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七章收账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听桑岚这么一说,我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季雅云回头的时候,眼中露出了少有的狠厉。

    我不是没见过她露出这种眼神,想当初林寒生伙同妖人想要给‘女儿’换桑岚的皮,她为了维护桑岚,就有过类似的目光。

    可眼下桑岚和她并没有受到威胁,她又怎么会有这种‘要杀人’的眼神呢……

    走到楼梯间门口,见季雅云正沿着楼梯缓缓朝楼下走……

    我们原本所在的是住院楼的五楼,连着往下走了两层,季雅云才走出楼梯间,沿着走廊向前走去。

    说不得,我和桑岚只好跟上去。

    好在这一层护士台的护士都趴着睡着了,才省了一番口舌。

    季雅云终于停住了脚步,背对着我们站在原地,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她忽然转过身,轻声对我说:

    “老板,你不方便进去,让小雅来吧。”

    不方便进去?

    我一愣,抬头看向她头顶上方墙上的指示牌……

    居然是女厕所……我是不方便进去。

    她要上厕所?

    我就是想方便,我也用不着去女厕所啊?

    不过听她的口气,她可不像是要方便。而且就算要‘解决问题’,哪一层没厕所,何必跑到三楼来?

    我反应过来,几步走到她面前,想了想,试探着小声问她:

    “你想干什么?”

    “收账啊,有笔账到期了要收回来啊。”

    季雅云又用那种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我。

    “收什么账?”我疑惑的问。

    貌似她刚‘变身’的时候就说过,‘时间差不多了要去收账’。

    季雅云嗔了我一眼,那眼神像是在说‘你总这么没记性’。

    她像是想给我解释,可是嘴唇刚张开,突然就听厕所里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

    与此同时,还传来一声沙哑低沉的痛呼声。

    我和桑岚都愣了,这分明是个男人的声音,女厕所里哪来的男人?

    季雅云的反应比我和桑岚都要大,一双秀眉竟然竖了起来,瞳孔也猛然收缩,居然露出了凶悍绝杀的神情,迈步就要往厕所里走。

    我下意识的一把拉住她,把她拽到身后,抬眼看了看女厕所的牌子,迈步走了进去。

    男人出现在女厕所,无外乎几种情形,除了维修和清洁工,就只有那种怀着不可告人目的的死变态。

    从季雅云的言语表现和里面的动静来看,厕所里显然有古怪。

    无论她是季雅云还是小雅,我都没有让女人打头阵的习惯。

    而且我也不怕被人误会是变态狂,毕竟去女厕所偷窥,还让一大一小两个美女‘保镖’看门把风,这阵容未免太夸张了。

    我有恃无恐的正往里面走,冷不丁迎面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那人身材不怎么高大,向外跑的又急,这一撞我倒是没什么,她却“啊”的一声弹回去,一屁股跌在了地上。

    两人四目相对,看清对方的模样同时愣了愣。

    “徐祸?”

    “林……林彤?”

    我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老恩师林教授的女儿、朱飞鹏年轻的妻子、朱安斌的小妈。

    林彤从地上爬起来,脚步踉跄的跑到我身边,躲到我身后抱着我一条胳膊边把我往前推边急着说:

    “里面有个死变态,偷窥狂,快把他抓住!”

    我转眼看看她,又看了看季雅云,心里顿时有种‘日了狗’的感觉。

    敢情季雅云目露凶光,是为了为民除害、为维护女性尊严和保障妇女同胞人身安全?

    阴阳驿站的老板和员工还负责这种鸟事?

    厕所里男人还在呻吟,我没再多想。

    大步走进去,刚想发挥一下‘警察气势’,大喊‘不许动’,嘴张到一半却目瞪口呆。

    女厕所里的确有个男人。

    我一眼就看出,这个男人刚刚遭遇了什么。

    这个穿着病号服,比普通女性身体庞大了许多的男人正倒在一个格子间前的地上,双手捂着身体中部的某个部位,蜷缩的像虾米一样不住的抽搐。

    “就是他!”

