心里攥着一枚绿色的眼睛。

    然而此刻他手里什么也没有,他要我看什么呢?

    王希真见我没反应,忽然笑了。

    他笑着点头说:“连你也看不出来,说明鬼童子已经彻底消除了煞气,以后会老老实实庇护我了。”

    听他再一次提到鬼童子,想起楼上供奉的双头古曼童,我猛然想到一件事。

    我愕然的看着他的左手,问:

    “你用自身的血肉养鬼?你把古曼童种在左手里?”

    王希真得意的点点头,却又纠正我说:

    “再次声明,这可不是古曼童,是鬼童子。”

    接着又自顾自的给我解释说:

    “鬼童子和古曼童有相似的地方,那就是都是被降头师父加持了的婴灵。很多人都以为降头是源自南洋,其实那纯属误解,降头和蛊一样,最早是出自我国的滇南。

    古曼童是降术传到南洋后,由当地降头师多次试炼的产物,鬼童子却是源本降术所出,比起古曼童,鬼童子更有灵性,只要煞气除尽,就永远不会反噬,会终身为主人带来好运。”

    我听的直皱眉,说什么‘源本降头’,说到底还是为了谋求私利养小鬼。所谓的鬼童子,除了改换了个称呼,和古曼童又有什么区别。

    我懒得听他说这些,就又问他对阴阳驿站了解多少。

    这次他显得饶有兴致,竟反问我:

    “你不是驿站的老板吗?难道你不知道驿站的来历?”

    我摇头,说不知道。

    我已经开始觉得,这一趟是白来了。

    这个王希真,看似彬彬有礼,可在说到鬼童子的作用时,眼中露出的狂热已经暴露了他本性的自私。

    而这种为了私利不择手段的人,对不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事物的认知多半不会有多深入。

    果然,王希真接着就说,其实他对驿站了解的也不多,只是听那位师傅说,阴阳驿站是阴阳交集的所在,只要肯付出一定的代价,就可以在那里暂住。

    至于代价是什么,那位师傅没有说,只是说如果遇到危险祸事,就可以去那里避祸。

    至于驿站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又是什么人创立的,这点那位师傅也是不知道的。

    虽然他没有明说,可我也想到他几次提到的那位‘师傅’,多半就是所谓的源本降头师了。

    我已经失望到家,在对王希真有所了解后,更加不愿意多待。

    我刚想告辞离开,却又想起一件事,拍了拍脑门,疑惑的盯着他问:

    “你是怎么知道那个盗墓贼会死的?”

    因为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多,我差点把和他见面的目的之一给忘了。

    盗墓贼是他先找到的,他又和降头有牵连,难道说在把盗墓贼送交警方前,他做了手脚?

    王希真无疑是个很聪明的人,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摊了摊手说:

    “现在你应该也想到了,盗墓贼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中了降头。但是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恳求那位师傅赐给我一个鬼童子,我不会降头术。”

    “不是你,那你是怎么知道他中了降头的?”

    王希真脸色沉了下来,眼中闪过一抹冷厉:

    “是有人想断我王家的运势,在我家的祖坟动了手脚!你应该以为我是那种为了谋求利益不择手段到养小鬼的人?事实是,我不害人,别人却要来害我!某人为了要弄死我,居然找人在我王家的祖坟里下了绝户降!”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