    林彤在我身后气淋淋的说:

    “我正在上厕所,顺着门下边就看见他那双大脚丫子了!我从病房出来,就觉得有人跟着我……就是他,死变态!一脚踢死你!”

    看着男人痛苦的样子,我小腹下面感到一丝寒意,“师姐,下手够狠的啊!”(林彤是老教授林墨语的女儿,也是和我同一所学院毕业,只不过读的是心理学,叫声师姐她当之无愧)。

    “他刚想弯下腰往里看,我就把门插销拔开,狠狠怼了他一下,然后一脚就……”林彤咬牙切齿,话语间透着快意。

    可就在她这么说的时候,我猛然间呆住了。

    ‘变态狂’为了缓解蛋疼翻了个身,就在他翻身的那一瞬间,我看清了他的脸。

    这人居然是县公安局的实习法医——大双!

    “边耀双!”

    我大声叫着他的名字,恼火的走上前,弯下腰一把揪住他的领子,把他上半身提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

    我刚怒不可遏的问了一句,因为痛苦而双眼紧闭的大双猛然间睁开了眼睛,竟然喉咙里“嗬嗬”的低吼着,张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迎面朝我脸上咬了过来!

    “艹!”

    我本能的迎面一拳砸在他脸上。

    他两眼一翻,身子抽搐了一下,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出什么事了?”

    回过头,两个睡眼惺忪的护士正探头朝里问。

    林彤恨恨的说:“这人有病,跑女厕所来偷窥……”

    “不是!”我打断她,朝她使了个眼色,“别误会,这是我朋友,他也是病人,你们也看到他穿病号服了?他……他有梦游症,梦游……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林彤绝对是个聪明女人,只是微微一怔就配合的说:

    “我父亲是医学院的教授,我听说过这种病症,需要叫大夫吗?”

    我摇摇头,“我先把他背回病房再说。”

    我一边说,一边朝那两个被惊醒赶来的护士斜了一眼。

    林彤眼神闪动了一下,边推着两人往外走边低声说着什么。

    我看了看被打晕的大双,强忍着心里的狐疑,脱掉一只鞋,扒下袜子捏开他的下颚,硬把袜子塞了进去。

    背着死鱼似的大双走到厕所门口,桑岚看看大双嘴离的袜子欲言又止。季雅云则用一种疑惑却又习以为常的眼神看了看我,转身走了出去。

    从大双身上的病号服看来,他也是这家医院的病号。

    我不知道他住哪间病房,也等不及问,索性直接堂而皇之的把他背到电梯间,搭电梯到五楼,将他背进桑岚的病房。

    “他是谁啊?你把他弄这儿来干什么?”桑岚也算是聪明了,直到我把大双扔在床上才发问。

    我一边喘粗气一边回答说:“他是我同事,在平古公安局实习……他……他现在不对劲,他沾了尸气了……”

    “尸气?”

    桑岚倒是没显得多惊讶,走到床边低头看了看,“怪不得他的脸黑乎乎的呢。”

    我一愣,“你看的见?”

    她说的没错。

    大双的脸现在的确黑漆漆的。

    只不过,那是被尸气侵袭的一种特征,一般人是看不见的。

    我正是因为看出了异状,知道这件事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所以才着急忙慌的把大双背了过来。

    桑岚却说……她看到大双的脸黑乎乎的……

    林彤快步走了进来,反手关上门,凝眉看着我问:

    “这到底怎么回事?”

    林彤自身也遇到不止一次邪事,我便没顾忌的对她说:“这是我同事,他沾了尸气……去厕所不是想偷窥你,是想喝人血……”

    我一边说,一边查看着大双的状况。

    目光落在他脖子的一侧,下意识的咬紧了牙关。

    季雅云像是憋了许久,眉心纠结的走过来对我说:

    “老板,收账吧……”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